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古剑 第五十九章 应战

    钟桢道:“怎么样?就算你回来,还带回了宗门前辈的道种,宗们也没怎么样吧?你哪些同门师兄弟也没问长问短吧?” WWw.8Yue.ORG

    “情理之中!毕竟,我是术法符箓一道的传人,难等大雅之堂。”岳琛长叹一声,沉吟片刻后,抛去心中的烦恼,道:“钟贤弟,你能得到四品灵丹的丹方不?”

    岳琛走过一条街,御剑朝元洲方向而去。他的目的地是天帝山脉。

    “小师弟这是要前往天帝山脉吧!”褚蕴藉笑着说道,“此事恐得押后!月前,宗门联合其他三派,已向魔教众盟下了鸿蒙封灭战令!魔教也已接受,正邪双方将在金庭山下决一雌雄!是以,掌教真人严令众门徒不得下山,随时听后宗门调遣!”

    “唔!多谢师兄提醒!我这就返回天戮峰!”说时,岳琛思忖着此令的突然出现,会不会与自己带来的消息有关?事过月余,看似平静的承明宗,莫非在暗中积极布局着什么?

    岳琛思绪万千,跟随三位师兄返回金庭山时,见到摩诃殿、太乙府、龙凰城的弟子都已来至天柱峰的玉清台上,四派弟子之间互相寒暄。唯独不见四派的长老。当看到一群光头和尚时,突然想起在摩诃殿中,自己还有两位“故人”。以他二人的身份地位,在如此重大之事面前,定然会前来。

    犹豫片刻后,岳琛静静的御剑落地,站在一角落,瞄眼看向那群和尚。果然,了结与了缘二位小和尚正被数十人围在中央,如众星拱月一般。承明宗的冲虚、霍烜、杜辰逸等人,情形也有些类似。

    但是,岳琛总觉得那儿不对劲。是时间?是气氛?还是某些人?

    正遐想时,发现身后有人来,略带谨慎的扭头看了一眼。除了带头的一人是田昶外,其他十余人皆不认识。想来,定是这两年间太清一脉所收的内门弟子了。

    “岳师兄,你来的可真早!”田昶神秘兮兮的说道,“这十二人都是太清一脉的弟子。按理,他们可没资格上这玉清台,这不……想借借岳师兄的光!”

    “田师弟,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岳琛向哪几位师弟看了看,微一耸肩,低声道:“师弟,你有没有听说其它消息?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呢?”

    “咦!师兄……你这……”田昶眼睛一瞪,神秘的说道:“师兄,你真的不知道?我听师父他老人家说,此次纯宙师伯是动真格对付魔教。而此次双方约战的核心,并不是金丹境长老甚或是归元境真人的斗法,而是青年弟子之间的斗法。所以,你觉得很奇怪,是吧?”

    “原来是这样!”岳琛轻声道,“那是不是说,时下,四派长老正在商议出战人选?”

    “对咯!师兄果然是师兄!”田昶又一次神秘兮兮的微笑着说道,“上一次魔教突至,也发生了青年弟子之间的斗法。昔日,我太清一脉的弟子大出风采,大败魔教妖孽。师兄可是本派出战的一员哦!”

    “你是在笑话我么?”岳琛沉着个脸说道,“你们十几个前来找我,就是为问这事?”

    田昶轻拍了一下岳琛的肩,低声道:“当然不是!我们前来,一是看看那群秃驴,二是看看上清一脉的师姐、师妹!要不是借你的光,玉清弟子不让我们上玉清台呀!”

    话音刚落,随着一声佛吟的传来,一道劲风迎面袭来。田昶反应奇快,闪身躲在岳琛身后。劲风扑空,化为乌有。一个结结实实的胖和尚悄然出现在岳琛等人面前。

    “见过了结师兄!”岳琛忙行一礼,谦词而言。

    “岳师弟,数年不见,一向可好?”了结手执佛结,微笑道:“听闻师弟近两年之奇遇,实属令人难以相信。若有机会,我们定要坐下来好好聊聊!”

    “师兄之言,令我惊慌!修道之人,如此际遇实属正常!”岳琛话锋一转,道:“师兄的修为进精,真是让我汗颜。短短数年,就已突破至圣光境,将来之造化可擎苍宇。”

    “那可不?承明宗、太乙府、龙凰城三派中进入圣光境的弟子,各是四人!摩诃殿突破至圣光境的弟子,已有十六人之多!”田昶且叹且憎的说道:“上一代,宗门还有三位师伯在。这到了下一代,恐怕还是和尚们厉害。”

    了结眯眼看了看田昶,轻哼一声,撇嘴道:“这位施主好生令人厌憎!上一次,在坛州境内戏弄本派师弟的人,恐怕就是你吧?”

    田昶“哈哈”一笑,摆手道:“和尚师兄,可千万别冤枉好人!当初,哪位大师的确是自己想吃点荤腥,我只不过是微使举手之劳而已。”

    “放肆,没规没矩!”一人在空中怒喝道:“臭小子,你不好好在洞府修炼,跑到这儿丢什么人来了?”

