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真正做主之人?

    “快点!再快点!” WWw.8Yue.ORG

    马车已经跑得很快了,但慕容诩仍然觉得很慢。他恨不得生出翅膀来,直接飞到家中。就在刚刚,慕容信仁来了消息:哥舒元武和祖母已在府中。

    慕容诩大步流星地走入殿内,一眼便找到了满头白发的老人。

    “慕容诩也似你这般想的。”

    “那陛下呢?”

    慕容诩安顿了母亲,便道茶室会见哥舒元武。

    哥舒元武一身锦衣,面容俊丽,气度飘逸,神态儒雅从容,令慕容诩大开眼界。

    “早闻浔阳王风姿俊逸,品貌不凡,今日得见,果真不虚。”

    哥舒元武微笑道:“大司空也是气宇轩昂,人中之龙呀。”

    这后面一句话慕容诩可就不爱听了,遂正色道:“浔阳王,你究竟是来商谈议和的,还是来挑拨离间的?顾念你将老夫人千里送回,我且不与你计较,但你若是再出言失当的话,老夫就不客气了。”

    哥舒元武轻轻一笑,“大司空说在下出言不当,请问哪里不当了?大司空大权在握,言出即旨,元武来找大司空议事,不就等同于和大燕天子议事了吗?”

    慕容诩勃然大怒,“来人,将此贼缚了,押入宫去!”

    两侍卫立即上前,将哥舒元武给绑了。哥舒元武却不慌乱,更不见半点惧怕之意。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父亲,哥舒元武定是有备而来,陛下见他时,父亲应当留意他说所的话。”慕容信仁提醒道。

    慕容诩点点头,感叹道:“哥舒元武确实是个人物,看来伐珉国非一朝即成之事,陛下的顾虑没错。仁儿,大燕的将来要看你的了。”

    慕容信仁谦逊地应了声“是。”

    皇宫,颐华宫。

    慕容笙正和戎曦月下棋。

    吕泰走了过来,轻声道:“陛下,大司空求见。”

    “他没说什么事吗?”

    “他带了个人,说是珉国的浔阳王。”

    戎曦月蛾眉跳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哥舒元武的容颜。她娘亲的死,哥舒元武难脱干系。也可以说是哥舒元武害死了她娘亲。

    慕容笙站了起来,“朕先去了,你好好休息。”

    “恭送陛下。”

    慕容笙来到见贤殿,立刻宣见慕容诩。

    “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朕听说你带哥舒元武来了?”

    “是。”

    慕容诩令人将哥舒元武带入殿中,不一会儿,两名侍卫押着被缚的哥舒元武走了进来。见了慕容笙,哥舒元武仍面带微笑,并且没有下跪行礼。

    “大胆狂徒,见了圣上还不下跪!”吕泰斥道。

    哥舒元武笑道:“我乃一国使者,贵国若是以礼相待,我也待之以礼。”

    “只怕这由不得你!”

    吕泰看向哥舒元武身边得两名侍卫,那两名侍卫会意,要强行将哥舒元武按到地上,可不管他们怎么使劲儿,哥舒元武就像一棵树一样纹丝不动,且神色自若。

    “好了,你们都下去。”慕容笙道。

    侍卫们停了手,告退而去。

    慕容笙看着哥舒元武,问道:“你既是珉国使者,为何先呈上出使文书,便贸然入我大燕疆土?”

    哥舒元武说:“文书随后便至,估计也就这两日。之所以未通报贵国便先自行动,还是因为大司空的老夫人急着想要回家,鄙人只好带着她先行一步。鄙人这么做,想必大燕皇帝可以理解吧?”

    慕容笙点了点头,令人给他松绑。

    “谢陛下。”哥舒元武松绑后作揖道。

    “珉君派你出使的意欲何为?”慕容笙问。

    哥舒元武余光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慕容诩,才说道:“此事,鄙人只想对陛下道之。”

    慕容笙道:“你不必如此,有什么话只管说来便是。”

    哥舒元武抿嘴一笑,“鄙人斗胆,敢问鄙人说了之后,是陛下做主呢?还是大司空做主呢?”

    慕容笙静默片刻,道:“慕容诩救了朕一命,当然,那些刺客也有可能是慕容诩的安排的。朕向他表示信任,但也未见得他对朕完全放下了戒心。”

    “因此,朕欲借此机会进一步对他表示信任,让他相信朕只是庸君,朕必须倚重于他,让他对朕彻底放下防备。”

    戎曦月眼中流露出悲伤之色,“委屈陛下了……”

    慕容笙淡淡一笑,“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的话,怎能做一代明君呢。”

    赵国公府。

    哥舒勇快步上了楼梯,直奔哥舒元武所在的雅间,来到哥舒元武身边,附耳禀告道:“王爷,他们在找我们。”

    哥舒元武收回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妪,说道:“婆婆,我们回家吧。”

    这日一早,京城就被紧张和不安的气氛所笼罩。官兵们没有任何解释就对挨家挨户进行搜查,不知情的百姓只是认为他们在搜通缉犯。

    第四百六十九章:真正做主之人?

    颐华宫。

    “哥舒元武送慕容诩的老娘回来了,说是要议和,对此你怎么看?”慕容笙问戎曦月。

    戎曦月想了想,道:“议和不名正言顺的来找陛下,却去找大司空,我看珉人之心未必在和。也许,珉人只是想借此目的,挑拨陛下和大司空的矛盾,朝廷内乱,他珉国便能高枕无忧……”

    老太太望着这个走进来的人,用手支撑着椅子的扶手,缓缓地站了起来,迈开缓慢的步子,一步一步向着慕容诩走过去。此时,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

    慕容诩眼中已泛了泪花,快步想起,跪在老太太面前,磕头泣声道:“孩儿不孝,愧对母亲……”

    到了府门,也不下马了,直奔正殿。

    正殿内,老太太正和四个孙子寒暄。她被俘时,慕容信仁还是个三岁孩儿,其他孩子都未出生,因此老太太对他们也没多少感情。

    老太太亦跪了下来,抱着他大声哭泣。此时心中有千万语言,也已不知从何说起……心里的话,也许彼此之间都能感应得到吧。

    青柳楼,二楼雅间靠窗处。

    哥舒元武悠悠地喝着茶,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目光深邃。

    但由于穿行街市,马车快不起来。不耐烦的慕容诩叫停了马车,自己下车骑了侍卫的马,快马加鞭,赶往赵国公府。

阅读月挽山河:明珠恨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81/8299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