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万世繁华缘起 是是非非归一 (一)

    “哼!”赵婉君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WWw.8Yue.ORG

    白啸远走在前面,四周树林无风颤动,他嘴角冷笑,蜀门也不过如此!

    白啸远眉头紧皱:“还有体温,刚死不久。”话音刚落,他身体幻做一道白影闪过,一把掐住何严西的脖子,恨道:“说!”何严西感觉到窒息,拼命挣扎,白啸远心中怒火焚烧,手中却越发用力,赵大成见状,拔出手中宝剑,跃身直刺白啸远手臂,白啸远也想不到赵大成突然发难,这直剑砍下,不得不躲。

    这一掌,打在赵婉君手臂上,同时又打在他的心上。

    赵大成后悔不已,连忙扶起赵婉君,道:“婉君!对不起,爹爹没收住!爹爹没收住。”

    “自从母亲走后,你就终日逼我练武!可是你知道的,我并不想!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要是你不是蜀门的赵大成,母亲也不会死!也不会死!”赵婉君疯狂怒吼,也不知赵婉君的母亲是谁,总之一提到她的母亲,赵大成就像变了一个人。

    要不是他,夫人就不会死!

    那一年……那一年……

    蜀门立在天地间,面对从总复杂的江湖,每一位当事者,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回忆,那个回忆是痛苦的!如同太清真人一般,他不也为了心中的正道,害得自己的师妹一步一步踏上不回归路?江湖就是这样,仇杀每天都在上演,你说你扮演的什么角色?其实都一样,谁敢保证能活到明天?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敢说平平安安度过每一天。

    要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并且光彩的活下去,你必须要有一技之长,要打架,就必须打得赢!

    ……

    “啪!”

    赵大成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巴掌扇在赵婉君脸上:“你!你这不孝之女!我为什么要你练武?要是她会一点点武功,就会那么一点点!她也不会死!你怪我!你居然怪我!”

    这一巴掌打得太突然,赵婉君蒙了,她眼中含着泪光,失望,彻底的失望,从小到大……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

    见到这里,何严西心绪万千,这一切都怪他,但事已至此,又能怎么办,只能坚持到底?他默默的捡起地上的匕首,痛苦道:“小师妹,我们从小到大一起练武,虽然你时常偷懒,但我始终就是躲不过你这招,要不是师父拦下,我今天必死无疑。我知道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你恨我也是理所当然,为了你,今日我已经杀了折花柳,犯下罪孽!现下知道真相的就剩我一个,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罢何严西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赵大成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赵婉君无力的躺在地上,见此情形,冷冷作笑。

    忽然,她看见树林中人影窜动,心想不好,向白啸远喊道:“白大哥!快走!”

    树林中早就埋伏好了蜀山七座的高徒,见何严西自杀到地,瞬间一涌而出,今日,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魔教大魔头,即使不曾发生过这些事,白啸远也是他们必诛之人。

    因为放过他,太清真人心中,不允许。

    树林中涌出无数蜀门弟子,将小竹林围得水泄不通。

    其中当阳峰首座厉阳天、星月峰首座苏惟雪、自然峰首座齐江河、万物峰首座方允、知名峰首座林李、唯争峰首座秦紫嫣皆立阵前。

    厉阳天道:“白啸远,你可曾记得两年前,九幽玄火戟出世之时,你与你师父九尾是如何逼疯我大师伯的?”

    白啸远不愿说话,往事涌上心头。

    “白啸远!今日你插翅难逃!”齐江河道。

    众人拔刀相向,只见白啸远仰天大笑,笑得猖狂!笑得无奈!九幽玄火戟破空而出,全身燃起熊熊冥火,呼啸着插进地面。望着眼前愤怒的玄火戟,白啸远摇头苦笑。

    “赵大成!你知道我为何明之死路一条,却还敢只身来到蜀山?”白啸远道。

    赵大成紧握青峰剑,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一个爱女……一个爱徒……

    “白啸远!”

    “我去了护国寺,他们也想杀我,但掌门方丈依然答应收为徒,但是,我需要你手书一封,证实慧真大师的死与我无关,以证清白,消除隔阂。所以我才敢来。我白啸远早已对江湖失去乐趣,我发过誓,不再杀人!一心阪依佛门,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白啸远缓缓道来,众蜀门弟子却不相信他这番言语。

    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改过自新阪依佛门?岂不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蜀门七座根本不理睬他的话。首当其冲的便是赵大成,青锋剑呼啸而来,霎时蜀门弟子顺势而起。白啸远无奈至极,幻做一道黑影腾向空中,九幽玄火戟只认主人,震动着撕裂地面,九幽之火铺地炸开,无数蜀山弟子被这地狱之火炸飞出去。白啸远冷冷看着这一切,突然火光之中冲出七人!

    炎阳剑!青峰剑!落雪剑!逐浪剑!追风剑!爆驰剑!紫电剑!

    七剑刺来!

    白啸远心中根本没有抵挡之意。

    死了也好,至少远离世间争端。

    善恶,他始终琢磨不透。

    但是,好像全世界谁都不愿意让他死,就在七剑刺向他的一瞬间,九幽玄火戟呼啸而起,幻化做一条黑气,仔细一看,一条黑龙腾空而起!

    “吼!”

    这一声惊天动地,地面在颤动,所有人都被气浪掀翻在地,蜀门七座持剑于空,真气凝结成一道白色屏障,与黑色魔灵相持,黑龙狰狞的怒吼,晴空瞬间被浸黑一半。

    即使蜀门七座个个武力都达到化神境,但也抵挡不住黑龙这一声咆哮!

    “嘭!”

