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影子 第四十七章 滴血石谷

    “屠鸦针!” WWw.8Yue.ORG

    众人正为这一突然变故吃惊时,一道金乌剑划出,快速扎向地面。在金乌剑芒的前方三丈远,大地突然隆起丈余,藏在土包中的东西再也无法向前前进,多余的力量只能向上冲。

    双方初一交手,就听浓雾中一人惊恐的说道:“你是承明宗弟子!”之后,浓雾散去,韩昱眼前又多了一具尸体。

    韩昱点头道:“当然没死!他叫屠猪,据说是因为得到了某一石猪妖兽的内丹,意外修炼成了一种奇术。此奇术一经施展,周身会产生中一猪甲护罩层,可化解斩在他身上的大部分法力。刚才九师弟的一斩,只不过是重伤他而已。

    而这位毒仙宗的弟子又是神衍境七重的修为,由此可见,最近在聚洲境内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毒仙宗的注意。

    *****

    漠州境内,也是一片大乱。倒不是人`乱,而是妖兽之乱。

    那些原本隐匿于漠州境内的妖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胡乱的奔腾于大小街道、偏僻荒野。人烟稀少的地方,则是尸体累累,血流成河。

    韩昱等人并没有靠近漠城,但放眼望去,只见那如潮水的逃亡人群朝漠城跑去,便可知漠城尚未失守。

    正值午时,漠城正北方的深山内,一道忽隐忽现的红光不停的闪烁着,光芒异常明亮。

    韩昱看了一眼妖祸,果断的说道:“去貘山!”

    貘山,鸿蒙大陆上最神秘的大山之一。在那原本荒凉到一无所有的山地上,也能孕育出许多天材地宝,但却很少有人能将其采集到。传说中更奇怪的一件事,便是那些天材地宝,在长成的三天后,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是以,有一种传言,说是这座神秘的大山内葬有天妖貘,它那强大的阴灵可吸食天地珍品。

    其实,天妖貘本身就是个例外。貘一族本没有天妖血脉,但却有过一只貘成功进阶至天妖的事。至于天妖貘的事,是真是假,无人知晓。反倒是漠州境内的人,皆视自己为天妖貘的后裔这种传承,却有数万年之久。

    是以,当地人将貘山当作圣山来拜祭。但在无数修士的眼里,它仍是一个探险得宝的好地方。

    当韩昱等人赶到貘山地界时,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到处皆是,在不远的地方,仍有很多剑芒闪动。

    “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师兄,此山中,现在可是人多眼杂,我们该怎么办?”

    “没想到,事情竟会到了这个地步。总之,我们绝不能分散开来,先往前走走,找人问问这里的情形,再作打算。”

    众人仍是御剑飞行,绕着较偏僻的荒野之上查看。在貘山的外围,不仅有人与妖兽的大战痕迹,更有人与人之间的大战痕迹。是以,承明宗弟子都在思索一个问题,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貘山虽不能与天帝山脉相比,但至今人族能踏足的地域也是极其有限。在三百年前,盘居在聚洲境内最大的门派毒仙宗,共有数位金丹境修士殒落于此山中,从而使得毒仙宗元气大伤,百年内未曾出过聚洲半步。至今,才恢复了原来的实力十之八`九。

    但从当前情形来看,仍无法确定毒仙宗的势力是不是已经介入此事件中。若只从当下判断,绝对没有,因为横尸于此地的人族修士,绝大多数人的修为在百练境七重至九重之间。

    或许是因为这些情形的缘故,韩昱、柳元二人毫无停留的意思。固然他们行进的路线曲折,但目的也是那隐隐红光发出的方向。

    渐近红光发出的地方时,杂乱的人声也逐渐清晰起来。放眼望去,停留在山间的人数不下千人。这些人泾渭分明的站成数十个圈子,互相之间指手画脚,却无那一方的势力能压住在场气势。他们大声争论的事情,正是前面的那道红光。

    “天狗观、白鹤门、雷火谷!”柳元沉声数道:“没想到,这三大门派精英齐出,聚于此地。反而是东家毒仙宗未露面,着实怪异!”

    韩昱道:“我们先去那座山`头,看看他们眼前的是什么地方。”

    *****

    十人站在一座形如牛角的小山峰上,举目望去。只见在众人眼前,是一片深凹的贫瘠地域,内有稀疏的草木,一座座相连的小山丘像是盘亘在地域内的小蛇,随风而动。而在这些小山丘中,那一些发出隐隐红芒的小山丘,环绕成一块新的领域。这块领域显得更是深凹了许多。众人眼前的那最明亮的红光,就发自于这块领域的中心处。

    王甫道:“看情形,这些人也不敢贸然进入此地。师兄,要不我们先进去看看?”

