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苏映雪来到花莲心的面前,指着那些供词道:“这些供词当真是喜儿等人亲手画押的吗?” WWw.8Yue.ORG

    花莲英没有丝毫迟疑的点头道:“没错,是奴婢看着她们亲手画押招认的供词。”

    香妃见状,大声怒斥道:“苏美人,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撕毁这些供词!你以为你这样子做,就可以逃脱责罚吗!”

    夏青青神情呆滞的愣在了那里,眼角处缓缓的留下一丝清泪。

    冬雪有些急了,她可不想夏青青记恨自己,至少现在不能。有些懊恼,自责道:真是多此一举,自己怎么会这么管不住自己的手呢。

    苏曼玉蹲了蹲身子道:“启禀皇上,这件事情也只是臣妾听说而已,至于是否属实,还得请皇上去查验一下才能知道了。相信只要去问一下清贵嫔娘娘母家的旧人,便能得知真相了。”

    “不用查了!”清贵嫔狠狠的瞪了苏曼玉一眼,对着金玄暨垂首道:“启禀皇上,臣妾确实与李太医从小相识,不过那也只是因为臣妾小的时候在李太医的府上拜李太医的父亲为师,学习诗经歌赋,因此有些泛泛之交罢了。而自从臣妾十岁那年搬到京师后,就再也没有与李太医见过面了。所以这件事情并不能证明臣妾与李太医有青梅竹马的情谊在,也更加不能证明李太医会听从臣妾的命令,去销毁太医院的一些领取记录了。”

    因为清贵嫔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只要金玄暨有心去调查的话,就必然能够发现苏曼玉所说的一切其实都是真的。

    所以清贵嫔为了避免金玄暨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一些不该发现的东西,甚至进一步让他发现,自己其实是假孕的事实。因此她选择直接坦白一切,寄希望于自己的诚实,能够让金玄暨相信自己与李嗣是清白的,并没有那么深的关系在。

    不过清贵嫔的话音刚落,却听一旁的祝星辰轻声道:“有道是相识便是情分,而曾经的关系再浅,这入宫后,有了日日请脉相见的机会在,也会重拾旧情,渐渐变深。长此以往,李太医成为清贵嫔娘娘你的心腹,也是必然之事。”话音一转,看向清贵嫔道:“娘娘,您说是吗?”

    “你!”清贵嫔转过脑袋,怒目而视道:“玉容华,你可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污蔑本宫!李太医何时成了本宫的心腹了?无凭无据的事情,全都只是你们的一番推测罢了,如此污蔑本宫,该当何罪!”:如果累了,便歇歇在走,本宫瞧着你的样子,应是泡了许多地方吧?

    --。(闻言,道)

    娘娘这,是奴婢第一个送冰的地方,只是现在外面炎热,随意一动就一身汗。

    --。(声音越来越小。)

    点了点头,未多言。

    :既然如此,那等下可有的累了,本宫手下的青儿做事也算勤奋,就让她与你一同去吧,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早些送完也可早些复命,休息

    (闻言,自己自是不敢应下来的,一会带着阮妃娘娘的人去给道贵嫔娘娘送冰,这不是找死吗?)

    谢阮妃娘娘垂怜,青儿姐姐是娘娘的人,哪能随着奴婢乱跑呢,这天又这么热,奴婢卑贱自是无所谓的,青儿姐姐是伺候您的人呢。

    看着其推辞,一笑而过,道

    :那便顺着你的意吧,本宫也乏了,都退下吧

    --。(闻言才缓下神来,复赶紧行礼。)

    那奴婢告退。

    --。(言闭,离)(从阮妃娘娘那出来后,赶紧去拿了道贵嫔娘娘的冰,让小太监抬着去了)

    --。(走到宫门口,对其守门的宫女福了福身道)

    奴婢是宫女院的宫女尉梓曦,受姑姑之命来送冰例,还请姐姐通报。

    【云儿打量了这个宫女几眼,道】你在外面等着吧,我进去通报雀儿姐姐。

    【意态闲闲的由着雀儿为自己梳着妆容,燕尾髻刚刚扎好,屋外传来了一声通报言】雀儿姐,宫女院来送夏天的冰例了,你快出来接受吧。

    【雀儿闻言,一怒道】放肆的东西!没看到娘娘在里边,我正为娘娘梳着妆嘛。你可知道打扰了娘娘,让娘娘心里不舒服了,你有几个脑袋,还不快去出去自个领板子去!

