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一眼万年

    出了含元宫,李哲带着李令月行走在长安大街上,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下子对周围的事物格外感兴趣,见什么都是好奇,见什么都要问上李哲一句:“哲哥哥,这是什么啊,可不可以送给月儿啊?”李哲也万般宠爱自己唯一的妹妹,不仅细心解释,还一路李令月想要什么皆是买下,赚得那街上商贩争先走到李令月跟前,对自己商品夸上一夸。

    行至沛王府中,李贤见随行侍卫拿满商品,着实为之一惊,道:“你们俩,是把长安城给买完了吧!”李令月道:“那有,长安城那么大,这些都只是月儿和哲哥哥给贤哥哥的礼物。”李贤喜道:“那皇兄请月儿吃饭,月儿想吃什么啊?”李令月道:“月儿吃什么都可以,月儿就是想哲哥哥和贤哥哥了。”李贤道:“小嘴真甜。”说完,李贤即令下人安排善食。

    下了马,李令月揉了揉双眼,无精打采的说道:“好无聊啊,贤哥哥,你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好玩的啊?”看见李令月这可爱模样,李贤遂之兴起,说道:“前些日子,我和你哲哥哥各自得了一只斗鸡,我们斗鸡与月看如何?”“斗鸡?”李令月一下子精神起来,问道:“那是什么啊?”李贤回道:“月儿一会儿就知道了。”于是,二王令人取了各自斗鸡。

    又几日,高宗病重,武后、太子时常东宫议事,再一次冷落了小公主李令月,李贤、李哲两位皇兄又不得带其出宫,李令月便常常往来于外祖母荣国夫人府中,五六岁时最为频繁。

    公元六百七十一年,荣国夫人卒,李令月带上宫女晴儿,去给外祖母荣国夫人杨姥姥祈福。恰逢这日,接见自己的是表兄贺兰敏之,贺兰敏之本就“挟爱佻横”,桀骜不驯,恃宠而骄,见随行宫女晴儿貌美如仙,便起了色心,欲将其**,色胆包天的贺兰敏之竟当着众人的面拔光了晴儿了衣物,晴儿随即大叫道:“小公主,救我。”李令月情急之下跑上前去咬断了贺兰敏之一根手指,贺兰敏之惨叫一声,举手正要打向李令月。

    事后,武后去了李令月的寝宫,宫女告诉武后,小公主早不在宫中,已去了太子东宫。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府中一小道士出手以神符之力击退了贺兰敏之,拉起李令月便跑,只是宫女晴儿没能逃出,事后,晴儿因不堪受辱,一头撞死在了荣国府中。

    而李令月与小道士两人逃出荣国府后,小道士将李令月送至大明宫望仙门前,然后转身离去。李令月向皇宫走去,一步一回头;小道士没有留下名字,唯有那一身道袍与音颜留在了李令月的脑海。

    李令月回宫后,将此事告知武后,武后大怒。李令月天资聪慧,是高宗和武后的掌上明珠,武后更视为类己,怎能让他人欺凌,于是招集群臣大明宫中宣政殿议事。武后道:“众爱卿,此事当如何处之啊?”群臣沉默,一言不发,武后大怒道:“说话啊,一个个哑了?”然后转向大理寺卿裴行检道:“大理寺卿,当如何处之啊?”裴行检思索之下道:“按律,流放边疆。”武后道:“好,即日起,除武氏籍、周国公爵,流放边疆。”

    随即,懿诏下达:

    贺兰氏敏之,恃宠多愆犯,通奸毑母杨氏;令之造佛追福,隐而用之;太子妃成有定日,逼而淫焉;荣国服内,私释衰绖,著吉服,奏妓乐;公主往来,**宫人侍行,欺凌公主,今数罪并罚,除武氏籍、周国公爵,配流至岭南雷州。

    李令月动笔画作起来,时柳丝轻拂脸颊,于头上,肩上轻轻掠过。远处,英王李哲走将过来,只见太子少师正要行礼,李哲即起食指与唇前,轻言一声“嘘”,示意太子少师不要出声,莫让李令月知道自己已来。

    李哲悄悄走到李令月身后,轻柔的蒙上李令月的双眼,道:“猜猜我是谁啊?”李令月听见是男子之声,以为是高宗前来看望自己,兴高采烈的脱口而出:“父皇,您终于来看月儿了,月儿日日都在想您啊。”李哲道:“原来月儿的心里只有父皇,这让我们这些皇兄情何以堪啊!”李令月虽然猜错了,但是李哲的话一下子让自己确定了这是自己的哥哥李哲,说道:“月儿想父皇,也想哲哥哥啊。哲哥哥好几日都不见人,快松开手给月儿看看?”于是李哲松开蒙上李令月的双手,谁知李哲才刚松开双手,李令月立马起身一把抱住李哲,说道:“你们这么久不理月儿,月儿在宫里无聊死了。”李哲道:“知道你无聊,所以才来带你出宫找你贤哥哥啊,我们去他那里寻些好玩的。”李令月一听可以出宫,还有好玩的,开心更甚之前,连忙拉起李哲向宫门跑去,太子少师见之也是赶紧叮嘱道:“小公主早去早回,莫让老臣为难。”李令月回眸道:“知道了,老师,月儿去贤哥哥家玩玩就回来。” WWw.8Yue.ORG

