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鬼使神差,摔了一跤

    “你觉得那是因为什么?”妙菡饶有兴趣地问。

    “我对开车比较了解,”我一本正经地说,“在看似正常的道路情况下,行进中的车辆仍然潜藏着交通危机。第一种情况,看似平坦的道路上也有较大的洼坑;第二种情况,看似宽敞的路面常常设置有洼槽或硬坎。如果对路况不熟悉而车速较快时,这两种情况都很容易引起车辆强幅颠簸,进而控制不住方向……”

    “对!”我肯定地说,“就是这个意思!” WWw.8Yue.ORG

    “我觉得伪装成拣破烂的更合适,”妙菡一脸认真地说,“我们一边拣塑料瓶子和易拉罐,一边寻找金条,即使最后金条没找到,我们也不至于每次都空手而归,对吧!”

    “对!”我嘿嘿一笑,“贼不走空,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开始一边朗诵诗歌,一边寻寻觅觅。

    妙菡开始一边拣破烂,一边在离我不远的树林里寻找起来。

    荒野里一片寂静。

    忽然,妙菡悄悄地跑到我身边。

    “不好了,”妙菡一脸恐惧地对我说,“那边树上绑着一个女人,那个坏人正在猥亵她呢!”

    “光天化日,还有这事?”我义愤填膺地说,“把你手里的细铁棍给我,你就站在这里别动!”

    妙菡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拎着细铁棍朝树林深处走去,心在“砰砰”地乱跳。

    这时,低沉的呻吟声传来。

    我循着声音望去——

    一个女人正被五花大绑着,嘴里还塞着东西!

    一个歹徒正一脸满足地猥亵着她。

    “住手!”我厉声喊叫道,“北漂键盘侠在此!”

    “该干吗干吗去!”歹徒一脸不屑地说,“别骚扰我们!”

    “看棍!”我说着就挥舞着细铁棍狂奔过去。

    我的脚下,尘土飞扬。

    没过一会,歹徒就躺在地上呻吟起来,他的裤子还没来得及提上。

    这时,警笛声由远而近。

    “是我报的警,”妙菡站在不远处对我说,“我怕警察,先躲一会,你跟警察说吧!”

    “好的!”我微笑着说。

    这时,被绑的那个女人正一脸恐惧地看着我。

    “你别怕!”我认真地对她说,“警察马上就到了,我先把你嘴里这东西取出来吧!”

    女人没有拒绝。

    我顺利地取出她嘴里塞着的不明物体。

    “你就等着赔医药费吧!”女人往地上使劲地吐完口水后面无表情地对我说。

    “见义勇为,不用赔偿!”我嘿嘿一笑。

    就在这时,警察出现了。

    “那是我老公,”女人对警察解释说,“我们在荒郊野外玩点新鲜的,结果就遭到这个拿着细铁棍的歹徒袭击,他还想非礼我呢!”

    “哎呀!妈呀!”我纳闷地惊叫道,“到底什么情况?”

    “上车吧!”警察对我说,“等着戴手铐吗?”

    我悻悻地上了警车。

    警笛声中,我忽然想起刚刚背诵到一半的一首诗: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我心情糟糕地从派出所走了出来。

    叶芊默默地陪在我的身边。

    “对不起,”我认真地对叶芊说,“麻烦你过来赎我!”

    “你说你也真是,”叶芊生气地说,“不好好在家码字,没事跑那荒郊野外干什么呀?”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夫妻玩那个的!”我急忙解释道。

    “你还是太纯洁了,”叶芊呵呵一笑,“以后少管闲事了。人家这是愿意调解,赔点医药费也就算了。如果那两口不愿意调解,你就等着进拘留所吧!”

    “那他们要的也太多了吧!”我愤愤地说。

    “一万元,就当买个教训了!”叶芊安慰道。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我一看,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纳闷地接听起来。

    “作家,”妙菡的声音传来,“赶紧拿钱过来赎我呀!破烂王们把我绑架了,说我抢他们的生意,没给他们打招呼就在他们的地盘拣破烂!”

    “我马上就来!”我急忙问道,“你在哪?”

    “就在刚才那不远的水渠边!”妙菡声音颤抖地说。

    “你别害怕,”我认真地说,“马上就来!”

    “快点!”妙菡催促道。

    “赶紧开车带我过去,”我急忙对叶芊说,“一个朋友出事了,被破烂王们绑架啦!”

    “我不去,”叶芊生气地说,“你少管闲事!”

    “这不管不行!”我认真地说。

    “那走吧!”叶芊呵呵一笑,“你开车,我不知道地方!”

