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哥可能招到啥了

    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和她来到了一个小包厢中,同时我让服务生送了一瓶红酒,女人随手锁上了门,将音响和棚顶的闪光球全部打开,顿时震颤的DJ音乐充斥了整个房间,那炫人的灯光让我眼球有些发疼。

    我一口气喝了半瓶酒,将剩下的半瓶给了茉莉,茉莉站在我哈哈笑着倒在沙发椅子上,喝了剩下的一大半,那残留的玫瑰色酒液,顺着茉莉的嘴角缓缓滑落,映衬着那鲜红的嘴唇,看得人心跳加速……。

    我默默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指,仿佛在画纸上作画一般,不停的勾勒着心中想象的图案……。

    我开着电驴子,一边想着进货的事,一边想着会不会得病,开到出城的那条主道上时,忽然有个人急速冲到了马路上,差点就和我的车相撞。

    脑袋一片空白的我下意识的踩刹车,转向,电驴子在嘎吱声中斜着漂移了出去,差点翻到路边的大沟里面。

    这帮杂碎看我开个电动三驴子,带着一个黄色安全帽,显然将我当成外地来此捡破烂的民工了。

    “好,一起也行,不过我排一个。”我猥琐的笑着开着车溜了过去。

    “你个球玩意,凭啥你第一个,这大学生哥儿几个盯了好久了。”长得看起来很是老实的男人插着腰道。

    “那你们就去死吧!”看着距离将近,憋了一肚子火的我踩下油门就冲了过去。

    “你这个鳖孙的”老实脸男人刚骂出一句方言,就被我撞飞了出去。

    我开车跑远了之后,到过车一看,那个老实脸男人仰面躺在马路上,嘴中不停地往出吐血沫子,显然被撞得狠了。

    “这王八蛋不会被我撞死了吧!法院不会判我防卫过当吧,现在的法律可都是保护这些弱者的。”我颇为害怕的想到。

    “老三,你崽地啦!”回过神来的一个人放开了刀疤女,鬼叫着跑到那个老实脸男人身边。

    “额宰了你。”另一个则红着眼睛,掏出一把一手长的刀子向我冲了过来。

    我没动看着他走近,才一踩油门向他撞去,我也杀红了眼,这个拿刀子的反应还挺快,在我将要撞到他的时候,一下子闪了过去,顺手给了我一刀。

    我车没停奔着那个还蹲在地上抢救同伴的家伙撞了过去。

    “老五,小心。”刀子男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刀子划到了我,还准备我再一次倒车来撞他时在我给我一下,万万没有想到我去撞另一个人。

    “碰!啊!”蹲在地上的老五听到动静,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车轱辘在他眼中突然放大,意识到不好的他惨叫一声,被我直接撞到了沟里。

    “我跟你拼了!”刀子男疯了一样冲了过来,我开始按照一定速度倒车,并将电话拿了出来想要报警,可还没等我拨打电话,就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刀子男也楞在了当地,大喜过旺的我抬头看了看,原来这里距离市区很近,是进入市区唯一的道路,为了监控司机的行车,在这里的交通灯杆上安装了几个摄像头,显然是监控交通的人报了警。

    刀子男不在管同伴,转身就向下面的路沟跑我开着电动三驴子追了上去,但是还是让这小子跑下了马路,这时三辆警车也到了,几个警察从车里面冲出来,我刚想说话,就被三个人从电驴子上拉了下来按在地上,另外几个人则去追那个跑掉的人。

    “轻点,我是见义勇为,你们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我没有乱动,怕给自己带来意外的麻烦。

    “放开他,他确实是见义勇为。”一个拿着对讲机的人显然接到了指挥中心的消息。

    一个拿着相机的女警察和另外俩人开始给倒在地上的刀疤脸女孩儿和老实脸男人拍照,另外的则在这附近设立起了警戒线。

    “小伙子,你可够猛的,这俩人被你撞得就剩下一口气了。”一个四十多岁,满身精悍的警察递给了我一支烟。

    “不会判我防卫过当吧!”我颤抖着接过烟懊丧的说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警察帮我点上了烟,自己也抽出一根吸了起来。

