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羊殁忽

    陆宛祯忽略了自己此刻活人变猫的事实,只觉受到了极大的冒犯,脊背本能地拱起,尾巴竖得高高的,警觉地看向陆辰的手。

    接着,她又想起陆辰从小习武,此事若成,自己亦逃不过这陆辰的掌心,于是压下后肢,扭头便用一副虚弱的、可怜又无助的嗓音对乐宁叫了一声:

    思至此,她对陆辰微微一笑,回绝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小郎君,此狸于我意义非凡,无法割爱,还望小郎君成全。” WWw.8Yue.ORG

    “我并非忧心此事,只是先有嫂嫂之事在先,后有宛祯一事,我是忧心大姐……圣人心中怕是不好受。”家中后人接二连三地出事,又各个都是钦定的继承人,换了哪个皇帝能不怒?

    往大了说,这后头的人就是贼胆包天,谋害龙嗣,犯了不可饶恕之罪。

    陆辰:“……”

    他摸了摸鼻子,觉得还不如继续聊方才那苦大仇深的话题。

    “哎呀,我瞧着那边有盏天灯煞是好看,姑母等我,侄儿这便替你取来。”说着,陆辰如离弦之箭一般蹿了出去。

    “这孩子……”

    ……

    乞巧佳节延续七日,乐宁同师兄们的摊位便热闹了七日。

    因着那炙肉串儿风味绝佳,乐宁所言的“烤串”一名也传了出去,加之有尝过的老主顾们口口相传,便引得更多人趋之若鹜。

    便是白日里,也常能听见街坊四邻聊道:

    “今岁的乞巧灯会很是热闹,那‘烤串’你有无尝过?我尝过!那真叫一个香,便是如今天热,我也日日惦记着,改日定要去邹公食肆瞧瞧还有何新鲜……”

    “芝麻胡饼算甚,我昨儿尝过那烤串方是一绝……”

    “邹公食肆都不晓得?兄台听我一言,那邹公食肆有一小食不错……”

    诸如此类的言论,在望安城内大小各坊中流传。

    包括陆国公府。

    头一日陆辰给姑母买的烤串儿还余下许多,带回府中之后,那香料味儿便极其霸道的传遍厅堂,恰逢几位大人们入宫赴家宴,家中还留下几个孩子。

    一闻着那味儿,眼睛都亮了,围着陆辰同陆碧容打转儿:

    “什么东西这么香?”

    “哥哥,哥哥,我想吃!”

    陆辰刚一放手,弟弟妹妹们就跟撒了欢的狗子一般,扑上来一人分别拿一串儿,肉香方入口,便听小妹陆与真惊呼:

    “真好吃!我要留些给爷娘尝尝!”

    话刚出口,就听门口朗声传来一句:“真儿要留什么给阿爷啊?”

    不多时,家中赴宴大人们归来,陆家厅堂里就人手一串儿,连那没拿到羊肉的,只尝到炙蘑菇的,都觉着好。

    “此人炙肉术堪称一绝!”

    “不若让辰儿明日再带些回来?”

    大人们七嘴八舌地将陆辰安排的明明白白。

    陆辰:“……为何不让仆从去买?”

    听见他的声音,他的亲爹一边拿羊肉跟媳妇换蘑菇,一边瞥了他一眼:“乞巧佳节,留在家中能给我娶到儿媳?先前帮你相看望安女子,你便这也不从,那也瞧不上,如今让你自己挑,岂不如你所愿?”

    陆辰:“……”

    几日后。

    邹德全出门采买时,也听了一耳朵,面上便忍不住带了笑,心道四郎此子果真是受过仙人点拨,头脑灵光、做事妥帖,若换做旁的庖厨,非要经年累月的钻研方有如此口碑。

    他已决意替自己的小徒弟好好打算一番,等辣子的播种有眉目了,便去京兆尹那儿走一趟。

    至于当下——

    他决定露一手,犒劳犒劳自己的几个徒弟。

    于是,那天的乐宁同师兄们是被灶房里传出的香味儿勾醒的。

    被她抱在怀里当抱枕、始终挣脱不去的陆宛祯原本认命地扭头看着窗子,察觉到她醒来,便用后爪软垫蹬在她脸上,示意她赶紧放本殿下自由!

    陆宛祯从她怀里跳出去时,还做贼般左右看看,生怕被人瞧见堂堂太子殿下一世英名,如今已沦落成暖手炉的模样。

    乐宁不知小猫所想,只在回味这光滑皮毛的手感,或许连波斯最柔软的地毯都比不过。

    她起身时,房中已无苏含章的影儿,便猜到大师兄已经先一步去了灶房,于是也赶紧洗漱了赶过去。

    待她行至,果见苏含章跟其他师兄一并于门口观望。

    乐宁凑过去,小声问一句:“师父这是在做甚?”

    “浑羊殁忽。”王虎眼也不眨地回了她一句。

    乐宁:……啊?

    她吸了吸鼻子,确实闻到了羊肉味儿,只以为师父要做羊肉,这几日卖串儿卖得她鼻子都要对羊肉味腻了,面上的兴致只能靠装。

    果然,厨房里的炙羊肉味儿更浓了,及至屋内羊肉香味儿冲天时,就见邹德全取下烤架上的羊,置于案上,而后以刀剖其腹——

    不多时,他从羊腹中取出了……一只鹅。

    乐宁:“……???”

