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变故

    但真正对于人自己来说,当人开始思考的时候,并不能直接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运转了,而是自己的“脑子”有用,而用脑袋去思考问题便是身而为人最真实的一部分。

    曲念怡见状,此时上前扶住尧天,慢慢的让她坐下,待得一段时间之后,尧天逐渐的平息了内心和身体乃至灵魂当中的躁动,她的气色逐渐的好了起来,不管意识形态的她是否真的能将心情反应在气色之上,但在其他人看来,之前的休息的确是起到了作用。

    尧天的话音刚落,只见萧何就对此微微摇头,很显然在其他人的眼中,尧天之前所表现出来的状况甚至要比油尽灯枯的魏碑然还要糟糕,虽然他们都知道魏碑然只是在硬撑罢了,但是一位百岁老人以毕生经历磨难所凝结而成的意志力,却足以让他走完这最后的一条路。

    催眠的用意便是让人进入到深度睡眠当中,通过类似心理暗示的方式让人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建立起场景还原,试图洞察人心中隐藏的最深的秘密,不管是为了不纯目的也好,是想要排忧解难也好,催眠都是极为有用的法子。

    因此,不管创造一个深度梦境的用意是什么,只要催眠师没有任何多余的心理暗示,都不会对被深度催眠的人造成任何伤害。

    “我们走吧。” WWw.8Yue.ORG

    尧天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就更加不会把自己所担忧的事实说出来了,而且如果真的是因为天命所归才导致了罗天眼下的困境,那不但是自己,萧何、曲念怡他们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而就在此时此刻,身处天人之境的罗天果然如尧天所预料到的那样出事了,但问题却并不是出现在外部的敌人身上,更不可能会是身后那尾一直行踪不定的巨蟒,而是出在罗天自己的身上。

    “不好,是道心崩解,怎么会这样?”

    罗天的异状瞬间就让他身旁的天忌脱口而出,毕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足以通天之人,任何情况只要经过他们一眼确定,便不会出任何差错。

    天忌的话本是无心,但相比起站在中庸立场的他,其他几个人的心思瞬转,就不是那么单纯了,此时此刻,当冥见也意识到罗天的情形的确是因为道心即将崩毁的缘故而产生的异状时,他第一个联想到的结果不是出手相助,而是先一步朝着师童所处的位置靠近了一点,企图在下一刻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来平衡师童的实力。

    冥见的想法一瞬间就被师童给洞察了,离开了造化之门封印的师童虽然也并不是最完整的实力,毕竟封印就是封印,无论何时都会影响到师童的发挥,但运用秘密规则洞察人心秘密的能为,却可以发挥自如。

    冥见的企图师童一清二楚,但此时在场的却未有他是真正的关心罗天的状况,而且之前的他同样也在第一时间以秘密规则探听了罗天眼下的状况,在罗天道心崩毁的前兆发生的同时,他无法凝聚起半点恐惧之心来抗衡师童的规则力,一瞬间内心几近所有的秘密都在师童的跟前展露无遗。

    此时的师童虽然表面上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多余的神态,但心中却也同样是无比震惊,而震惊的原因并不是罗天此时的伤势,而是他洞察罗天心中秘密所得出的那个答案。

    神!

    罗天竟然是神!

    不,很快,师童就否定了这个结论,罗天不是神,也不可能是神,以这一瞬间师童能够得出的结论,也只能猜到一点,那就是罗天极有可能携带有神的意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过眼下,并不是去思考究竟的时候,毕竟先行化解眼下的局面才最为关键。

    冥见的站位立刻就让天忌、董恋云乃至那名一直隐藏了神秘空间之中不肯现身的魔人都纷纷的做出了各自的应对,但与此同时,师童突然无视身旁的冥见,踏步来到罗天身旁,随即手起一道浩瀚的规则力将罗天给保护了起来,他的举动无疑率先就明确了自己的立场。

