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影子 第三十八章 异域拜师

    岳琛心道:“没想到我能看的这么远!只是,这种怪异的方式,究竟是在干什么呢?难道他们看不见这具有恶魔般吞噬之力的怪血?这不是在等死吗?” WWw.8Yue.ORG

    尽管如此,但这些人真的像是被勾走灵魂的躯体,静静的等待着甘露的降临。很快,山上流下的血液开始淹没人群,所经之处的人如同山上的尸体一样融入了这恶魔般的血液中。血液一经流入海中,仿佛直通海底,并不在海面上散开。

    血液所流注的范围渐渐固定下来,未被吞噬的人们缓缓起身,恭敬的向哪人行拜。围在血河里的哪人缓缓起身,看身形明显是一位少年,他也茫然四顾,似乎正在寻找一条出路。

    老者显得有些吃惊,却又摇了摇头,道:“今日之事,实属天意。你手中木匣从无人能取起,你却做到了,说明你身上有压制这木匣之力的力量,只是这股力量还在沉睡,你感觉不到罢了,老夫也察觉不到。既然你我相见,算是有缘,跟我来吧!”

    岳琛“哦”了声,大脑也忘记了思考,就径直的跟着老者走去。

    直至在半个时辰内说完后,老者才说道:“你口中的鸿蒙大陆,就是这点弹丸之地?”

    岳琛一惊,心道:“鸿蒙大陆分九洲,九洲又各辖九州,地域广阔至极。怎么这老者如此说法?”想了想,点头道:“不瞒老神仙,鸿蒙大陆的确是如此布局。”

    老者“哈哈”一笑,道:“哪你知道,地载世界有几块大陆?”

    “晚辈从古籍上得知,有六块。但鸿蒙大陆上的人,从来没人找到过另五块的存在。故而,当今的人族大概是把鸿蒙大陆当成了唯一的大陆。”

    “井底之蛙!可怜、可怜!”老者连连不屑的说着,道:“鸿蒙大陆的这点弹丸之地上,居住的都是最柔弱的人群,妖兽也是如绵羊般任人宰杀。可怜……!”稍顿后,问:“你说的安天商会,是什么来历?你可知晓是什么人所创立?”

    “晚辈不知!”岳琛干脆的回道:“据晚辈所知,是鸿蒙大陆上被人称之为‘三仙四老五尊’的十二位活神仙亲手创立,时下,安天商会已经控制了整个鸿蒙大陆上十之八`九的灵材、泫晶流通。势力滔天,没人敢惹。”

    “我呸!不要脸的几个老东西,真是太不要脸了!”老者突然开口大骂,吓的岳琛差点跳了起来,老者继续说道:“什么三仙四老五尊,你说他们怎么那么不要脸呢?简直不要脸!”

    岳琛强行咽了口唾沫,轻声问道:“老神仙,您认识他们?”

    老者眼一瞪,叱声道:“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你认不认识?”说完后,“唔”了一声,问:“你是不是见过他们?”

    岳琛摇了摇头,道:“只见过一个叫‘七爷’的人!听说,在八百年前,他老人家亲自降伏了一条圣火巨龙,威震鸿蒙大陆。”这后面一句话,是岳琛随意附会之言,意在试探这位老者。好让他知道三仙四老五尊是何等厉害。

    可谁知,老者双眼圆睁,骂的更加厉害,哼声道:“这个老滑头,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那圣火巨龙是他能降伏的?老夫我呸……!老七这个臭滑头,就他鬼心眼多。”

    岳琛内心苦笑了起来,他真不知道这么个长相的人,怎么会认识鸿蒙大陆上的人,而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老者骂了很长时间,才停歇下来,拉着个脸,莫名其妙的问道:“臭滑头是不是收徒弟了?”

    “咦!老神仙,您怎么知道这事的?”岳琛也是一脸吃惊,小心的问道:“老神仙,您与这位七爷,究竟是什么渊源?”

    “臭滑头是不是给你什么东西了?”老者也不理岳琛的问话,说道:“以臭滑头的为人,你又是三清门人,他应该会给你一点见面礼的。”

    “正如老神仙所料!哪位老神仙给了我三块木牌,上面各刻着一幅画。晚辈天资愚钝,参悟不透!”岳琛顿了顿,续道:“只不过,当时在场的诸位师兄都得到了同样的赏赐。”岳琛顺便也把火龙赤凤的事给说了出来。

    “我呸!一条小火虫,也能成了火龙?”老者不屑的说道,“就这小火虫,能把你们高兴成那样?还有那只小鸟,唉!”

