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当流氓已经成了习惯

    “……” WWw.8Yue.ORG

    严渊和阮殷沉默了下来,前者扭头看了后者一眼,而后者则皱了皱眉头,苦思冥想计算了一会儿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哪怕她与一般的地阶修行者不同,拥有应龙行这个飞行技能,她也难以在风暴之中连续飞行六七天!魏三说得没错,就算是一些天阶修行者也难以从这样的绝境之下存活下来,更别提他们这两个地阶了!

    “小殷……”

    “嗯……”阮殷深感同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叹息一声,“不过既然悠儿不在的话,那么现在津港的海军是谁在管理啊?”

    “悠儿那丫头的五叔,费慕。”魏三随口说道,“悠儿家的五叔虽然本事不大,但是比那丫头自己本分多了,这一年海军管得还算是凑合,无功无过,在官府搜寻蓬莱仙岛的时候来立了些小功,我估计悠儿要是再不回来,她这个津港海军都督的位置可能就彻底归费家五爷了!”

    “我打算去一趟费家找一找这位费五爷……噗哈!!!笑死我了!!!费家老五……噗哈!!!”阮殷说着说着,又没忍住地噗嗤一声,微微咧开了红润的嘴唇,一边笑着一边喘息着艰难地继续自己的话语,她那张本来就十分艳丽的面孔在笑容的衬托之下显得嫣红如桃,这一份夺目的美丽让魏三有些失神,不过反倒是严渊对此丝毫不动声色,他反而是十分自然地伸出了手,双手一把揪住了阮殷的两边脸颊,将她的脸揉成了有些变形:“唔哈……汝(你)咕(干)嘶(什)咪(么)?!”

    “说正事的时候不许笑啦!”

    “辣李笑什么!!!”阮殷费力地从严渊的魔爪之中挣扎了出来,然后指着严渊的脸,气愤地嚷嚷道:“你叫我不许笑,你自个笑什么呢?!”

    严渊收回了手,欲盖弥彰地揉了揉自己的嘴角:“我没笑!我才没有因为费五爷笑……噗哈!”

    “你!!!”阮殷咬牙切齿地瞪了一眼严渊,她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混小子最近好像是越来越过分了!时不时就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一会儿搂搂小腰,一会儿揉揉小脸,而且动作自然地仿佛对待的不是一名女孩子一般!

    ——见鬼!这家伙对其他女孩不是挺绅士的吗?!看他也从来没对崔汐瑶她们耍流氓,怎么就对我这么流氓?!当年刚刚见面没多久就对我强吻了!而且那时候这厮还知道事后道个歉,现在搂搂腰揉揉脸,吃完豆腐之后不仅不道歉了,甚至连提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了!这个流氓已经这么习惯做这种事情了吗?!吃老娘豆腐真的是这么自然而然的事情吗?!

    ——更烦的是……为什么老娘一点都不反感啊啊啊啊啊!!!!

    阮殷咬牙切齿地想到,不过她也知道还有正事要做,于是她从严渊身上收起了自己仿佛能杀人的目光,伸出一根手指来,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去找那位费五……费慕,与他谈谈合作的事情!”

    “合作?”魏三皱了皱眉头:“你打算与官府合作,一起前往仙岛蓬莱?!你有门路关系吗?”

    “我们认识马上继位的那位大梁继承者算不算门路关系?”阮殷撇了撇嘴,在魏船长惊呼出声之前,赶紧补充道:“当然,认识归认识,有没有用还得另说……而且我也不打算这么简单粗暴地与当地海军合作!如果悠儿还在的话还可以,但现在管事的是费五爷,我没见过这位五爷,自然无法判断自己能否与他谈得来,所以我打算……从海军那里得到一艘船,然后自己开过去!!!”

    “啊?”魏三愣了愣,“你们会开船?”

    “不啊。”

    阮殷毫不犹豫地说道,而严渊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对此一窍不通。

    “那?”

    “虽然我不会开船,但是我会使用法宝啊。”阮殷打了一个响指,“正好有大财主出钱,我们干脆就大方一次……我打算向官方收购一艘法器船只!”

    “这样吗?”阮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而在一旁的严渊却忽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阮殷和魏三莫名其妙地看向了忽然笑喷的严渊,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严渊伸出手来揉了揉自己的脸,有些停不下来地笑道:“不是……你们没听出来吗?费家五爷……噗哈哈!费五爷!废物爷!哈哈哈哈!!!”

