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影子 第八章 欧阳师兄

    岳琛先将七沓符箓拆封,按颜色、术法系别重新归类,然后,将紫色符箓重新封起来,收入玉屉中。青、黄两色的则留下部分,其余亦同样收起。根据岳琛的直觉判断,这些为数众多的符箓,至少是六位前辈未用完,保留至今的。五行系加风、雷二系的七种术法,皆有。岳琛只留下了风、雷、金、水四系的符箓,这些符箓的术法咒诀,岳琛平时也有参详领悟。故而,岳琛深信,在自己的修为提升到贯清境第四重之前,自己一定可以参透六个新的二阶术法,与四个三阶术法。

    有人问,符箓不是炼制成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么?答案是:不完全对。

    岳琛努力回忆了那夜的事情,心道:“这根看似普通的七煞玄木,一定与哪个红影人有关。我得万分小心才是!” WWw.8Yue.ORG

    *****

    皎皎日月,物华天宝。泱泱九洲,人杰地灵。千百年来,正兴魔隐,寰宇内昌平隆盛,万物欣然。然,近三年来,魔教中人蠢蠢欲动,窥视天下。至今时,完全付诸行动,教中精英频频现身于元洲境内,行为更是神秘难测。

    单说承明宗。西南玄洲,地域广袤,物产丰盈,世家门派林立,商铺无数,人口以亿计。其境内多山,久而久之,便以山脉的大小、走势为界线,又将玄洲自然的划分成九州。九州中,金庭山脉纵贯横穿三州,沿其前方正东向有六州,由北向南一字排开,形成金庭山的门户。紫伦真人率领承明宗的门人弟子,分驻金庭山门户的三州之地。具体为,太清一脉居江州,玉清一脉居奎州,上清一脉居载州。因事关重大,又因太清一脉的弟子势单力孤,是以,只得由昊逸真人亲率两位同脉师弟,前往坐镇于江州。

    与此同时,魔教中人的行动开始迟缓甚至是停滞,这反而更加让正道中人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也找不到出师名头。于是,双方不得不进入一种诡异的停战状态,九洲皆是一片沉寂。

    在双方的僵持对峙中,六个月的时间,如白驹过隙,恍然而过。白云苍狗,浮芸众生,万物终有始终。终于,还是魔教先有了行动,众教`徒开始集结于元洲境内的墨州。

    话说,在这六个月的时间内,卫垣、张桓、霍烜三人已达到百练境第九重,而岳琛在那古玉床的助益下,正如昊闲真人所料,成功达至贯清境第四重。对于百练境第九重的承明宗弟子来说,足以独自下山历练,增长见识,拓展视野。面对当前的特殊情形,昊逸真人欲将自己的三位爱徒带至身边,好在自己的亲自指导下磨炼一番。昊闲真人见此情形,便让岳琛随同三人,一起前往江州。四人来到江州后,卫垣等三人住进了昊逸真人安排的东厢正房,而岳琛则住进了西进后跨院的一小房内。

    哪三人每日里皆侍奉于昊逸真人身侧,当韩昱等人回来报告魔教的消息时,三人也都能知晓内情。岳琛则不一样了,本来就没事做,还被告诫不准乱跑,无奈之下,只得躲到屋子里安心修炼。

    四人来到江州的第三个晚上,天幕刚刚转黑,就有人来敲岳琛的房门。岳琛自知,这间大院是承明宗的行院,守卫极是森严,自不会有什么坏人找上门来。稍一思忖后,才起身开门,门外站的人,正是一身酒气的欧阳休。

    欧阳休捂嘴偷笑一阵,轻声细语的说道:“你还真是个怪人,难道你真的不怕憋出毛病来?得了,我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得着这空,带你出去逛逛,增长一番见识也好!”

    岳琛轻声一笑,回道:“柳师兄说了,别到处乱走!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房子里得了!”

    “猪头!死脑筋!”欧阳休张口大骂道:“你也不看看,人家三人时刻不离恩师左右,什么都是耳濡目染。到你这儿,可到好了,晾一旁边就不管了。我师尊让你下山,是来历练磨砺一番的,不是让你闷在这鬼地方的!这会儿,昊逸糟老头正在教授徒弟,我大师哥他们出去巡察了,是我带你去历练的最好时机。要是错过这个时机,想去都没机会!”

    岳琛心想:“要是只出去转转,不惹事,倒也无所谓了!”遂是回道:“好吧!有劳师兄提携于我了!”

    欧阳休突又脸上堆笑,嘴中“咂吧”几声,点头道:“这就对啦!”手一招,轻声道:“走起!”

    岳琛跟着欧阳休一路出城,朝一山林走去。听欧阳休说,夜晚,小孤城城外的亳鸿岭上,有奇异蜃景出现,时有仙人舞蹈,美幻如身临仙境。可一路行去,岳琛发现反而没什么蜃景,阴煞之气倒是越来越重。心中开始不安,有意无意的在右手掌扣了一张符箓,轻声问:“师兄,你究竟有何事要我帮忙?”

