第九十六章 思远忧

    “究竟是不是呢?以前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有如此戾气。现在,我是怎么了?” WWw.8Yue.ORG

    岳琛喃喃自语,起身来到北阁,盛好一缸水。此次,取出一根银白透亮的兽骨,除了加上九滴龙血外,还加了九滴九阳龙髓液。整缸水最后的颜色依旧是纯蓝色。

    迷迷糊糊的入睡,迷迷糊糊的苏醒。

    “放肆!”欧阳休重重的一拍石桌,大声道:“你不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小修士,而是昊静师伯的入室传承者。那怕是夏烨烁也得给师伯几分薄面,还轮不到一群宵小之徒难为你。这事就是畅开了说,也无大碍。何须处处顾忌,挫我太清一脉的锐气。”

    “师兄息怒,是我的过错!”岳琛仍是平静地说着,知道欧阳休是真正关心自己,说的也有道理,但岳琛就是不想说开,稍顿后,续道:“天狗与天猫现在如何?”

    欧阳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起身离去。石门关上的刹那间,整座洞府又是空荡荡的。

    岳琛取出翡翠珠,假想着摩诃殿和尚们诵经的样子,自己也盘膝打坐。

    佛家修行,讲求“入寂灭定,体悟见性”。可岳琛从来修习的都是正统的道家玄法,那懂得诸般深奥的佛理禅意。

    翡翠珠,乃佛门至宝,又经万灭神尼炼制,已是极难得的法宝。珠意翠绿,无数“卍”印悬浮其内,神秘异力流转其上。时久,翡翠珠渐生出丝丝冰凉之意,游弋于岳琛的全身经络。岳琛的整个心境亦渐入“寂灭”。

    心念纷飞,未明伏摄。性智本空。自性期灭,缘境亦寂。境智俱寂,本性槃灭。

    法经云:般若不可于色中求,亦不离于色中求。续云:见缘起为见法,见法为见佛,斯则物我不异之效也。所以至人戢玄机于未兆,藏冥运于即化,总六合以镜心,一去来以成体。古今通,始终通,穷本极末,莫之与二。浩然大均,乃曰涅槃。

    岳琛的神识念海中,那隐藏日久的佛经清晰可见。在岳琛的反复诵读下,翡翠珠中的“卍”字印咒之力受到感应,与岳琛的神念相融相通。无边佛法,三千大道,尽在演绎中。

    翡翠珠缓缓亮起,七十二道佛光照满石室。

    空明入定,心虑安然。万般戾气,化为乌有。

    忽忽过了五个时辰,岳琛才收起心念,停止诵经。十分满意的抚摸着翡翠珠。

    “神念中不明来历的佛法,神秘高人赠赐的佛门至宝。可我是一个道家小修士。这可怎么办才好。”

    岳琛起身,走出石府,迎海吹风。心道:“一切的一切,似乎要从我参加过的第一次小试炼说起。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太平过,清静过。唔!也不对,应该是自从得到七煞玄木后,我的修道艰途被彻底改变!难道说,真的有人能够逆天改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哼!我岳琛虽是寒门出身,身份微不足道,可也不信邪,我的命运得由我自己主宰!”

    沧海滔滔,潮起潮落。

    岳琛看向沧海远方,心念一动,暗自打定注意,莫不如趁夜深人静,再去看看那个地方,究竟有什么诡异之处。那条神秘的鱼妖是不是真的灰飞烟灭,化作一缕幽魂倩影?

    凭借自己超强的记忆能力,岳琛很快出现在当日与鱼妖大战的沧海上空,谨慎扫视这一片海域。然而,显然这里是一片非常普通的海域,而且离法阵界幕不足五十里。

    一团火球照亮夜空,数百冰箭疾射至沧海海面。海面依旧如初。

    “他娘的,那两个野人是如何找到那条鱼妖的?真是活见鬼,害得我受苦!”

    岳琛又低声骂了几句,才觉解气。一时觉得兴味索然,只好返回太乙金山。

    *****

    太乙金山,某一角落,站着数人。

    一人道:“掌教师兄,看来岳琛并没有说谎。”

    另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说道:“依我之见,他们与鱼妖大战的地方,应是没错。可在他们晕过去之后的事情,定然又是另外一番洞天。恐怕就连身临其境的三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敢肯定,岳琛的话是半真半假。”

    “哼!这个臭小子,刚到海洲,以其名嚇退虞、陆两家的人,真是出尽了风头。又暗中羞辱我太乙府。活该受此罪。要不是看在昊静老头的份上,我都想出手教训他一顿。”这位长老的话语就不怎么客气了。

    “平师兄,你也别太自信!你的修为也不过金丹境七重,被岳琛杀死的两个金丹境修士,应该是一个三重,一个四重吧。你还别忘了栽在他手上的归元境大真人云顶森道兄。”这位长老降了降宗门师兄的火气,道:“掌教师兄,此子道心坚韧,道性清明,道缘厚重,又是昊静道兄的入室传承者。将来执掌承明权柄,也并非无可能。我们还是要……”

    “扈师弟所言甚是!此次怪事,终究是发生在本门,我们必须要从长计议,不可失了礼数!诸位师兄师弟更要严约门人,不可滋事挑衅!”烨烁真人沉声道:“续师弟,劳你前去探望一番岳琛,以示本门看重之意。”

    平长老哼声道:“哼!他们自己人都不把他当一回事,我们何须太在意!”