    阮殷:“……噗哈!!!”

    魏船长看着笑得有些停不下来的严渊和忽然get到笑点的阮殷,嘴角无语地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他看着这两个人这么快乐地放声微笑,自己也莞尔一笑地摇了摇头,看着他们的他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一般,于是,他忽然开口说道:“还是我来带着你们去找找蓬莱仙岛吧!老夫大不了为了你们拼一把得了!!”

    他说得有些豪情万丈,这股子心血来潮不仅是为了阮殷和严渊,也是为了自己那份早已冷却下来的激情!然而,阮殷却愣了愣,停下了自己的大笑,摇了摇头:“不了,老魏。”

    “啊?”

    “为什么呢?”严渊皱了皱眉头,“你放心,我们可以找与你有仇的船长,若是他们在大海上对我们动手报复,我们俩就连他们一起干掉!”

    “然后呢?干掉之后你和小殷两个会开船吗?”魏三叹了一口气,“传说中的蓬莱仙岛、归墟绝境位于渤海以东,上次官府寻找蓬莱仙岛花了多久你知道吗?到了远离陆地的大海深处,哪怕你们两个再强又如何?如果他们动手,你们真的敢将他们全部杀光吗?每一个在海上生活的男儿都有鱼死网破的精神,而你们呢?你们把他们杀光之后又该怎么做?你们能飞吗?就算你们能飞,你们能在狂风暴雨的侵袭之下连续飞行六七天回到大陆吗?没有船只的你们真的能从海面的深处归来吗?”

    事实证明,如果仅仅只有严渊和阮殷的话,那么内部讨论这件事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这两个人实在是太相像了,这种相像的本质其实是思维模式的相似,拥有相似思维模式的他们两个对于同一个问题往往会得出同样的答案,这直接导致每每需要作出决策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会不约而同地得出相同的思路和结论!这种相似在很多情况下都很有用,比如说之前在京城,他们两个甚至都不需要交流,远远做一个信号就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意思,但有时候,这件事情也有坏处——比如说现在,他们两个就不约而同地得出了同一个错误答案,走进了同一个思维误区,而且他们自己还觉得自我良好,没有任何问题!

    “不,你们可千万不能这么做啊!”魏三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这完全不是个好主意!”

    “就去年年底的时候啊,她说想去找你一起过年,就自顾自辞职,跟着了个商队南下了。”魏三此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当时老王的商队正好要去一趟江南,就将她一起带过去了!怎么?你没有见过她吗?我看你一过来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她,还以为你见过她呢!”

    “……”阮殷总不能说自己没第一时间找悠儿是为了给严渊证明“这次的事情和自己的老相好一点关系都没有”吧!她稍微回忆了去年年底自己的状况,然后露出了尴尬的脸色,“呃……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家里离家出走……妈耶!这不是尴尬了吗?”

    “意思是你们正好错过了?”魏三的嘴角微微抽搐,“好吧,我觉得你得小心哪天忽然被她找到暴打一顿了。”

    “对了!”阮殷笑了笑,“说起来,悠儿这两年在哪里你知道吗?老魏。”

    严渊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心说“您老人家终于还是打算依赖自己的老相好了吗?”,然而魏三却愣了愣,他万万没想到阮殷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有些茫然地说道:“那丫头?那丫头不是南下了吗?她去年就南下去找你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那怎么办?”阮殷叹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魏三的意思,“想要出海就必须找到靠谱、可以信任的船长和船只,但是靠谱的船长却又都不愿意出海!该死,这不是陷入死局了吗?”

    魏三看着她为难的样子,也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头,咬咬牙似乎打算说些什么,但阮殷却在他开口之前开口:“算了,我们再想办法吧!老魏,多谢你的提醒了!”

    “啊?”阮殷愣了愣神,“南下去找我了?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为什么啊?”严渊皱了皱眉头,十分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用威胁的办法强迫一名船长载着我们前去寻找蓬莱仙岛?我觉得很合理啊,我们俩够强,魏船长你可能不知道,就凭我们两个的武力,整个津港加起来也许也不够我们两个打的。”

    “啊?”魏三愣了愣,然后看向了阮殷,后者对他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也让魏三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旋即又摇了摇头:“不,还是不行,就算你们两个够强也够呛!”

    人是很难与大自然抗衡的!

阅读刺客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380/8300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