    韩昱摇了摇头,沉吟不语,双目紧紧的盯着那道红光。

    柳元道:“师兄,这片地域莫非就是师父说过的血石谷?”

    “看来,定是如此了!”韩昱朝周围扫视了一番,吩咐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养精蓄锐。顺便再等等,看看此处情形再说!”

    一连两天时间,所有徘徊在血石谷外的人都未敢踏进谷内半步,甚至,有一些存侥幸心理前来的散修,已经悄悄退出,离开了貘山。

    直到第二天临夜子时,一道凄厉的如婴儿啼哭的声音响彻山谷,才将所有人的神经瞬间崩紧。

    “灰焦龙!”韩昱也有些诧异的说道,“此妖兽应该有三十年没现身于鸿蒙大陆,此番出动,恐又有不少祸乱丛生。”

    岳琛借助火光看去,只见一团灰影中有一只正展翅高飞的双足怪禽。此禽头如马,身如驼,双爪似牛蹄,最明显的是秃尾,双眼喷火,嘴吐焦油状的毒液。

    灰焦龙飞速直下,冲向谷外的人群,一些反应慢的修士瞬间被一条巨舌掏走心脏,横尸荒野。

    “呼啦”一声,人群猛的散开,道行高深的修士,纷纷御剑逃命。

    欧阳休又骂道:“一群不知死活的贱东西!”

    苏诗却道:“师兄,我们要不要出手制止?此孽畜道行极高,若这样追逐下去,只会死更多的人。”

    陆攸也附和道:“七师弟所言甚是!且不说这里有没有地魔的踪迹,还不好说。倘若这事传了出去,是不是有人会说三道四。”

    韩昱没回二位师弟的话,却问岳琛道:“岳师弟,你怎么看?”

    岳琛略一愣神后,沉声道:“虽说救人也是当务之急,但我觉得现在才是我们进入那片地域的最好时机。”

    欧阳休也大声道:“不错!这群人是咎由自取,自找死路,冤不得谁。但对我们来说,先确定有没有地魔才是当务之急。若没有,再出来收拾这畜生,也不迟。”

    “好!我们这就去看看那片神秘的凹地,究竟有何玄秘之处!”

    *****

    十道剑芒悄无声息的进入那片神秘的血石谷。这片似谷非谷的领域内,淡淡的散发着一股异香味。这种异香,像极了鸿蒙大陆上比较常见的一种草油味。

    韩、柳二人并肩走在最前面,岳琛一人走在最后面,众人尽量屏住呼吸前行。

    岳琛也一直寻找着这个异香味的来源地,渐渐的,目光落在了一层不起眼的石头上。这层石头,乍一看是灰色,细看时又成了浅红色,眼睛眨几下再看,会变成棕色。

    心道:“奇怪,这怎么像是一种三品灵材的生长地!”挠头想了想,又悄悄的瞄了一眼前面的众师兄,见距离有丈余。快速摸出一柄利刃,蹲身朝那层石头划去。岳琛顿时感觉到,这层石头更像是一种妖兽的厚甲,再深入几寸,当岳琛缓缓拔出利刃时,刃尖上发出“嘀嗒”一声轻响。

    这是一滴血液滴落的声音,在这安静的谷内却是如此响亮。

    岳琛轻声道:“果然是三品灵材血石泪。这种罕见的三品灵材,是炼制四种三品灵丹的主材之一,炼制两种四品灵丹的绝佳辅材。算是三品灵材中的最极品的灵材之一。”当用手触摸地上的那滴血液时,岳琛猛的一怔,轻呼道:“错了?这不是……!”

    正值此时,脑袋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初以为是欧阳休,当抬头的一瞬间,岳琛差点跳了起来。眼前的这那是个人,而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它那扭曲的脸上发出隐隐笑意,更添了几分恐怖的氛围。

    岳琛刚要喊叫时,它却挥“手”示意别出声。岳琛瞧的清楚,这个“手”是妖族或妖兽的一种蹄型,绝对不是正常人类的手。

    怪物突然口吐人言,道:“你们十个,胆子不小,竟敢擅闯滴血石谷!”