    某一日,长安城内晴空万里,含元宫阙的天空更是连一丝浮云也没有,像是被过滤了一切杂色的一张蓝纸,润红的娇阳瑰丽发光,为其抚媚了一抹姿色。而太液池上丝丝阳光照在水面,让池底好似有之金子,金光闪闪,十分动人。

    ——若一朝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等新鲜之事,李令月自是第一次见,起初是有些害怕,连忙躲到两个哥哥身后,只慢慢的李令月开始觉得有趣起来,拍手称快。

    时光愉悦便如白驹过隙,很快一日就这样过去了,李哲将李令月送回了皇宫,而王勃的《檄英王鸡文》则开始盛传于长安城。文章壮阔明朗又不失慷慨激越,长安城中文人墨客无不为之赞美。不料此文传入高宗手中,龙颜不悦,读毕则怒道:“歪才,歪才!二王斗鸡,王勃身为朝散郎,不进行劝诫,反倒作檄文,有意虚构,夸大事态,此人应立即逐出王府。”于是,王勃被逐出沛王府,出游巴蜀而去。

    而李贤、李哲二人先是被高宗训斥,后又被武后训斥,武后恕道:“真是荒唐,身为皇子,竟想着玩鸟斗鸡,不知上进,就不能向弘儿学学?月儿年幼不懂,身为兄长,不做表率,还带其胡玩,会让天下臣民如何看说?”武后又道:“贤儿、哲儿,罚你二人一月俸禄,抄写文章二十遍,以后,不准私带月儿出宫。”

    斗鸡开始前,李贤叫来朝散郎王勃,令其赋文一章,为之助兴。王勃即作《檄英王鸡文》一文,文中道:

    两雄不堪并立,一啄何敢自妄?养成于栖息之时,发愤在呼号之际。望之若木,时亦趾举而志扬;应之如神,不觉尻高而首下。于村于店,见异己者即攻;为鹳为鹅,与同类者争胜。爰资枭勇,率遏鸱张。纵众寡各分,誓无毛之不拔;即强弱互异,信有喙之独长。昂首而来,决胜鹤立;鼓翅以往,亦类鹏抟。搏击所施,可即用充公膳;翦降略尽,宁犹容彼盗啼。岂必命付庖厨,不啻魂飞汤火。羽书捷至,惊闻鹅鸭之声;血战功成,快睹鹰鹯之逐。

    二王在李令月在再三撒娇下,同意带她一起打玩马球。李贤蹲下拉着李令月的左手道:“月儿与皇兄同乘一马可好?”李令月不言,松开李贤的手,挽住李哲的右手,说道:“刚刚贤哥哥不让月儿玩,月儿不想理贤哥哥,月儿想跟哲哥哥一起。”说完拉着李哲先去准备,李贤心里一乐:“小家伙,还挺记恨啊。”

    为了照顾李令月,一切如演戏一般,众人跑了几圈,李令月就没了兴趣,开始在李哲怀里打起瞌睡来,李哲见状令人结束了比赛。

    遂即,二王将斗鸡放之一处,只见两鸡鼓起眼睛,张开翅膀,竖起了脖子上又细又短的羽毛,双脚一跳,就向对方扑了过去,彼此尖嘴对着尖嘴,你叨我一口,我啄你一下,把鸡冠啄得鲜血直流,鸡毛乱飞,直到两鸡筋疲力尽,这才结束了战斗。

    俄而,太液池旁微风轻拂,吹落那池旁早已深红之叶,漂落宛如起舞之蝶,撒满地面。

    红叶满地之上,太子少师正在教李令月作之书画,太子少师画之花鸟小品一幅,画里山石之右兰花数珠,山石之上八哥一只。太子少师作完,即叫李令月试着临摹。李令月拿起毛笔,正要动笔时,古灵精怪想之一问:“老师和阎大人谁画画比较厉害啊?”太子少师回道:“自是阎大人强上一些,小公主先跟老臣学些基本功,到时再与阎大人深造。”

    用完善食,李令月先是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哲哥哥说贤哥哥这里有好玩的,不知是何物啊?”李贤道:“月儿身为公主,怎么能就知道玩呢,到时候父皇母后知道了,会生月儿气的,不如一会跟我去王大人哪里学些作诗的技巧。”李令月随即对李贤撒娇起来,说道:“不嘛,月儿学这些都很久了,奖励下月儿,带月儿玩些好玩的吧。”李贤这下子犯了难,眼看李贤犯难,李令月又转向李哲身旁,道:“哲哥哥说好的带月来寻好玩的,可不能骗月儿啊!”

阅读人间烟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320/829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