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女配02

    眼前这个世界,显然对超凡力量有所限制。

    离体不过一寸的神识,也就能保证陆文茵的感知力比普通人强上些许,不会被人贸然碰触。神识的诸多术法,在这个世界根本无法调用。

    房门很快便被打开,女子间的嬉闹随之停了下来。

    不大的土坯房中有三个床,狭小的柜子也被三等分,左静、何婉茹、陆文茵一同居住在这间房里。

    “静静,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何婉茹无奈的看了左静一眼,知道她在开玩笑,并没有当真。“那么多女同志下乡,我们能分在一个地方住在一间房里可是缘分,自然要互相照顾。” WWw.8Yue.ORG

    “我一会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何婉茹说着看了陆文茵一眼。“这几天本该茵茵为大伙儿做饭,她这一生病什么都干不了。我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免得文茵心里过意不去。”

    知青点是由同志们轮流做饭,这几天刚好轮到陆文茵。她一生病,自然不能再进厨房。

    若是无缘无故的‘旷工’日后还能补,因病‘旷工’知青们也不好再让她补足。厨房内的活儿,直接摊到了其他同志头上。

    “这几天做饭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左静靠在床头,明显有些疲惫。“锄田间草不比收粮食轻松多少,在田里忙活完再去厨房里忙活,连个歇息的时间都没有,难受的很。”

    “活儿哪还有什么好的坏的。”何婉茹笑了笑,“累的活儿工分也多,让你做那些轻松的,你一准儿不应。”

    “何婉茹同志说得对!”左静没有否认。

    她的视线不经意间看向陆文茵,随后小声说了一句。

    “只是,累的时候我也会羡慕躺在床上陆文茵同志。刚好在锄田间草的时候生病,等她病好了田间草可能已经锄得差不多了。本来她摊上最累的时候给大伙做饭,现在没人敢让她进厨房。这一病省了多少活?少了几天工分,日后也不是没机会补足……”

    “左静同志!”何婉茹面色倏地严肃了起来,阻止左静继续说下去。

    左静本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说话的时候本是无心。被何婉茹这么一吓,她才反应了过来。

    “你也知道我的性子,我绝不是说陆文茵同志逃避劳动。这人什么时候生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左静看了陆文茵一眼。

    话虽这样说,她心下却是多了几分狐疑。

    陆文茵并不是身娇体弱的女子,甚至比大多数人都要康健。入冬的时候,她和好几个同志都受了寒,陆文茵可一点儿事没有。

    这一次大家都一同吃饭、喝水,也没听说陆文茵自己添了什么零嘴。怎么其他人都没事,就只有陆文茵拉得虚脱?

    大多数时候人生病是不能被自己控制的,故意让自己生病却也不难。

    她们的运气还算好的,一些人插队的地方更加艰苦,知青们很难撑下来。那些地方的知青,有不少都会装病或故意让自己染病。

    何婉茹似是没有看到左静那闪烁的眼眸,又叮嘱了一句。“以后可要注意些,有些话我们听了没什么,若让旁人听了影响不好。”

    左静忙道,“我一定注意。”

    何婉茹面上这才重新浮现出笑意,左静也松了口气。

    两人的气氛刚刚缓和,一直默不作声的陆文茵突然开口。“我下午与你们一起进田。”

    “静静也是无心之言,文茵你别往心里去。”何婉茹面上再次浮现出担忧之色,心中却并不意外。

    这段时间的相处,何婉茹对陆文茵的性格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陆文茵虽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谈,但她很重视他人的看法。此时明知卧病在床会让一些人误解,哪还能躺的下去。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早就准备下午进田。”陆文茵来之前,祈愿人的确打算下午和其他人一起进田。

    陆剧情中祈愿人最后没能如愿,不少同志因此对她有了误解。

    陆文茵第一世的时候没什么要好的朋友,但旁人提到她多数都会以勤劳、老实之类的词汇来评价。第二世她有了何婉茹这个朋友,在风评上反倒要差了不少。

    其中最严重的,就是眼前这个‘逃避劳动’。

    在这个时代,劳动最光荣。谁家若是有个懒汉,家人走出去都抬不起头来。若是有个懒姑娘,少会媒人愿意上门说亲,家中的其他姊妹都会跟着受牵连。

    别看左静在土坯房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到田里做起事来不比大多数男同志差。

    “你这几天连床都下不了,怎么能下得了田?!”何婉茹一副不赞同的模样。

    “这是急病,也就前两天严重。”陆文茵说着将身上的被褥掀开。

    何婉茹一手抓住被褥,想要给陆文茵重新盖上,“要不你今天再歇歇?如果没事儿,明天和我们一起进田。”

    “整天在床上躺着连点光都见不到,也该下床走两步。”陆文茵没有应下何婉茹,也没有拒绝她的提议。

    “我要去厨房帮忙,不能和你一起,你一个人我可不放心。”何婉茹有些犹豫,视线从左静身上划过,眼眸微微一亮。“静静,要不你陪陪文茵。”

    左静忙摆了摆手,“还是我去厨房帮忙吧!”