    “前辈莫非是天妖貘的守墓人——幻鳞!”韩昱一边说话,一边与八位师弟围了过来。

    “你知道的还不少!想必,足下的师父,当是当今鸿蒙大陆上少有的强者才是。否则,知道我名字的后辈,寥寥无几。”

    “家师乃是承明宗昊闲真人。曾数次提及过鸿蒙大陆上朱雀族的后裔。相传,鸿蒙大陆上的朱雀族后裔,是天妖皇封封给天妖貘的守护使者。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朱雀族突然从鸿蒙大陆上消失。像幻鳞前辈,便是鸿蒙大陆上硕果仅存的朱雀族后裔之一。”

    幻鳞似乎也默认了韩昱的说词,话锋一转,道:“我与昊闲曾有过一面之缘,极佩服他的为人。但是,你们作为他的门人,来这滴血石谷干什么?难道他没告诫你们,这血石谷内的诡异之处?倘若你们再深入其中,就算是昊闲自己来,也难以应付。”

    柳元道:“前辈,我们是奉师命前来追查地魔的下落。来此地时,见到此谷有异象,故而冒险前往查探。”

    “真是无知小辈!难道你们没发现,那道若隐若现的红色光亮,是通过一种高深的道行从别处映射过来的么?看在昊闲的份上,听我良言相劝,快快退出滴血石谷,返回金庭山去。这里的事,不是几个无知无畏的毛头小子能应付得了的。”

    欧阳休轻声道:“前辈,莫非您知道它的藏身地?”

    “你也不用这么试探我!我当然知道它的藏身地,但要说出来,那将会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好几人同时道:“焦龙窟?”

    “嗯!能有这点见识,还算是没给昊闲丢脸。”

    韩昱道:“多谢前辈指点!”朝众师弟微一挥手,示意离开血石谷。

    离开时,岳琛流连的看了一眼那层石头。未曾想,幻鳞摇了摇头,也不知他从那儿拿出了一个坛子,丢给岳琛,并言道:“有这些,足够你炼制数万枚灵丹的了。不过,你能认识这种灵材,倒是出乎老夫意料。鸿蒙大陆上能识得此灵材的人,应该不过十余人而已。”

    岳琛稳稳接住坛子,忙道:“多谢前辈厚赐!”

    幻鳞一点头,不再说话。岳琛也跟着韩昱等人御剑离开,前往的方向正是貘山深处。

    幻鳞看着离去的身影,自语道:“那妖物最近已现极衰之象。或许,这十人真能对付得了,也未可知。”

    故而,我们的时间很紧迫,不能再耽搁!”

    岳琛忙追问道:“师兄为何要放威虎四屠逃走?”

    “这四人在聚洲境内的关系错综复杂,势力不容小觑。多一事莫如少一事。何况,我们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其它的事,皆是节外之事,不足为虑。”

    众人一时也无话可说,只好依韩昱之言。十人都有灵丹辅助,就算星夜赶路,也没什么大碍!赶到漠州境内,已是第二天午时。

    一路上,岳琛忖道:“只这些州所占的地域都是如此宽广,更可想而知洲的地域之大了。师父为何还说这只是鸿蒙大陆的一点弹丸之地呢?”

    “师父经常教导我们:‘上天有好生之德!’你难道忘了?刚才,事出突然,你与岳师弟如此做法,还算说的过去。但眼下,不宜再生事。”韩昱教训了一顿欧阳休,才朝驼背道:“屠驼前辈,令四弟之事实出意外。不过,我们想知道,在威虎城起火前,城里可否有什么征兆?”

    话音刚落,驼背那边一直没发话的哪人,突然鸣啸一声,消失在原地。驼背与山羊胡子瞳孔猛的放大,身子僵直,直挺挺倒下。

    柳元道:“威虎四屠也算是聚洲境内的地头蛇,成名人物,为何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莫非,这把火是四位前辈的杰作?”

话音未落,有两人悠闲的从树林内走出来,笑意盈盈的看着驼背三人。

    柳元道:“没想到,刚一进入聚洲,就有这么多事临头。师兄,我们还需要进城么?”

    “不需要!”韩昱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威虎四屠逃走,毒仙宗弟子被杀,此事一旦传开,我们会被迫离开聚洲。到时,师父所嘱托之事,就无法完成。我们只好连夜赶路,直奔漠州境内。”

    岳琛道:“韩师兄,您的意思是哪位胖子也没死?”

    柳元等人扫视了一眼那具尸体,目光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土包上。

    岳琛突然说道:“几位师兄,哪三具尸体不见了?”

    就在此时,突然阴风大作,浓雾弥漫。

    韩昱忙唤道:“大家小心!这是毒仙宗的阴狱鬼风术!”并暗中示意众师弟别动,自己御剑朝那团浓雾扑去。

    韩昱却淡淡的说道:“屠鸦的确不愧为是四屠中道行最高、智谋最高的一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定好圈套,从容逃走。而我们此行,已经被这四人知道,实在是最坏的结果。”

    驼背道:“能死在昊闲大真人弟子的手下,此生算是没白活。只是,这把火的起因,就连我兄弟四人都莫名其妙,实非我等所为。”

    欧阳休朝韩昱道:“大师哥,杀了他们!”

    “嗖、嗖……”几声剑芒响起,将此土包团团围住。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30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