    欧阳休却答非所问,反问说:“岳师弟,听师尊说,你是苍州人是吧?哎呀!苍州地处金庭山纵贯横穿的正北方位上,却是一点仙气都没沾到,是九洲中有名的寒苦之地。不过呢,也就是苍州人,才有机会进入承明宗。要是外来州地的人,可就难咯!”说时,神秘的看了一眼并肩行走的岳琛,摇头道:“放心吧!我又不是上清一脉的贼丘们,连自己的同门都不放过!今夜叫你来,就是让你长长见识的!”

    话未说完,欧阳休“唔”了一声,连忙手势配合“嘘”的口型,用右手一指旁边的大树,示意岳琛爬上去。岳琛心领神会,转身“嗖嗖”几下就爬上大树,隐身于树桠里,往下看时,欧阳休不见人影了。

    正张望间,从树林阴暗处走出一人,此人脸上带有一股淡淡的黑雾,谨慎的朝周围看了看,独自一摇头,欲转身原路返回。岂料,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道剑光划破临将黑透的夜幕,猛的斩向其身体要害处。这人也颇为了得,本有提防,在不利的情形下,祭出法剑,剑身上泛起滚滚黑雾,猛的冲天而起,硬生生搁开这一致命的偷袭。

    偷袭之人似乎知道对手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见哪人有所防备,也不硬碰硬,一个弧线回旋,变为从另一个方向攻击。哪人喘一口气,又见偷袭之人道行不如自己,稍微有所放松,御剑朝偷袭之人击去。此时,他恰恰背对着岳琛。

    岳琛突然看见此人正对面的那人,正是欧阳休,而欧阳休的左手有个奇怪的姿势,接二连三的摆出,口型也在不停的变化。岳琛心道:“休师兄的意思是,让我偷袭此人。但此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呢?”转念一想,忖道:“昊闲真人修养极高,也不至于教出一个太不像样的弟子来,那也就是说休师兄肯定不是坏人了!”

    就在岳琛拿捏不定的时候,二人又交手两回合,欧阳休已露败迹。岳琛心中一惊,口中念咒,神念灵动,随着右手的扬起,一张符箓朝哪人的身后击去。这是三阶水系术法冰霜冥刃术,一经施展,纷乱飞舞的霜花中,暗藏一道威力强大的冰晶冥刃。

    哪人察觉有人偷袭,大叫一声:“无耻之徒!”但无论怎么骂,亦为时已晚,一道冰晶击中后背,哪人打了个趔趄,口中喷出一股浓血,身形迟缓几分。就在他滞呆的顷刻间,一柄锋利的灵剑刺穿喉咙,结束了他的一生。

    岳琛突然感觉到,欧阳休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冰霜,这层冰寒之气透过剑体,似欲从剑尖喷出。刹那间,那柄沾有血滴的剑尖,更像是一颗冰冷的心,向无边的黑夜中咆哮着。甚至,它的跳动声,成了这片山林中唯一的声音!

    以摩诃殿为首的正派精英弟子,前往魔教活动频繁的州内查察,却意外遭遇埋伏,损折人员,铩羽而归。终于,此事彻底激怒了以摩诃殿、太乙府、承明宗为首的正道各派,三派由各宗门中的持重长老亲自主持此事,开始调兵遣将,对付魔教。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似正似邪的龙凰城与十绝山庄两大巨派,保持中立观望的姿态。这两方的实力,虽说与摩诃殿、太乙府相比,稍逊一筹,但是足以与承明宗一争长短。只是,承明宗自开派以来,就以正道居之,以维护九洲清平为己任。不像此二派,亦正亦邪的行事风格,令正邪两派都生厌。

    其次,三大魔教皆参与到某一神秘的事。正邪两派相斗万余年,互有胜负,魔教联盟与正道联盟决战的事情,却只发生过一次。万年前,在摩诃殿根本所在的须弥山一战,摩诃殿、太乙府两支正道擎天柱,英才殒落,元气大伤。这才有了承明宗、龙凰城、十绝山庄这三支后起之秀,与二派渐有并驾齐驱的事发生。同时,那一次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决战,使得原本有七个分支的魔教,只剩下今日的三支,分别是甘洲的影月楼,聚洲的毒仙宗,流洲的大日仙宗。

    时下,这三派魔教再一次联合出动,正道巨派也不得不谨慎对待。经三派议定,各派分别布局于洲内要州之地,临机而动,后发制人。是以,以元洲须弥山、盘古城与玄洲金庭山三个中心点开始,一张漫天巨网徐徐撒开,朝魔教活动频繁的地域逼近。很快,正邪双方就进入了相持阶段,谁也不主动进攻,似乎都选择了以静制动的策略。