    岳琛不知如何答话了,只好静静的看着老者,听他说个所以然。

    老者话题一转,问道:“他给你的木牌上,刻的是什么东西,你在地上随便画几下。”

    岳琛点点了头,没有说话,只是蹲身用手指画了起来。

    第一幅刚画了三笔,老者说道:“魔印降龙掌!嗯,这个还不错!下一幅!”

    第二幅画了两笔,老者说道:“承天六脉指!那下一幅,定是须弥无相拳了。唔!看来,臭滑头很看重你,将乾坤三绝式传给了你。如此以来,他的臭徒弟就不能再学这些骗人的小把戏了。你说这人滑不滑头,尽给你传一些小把戏,糊弄你,当真可恶。”

    老者想了想,仍是话题不接的问道:“臭小子,你有师父没?”

    岳琛摇了摇头,将自己在承明宗的情形说了一遍。

    老者却疑惑的看着岳琛,摇头道:“年轻人,千万别说大话、谎话!你小子,会炼制符箓?我看不是吧!是鬼画符还差不多!这样,你将所会的所有符纹画给我看。若你是吹牛的,立刻给老夫滚!”

    岳琛双手一摊,示意没带笔墨纸砚。老者却是手轻轻一挥,岳琛前面就多了一张桌子,朱砂、青紫符纸若干。岳琛稍一沉心静气,便将自己所会的符纹画了出来。

    老者拿起看了看,摇头道:“虽说你的确是认真的学了这点符纹,画的也颇有意思,但差的实在是太远、太远了。只有下面的这四个符纹,才算是入门级别的,但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啊!”

    老者缓缓放下手中的青符纸,喃喃道:“不过,以后要再碰上他这样的人,可就难咯!”眉头皱了皱,道:“老夫陪你三个时辰,将这张兽皮上的符纹画一遍,若是老夫瞧上眼,再说。否则,多说也无益。”说时,随手丢过来一张九尺长宽的兽皮。

    岳琛打开一看,目光突然呆滞,脑海中猛的跳出许多残缺不全的符纹来。这些本来残缺的符纹,却在这兽皮里一一现“真身”!

    老者故意咳嗽了一声,暗用法力将岳琛惊醒,用手指着兽皮道:“尽量快些,三个时辰内能画多少是多少!如果实在力所不及,也不用强求。”

    岳琛应诺一声,强制压制内心的激动之情,开始认真的画将起来。开始的数十个符纹,画的十分缓慢,但越到后面越快。岳琛感觉自己身处一种幻境中,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是自己支配,而是被莫名的力量支配着。

    两个半时辰后,岳琛已经将一千零一个符纹画了出来,长吁一口气,缓缓放下手中的笔。看向老者,老者却是闭目养神,不理会一旁的岳琛。岳琛也不敢说话。

    良久,老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岳琛!”

    “嗯!岳琛,你过来!”老者说道,“你看我配不配做你的师父?”

    岳琛一愣神,忙回道:“老神仙乃是世外高人,我只是一介布衣,如何敢说配与不配这样的话。”

    “这样也好!你现在给我叩九个响头,算是拜师礼。我想,我这一把年纪,还是受得起你的跪拜!”

    岳琛却没急着跪拜,恭声说道:“晚辈乃承明宗弟子,又是符箓传承的第二十一代弟子,应当恪守开派祖师爷的钧谕!岂敢背着宗门另行拜师。何况,老神仙身份何等尊贵,我这蝼蚁身份何德何能拜在老神仙门下。”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双目仙光毕露,摇头道:“当年,小孽畜犯下的过错,却让后世子孙还债。二十条人命,也该到还够的时候了。你尽管放心,那小孽畜的主,老夫还能做得了。”

    岳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位老者,心道:“我们的开派祖师,在承明宗弟子的心目中,如同神明一般存在,为何这老头如此辱骂祖师!”

