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型

    病人被分别推进手术室,两位爸爸站在门外,袁笃行坐在等候椅上,两手抱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秦大龙则点了一支烟,正烦躁地抽着,在走廊里来回踱步。

    “医生怎么说?”周晓红连忙问。

    “那是我想动手么?”周晓红鼻尖一酸,眼泪都快出来了。

    秦大龙本来就在蒙圈,“同性恋”这三个字针一样扎进他耳朵里,刺得他立刻做出了反应,呛声道,“合着你们家孩子不是啊?” WWw.8Yue.ORG

    江燕子一僵,也意识到这不是搞学术研究的时候,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生活里的事。

    “另一位病人的伤势比较麻烦,估计还要处理一段时间。”医生说。

    秦敛当时抬手挡那一下还是有用的,她的胳膊跟袁绦的脑袋一起承担了瓷瓶的重量,大半碎瓷片就都扎进了她右边的肩背里,但也就是挑碎瓷片麻烦点儿,手臂可能被砸骨裂了。

    “你先陪着孩子去病房那边,我在这儿等着。”袁笃行很快做了决定,对江燕子道。

    周晓红皱着眉,头也不回地道,“真用不着!看不见你们,我心里还能清净点儿。”否则总忍不住胡思乱想,再一想到之前推开门看到的那个画面,整个人都要暴躁了。

    袁笃行听见这话,不由有些尴尬。但说起来,秦敛一条胳膊是为了给袁绦挡伤,虽然袁绦也是为了救她才扑过去,但事实就是现在还躺在手术室里的人是她,袁家不能就这么丢开手不管。

    越是尴尬,就越是不能这么离开。

    江燕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将钱包塞进了他的口袋里,“你在这儿也好,有什么事也能搭把手。”

    孩子还躺在手术室里,家长多半都是魂不守舍的,有人看着也放心。

    果然江燕子才走,医生就出来,说是秦敛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医院倒也没发生血库没血这么狗血的事,只是单子需要签字。一并送过来的,还有住院的各种单子。

    秦大龙接过护士给的单子,对方讲解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干脆利落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又和袁笃行一起去住院大厅办了入院手续。

    等单子重新交上去,他走到等候椅边坐下,发了一会儿呆,又突然跳了起来,“不对啊!”

    “什么不对?”周晓红有些紧张地问,袁笃行也跟着看了过来。

    秦大龙皱着眉头,有些不解地道,“我怎么恍惚听着,刚才医生说我们秦敛是B型血?”

    周晓红同样没心思听这些,一时有些迟疑,“……是吗?”

    “是B型。”学术派的袁笃行开多了学术会议,也习惯于聆听这些细节内容,再加上旁观者清,记得非常清楚。

    “B型怎么了?”周晓红有些不解地问。

    秦大龙一拍大腿,“你怎么忘记了?咱俩,我是O型血,你是A型,当时怀着孩子的时候你听人家说什么抱错的事,不是还研究过一阵儿血型遗传吗?这俩血型根本生不出B型血的孩子!”

    “什么?”周晓红一时呆住,盯着秦大龙,好像完全没听懂他的话。

    秦大龙自己其实也不敢相信。他一直觉得女儿像自己,胆子大,敢闯敢干,那就是他们老秦家的人!至于学习成绩,那就更像了,秦大龙周晓红两口子都是学渣,生出个不爱学习成绩差的女儿理所应当。

    现在忽然告诉他们,养了十七年的女儿可能有问题,这让人怎么接受?

    袁笃行也呆住了。

    今天的事儿已经够乱了,没想到这就又来了一桩。他在一边听着,心里都有点同情这两口子,又觉得这种事自己还在场不合适,悄悄起身走了。

    回到病房里,跟江燕子一说,两人都不由有些唏嘘。

    不过袁笃行冷静下来想想,觉得又不算是坏事。

    这要是秦家的孩子真是抱错的,那肯定要设法找到亲生的孩子,再换回来。到时候秦敛肯定要离开这边,也不知道他们当初在哪里生的孩子,那边住在哪里,要是离得远,以后两个孩子不方便往来,关系没准慢慢就淡了。

    要是真能这么解决这件事,不管对两个家庭还是孩子们,应该都算比较能接受。

    虽说这也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性取向是天生的,袁绦又不会因为跟秦敛分开就变成异性恋,迟早还是可能领个姑娘回来。但那毕竟是以后的事了,何况二十七岁出柜和十七岁出柜,那能一样吗?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伤处不同,袁绦分到了神经外科的病房,秦敛却是在外科,倒也避免了继续共处一室的尴尬,也省得两个孩子醒来之后继续纠缠在一起。

