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影子 第三十三章 顺序攻击

    岳琛应了声,从如意袋中取出五张符箓,这是一阶术法火球术,亦属一阶术法中攻击力极高的存在。岳琛手中捏诀,口中诵咒,五张符箓呈五行位猛的击出,五朵火焰如同火蛇吐芯,火焰后还有一股绵延的灵火疾风。火借风势,风借火威,以奇快的速度击向妖兽。

    此一击,岳琛志不在如何重伤妖兽,当然也不可能重伤,只在于让它动起来。

    蛇驼忽然一伸脖劲,竟达三丈长,即在三丈外将欧阳休连人带剑撞飞,被随后而来的一人稳稳接住。也就在这一刹那,韩、柳二人的剑芒突然大盛,双剑交错,直接从蛇驼的脖子七寸处穿透。蛇驼一声悲鸣,血盆大口猛张,口中泛出黑色光芒,隐隐发寒。

    韩昱道:“九师弟,你说的好像师父亏待你似的,……!” WWw.8Yue.ORG

    此时,卫垣三人也赶了过来。而空中却滑来一道流星,稳稳的落在韩昱的手中。韩昱看了一遍后,传给柳元,柳元只是扫视了一遍,说道:“师伯让我们去援助另二脉,只是,这……!”

    “卫师兄,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还是与符纸以及我的道行有关吧。”岳琛含糊的回了一句,但在自己的心里,猜也猜到一些答案,那就是玉府内的那颗玄羽灵力珠的缘故。这事,也不可能向别人解释的清楚。再说了,鸿蒙大陆上的修士谁没几个绝对的秘密?往往,这个秘密就是修士最重要的底牌。

    话说,太清一脉的十三人御剑飞行近百里后,不见妖兽踪迹。期间,韩昱曾施展自己的神通来搜寻,亦无结果。遂是决定,前往帮助另二脉。只是,这又存在一个问题:先帮谁?最后,韩、柳二人采纳了陆攸的建议,按顺序来,如此以来,则是先帮居中的玉清一脉。

    到十三人赶到时,玉清一脉在褚蕴藉的率`领下,正在酣战中。因为迟迟无法斩杀五阶妖兽鳄雷狮,致使本来面对三阶、四阶妖兽大占上风的局面,也有些窘迫。

    韩昱忖度后,沉声道:“鳄雷狮,本性属阴,到了五阶巅峰的妖兽,其全身更是至阴至毒。岳师弟,你先用天金障术试试。”韩昱如此说法以及临场应变,显然是考虑到褚蕴藉的地位问题。以褚蕴藉的道行来说,同代弟子中当属第一是毫无疑问的,但一位圣光境的修士联合五位神衍境的修士,集群力对付五阶巅峰的妖兽,似乎堪堪成为平手。

    这大概也是人族修士从来不把人族的道行境界,与妖兽的道行境界强行划等号的原因所在。就算人族修士,同一境界的两位修士,其道行修为也可能有极大的差别。是以,对于当前的局面,除了年轻弟子有些不解外,韩昱、柳元二人却是明白怎么回事。

    岳琛看准五道剑芒掠起的时机,手中打出一张符箓—二阶术法天金障。此术法施出时,无声无息,击中目标时会产生一层金色碎片,粘附在击中的部位,缓缓散开。就像天空中挂着的一朵金云,淡淡摊开一般。若击中的对象拥有至阴之力,此金色碎片层会渐渐泛红,这便是对阴力的克制所致。

    此一击,击中了鳄雷狮的前腹,妖狮腹部蔓延开的一层红色,竟似浓血凝而不散。忽然间,妖狮的双眼中喷出两柱赤芒,所到之处可焚尽树木花草,花木上传出浓浓的焦味。

    “残毒鳄火!”不远处有人惊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鳄雷狮的腹部亦开始燃烧起来,火焰如熔浆一样缓缓滚动,但始终不脱落。

    妖狮“吼”的一声凶叫,蓄势欲冲天而起,却不知为何,其后腿犹如插入大地深处,动弹不得。仰天起身之势却不滞。由于来自自身的两股力量的作用,强横的躯体被撑展开来。其光滑柔润的腰脊处呈现出一道双半月未闭合的“门”,泛出精纯的蓝色光芒。

    就在众人眨眼间,一道墨绿色剑芒疾如流星,穿过那道“月亮门”。

    忽然间,周围皆安静了下来,就连正带劲厮杀的承明弟子与妖兽,皆停滞不动。随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骨碎声响起。鳄雷狮在众人面前,变为一堆白骨,其血肉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被吸血食肉的恶魔尽数吸取。这堆白骨里,最耀眼的莫过于一枚花斑妖丹。须臾,瘆人的白骨开始变色,变成了血红色。

    刚刚完成一击的褚蕴藉,缓缓现身,他并没有看向眼前的这堆白骨,而是盯着岳琛。其他同门也都盯着岳琛,岳琛如芒在背,如梗在喉,浑身不自在。一时间,只好静静的站着。

    少顷,褚蕴藉道:“师尊曾经说起过,修炼符箓的修士,在灵力精粹到一定程度时,有可能炼制出异乎寻常的符箓。看来,岳师弟已经有所窥径门道。刚才的这张天金障符箓,是进阶的天残金障,对阴毒之物的克制,已经到了凝炼血肉的境界。而凝聚了五阶妖兽精血的兽骨,可算得上是极其珍贵的七品灵材。”抬头朝韩昱道:“韩师弟,我们一人一半!”