    老者却轻轻一摆手,道:“怎么,骂了你们的开派祖师,你不舒服?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夫再细细追究,也没啥意思。不过,你要是拜我为师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很想知道的故事。至于我与你们的开派祖师是何关系,你就不要再问了,老夫不想再提往事!总之,老夫告诉你的都会是真事。”

    岳琛想了想,感觉眼前的这位老神仙是认真的,他骂开派祖师,定是知道内在原由。而且,昔日,昊静与昊闲两位大真人说起开派祖师时,也有“自私”之类的说法。可见,老一辈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更隐讳的东西。再加上玉清台下的秘密,三仙四老五尊的秘密,岳琛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恭敬的行了拜师之礼。

    老者笑着说道:“你我虽是师徒,但只有三天的缘份。”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座庙宇里。当进入庙宇时,岳琛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是如何进入这庙宇的,甚至连庙宇的门在什么地方,都没看见。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进来了。庙宇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两张木椅。

    老者抬手示意坐下,待二人坐定后,老者问道:“年轻人,先给我说说你所知道的鸿蒙大陆,尽量详细些,尽量简要些。”

    岳琛道:“不知老神仙想让晚辈说什么?说那些方面?”

    “但凡你知道的,简要说说就行了。老夫也没时间听你慢慢瞎编!”

    岳琛一脸知趣,稍微整理思绪后,将自己所认知的鸿蒙大陆一一说了出来。只有说到最近新起的安天商会时,老者才“唔”了一声,但并没有说话。

    在那山峰下的海滩边,密密麻麻的站着形貌怪异的人,人人正虔诚的望着那座山峰。没人说话,就连呼吸似乎也快屏息,一双双冒出异色光芒的眼珠一动不动。

    山峰上流下的血液渐渐成河,流向人群所站的方向。当血液距人群还有十丈余时,所有人整齐的跪下,双手合拾,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祈祷天神的降临,又像是古老的祭祀仪式。

    御剑离开时,来不及辨别方向,只是凭感觉朝另一座山峰飞去。身后的山峰十分寂静,山峰周围宁静异常,甚至连自己飞行时耳畔传来的风声也很快消失。

岳琛仓惶逃离这座神鬼难测的山峰。

    这位老者浮空而立,如仙人下凡,周身泛起层层青气青光,手持一根神杖,神杖顶上有一颗蓝色发亮、形如人心的神珠。相貌与哪些人群无异,只是他身穿白衣,发、眉、须皆白,眉宇间透露出一股慈祥之威。给人的感觉没那么怪异。岳琛不知如何是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心道:“这些人说什么话,我是一点也听不懂,该怎么办呢?”

    然而,奇迹发生了,这老者竟用鸿蒙大陆的语言问道:“你是从那里来的?”

    岳琛一怔,随之转身正向老者,恭敬的回道:“回老神仙的话,晚辈来自鸿蒙大陆!”

    忽然,一声怪鸣传来,凌空冲下一只如拳头般大小的小鸟,用双爪抓起少年,飞到活着的人群中。人群的氛围顿时活跃起来,如同供奉神明一般的簇拥着哪位少年。少年朝海面深深的望了一眼,便淹没在人群中,不见踪影。

    岳琛心道:“今日之所见,与我以前看到的志怪故事相比,更是骇人听闻,令人难以置信。而这种好似古老的祭祀与选择神主,好像在鸿蒙大陆上也有类似的异族。但是,古籍中的记载已经很是模糊,无法分辨真假,自己却亲眼见到了这一幕,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也深知,将这一切罪过推到地龙蚁身上,明显是在逃避责任,非大丈夫所为。但眼前的这一切,岳琛毫无举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惨不忍睹的场面。

    只一个时辰,海滩旁跪着的人消失了大半。而在血液流经、人群消失的地方,有一个人安然无恙,就连这邪恶的血液竟是绕开了他而流向一旁。

    看着离去的人群,岳琛长出一口气,很想去看看那座山峰究竟是怎么回事。身体稍微放松后,也只是随意的向周围扫视一圈,忽然“啊”了一声,怔怔的看着身后的一位老者。

    当岳琛来到眼前的这座山峰上时,刚刚离开的那座山峰上已经红光大起,映红天际。

    定睛看去,滚滚泛出的血液开始向山下流淌,没有任何声音,也不渗入大地。所经之处,万物销熔,皆融在那沸腾的血液中。顺着血液流淌的方向看去,岳琛更是大吃一惊。

    而融入血液的他们,没有痛苦,没有哀嚎,甚至没任何表情,那视死如归的情景,更像是前往天堂,而不是面对死亡。面对的是天赐祥瑞厚福,而不是痛苦与离别。岳琛感觉到自己的背上直冒冷汗,这一切可是自己亲手造成的,要是自己不依地龙蚁,不取匣子,就不会有这等灾祸。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3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