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谈判上

    怎么今日突然把压在箱子底的这件最厚重的朝服翻出来了?

    林氏静静站着。她看着傅锦仪道:“你的身子似乎拖不了多久。你昏迷之时,弘业师父再次来瞧过了,催促我们尽快找到寸寸思的解药。所以,我今日要进宫去了。”

    “花朝……回来了吗?”她问道。

    她昏过去之前似乎吩咐花朝去做一件事……是什么事呢?居然有些想不起来!

    “母亲,花朝送给你的信笺又是什么?”她急急地追问道:“她想说什么?” WWw.8Yue.ORG

    是为了自己的病吧!

    傅锦仪怔忡地看着林氏恬淡瘦弱的面孔。下一瞬,林氏的裙摆在眼前一扫而过,随即跨出了门槛。傅锦仪焦急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母亲要进宫……花朝在南下之前送了一封消息回来……”她竭力想要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一边将手里的纸笺翻开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无缘无故会忘事情的。但她的脑子越发迟钝,这是事实,也是一个极其不祥的征兆。

    林氏说的很对,她的身子拖不了多久了。

    她努力集中神志看着手里的东西。很快,她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了。

    “……徐太后漏夜抄查芙蕖园,连着数日挖地三尺,不光把陈年旧事都翻了出来,还找着了不少东西……”花朝的笔锋有些凌厉,这封信写下的时候,显然也很匆忙。

    “徐太后一定找到了咱们想要的东西。你不要误会,那不是太夫人李氏谋害何夫人的证据,如果真的有证据,此时此刻,徐家就已经天翻地覆,也很快会传来太夫人李氏暴病过世的死讯!可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这说明徐太后根本就没有找到证据。”

    “但徐太后找到的东西,应该是咱们最需要的。那件东西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但我能够从有限的线索中推测它的存在。我想,这件东西,如果由徐太后将徐家挖地三尺来找,那就一定能找到。”

    “……这也是我提出以驱鬼符构陷李氏、引徐太后怀疑,从而大搜晋国公府的真正原因。我们没有能力抗衡晋国公府,没有办法找到我们要的东西,那就只能借力,借一个足够强大的力量。”

    花朝言尽于此。傅锦仪几乎沉默了有一刻钟的时间。

    她想起来自己在昏迷之前究竟在做什么了,她也明白,林氏为什么要进宫。

    她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在徐太后手中!

    可是……

    和事先的设想不同。徐太后似乎并不想把寸寸思的解药拿出来。

    林氏进宫,就是为了谈判。

    傅锦仪霍地坐起来了。她焦灼地高声叫道:“来人,来人!拿我的朝服和朝冠,我要梳洗进宫!”

    傅锦仪觉着这是她离死亡最近的时候了。

    她所乘坐的马车已经足够平稳,可她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又一阵的头晕目眩。她努力保持着一种坐禅的姿势,回忆着弘安师父亲自对她讲授的凝聚呼吸、吐纳天地灵气的方法。唯有这样,她才能让头脑得到短暂的清明。

    侯府的马车缓缓驶入宫墙,在外宫门的时候,遇到的守门护卫还对她行了礼;只

    是进内宫的时候,门外却站着几个早已等候多时的内监。

    他们将马车拦下了。

    内监们中有几个是傅锦仪熟悉的面孔。

    “几位大人是太后娘娘座下的宦官吧?”在傅锦仪的抬手示意下,几个心腹丫鬟把轿帘子挑起来了,傅锦仪望着外头的人,面容恬淡地说道。

    几个宦官都笑了。

    “奴才们听说——安定侯夫人病了。只是瞧夫人的样子,精神头倒是很好,记性也很好。”宦官道:“您是进宫求见太后娘娘的吧?”

    傅锦仪挑了挑眉,没有答话。

    “奴才们是奉了太后娘娘的命令,特意来等您的。因为太后娘娘此时不在宫中,安定侯夫人想要求见,就跟着奴才们走吧。”

    太后不在宫中?

    傅锦仪心下微凉。进宫本就是一种冒险,如果她听从这几个宦官的话,去另一个未知的地方拜见太后……

    一种羊入虎口的本能从脚底升腾起来。

    “太后娘娘在哪里?”

    “奴才们会为您引路。”宦官微笑着,上前两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傅锦仪咬了咬牙。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林氏进宫一定是得到了“徐太后手中有寸寸思解药”的消息,徐太后和安定侯府之间,算是达成了一项谈判的邀约。这个时候,林氏应该已经先行一步到了徐太后面前吧?

    眼下只有徐太后手里握着她的救命药。她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那就劳烦几位大人带路吧。”傅锦仪面上挂着淡淡的浅笑。

    众人掉转马车出了宫。几个宦官在前引路,从东平大街上拐了好几个弯,越走越偏之时,傅锦仪的心里都在打鼓。只是等拐过了最后一条岔路,面前豁然开朗,竟是自己最熟悉的宝瓶儿胡同了。

    怎么走到这儿来了?