    韩昱朗声一笑,道:“褚师兄如此说,当是甚好!那颗妖丹,还是归褚师兄保管!”

    而在这时,却出现了奇怪的一幕,那些原本造`乱的妖兽愣在原地。当承明宗的弟子分了这堆价值连城的灵材后,便将愤怒之火全加到它们的头上。特别是刚才对付五阶妖兽的五位神衍境弟子,更是恼怒难耐,数息间便有十数只一至四阶不等的妖兽横尸当场。

    好在被褚蕴藉制止,让大家稍微补充灵力后,转而向上清一脉负责的方向飞去。这也是承明宗历经万余年来,从不将金庭山脉中的妖兽屠杀殆尽的旧规所致,而定下这一规矩的,恰恰就是玉清一脉的祖师爷,亦是承明宗的第一代掌教。

    玉清、太清二脉的弟子汇合,声势大震,道道剑芒滑出,形成玄妙的空中影阵。

    *****

    上清一脉,人多势众。但至今,尚未有圣光境的弟子出现,本来最有希望的傅奇逸,因修炼宗门中的秘法,从而导致修炼出了偏差。好在上清一脉的炼丹实力极强,才将其修为保住,但要臻境到圣光境,至少还需要三年的时间。

    而且,上清一脉的人个性极强,人人好战、好胜。譬如,若要获得某一妖兽身上的灵材,往往就得无条件的自己斩杀妖兽。否则,就得归执事师兄统一分配。

    是以,他们这一脉面对的情形就更加糟糕。

    当褚蕴藉等人赶到时,也顾不得谁的情面,直接与韩昱、柳元三人围攻那头五阶妖兽—黄角鬼牛。但是,其余赶来的人,似乎就不怎么动心了。他们更像是看戏的不怕热闹大。

    岳琛的双目中精光闪闪,在数十个人与妖的战团中,寻找着自己熟悉的身影。毕竟,承明宗他认识的人的确很少。当一道倩影蹿入眼帘时,岳琛的心中一动。

    当下,那道倩影正与一只四阶妖兽缠斗,但败象已经十分明显。随时有可能被妖兽击杀。岳琛刚要动弹,却被旁边的欧阳休拉住。

    “别急,先等等看!”欧阳休手一指,道:“哪位就是杜辰逸。这几个月以来,他又突破了一境,到了贯清境第四重。真是后生可畏!”

    岳琛“啊”了一声,只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只见哪人身影潇洒,手中的一柄蛇形剑舞动,正全力对付一三阶妖兽,明显处于上风。

    很快,岳琛仍将目光转向那道身影。

    “唬、吼!”

    一只四阶巅峰的妖兽青须獭发出凌厉的咆哮一声,猛的张开血盆大口,朝一颗头颅咬去。眼看要丧生于妖兽血口中的人,却没有发出任何呼救声,像是认了这是自己的宿命一般。

    刹那间,一缕乌云掠起,透亮的乌云中泛出更盛的紫气,互相裹绕。疾似流星,冲向青须獭,其情形更像是胡乱的撞了过去。

    金乌剑似乎感应到了主人体内的灵力,剑未出鞘,但剑意却透过剑鞘发出,稳稳的击中妖兽的脖颈。四阶巅峰的妖兽一下子被撞出三丈开外,妖兽的巨嘴离开时,一张清秀温柔的脸上汗珠直流,双眼紧闭。不错,这人的确是已经准备好了死亡之神的召唤。

    这也不怪她,既然身为上清一脉的弟子,就得承认更加残忍的现实。

    “秦师姐!你没事吧?”岳琛轻唤了一声,见秦显玉星眸微睁,自己也暗中吐了口气,又说道:“师姐,那畜生还活着呢,你快去斩杀它。这样以来,妖兽的灵材仍归你,也不坏了上清一脉的规矩。”

    秦显玉没说话,她现在的状态,似乎就连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青须獭也奈何不了。

    “师姐!这个给你!”

    岳琛给的正是虎潜丹。秦显玉自然也认得,稍一犹豫后,还是接过去服下。只见她脸上泛起淡蓝芳华,气色立马好转,颤抖的身子很快镇定下来。突然间,眼露凶光,御剑而起,将青须獭杀死。以更快的手法尽数剥取灵材,一枚暗紫色的妖丹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

    秦显玉脸露喜色,缓缓收入如意袋中。轻步走到岳琛面前,道:“岳琛,你是刻意还我一命么?”