    “真是倒霉,我碰到这女人两次,全是被抢劫!”我唉声叹气道。

    “两次?”警察疑惑的看了看我。

    “是的”,我将上次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们可真是有缘啊!”精悍警察听到我的遭遇也笑了起来。这时救护车来了,将昏迷不醒的女孩儿和那俩民工拉走了。

    我跟着警察去警局录了口供,凌晨三点多才回到住的地方,整理完货物之后不到半个小时老张就来了,等回到他们搬完了货,我直接累瘫在了床上。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醒来的时候一看手机十点半了,模糊间以为是睡到半夜了那,又感觉不对,光线刺眼,稳定了一会之后才彻底清醒过来,走到楼下一看,刘姐和默默都来了。

    “老板,你看起来很累啊!昨晚你去干啥去了,眼睛咋还红红的,身上还有股子怪味儿。”默默皱着眉头,边闻边问道。

    “小孩子不懂,别瞎问,赶快干活去。”我摆了摆手,无心理会默默。

    “不说我也能猜到,男人嘛!一个月里面还不能有那么几天么!”赵默默丢了一个白眼不再看我。

    “我晕,这小娘们儿都是在哪儿学的。”我哭笑不得的回到房间将被子盖在了脸上。睡到下午,我起床洗了一个澡,从里到外换了一身衣服,感觉好了起来。

    “老板,你要出去?”赵默默见我穿戴整齐张口问道。

    “在附近走走散散心。”我随意说了一句走出大门,没注意道赵默默脸上全是惆怅之色。

    过了三天,我正在外面溜达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嘟!嘟!”我拿起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您好,请问您是申久重么?”一个很是悦耳的女声传了过来。

    “我是,请问你是?”我疑惑道。

    “我是骆彩凤的同学,我叫韩冰雪。”女孩儿道。

    “骆彩凤,不会是那个女人吧!”我本能的猜测到,想说刀疤女,但是感觉不好改成了那个女人。

    “就是被你救的那个女孩儿。”女孩儿道。

    “找我什么事,我实在是不想和她扯上任何关系了。”我皱着眉头道。

    “是这样的,她想让我感谢你两次救了她,她本来想亲自向你道谢,只是她的身体现在很虚弱,无法长时间说话,所以让我给你打个电话表示感谢。”女孩儿道。

    “好,我知道了。”要不是女孩儿温和的声音听起来很好听,我早就挂断电话了。

    “还有一件事,您能不能来看一下她。”女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说的。

    “什么?”我立即大叫了一声。

    “我知道这可能会给您带来麻烦,但是医生说最好让救过她的人来看看她,这样能让她的心里恢复快一些,那天的事吓坏了她。”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急促起来,不过依旧悦耳动听。

    “她那么猛,还能被吓坏。”我嘲讽道。

    “我不知道你和凤凤之间有什么误会,不过凤凤真的很好,她这次是因为给那些农民工的小孩子补课才会受伤的。”女孩儿的声音暗淡了下来。

    “她跑去那么远赚人家钱?真是要钱不要命。”我极为厌烦的说道。

    “您误会了,她没有收钱,她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想写一片关于当代农民工心里的毕业论文,所以就去了城北农民工聚集的地方调研。” WWw.8Yue.ORG

    “凤凤看到很多民工的子女无人照料,更无法上学,就想为他们做些什么,回到学校之后,她将情况和系里面的同学一说,学生会胡主席号召同学一起用课余时间给那些小孩儿补课,还发动大家捐款给那些孩子买学习用品。”

    最后凤凤和几个同学去给那些小孩儿补课了,课堂就在城北一个盖了一半,停工的楼里面,昨天系里面有活动,那几个同学有事脱不开身,凤凤就自己去了。”