    在刚刚从田里出来的人眼中,出去走走可不是什么好事。在厨房工作,若是碰巧了还有机会提前尝尝。对于粮食并不充裕的他们而言,每一口吃得都值得珍惜。

    “我又不是小孩子,出去走两步,哪用人陪?”陆文茵说着下了床。

    这具身体的确有些虚弱,腿脚有几分绵软。前两步的时候明显有些无力,多走了几步也就缓了过来。

    走了几步后陆文茵便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何婉茹。“想去厨房帮忙动作可要快点,再拖一会儿厨房那边就要忙完了。”

    何婉茹面上有些犹豫,与陆文茵对视了片刻方才开口。“好,我先去厨房,你自己注意点儿。”

    左静看了看陆文茵,又看了一眼已经走到门前的何婉茹,连忙追了上去。“我也一起。”

    她现在可不愿意与陆文茵独处,刚说了让人误解的话再和人待一起,换做是谁都会有些尴尬。

    陆文茵视线落在被重新关好的房门上,等到脚步声彻底从耳边消失,抬起手为自己号了号脉。

    从系统给的信息中能知晓这具身体现在的状态,但在陆文茵看来不如自己确认来的稳妥。

    这具身体的确是吃坏了肚子,因祈愿人对其不怎么重视,拖得久了才显得有些严重。

    陆文茵心下有了计较,走到柜子前,拿出钥匙打开柜子最底下的锁头。

    祈愿人的针线活在女同志中是一把好手,平日里经常使用。她一打开柜门,便看到了针线。从线团上取了根最细的针,别在衣服上。

    陆文茵伸手在整理了一下衣物,确定旁人很难察觉到那根针的存在,方才走出房间。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重点:架空世界。

    第一次写这种偏年代的。

    如果有那种一秒出戏的地方,宝贝们可以指出来。

    立马改!!!

    求收藏求评论求收藏作者!!!!!!

    “明白,何婉茹同志!”左静一改之前的嬉闹,摆出严肃认真的模样。

    话刚说完,不等何婉茹作出反应,她自己忍不住先笑了出现。“我现在累的不行,何婉茹同志要不也的关心关心我。”

    “我这不正关心着?”何婉茹说着倒了杯水,递给左静。“你的水。”

    “多谢何婉茹同志!”左静忙接过杯子,嘴上不忘道谢。

    她喝了几口杯中温热的水,抬头看向何婉茹,面上也带着几分关切。“你今儿也在田里忙了一上午,趁着晌午这会好好休息休息,下午还要继续。”

    陆文茵熟门熟路的翻看系统的数据库,很快便找到了答案。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对个人掌控超凡力量的态度也大有不同。

    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隐约听到女子的嬉闹声,陆文茵下意识收敛了唇边的笑意,调动神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探查。

    “看吧,我就说黄医生说得肯定没错,你就是不信。”左静笑着说道。

    何婉茹面上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我这也是担心同志。”

    “知道你和陆文茵同志关系好。”左静说着走向自己的床,语气随意的说道。“和你们住一起,我简直像个外人。”

    陆文茵微微抬头看向踏入房间的两人,眼眸中带着几分迷蒙,仿若初醒。

    “文茵,你身体好点没?”何婉茹三步并做两步走到陆文茵床前,神色间带着明显的担忧。“要不要再去村头找黄医生看看?”

    超乎常人的神识只是她的一部分依仗,而非是全部。即使没有了神识,她也可以用其他手段完成任务。

    陆文茵沉思之间,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

    陆文茵略带苍白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没事了,吃几天药就行,不必再麻烦黄医生。”

    往常得心应手的神识,离开身体不过一寸,便无法向外蔓延。

    虽然她的神识受到了重创,但正常情况下‘短距离探查’这样简单的用途不会受到影响。

    陆文茵虽有些意外,但她很快便接受了这一点。

阅读一不小心夺舍了系统[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479/8298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