    师童的行为并没有让任何有心人出手干预,人类的守护者自然会去保护一个“人类”,不管罗天是否还是概念或者意义上的人类,对师童而言,在明确了罗天的行为和心思后,他能够肯定的就是,罗天不会做出对人类有害之事,哪怕只是现在,而不确定未来,师童也必然会站在罗天这一边。

    师童的行为,冥见冷眼观之,而在下一刻,董恋云也跑到了罗天的跟前,从她的神态观察而来,很显然她的反应虽然慢了半拍,那是她的人情世故还并没有老练成熟的缘故,不过她此时的行为明显也透露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支持罗天一方的人至少已经占有了两票。

    伴随着冥见和天忌的一个对视,冥见的心中自然早有定见,而天忌也在后知后觉的审时度势之后,逐渐的明白了现场微妙的局面,是的,如今他不能站在罗天的那一方,就算他不立刻倒向冥见的立场,但也要最大限度的保持中立。

    师童此时看了一眼身旁的董恋云,随即手中再度托起一道规则力,然后灌注到了罗天的体内,瞬间的规则力流动,冲入罗天的四肢百骸,打算先行稳定住罗天的伤势,但对于道心崩毁的迹象,天忌却无能为力。

    是的,道心就是能够共振天道之心,是能够揣摩、聆听天意并且走在天道路途上的引路灯,入道释者以道心来沟通天道,让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愈发的接近天道的绝对规则,渐渐的朝着天道的化身那个阶段前进,或许等到他们的行为、思想完全的和天道并轨之后,才能真正开始进入到成为天道之主甚至超越天道的可能性。

    但如今的他们,即使实力强如师童,也仍旧还停留在沟通天道、揣摩天意的这个阶段,他们的行为和思想乃至意识也仍旧时不时的会偏离天道的运转规律,而这样的他们又怎能通过天道的绝对规则来治好罗天的道心崩毁之伤呢?

    同样的情形也同样存在于在场任何一人的心中,是的,没人能够治得好罗天的道心创伤,除非他们能够成为天道化身,能够以天道的绝对规则、绝对逻辑来准确无误的定义道心为何,来明了道心产生、运转到崩毁的规则和原因是什么,就像是对症下药一个道理,连一丝一毫的错误都不能有,否则的话就是心毁人亡。

    所以,师童的行为并没有人去阻止,因为他们很清楚,师童治不好罗天的伤,反而会因为要稳定他表面的伤患而浪费过多的规则力,只要师童的实力有那么一丁点的损耗,一旦场面上的立场发生巨大的倾斜甚至破碎,那么师童也将会不敌冥见等人。

    但此时的师童明显有着不得不为之的理由,甚至是一种信念,一种誓死都要捍卫的心思,但就在这时,突然间一股强悍到至极的气息从他们所身处之地慢慢的流转了出来,而在下一刻,一个人跨越过了空间与空间之间那一道紧密无缝的缝隙,站在了他们所身处之地。

    “师父,你快救救罗天。”

    伴随着董恋云的话音响起,冥见、天忌和师童的心中同时一震,仅仅只是从气息上来感知,他们也能够意识到,来的这名魔界之人也拥有着足以和在场众人并驾齐驱的实力。

    董恋云口中的“师父”此时却并没有动,他一直身处魔界特有的异域空间当中,同时也以术法和阵法来稳固空间壁垒,毕竟他并没有天座化身那样创造独立空间的能力,所以他也必须要用类似结界的法子让他所身处的空间不会因为外部空间饱和的缘故而将自己所身处空间积压成粉糜。

    冥见和天忌此时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因为这句话将会决定场上的形势以及个人所身处的立场。

    就在强大的魔人观察了罗天的伤势之后,随即转头看向了对面冥见和天忌,说道。

    “现在,让我们来谈一场交易吧。”

    但如今,当尧天突然间出现不适,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他们所处的这个梦境之外的另一个梦境空间发生了“质”的分离,换句话说,罗天出事了。

    罗天出事了,难道说他在天人之境遇到了什么麻烦,但对此尧天却更加不会相信,这天底下难道还有什么人事物能够难得到那个人吗,难道还有什么样的人事物可以配称之为他的敌人吗?