    那几个坏人,就是班级里面学生的家长,听说盯着凤凤她们好长时间了,他们几个还在其他高校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但是那些受害的女生都没有报案。”

    女孩儿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听着女孩儿的诉说,我不知道应当说这个叫骆彩凤的女孩儿是精神高尚,还是一个纯S。

    我曾经看过一本说,书中说一群日军攻进一个中国城市时,一个从小上教会学校的中国女护士,本着救死扶伤无国界的精神去救助一个日本兵,将这个日本兵送回了军营,可是这个女护士再也没出来。

    人不能失去善良,可将善良放错了地方那就是愚蠢,或者以为去做某些事就是爱,就是善良,其他人不像自己一样做就是畜生,那就是走了极端了,比如说某些动物的保护者,某些强迫自己国家接受难民者。

    “好,我去看看她”我不在发火,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孩儿还是有一颗善良的心的,我自己的心虽然有些黑了,但是对于善良,我还是愿意去守护的。

    “救命啊!”一个女人尖叫的声音将我的灵魂从惊吓中带回。

    我抬头一看,不知何时,三个民工一样的男子正在拉扯一个穿着水绿色连衣裙的女孩儿,我在仔细一看,竟然是那个刀疤脸。

    “我擦,这娘们是被抢专业户么?”我怎么一共遇见她两次,次次被抢,不是这女人招了什么,就是我招了什么。

    “小子,都是出来在工地打工的,要不然一起玩玩,要不然少管闲事。”一个舌头没撸直,普通话一点也不标准的男子大喊道。

    这时那个女孩已经被另外俩人按在了地上。

    “也行,我也想快点”我拍了拍她看起来颇为白嫩的脸蛋笑道,却感觉手指上像粘了一层油腻的东西,应当是茉莉脸上涂抹的粉太多了。

    女人抓住我的手,咯咯笑着伸出舌头添了一下我的手指,甩了甩头发迈着一字步走到了二楼服务台。

    心内火焰蓬勃而起,将小红抛在了脑后。

    我看着茉莉这妩媚的模样,

    这些女人嘴里没有一句真话,我不关心什么有没有眼缘,只想着自己可能染病,不过转念一想也就这样了,完了赶紧吃药吧!

    我为了保护自己,专门请教过医生,在一个企业群里面花高价购买了某种病毒的阻断药,只要在事后2小时之内服用就能阻断病毒,这种药物叫拉米夫定,如果茉莉有其他的烂病,那我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不过一般都能治。

    完事之后我给了女人八百块,女人高兴还想要亲我,被我一把推开,我急匆匆的走出歌吧,从电驴子的储物箱里面找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粉色的长条形药片倒出吃了进去。

    “呵呵!改天来找我吧,我会艺术体操的哦!”茉莉银铃般的笑声如同一捆捆干柴,将我心中的火焰越烧越旺。

    “我忘记带保护了”我突然懊恼道,刚才太投入了竟然忘了。

    “呵呵,可能是刚才太激烈了”茉莉将矿泉水瓶放到桌子上,笑着从沙发上起来,弯下腰去捡她落在地上耳坠。

    我斜侧着看去,茉莉被紧致衣服勾勒出的外部轮廓,仿佛是一个叫“婷美”内衣的广告图标。

    “亲爱的,不知道为啥,我看你还挺有眼缘的。”女人哼哼唧唧道,不是那种夸张的声音,而是有了感觉的那种。

    “不用找小红了,你有没有时间跟我出去。”我此时只想让眼前这滩水,熄灭我心中的火焰。

    “我预约了客人,一个小时之后就到了,要不然趁着我有时间,在这找个房间。”女人用手扶了扶金色的头发笑道。

    “你的耳坠掉在地上了。”我指了指地上一个金色的耳坠

阅读淡蓝色的天空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328/8295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