    心细如发的三师兄恰好扭头,见到她面上的惊诧,便小声同她解释道:“四郎或有不知,这浑羊殁忽乃是行军宴设佳品,取鹅数只,燖毛、去五脏,酿以肉及糯米饭,五味调和,再取羊一口,亦燖剥,去肠胃,置鹅于羊中,缝合炙之,羊肉若熟,卸去却羊,取鹅食之,是谓浑羊殁忽。”

    乐宁听得目瞪口呆,满脑子只剩四个字:

    烧钱,好吃。

    光是鹅就值两千多文,何况还有一头羊,而且这羊竟只用来调味,并不食——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问三师兄:“何、何时能食?”

    灶房里已将鹅装在盘中,雕萝卜以为纹饰的邹德全听见,笑着回头道:“如今便可食。”

    不多时,一只表皮炙烤为金黄,又吸取羊肉精华的整鹅,便呈现在师兄弟几人眼前,邹德全动手用小刀于鹅下腹处一划过,便能见到里头饱含鹅味汁液的深色糯米饭,其间还能瞧见剁碎的菌菇、肉块等丰足调料。

    糯米饭的香味从切开的这口子里传出,乍看过去,脆香鹅皮、紧致鹅肉、颗粒分明的糯米、及糯米饭中心的鸡肉、菌菇等,层次分明,集结成令人闻之不忘的世间美味。

    邹德全随意拿起著筷尝了尝,细细品味半晌,似是有些满意自己技艺未退。

    他略一颔首,苏含章几人便迫不及待地也跟着动了筷——

    乐宁将那鹅肉、糯米饭等一并送入口中的刹那,几乎幸福到要飙泪:

    “好吃!!!”

    陆宛祯不知何时跳到了她脚底,着急地喵喵一连串叫了几声,探头探脑地表示:

    真的吗?我尝尝,让我也尝一口!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美食引自《太平广记》,《卢氏杂说》,给我都看饿了……

    论文终于过了的作者激情感谢票票:

    感谢别喝醉了扔了1个地雷!举高高!!转晕你!

    感谢余半生扔了1个地雷!放烟花咻咻咻!

    感谢糖葫芦和小笼包扔了1个地雷!一口一个!嗷呜!

    感谢你怂是真怂扔了1个地雷!别怂了燥起来!!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美食文里不离不弃的灯儿呜呜呜!

    感谢不醉红尘了扔了1个地雷!啾咪啾咪亲你!

    感谢笑毛啊扔了1个地雷!不仅要笑还要大笑!

    另外,编辑今天说我文名需要和谐,我虎躯一震,改成了《太子妃靠猫上位》这个当初备受基友们嫌弃的名字(擦眼泪

    希望大家记得我也是努力文艺过的,却还是最终走上了逗比的道路……

    听姑母如此说,陆辰的面上也泯去笑意,寒眸如星,半晌后才淡淡道:“国公府亦不会放过那奸-人。”

    周夫人身子不大好,自嫁入陆府以来,膝下无子,早年好容易得了一女,竟于街市中走散,苦寻未果,而后郁郁寡欢至今,只逢年过节于大相国寺祈祷,至今还时不时派人去打听,却杳无音讯。

    陆家男儿皆无纳妾之风,本就子嗣稀少,不论得儿得女,皆视若掌中宝,此事一出,为陆府上下所震动,至今也是陆府一大憾事。

    现下又有传言当朝太子疯癫,东宫已封宫,明眼人皆能瞧出这后头定有人捣鬼,陆辰只等着此事水落石出。

    “罢了,今日乃佳节,不说这晦气的了,辰儿不若说说如今有无相中的姑娘,姑母也好回去同兄嫂交代。”车内那妇人打趣般问道。

    陆宛祯听得他这话,背脊上还未换下的胎毛都一同根根直竖——

    儿时从家中被接到陆国公府时,这陆辰大表哥就曾用已死的竹叶青吓过她,如今她成了太子,他竟想直接将她当玩具了?

    他放下竹筒装的酸梅汁儿,从腰间再取下一吊铜钱,因之前已用过一半,上头仅剩二百多文的模样,他懒得数,只颇觉稀奇地勾唇看着陆宛祯,而后抬头去看乐宁: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陆辰因为食物不错,急着将东西带回去给姑母,便一时忘了给钱这回事,如今被只半大的猫儿提醒,好悬反应了过来。

    “辰儿所喜,必是极佳。”车内徐徐传出一道笑音。

    陆辰摸了摸鼻子,自觉完成爷娘大半嘱托,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姑母不必为宫中之事烦忧,左右那……那人非姑母所出,如今只盼她吉人自有天相罢。”

    说这话的陆辰并不晓得,他方才差点就将自己口中那自有天相的吉人抓来揉捏。

    陆辰挑了挑眉头,倒也不执着,只如数给了铜板,重拾起酸梅汁儿,脚步轻快地离开。

    在他身后,陆宛祯目光幽幽地注视了他没入人群中。

    我这么可爱,你舍得把我卖了吗?

    乐宁本也无此意,若不是这只猫猫,她还不知要用多长的时间适应这个朝代,起码是绝不可能这样快认命的。

    行至陆国公府马车前,陆辰便眉开眼笑地将东西往车内一递,由婢女接过,他等了又等,才开口问:“姑母,风味如何?”

    “你这狸奴倒是机敏,不若将它一并卖于我?”

    姑母若见了这稀奇的小家伙,定会心情愉悦许多。

    “喵……”

阅读太子妃靠猫上位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娱乐之我能看见好感度》《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妾本难为》《曾小贤胡一菲的大哥》《和有钱老女人相亲之后》《我师父是林正英》《太子妃娇宠日常》《从LOL脚本服归来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51/8293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