    【把护甲戴上,扶了扶发髻慵懒道】大清早的,如此吵吵嚷嚷真是晦气。不用责打那个宫女了....

    【雀儿闻言一愣,难不成自家娘娘要绕了那个宫女,脸上赔笑道】娘娘的意思是?

    【眼眸里不起一丝波澜,淡淡言】杖毙。

    【雀儿心里一跳,神情一怔道】是,奴婢这就去办。

    【把手搭在小顺子的手背之上,叫过了一旁的一个小宫女道】把那个来送冰例的宫女儿叫进来,本宫正好有些话想要透过她传给李姑姑。

    --。(不一会来了一个宫女,不是刚才的哪位,有些奇怪,不过主子们的事自己哪能随便打听,姑姑说了多听,多做,少言呢。)

    --。(随着那人进了殿,后,行礼跪下。)

    奴婢给道贵嫔娘娘请安,道贵嫔娘娘万福金安。

    --。(磕过头,依旧是跪着,道)

    奴婢是宫女院的宫女,尉梓曦,受姑姑之命来给娘娘送冰例,坚冰三十,硬冰一百五。还请娘娘让人查收。

    --。(低着头,说着。)

    【勾起了一抹妩媚的笑容,和颜悦色道】免,赏。

    【小顺子从身上掏出了一个荷包塞进了尉宫女的怀里。】

    【正在同时,不远处的院落里猛然响起了一声尖叫呻吟声,那惨叫让人闻之惊悚。但随之又马上的静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雀儿走了回来,对着自家娘娘轻声道】已经让人拖去乱葬岗埋了。

    【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眼中含笑的看着那个宫女道】你去把这宫女送来的冰例点收了入库吧。

    --。(闻言,起身,后接过赏赐,再次行礼。)

    奴婢谢道贵嫔娘娘赏。

    --。(忽闻一声惨叫,微微抬一下头,后又赶忙低下,后见那宫女似乎对着道贵嫔说着什么,道贵嫔似乎满意了,让着旁人去点收冰例。)

    --。(想着刚才那声尖叫,自己还有些毛骨悚然,只等得让人点收回来自己赶紧离开。)

    【看着雀儿离去,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慢慢的淡去。把小太监递过来的茶盏接过,轻轻的打开杯盖,吹了口轻气儿道】李姑姑最近无恙吧?

    回道贵嫔娘娘的话,有娘娘关怀,姑姑自然身强体健。

    【勾起了唇齿,一抹冷笑划过,放佛是自语一般的言道】她的身强体健哪里是得了本宫的关怀呀。只怕是永和宫的那位没少对你家姑姑关怀备至吧

    --。(闻言,心下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回道贵嫔娘娘,奴婢只是小小宫女,又不贴身侍候姑姑,这样的事奴婢那里晓得。【好笑的看了底下的跪着的人影一眼,娇笑道】本宫何时要问你这些了,瞧把你吓得。

    【饮了一口杯中之物,微微皱眉道】宫女院的人是越发会当差了,连这种次品也敢送来本宫这里、

    --。(闻言自己不敢接话,待闻后言。)

    回娘娘话,这次内务府送来的冰少,可娘娘的冰是顶顶好的,阮妃娘娘的冰才是一百五硬冰,三百碎冰。

    --。(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了什么,赶紧闭嘴。)【面色一窒,手中拿着茶盏的手指也是紧跟着发白了起来,却是心中怒气猛然一激,身随心动之下手指贴着茶杯按的也越发用力了起来】

    【一声阴森森的言语从那艳红的唇齿里蹦了出来】这李姑姑果然是当的好差事呢。只是这巴结也要看巴结的是谁,这瞎巴结乱巴结,连自个得罪了人都不知道,那当真是死有余辜了

    --。(闻言,赶紧掌嘴)

    是奴婢说错话,奴婢该死。奴婢知错了娘娘。

    --。(声音有些颤,啪啪啪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叩在了小太监端着的盘子上面,语气阴森森的说道】罢了,不用掌嘴了。你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又有何错。只是有些人本宫不过少去提点了几次,竟然就如此的脑子不灵活,这等糊涂的东西倒是该拾掇拾掇了,免得她忘了这后宫里如今是谁当家作主了。

    【心中的怒气稍稍一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眼睛瞥看向了地上的人影道】瞧你的面孔极生,是刚入宫不久的吧?