    我急忙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驾驶位。

    汽车风驰电掣。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园林里的一条水渠边。

    妙菡正一脸沮丧地蹲在地上。

    三四个破烂王手持各种武器围绕着她。

    “他们动你了吗?”我问妙菡。

    “没有!”妙菡委屈地说,“但他们吓着我啦!”

    “那就好办,”我说着转身对破烂王说,“她这拣破烂是爱环保,爱清洁,为了回龙观镇的美丽和干净,是镇长特批的!你以为她像你们一样为了卖钱吗?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没有出息的样,北漂来就是为了拣破烂吗?”

    “我们这工作怎么呢?”一位长发锈成一坨的破烂王不满地对我说,“我们也是自由职业者,不需要固定钟点上下班,也没有电脑辐射之威胁,在户外作业,既锻炼了身体,又挣到了钞票,而且可以到处走走停停,随性而安。累了困了,抬头看看天上云卷云舒,低头看看身旁花开花谢,就像冷静出世的智者。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捡到很多宝贝呢!我们的工作中,始终伴随着许多惊喜!”

    “你的心境,应该去当作家!”我认真地说。

    “我以前就是作家,”破烂王一本正经地说,“为了码字,我才漂到北京!整天通宵达旦地码字,结果颈椎也不好了,腰也不好了,腿脚也不好了,就脸皮肤也不好了,这电脑综合症太可怕啦!”

    “改天再跟你谈码字,”我面无表情地对破烂王说完,又转身对妙菡说,“把你拣的那破烂扔那!上车!我看他们谁敢废话?给他们钱,他们敢要吗?非法拘禁加敲诈勒索加性骚扰,够他们喝一壶的呢!”

    妙菡“嗖”地一声就上了汽车。

    我慢条斯理地坐上驾驶位,一踩油门,汽车绝尘而去。

    车后,尘土飞扬。

    破烂王们开始在飞扬的尘土中狂奔猛追。

    “反应太慢了,”我嬉笑着说,“怪不得拣破烂呢!”

    “还是你的气质好,”妙菡呵呵一笑,“一看就是道上人!”

    “你俩什么关系?”叶芊这时开口了。

    “房东!”妙菡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他女房东!”

    妙菡笑得前仰后合。

    我含笑不语。

    我和妙菡说到做到。

    我决定伪装成一位诗人,手里拿着一本《世界爱情诗选》。

    妙菡决定伪装成一个拣破烂的,提着一个蛇皮袋,拿着一根细铁棍。

    “你说他是不是遇到鬼了?”妙菡神秘兮兮地问。

    “我从来就不信什么鬼呀神呀的,”我认真地说,“但我相信他所说的话!”

    码字之余,我会和妙菡一起来到铁路边的荒野野外寻找那传说中的金条。

    我最终还是决定去做《爱情老鼠悟语》这本书。

    我心花怒放。

    “不过,”妙菡犹犹豫豫地说,“咱俩整天在铁路边晃悠,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呢?”

    “有这种可能,”我思索着说,“要不下次拿本诗集伪装成诗人,遇到可疑的人员时我们就朗诵诗歌,诗兴大发!”

    “铁路地基附近很少施工,”妙菡一脸认真地说,“起码这几年不应该有多大变化,我们好好找找!”

    “只要找到他摔倒的地方,”我胸有成竹地说,“基本就有戏啦!”

    “我知道,”我认真地说,“我是说这个道理!你男朋友在铁路边逃跑时,就像一辆行进中的车辆。他说他看到的明明是平坦的正常道路,这说明他走的就是一条平坦的正常道路。但是他却说鬼使神差地摔了下去,就好比正常行驶的汽车突然控制不住方向,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平坦的道路上有了较大的坑洼,或者在看似宽敞的路面设置有洼槽或硬坎。如果是硬坎或沟槽,他肯定会朝前摔倒;如果是坑洼,他摔倒的方向就会有所不同。他说他摔到了铁路地基下,说明坑洼的最深处是朝向铁路边倾斜……”

    “反正他摔的那地方肯定是个特殊地形,”妙菡思索着说,“是不是这个意思?”

    妙菡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男朋友在电话里曾经强调过一个细节,”妙菡站在铁路边思索着说,“他说他抱着金条在铁路边走的时候,明明看到的是路,但是一脚下去却鬼使神差地摔到了铁路地基下面,然后他在草丛中躲过追捕,又跑出了几步,发现一个小坑,于是就把金条埋了进去,然后就狂奔着离开了回龙观村那个地方!”

    “明明是路,但却摔了?”我思索道。

    “他是走路逃跑的,没有开车!”妙菡提醒道。

阅读如果爱我,请在北京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沈医生的控妻症》《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公费恋爱[娱乐圈]》《我在大唐神级选择》《曾小贤胡一菲的大哥》《》《穿成女主的娇蛮姐姐》《从汽车霸主到世界首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42/8294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