    “师姐那里的话!”岳琛微首含笑,道:“昔日,要不是师姐一把抓住我,我纵算不死,也不可能进入仙宗修行。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再者,刚才的情形下,就算没有前事,我也照样会出手。师姐当无须在意。”

    秦显玉点点,道:“哪你能帮哪几位师姐么?不过,你也不能跟她们分灵材。”说时,顺手指了一指,岳琛循指望去,见是五位师姐正一对一拼杀三阶巅峰的妖兽,心道:“亲传弟子与内门弟子之间真正的差距,看来在天穆峰上最是体现无疑。”

    岳琛从如意袋中摸出五张符箓,朝那五只妖兽击去,被击中的妖兽像是沉入了泥沙河中,行动完全被限制。而正处在搏命情形下的五道靓影,手中灵剑更加迅捷,同时刺入妖兽的要害。

    韩昱沉声道:“无论如何,我们得依命行事!或许,另二脉面对的情形,有所变!”

    柳元应道:“也好!我们先向前搜寻百里后,再去也不迟!”说时,从如意袋中掏出一个灵丹罐,除了韩昱外,给其余人各分发了四枚三品灵丹虎潜丹。虎潜丹,算是三品灵丹中中上品阶的灵丹,对于受伤及灵力恢复,有极佳的灵效。特别是对于贯清境的修士来说,灵效更是以百倍而见长。

    有了这四枚灵丹,想发牢骚的欧阳休,也一脸平静。

    十三人再度御剑飞行,这一次速度慢了很多,因为主要目的是搜寻可能匿藏的作乱妖兽。

    不知何时,卫垣慢慢靠近岳琛,低声说道:“岳师弟,你的符箓威力,为何会突然大增?我记得我们曾经去过一次鹰谷,虽说那时是百练境的修为,但这个差距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不急!我正在寻找此孽畜的破绽!”欧阳休十分正经的说道,“既然它安稳不动,那我们就应该想办法让它动起来。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畜生怕火。老十三,你先试试看?”

    “哦!”

    二人御剑来到韩、柳围困妖兽的夹谷前。只见两道剑影各围成半圆,将青鬃蛇驼严密的围困起来,只要稍有机会,立刻出击。但五阶妖兽那强横的肉`体糙皮,稳自不动安如山,似乎也在寻找人族的空门,对于此二人手中的神剑,似乎也没多大顾忌。

欧阳休做事,总是只看最重要的部分,而且他的思维总是快别人半拍。当他扫视周围的战局后,看着被曾、王、陆等人渐渐齐势打退的妖兽群,再看到卫垣等人面对三阶妖兽,也稍占上风。很快就做出了先杀五阶妖兽的决断。

    柳元道:“此妖兽竟然快进阶至六阶妖兽!体内凝结成的芽血已精纯至此!”

    苏诗道:“师兄所言不错!有了这些芽血,师父又可以炼制出十数枚五品灵丹。”

    “你们别故意岔开话题!”欧阳休看着几位师兄说道,“这个功劳,我与老十三最起码占一半。所以说,师父炼制的五品灵丹,得有我们的份才行。”

    在这电光交错之际,一声霹雳响起,卷起滚滚云波,击向五阶妖兽的血盆大口。接撞之时,云波中那道龙形灵力发出排山倒海的威势,将那股黑色光芒压下。岳琛早有所思,一经施出这二阶术法—雷龙卷云术,再由青符纸炼制而成,其威力仍在自己的预料之外。

    如此一延阻,使得韩、柳二人再度施展出杀技,顺着刚才穿透的脖颈处,双剑合璧,劲烈斩下,将青鬃蛇驼的脑袋斩落。蛇驼脖颈断裂处,只有一根小指粗的血管,瞬间喷出一束鲜红的血液。

    岳琛的流沙术对此强横无匹的妖兽,竟有迟滞作用。只见在这可喘息的时间里,被妖兽躯体撞开的两道剑芒,再次击向同一地方。这一下,妖兽终于发出了狂怒咆哮的声音。但是,岳琛也没给它逃命的机会,二十张流沙符箓在数息的时间里,皆击中其身子。这足以让韩、柳二人对其完成致命一击。

    欧阳休怒叫一声:“孽畜,那里走!”手中剑势由斩变刺,朝妖兽的右眼刺去。

    苏诗不知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只见他顺手抛出一个玉瓶,悬浮在半空,刚好将这束血液盛进玉瓶内。渐渐的,一股带有迷人心窍的异香血味传开。

    由此,岳琛想起那一幕场景,越来越觉得那事太不可思议、不明所以。

    岳琛问道:“休师兄,这畜生如何对付?我们前来,好像也没啥用!”

    果然,青鬃蛇驼怕火,见有火袭来,猛的仰天嘶鸣,腾空而起。空中那飘舞的姿势极是美妙,稳稳的躲过火球术的攻击。当它欲落地时,又有五张符箓以更快的速度击准身子,同时,两柄剑芒直穿其脖颈,另一柄晶绿剑芒疾速斩下。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3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