    在岳琛的心中一直觉得,那场狂风来的十分古怪。倒也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那一小队中的人,皆是来自农家的孩子。看到玄铁片,回想起昔日的事情,心中难以平静,这却也更加坚定了他追查玄铁片来历的决心。事分轻重缓急,当前,对于自己来说,当是遵照昊闲真人的嘱咐,最大化的提升自己的修为,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想至此处,先是将昊闲真人给的低阶如意袋打开,将里面的所有东西掏出来,摆在桌子上。如意袋里的东西,一目了然:一千张青符纸,七沓紫、青、黄三色相夹杂的符箓,三瓶三品灵丹。七沓符箓上,用一种辟尘符保存,显得仍是完好无损。岳琛自然明白,这是昊静与昊闲两位真人对自己暗中照顾。像这种暗助,终岳琛一生或许只有这一次。因为二位大真人所说的生死劫,很明显,是任何人都无能为力的事情。岳琛对此事也看的很开。

    怀着一颗沉甸甸的心情,岳琛又返回天箓台。在房间伫立良久,才来到书桌前,取出笔墨纸,认真的写了起来。将自己所知的一切,一一写了出来。

岳琛听了两位长老的叙说后,又解开了不少疑窦。至于剩下的问题,听两位长老的意思,也只能是听天由命罢了。至少从第八代传人开始,太清一脉的弟子就已经放弃这事,永不深究。

    吃饱、喝足后,岳琛出门查看另外六间房屋,一切如自己所料,房内空空如也。干净的连灰尘都没有。心道:“祖师爷可真够贪心的,搬的也太干净了。怪不得,他的传人总是难以兴旺,定是中了他的魔咒。”

    在返回中间主屋后,岳琛面对这根七煞玄木发愁,自己没有那种养剑的器皿。想了想,将其放到古玉床靠里边的一个凹槽内,忖道:“这古玉床灵力之充沛,世间恐没几样宝物可胜过它。若是这七煞玄木真有异处,就让它自己吸取灵力算了。”

    从此,岳琛便沉浸在无尽的修炼秘法、修习符箓、参悟术法中,完完全全与世隔绝。

    对于岳琛来说,一切终于恢复正常,突然觉得口渴难耐,腹中噜噜。便放下七煞玄木,提起自己的竹筒与竹篮,朝天戮峰的洞灵源跑去。

    洞灵源里长满了近万种仙果仙桃,不仅是太清一脉唯一的食物来源地,更是承明宗最重要的仙果地之一。源内有一条清溪,被称之为天一神水,水中饱含灵力,若经常饮用,对修士有无穷的帮助。

    世间万物皆有例外,符箓一道也不例外。唯独任何人可以使用的一种符箓,就是辟尘符。这种符箓,严格来说,与修士所修的符箓术法,完全是两回事,不可相提并论。

    处理完这些符箓后,岳琛又开始整理自己的如意瓶,将茶杯等一应物什,全都整齐的摆放在屋子里。这时,才开始认真观察那根七煞玄木。观察下发现,那夜扭曲变形的七煞玄木上,其刻纹竟似四条飞龙,蟠在玄木上。

    岳琛曾住云峤涧时,就由卫垣与张桓二人负责运送这些东西,岳琛偶尔也会去鹰谷自己摘些果子吃。现在,自己与他们一样,可以自由出入。这不,不多时,就提了满满一篮子桃果回来了。岳琛的一切生活,又回到了竹屋时的情形。那种慢悠悠、逍遥自在的吃果、品茶,仍是他生活的主要节奏。

    看着种种莫名的词句,不用细细推究,就能很明确真正的关键点之所在,便是那个神秘诡异、只存在于幻境里的“青埂峰”。岳琛早就熟读《九洲志》,的确是没一处标明有这个地方,志怪诞说中亦无相关记载。当然,若是有的话,前辈们早就找到了,何须至今仍是谜呢。另外,对于岳琛自己来说,或许最迫切的一件事,就是查明五块玄铁片的来历。

    岳琛是如何得到五块玄铁片的呢?来自于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承明宗为考核、选拔新晋弟子,设有闻名于九洲的三十六道难关,用以淘汰弱者,留下最精英的人才。在岳琛这一小队攀渡第二十七道难关青息崖时,行至中段,突然狂风大作,绝壁峭崖剧烈震荡。情急之下,岳琛揪住不知是何物的救命稻草,探身挤入一处岩缝,有惊无险的躲过此劫,成为这一队中逃生的五人之一。当狂风退去,一切正常后,惊魂未定的岳琛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抓到了五块柔韧劲十足的玄铁皮。印象中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就是抓住这个东西,才得以活命的。但从那儿抓下来的,再也记不起来。同时,这三十六道难关,承明宗的弟子终其一生只能走一回,也就无法再去细寻了。

    为何?因为符箓是以符纹、云篆、符图、箓阵等为体,以术法咒诀为魂,以修士的灵力为魄,体、魂、魄合一炼制而成。是以,若使用符箓的修士,在没有参悟透符箓的术法咒诀之前,是没法驱动符箓发出威力的。

阅读太极神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带着商场穿六零》《沈医生的控妻症》《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22/422047/8529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