    (闻言,手中的动作停了,只是还在胆战心惊。)

    奴婢是春日里新来的宫女,受姑姑抬爱来给娘娘送冰例。

    有些着急的拂上夏青青的脸颊,轻轻的擦拭着,关心急切内疚道:“对不起,刚刚都是姐姐不好,妹妹你原谅姐姐吧。别哭了,哈。来姐姐给你讲个笑话吧,话说有只小狗....”冬雪话语一滞的看着被用力推开的右手,看着夏青青缓缓的转过身子背对着自己,有些微愤道:“....兴许你奶奶还没死呢,你这么早的自暴自弃干嘛!你难道就不想留着有用之躯回去吗?难道真的想客死他乡?有希望,就有一切!”

    “希望.....”夏青青默默的把这两个字嚼碎,吞入了口里。

    清贵嫔闻言,心里一紧,下意识的看了站在一旁的李嗣一眼,对着苏曼玉沉声道:“什么事情?你倒是说来听听。要是有一句不尽不实的地方,就休怪本宫告你一个污蔑之罪。”

    与李太医有青梅竹马的情谊在,因此清贵嫔娘娘入宫后,便得到了李太医的一力扶持。若是娘娘您想要吩咐李太医销毁太医院的一些领取记录,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金玄暨听完苏曼玉的这番话后,面色一沉,凝眉道:“敏淑仪,你说的这件事情,可是当真?”

    苏映雪咬了咬牙,转首看向刘宇烨道:“启禀皇上,请让臣妾再问这个花姑姑几句话,问完后,臣妾甘愿领罚。”

    刘宇烨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你问吧。”

    苏映雪抬头望了望刘宇烨,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花莲心,指着她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污蔑本美人的!?”

    ..,

    苏映雪的这句话虽然是在反问花莲心,但是如今的情形之下,花莲心也自然不能开口拒绝此事,不然就显得她是在做贼心虚了。

    夏青青愣愣的抚摸着烧红的脸颊,愤怒道:“你干什么!”

    就是为了让你活着,让你好好的活着!为自己活着!”冬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一时激动说了这么多,或许是受到感触,或许是真的良心发现。那一巴掌却是违了自己的初衷,就那样打出去了,没来由的。

    苏映雪没有理会香妃对她的怒斥,只是来到刘宇烨的面前,对着他不亢不卑道:“启禀皇上,臣妾这样做虽然有些大逆不道,但臣妾这样做是想证明这些证词都是假的,并非是喜儿她们亲自画押的。”

    话语一顿,转身对着花莲心说道:“花姑姑,你既然说这些供词都是喜儿她们亲自画押的,那么你现在就再去请喜儿她们来画押一次,看看两次画押的内容是否一致。若是两次所得的供词还是一模一样的话,那么我就相信你所拿到的这些供词是真的,若是两次所得的供词不一样的话,那么你的这些就是虚构的,全部都是假的!”

    霍成君和香妃她们看到这一幕后,感到有些奇怪,不知道苏映雪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正当她们觉得有些疑惑不解的时候,却见苏映雪突然拿起那些供词,“撕拉”一声全部撕了个粉碎!

    说完,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继续说道:“刚才的那些供词我都已经拍下来了,所有人都可以见证进行比较,相信花姑姑你要是问心无愧的话,不会拒绝本美人的这个提议吧?”

    花莲心闻言,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启禀苏美人,奴婢没有冤枉您,所有的供词都在这里,您要是不信的话,自己看就是了。”

    “好,很好。”

    苏映雪从身上拿出手机,把这些供词的内容全部用照相机拍了下来。

阅读本宫玩转高科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超神飞针》《前男友每天都在后悔[快穿]》《误惹冷boss:总裁请自重》《红楼之贾家小财神》《穿越之农家顶梁(女尊)》《[综]英雄齐木的灾难》《鬼见了我都发愁》《穿成反派的小逃妻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384/8300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