    袁家夫妻其实还有点担心那边,但眼下双方这种尴尬的关系,他们过去关心没准会被当成看热闹。

    就这么煎熬着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袁绦总算醒过来了。

    江燕子平时性格严肃,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这时坐在袁绦的病床边,却是直接红了眼圈,又惊又喜地去按铃叫医生。

    之前已经拍过片子,确定没事,所以这会儿医生只是过来问了几个问题,确定她的情况稳定,应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嘱咐了一下注意事项,就匆匆走了。

    袁绦躺在床上,被四只眼睛盯着,十分不自在地问,“妈,我书包带了吗?”

    “什么?”这个问题太出乎预料,江燕子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袁绦躺在病床上,一张小脸白惨惨的,说出来的话却是,“今天发了两张卷子我还没做呢,明天要讲的。我躺着也没事,不如做做题。”

    江燕子在手术室外都没哭,听到她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鼻尖一酸,眼泪居然就滚出来了。

    袁绦这孩子早慧懂事,她从上幼儿园起就踩着小板凳洗脸刷牙,自己坐校车上学,自理能力高得惊人,几乎没让他们夫妻操心过,所以这些年两人才能一心铺在事业上。

    可懂事到这个地步,江燕子这个亲妈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她这时才终于记起,今天其实是袁绦的生日,本来她放下手中的工作,丈夫特意从北京飞回来,欢欢喜喜地回家,是想要给孩子们一个惊喜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抓虫……

    上一篇的袁宵不肯杀青,总想溜出来,大家看到了记得提醒我一下【擦汗

    再怎么开明的家长,在自家孩子身上发现这种事,一时都很难接受。

    气氛顿时陷入凝滞,一种无言的尴尬弥漫开来。饶是在社会上千锤百炼,四位家长也没学习到眼下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只能继续沉默。

    好在等了不到半小时,手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张床推了出来。

    四人连忙围拢上去,被推出来的是袁绦,头上的伤处都已经处理过,仔细地包好。虽然暂时还没有醒来,但根据医生的说法,问题不大。

    周晓红立刻着急起来,一边垫着脚往手术室里面看,一边问,“大夫,还有一个呢?怎么没出来?”

    她们不算那种不讲道理的家长,一方面下意识地觉得自家孩子是好的,必然是被别人带坏,但与此同时,对自家孩子的了解又让她们心里生出几分心虚,万一是自家孩子祸害了别人呢?

    怀着这样的心思,两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尴尬地跟着来到了手术室门口。

    从救护车上下来时,周晓红腿一软,险些跌倒在地上,走在她身边的江燕子连忙伸手扶了一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更想不到的是还出在了自己家。

    “这都算怎么回事啊?”见老婆都快哭了,秦大龙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抹了一把脸,捏着烟头在走廊里团团转了两圈,最后忍不住一脚踢在了墙上,“艹,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我大闺女平时没看出来还有这毛病啊?”

    “您这话说得不妥,同性恋早二十年就已经被认定不是病了。”板着脸坐在袁笃行身边的江燕子听到这里,没忍住插了一句。

    当时那样的情景,她也是下意识的反应,谁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

    秦大龙一噎,也说不出话来。两位妈妈在门口发呆的功夫,已经足够他俩走过来,透过敞开的门扉看清屋里的景象。

    “都上医院了还问题不大?”周晓红闻言,立刻抱怨了一句。她的性子心直口快,何况现在还揣着这么大的事,满心烦躁无处发泄,也只能对着丈夫了。

    秦大龙抹了一把脸,“问题大了那怪谁?你那力气大的,平时揍我也就算了,对着闺女也这样!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

    老实说,平常老是被女儿嫌弃“直男”、对于LGBT的事从未了解过的秦大龙,或许才是所有人里受到的冲击最大的那个。他在商场上跟人往来,倒也隐约听说过有人就喜欢小男孩,但是两个姑娘的事,那真是打破头也想不出。

    周晓红下意识地躲了开去,江燕子一愣,也不由尴尬起来。

    说实话,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简直可以说是爆炸性的画面,让两边家长现在都懵得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跟对方相处。

    秦大龙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就让在外头等着,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阅读跟被抱错的对象HE了(GL)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洪荒之青天道主》《糙汉大佬的宠妻日常[穿书]》《阁老奋斗记》《[综]攻略对象都喜欢攻略我》《回到六零开网店》《穿成得了绝症的富家千金》《邪王诱爱夜夜晚》《撩妻一百天:老公送上门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360/8296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