    “是啊!承明宗的三脉之争,很多时候甚至超过了正邪之争,可是到了如今,却愈发强大!最近,听说承明宗的年轻一代,在甘洲境内势如破竹,锄犁险山恶水。其中,尤以太清一脉的几位后起之秀最为盛。好像,又有几座适合人族居住的坚城出现了吧!反观我们的年轻弟子,多为骄奢淫`逸之徒。要是再这样下去,别说人家看不上我们,就是我们自己也无颜争什么。凭何列于定鼎修真界的大派之列呢!”

    山风吹过,撩动烨烁真人的华丽锦道袍,那张丰俊坚毅的脸上,渐渐泛起一层寒霜。

    “两个野人,关心他们做什么!”欧阳休叹了口气,道:“听人说,两个野人并没有开灵智,只是被修罗天妪以大神通栽培豢养,并传授了大日仙宗的‘九天玄法’。结果,被你带回来后,灵智血脉已被彻底解开,情况愈来愈好。据赵师兄估计,修罗天妪可能会在这几天,亲自驾临太乙金山。到时,难免要找你询问一番。此事,你心中一定要有数。”

    “嗯,此事我自有预料,到时自会实说实情!倒是让诸位师兄担忧,我深感不安!”

    “少酸我们了!”欧阳休怒视道:“宗门的情形你也看清楚了。以后,你要多多小心在意,照顾好自己。总之,别指望苏老七他们会救你。哦,对了!太乙帝君的金元寿诞,是在每年的八月十五。算下来,还有二十余日才到。我琢磨着,我们前来沧海深处,应是另有其他的安排。要是没事,就别独自前往沧海深处。要想历练,去附近的几个岛屿,就够了。”

    欧阳休突然嘻嘻一笑,道:“前几日,我去了一个小岛,运气不错,还捡到了几样宝贝。”

    “小十三,一切好自为之!都说修道的根本是资质根骨,可要我来看,真正的根本是命!命这个东西,只有自己珍惜了,掌握了,才能属于自己!其它的都是虚的而已!”

    想到此处,岳琛顿觉心浮气躁,心中愤愤难平。坐在石椅上生闷气。不觉间,岳琛的心境开始大变,而向来心细的岳琛也发觉了这一变化。

    “那根神秘的棍子究竟是何物?”岳琛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似乎,自从在天帝山脉中碰过那根棍子后,总有一股气息会在不经意间影响心绪。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可岳琛看上去还是有些木讷。

等天狗、天猫二人彻底恢复稳定,大日仙宗的弟子带他们离去,续长老才唤过几人,以责骂训斥的口气吩咐了几句。似觉还有不放心处,又向各派弟子说了几句,才驾起祥云消失在浓雾中。

    他才不理岳琛,推开岳琛,走进石府,一屁股坐在石椅上。熟视岳琛。

    “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欧阳休忽然开口道,“在你没出门的这三天里,太乙府的几位长老带着那两个野人又去了一趟沧海深处。不仅没找到鱼妖,反而伤了其中一位金丹境长老。后经大日仙宗的人以‘通灵术’与野人交流后,虽然确定了鱼妖的存在,但你说的鱼妖偷袭之事断然是没有的。你老实说,十天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有事我扛着,师兄无忧!”岳琛随口说了句,重重关上石门。心中如明镜似的,这个谎任自己怎么说,都有破绽。只能赌一把天狗与天猫不能说出云魄珠的事情。

    岳琛望着黑乎乎的水,脸色终是泛起笑意。如今的这水,不在那么粘稠,那么黑。一顿换洗下来,收起诸物。岳琛踱步来到大厅,坐在石椅上慢慢品起自己带来的仙果仙桃。

    看着挤进门缝的阳光,摇头道:“不会又睡了三天三夜吧?”

    浸泡在灵液中的岳琛,嘴角起一抹笑意,心情顿觉舒畅。不多时,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中,只觉得被沧海漩涡“锻造”过的肉身,正自吸纳灵液之力,一寸里一寸外的修复着。肉身愈加强横。在这无声无息的浸泡中,修为道行的进精更是显著。

    然而,梦中的岳琛并不能察觉这一切。

    忽又轻轻一笑,起身打开石门。整个人轻呼一声,只见欧阳休站在外面,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

    “休师兄,我先回洞府了!”岳琛轻声说道,辨好方向,驭剑离去。

    回到洞府,岳琛尽是自责之意,忍不住狠狠的骂将起来。然,事情已经发生,悔恨自是徒劳。想起在揽海台上,大日仙宗的人对两个野人都十分关心,而自己这个好端端的灵智之人,若不是欧阳休上前安慰,当真是死在沧海中,都没人管了吧。

    “上一次,竟然睡了三天三夜!”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32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