    除非,能够让罗天陷入危险而不自知的恰恰就是罗天一直以来在追寻的那种——天命所归。

    一想到这里,尧天的心中再度产生了一阵阵心悸的感觉,她担忧罗天,但同样的,却仍旧藏有自己的私心,她不愿意将自己所想到的告诉曲念怡等人,不管是为了保密也好,还是别的什么女人用心。

    又过了一段时间,尧天这才微微的睁开眼睛,从神态上来看,已经好多了,但或许是因为在场之人都不了解神的感情,所以他们才无从去分辨尧天的表情之下到底还隐藏了何种“居心”。

    萧何察觉到了不对劲,但心中却同样倍感狐疑,毕竟如果只是尧天出了什么状况,不该连同这个梦境也一并坍塌,毕竟这是魏碑然的梦境,而并非尧天的梦境,除非在此行的目的之外,尧天还隐藏了别的什么秘密。

    在一阵难以自已的天旋地转过后,尧天逐渐的稳住身形,虽然在梦境当中的他们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身体的,唯有意识能够留存于梦境当中,当正如同人的意识来驱动思考一样,人的任何行为和思想都会建立在意识驱动的基础上。

    然而,正当尧天等人准备重新踏上找寻记忆之路时,突然间,一股难以抗拒的压力和心悸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尧天的心头,让她脚下的步伐一阵踉跄,这一幕同时让萧何等人转身,诧异的看着她,但很快第二轮的变化也伴随着尧天的异常一并出现了。

    在经过了几天的休息之后,同样也通过尧天和萧何的帮助,魏碑然的心理情况逐渐的趋于稳定,虽然看他的样子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相比起此行的最终目的而言,一切人的行为、意志都会为真相让步。

    其实萧何并没有猜错,尧天的确是对众人隐瞒了一些事,但这些事其实真要说起来也并不重要,更加不会因此伤害到曲念怡等人了,而关于这个尧天并没有对众人说出口的秘密其实很简单,那便是在这个场景还原的梦境之上,其实还有一个更深入的梦境,而制造这个梦境的人便是罗天。

    是的,这一次就和那次管良入梦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上一次是阴谋者的相互算计,而这一次动机出发点不同罢了,而之所以尧天要这样做,仅仅只是因为这是罗天自己的要求罢了。

    催眠这种类型的规则在人魔妖鬼神五族当中一直都存在,就跟种族不同,所表现出来的规则修炼方式有所不同的道理其实一样,在妖界催眠叫做魅惑,在鬼界乃是专门针对人所拥有记忆方面的幻术,在神界叫做心灵净化,在魔界也有类似于幻魔映心阵一类的术法引导,而在人类自己的眼中,便是催眠。

    “我没事,可能是之前曾经有过战斗,或许留下了一些创伤罢了。”

    尧天的表情平静,看上去并不像是有任何借口托词的样子,但萧何的心中却仍旧疑惑,不过观此情形,他却又不方便刨根问底,毕竟他最在意的还是之前所发生的空间紊乱,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就如同记忆抹除之前的那种征兆一样,不过这一次却是因为尧天的缘故,难道说,如今他们所身处的这个更加真实的“场景重新”,也带有尧天创造而产生的个人意志吗?

    曲念怡并没有一问究竟,而是先关心起了尧天的状况,此时的尧天心中其实仍旧躁动不安,但神态、语气却已经趋于平静,她摇了摇头,又在一大段沉默过后,才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继续上路吧。”

    不过,问题的答案只有尧天自己知道,也只有她愿意说出来其他人才能明白,但尧天明显并不愿意说,不管她是否别有目的,但就萧何而言,却愿意相信尧天对他们没有恶意,至少不会有在得到真相之后就加害他们的想法。

    眼前的梦境空间竟然开始逐渐坍塌了。

    “尧天,你怎么了?”

    “你……感觉如何了?”

阅读无法之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86/8298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