    田昶听到此声音,立刻紧张起来,微一示意身后的同门,悄悄的站在岳琛身侧,一言不发。看着田昶等人看到欧阳休,就跟老鼠见猫似的,岳琛心中不禁一阵好笑。

    欧阳休现身后,根本没看一眼了结,而是恶狠狠的瞪着田昶等人,怒道:“你们几个,还长本事了,知道找靠山了?还不给我滚?”

    一人战战兢兢的回道:“我们只是来看看,又没碍着你,你……为何那么凶!”

    “咦!他们来了!”话音未落,了结轻呼一声,众人顺势望去,四道奇云正从金庭山前方万里之外升起,朝金庭山方向疾速滚动而来。

    这四种云雾,欧阳休与岳琛再也熟悉不过。看到它们,也意味着魔教大军已至金庭山。

    “来的可真快!”岳琛禁不住的说了句,眉头紧皱,手不由得摸向一个如意袋。忽然,发现摸错了地方,整个人轻轻一震,心道:“不好!我将青龙剑装在了须弥囊,这可如何是好?”

    此时,韩昱走了过来,沉声道:“岳师弟,昊静师伯有令,你也在出战之列。从现在起,可不能分心。”稍顿后,续道:“我们这就下玉清台,在下面布阵备战。”

    岳琛应了声,跟随韩昱下得玉清台,站在早就定好的位置上。这种情形,岳琛竟有了十分熟悉的感觉。

    四正弟子严阵以待,所有目光皆看向了那四道滚滚而来的云雾。

    鸿蒙封灭战令。

    此令一出,若被约战的一方拒绝,则发出约令的一方将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有违天道的手段,毁灭被约战的一方。倘若被约战的一方应约,则双方将展开一次公平对决,意味着双方有可能走向联盟,亦有可能引发大决战。通常,发出此令的一方若无绝对实力,往往是自食其果。

    长久以来,没人知晓是何人传下来的此约法,但却又是正邪两派之间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在人族典籍记载中,只有万年前的摩诃殿发出过一次此令。可当时的情形是,魔教众盟在应约的情形下,突然反悔,偷袭须弥山,致使引发了那场惊天动地的正邪大决战。

    是以,此令再度面世,听闻之人无一不是谈虎色变。人人都在怀疑,纵使有三位涅槃境修士坐镇的承明宗,真有这样的实力?恐怕,就连承明宗自家的多数弟子,都为此感到不解。首先,便是此事来的毫无征兆。其次,此事来的奇快,快到令所有人反应不及。

    而这一年,是岳琛拜入承明宗修行的第十个年月。十年的艰苦修炼中,真神衍境九重巅峰,假神衍境三重圆满,这便是岳琛的收获。眼看十年期满,一切都将开启新局面时,却在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正邪双方的约战如期而至。

    此次下山前,岳琛准备了一个更高级的灵兽笼,将四只小家伙都带在身边,以防上次悲剧重演!

    一路御剑来至小孤城,与钟桢做完约定的交易。二人遂是闲聊起来。

    纯宙掌教率同宗门长老,及所有亲传弟子,举行了承明宗最高规格的奠祭仪式。前任掌教灵位归宗祠,承明宗中的那段空白似乎要渐大白于天下。

七天后。

    “岳师弟且留步!”

    身后一人轻喝道。听音辨之,来人正是褚蕴藉。岳琛忙御剑回转,见来人还有韩、柳二人,眉头轻皱,暗自道:“莫非有大事发生?”

    少顷,四人御剑落地。岳琛赶忙拜见众师兄。

    翱翔在天空,抛去诸般杂念,心情渐好。忽见一农家小夫妻耕作于山野,心头微微一震,一道靓丽的少女身影突入脑海,将所有的空间占满。往事,如幻似真,犹在昨日。曾经的遗忘,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思念。

    “您……过的还好吗……”

    岳琛微默不语,脸容泛起一阵复杂之色。良久,叹声道:“钟兄弟,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罢,起身出门而去。

    小孤城依旧。

    岳琛的心底如此声嘶力竭着,口中却难出一丝声音。

    然而,月余时间过去,一切仍是处于平静中。

    岳琛自拜见掌教与众长老后,也未离开过天箓台,醉心于修炼与炼丹,将钟桢所给的所有灵材炼制成丹。又见自己在宗门中无事可做,遂是准备下山,交易掉手头的灵丹后,计划准备四品灵丹的灵材。

    钟桢对此一问感到诧异,皱了皱眉头,摇头道:“其实,当涉及到这种地步的东西时,无论何门何派,都是一样的了!要不然,那还要亲传弟子干什么?岳大哥,不是我打击你,目前来说,你能熟练炼制这些灵丹,已经是一位内门弟子的极限。再往下走,就是修炼一途上真正讲求机缘的时候!无疑,你的路会越来越窄,越来越难!”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30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