    怔忡间,马车晃晃悠悠地,最终在宝瓶儿胡同里一座极为气派挺拔的宅院正门前停下了。七夕等人小心搀扶着傅锦仪下马车,众人都用一种难以名状的惆怅心绪望着这座府门。

    晋国公府。

    “这地方,安定侯夫人有些日子没来了吧?”引路的宦官笑道:“这几日,太后娘娘的母亲晋国公夫人身子不大好,太后娘娘特意回来探望。”

    傅锦仪安静地沉默着。

    这地方可真是太熟悉了。

    但她一点都不想再次跨进去。

    很快,府门洞开,开门的丫鬟傅锦仪瞧了,都是从未见过的人,似乎都是徐太后新安排的吧。

    无暇多想,她换乘了府里抬来的一顶小轿,跟随宦官往芙蕖园里去。

    芙蕖园外头最引人注目的孔雀垂花门已经撤了,上头攀附着的如绿墙一般的蔷薇花都被扯得一干二净。傅锦仪略微吃惊地望着这一切,她还看到,就连

    影壁后头的厅堂里,一应桌椅摆设都搬空了。

    这还真是……搜得一干二净了!

    徐太后对待李氏可没有留情面啊!

    一路绕过九曲回廊,一直到了李氏从前避暑所居的后院,周遭都静悄悄地。终于,傅锦仪在最后头的一间临水的水榭中见到了徐太后。

    只有徐太后一个人,身边没有伺候的女官们,更没有见到李氏的影子。

    傅锦仪心里咚咚地跳起来。她撑着一口气上前行了礼,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忍不住晃了两下子。

    徐太后淡淡看向她,唇角轻扯出一抹得体而慈和的笑容:“安定侯夫人终于来了。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她这话可不是问傅锦仪,而是问那几个引路的宦官。

    (本章完)

    林氏站着没有动,片刻后,她从袖子里将那封信笺交到了傅锦仪手中。

    “你不要着急,花朝说的事情,是一个好消息。而正是因为这个消息,我必须要进宫去。你放心,我很快就能回来。

    ”林氏抓着她的手轻轻捏了一下子,安慰道。

    傅锦仪只觉着自己的一颗心莫名地揪紧了。

    林氏要进宫吗?

    一醒过来就瞧见林氏换了诰命服,在傅锦仪混乱的记忆中,还记得她家婆母是很少穿这样的衣裳的——林氏性子最散漫不过,除非在大的节庆里进宫朝拜,平日里最喜欢轻薄的棉质常服,而自从住进了明觉寺后,林氏甚至开始穿着僧衣进宫拜见。

    因本朝太后、太皇太后都痴迷佛法,穿着僧衣非但不会有什么不妥,反倒迎合了几位主子的喜好。

    外头的日光迷蒙地洒进来,那是清晨金黄又昏暗的颜色,一股子清凉的檀香在空气中弥漫。傅锦仪怔怔地望着头顶朱红色的薄纱帐幔,半晌,她的目光呆滞而缓慢地挪到了床前站着的人身上。

    竹林小舍里的傅锦仪,再一次从深海一般的昏睡中醒过来。

    但以花朝的为人,不可能擅作主张离开京城,她说是徐策的命令,那就一定是。徐策……他想做什么?

    连花朝都要调走?

    傅锦仪按下繁杂的心思,她觉着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乱了。

    林氏轻轻呼出一口气,半晌道:“没有。在你昏迷的当晚,花朝将一封信笺亲手送至我手上,随后就离开了明觉寺。她告诉我,她已经得到了徐策传回来的消息,她要听从徐策的命令南下,当晚就启程了。”

    傅锦仪瞪大了眼睛。

    “进宫?”她忍不住去揉自己的后脑。她这一回睡得时间怕是不会长了,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睡得越来越沉。

    她甚至有点忘了,在昏迷之前她做过什么事……啊!等等!

    “她……不是应该留在我身边吗?徐策命令她南下?”傅锦仪的呼吸难免有些急促了,因为徐策的这个命令很反常。

    她揉着脑仁,神色迷离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靛蓝色诰命朝服、头戴十二支三尾凤缠丝赤金簪子的林氏。那金簪子上晶莹闪烁的祖母绿宝石刺得她双眼都隐隐发晕。

    “母亲……”她唤道:“您,您这是……您为何穿成这样?”

    傅锦仪眉头一皱。

阅读一世锦绣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权臣之妻(重生)》《重生六零美好生活》《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驯夫记》《庶女的品格》《春色满园关不住》《娇娇(重生)》《抗战之少年元帅》《至死方休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522/8303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