    天空就像被撕裂一般炸开,蜀们七座皆口吐鲜血半跪于地。

    九幽玄火戟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白啸远一把抓住黑龙,这才变回原形。

    说到死,白啸远并不怕,但他尚有千千心结,世人何尝不是如此?若不是有父母、有妻子、有子女,谁都想轻舟寻过万重山,逍遥自在快活一世。但谁都做不到,就像白啸远,他也有放不下的东西。

    “众位,何必拔刀相向,我白啸远确实是想阪依佛门,若是你们不相信,我此刻自愿自释魔灵!”

    说罢,白啸远盘膝于空中,二指直冲丹田!霎时只见一道玄黑气体冲入云霄!

    不好!

    赵婉君奋力从地上爬起跃向空中,伸手去抓白啸远手中的玄火戟,此时也只有玄火戟能救得了他!白啸远此时正在释功,经不起半点打扰,瞬间气血倒灌,一口鲜血喷出,赵婉君不顾一切从白啸远手中夺过九幽玄火戟,玄火戟脱离白啸远之手,瞬间幻化成黑龙,将赵婉君震倒在地。连它都知道,就算主人这么做,也无济于事,今天蜀门是为了要他的命!它的前爪一把将白啸远抓住,用力掷出战斗圈,便和蜀山众徒展开搏斗。

    赵婉君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场中只有黑龙能够拖住七位大座,她一路向白啸远的方向奔去,眼下只能祈祷黑龙能在太清真人到达之前够拖住一段时间。

    白啸远,早年拜师九尾妖王,在万妖谷中长大。

    十三年前,那时候还不是洪武年号,他才八岁,九尾妖王将他从皇宫中救出,而后抚养成人。

    开始的他很单纯,只知道万妖谷的清风和雨,十二洞妖王都很喜欢他,慢慢的带他接触外面的世界。

    人长大了,总要高飞,江湖历练辗转多折,他也不知道为何,魔教四大圣物,他就收集其三,九幽金蝉丝赠与金丝门,九幽噬魂鉴赠与长生堂,自己持玄火戟走上魔教巅峰。从此之后诬陷、暗杀、打压铺天盖地而来。

    但他,没有妄杀过一个好人!

    赵婉君这个蜀门大小姐,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些,但是在她眼里,白啸远始终不是什么坏人。

    就算是所有人都说他不对。

    ……

    清风月,琉璃盏,花间故人几时还;

    涉江海,跋青山,雾里寻她几万遍。

    飞马扬尘赴重关,银月银河刺骨寒。

    满目星辰九万里,不知何处动人心弦。

    时过境迁却道是,

    辗转、辗转,斗转星移天地变换,

    飞天桃花盛美酒,胡琴短歌留心猿。

    情愿放鹿青崖间,续那前世今生缘。

    且看碧水入清涧,游子夜难眠。

    却道是为你桀骜一生超尘逐电。

    ……

    赵婉君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现下四处都有追兵。她只知道往西走,因为哪里才是魔教的大本营。

    她用木板拉着白啸远,藤条早已在她的肩膀上勒出血迹,再加上黑龙给她带来的内伤,一个小女子哪里扛得住。

    回头看着昏迷当中的白啸远,她想继续!想坚持!不料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绝望!无奈!

    何严西!三番五次侮辱自己,自己的父亲不分青红皂白,既然还在袒护他!

    “你走开!”赵婉君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将赵大成推开。

    “你始终不相信我!”赵婉君伤心到。

    赵大成急道:“婉君,不管怎么样,他是你师兄,你怎么能……”

    听见此言,白啸远狠狠地将他扔在地上。

    何严西浑身颤抖,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问道:“师父,这是要去哪儿?”

    “你什么你?”

    “我……我……”

    赵大成听言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何严西撒谎道:“师父,徒儿得知蜀州城流言四起,心中苦闷,便在西山小道散步,不料见一人影闪过,就一路追去,发现折花柳被人捆绑掷于此出。我也不相信小师妹会和这魔头同流合污,滥杀无辜,便逼问折花柳,但他嘴硬,丝毫不松口,一口咬定是小师妹和魔头杀害幸福村二十四口。师父!这关系重大,徒儿便割了他的舌头!不料……不料他却一命呜呼!”

    赵婉君听见这一番话,心中无尽的绝望。那是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练功的人,他就这样一步步将自己陷入深渊。她暗自拔出腰间的匕首,她的心中从来没有过仇恨,所以她也不知道此时心中的感觉,愤怒愤怒!“何严西!你去死!”

    赵大成转身一看,赵婉君持刀像何严西奔去,何严西见状坐倒在地,连忙向后退却,眼见这一刀即将刺进何严西面门,赵大成抬手一掌,打在赵婉君的手臂上,赵婉君一时刺痛难忍,惨叫一声便倒在地上。

    几人分开,赵大成剑指白啸远,怒道:“放肆!白啸远!你竟敢耍弄于我,还敢在我青石峰要挟我徒儿!别你为你学了些乱七八糟的功夫,就能上天入地!这是蜀门!可不是你游玩的地方!”

    白啸远不禁冷冷做笑,如今折花柳已死,已经是死无对证,只要他们蜀门一帮人一口咬定,自己便百口难辩。不过这样一来倒是一件好事,自己和赵婉君之间就自然清白了,至于那个杀害幸福村全村二十四口的罪名,也无所谓。

    白啸远走上前去,在折花柳背上踢了一脚,道:“起来。”可是折花柳没有半点反应,白啸远又是一脚,折花柳还是一动不动,突然只听赵婉君惊道:“血!血!”白啸远与赵大成二人连忙附身看查,折花柳已经断了气,半截舌头掉在地上,口中全是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赵大成怒道。

    没曾想,那何严西见状,心中狂打算盘,这时候师父虽然站在自己一方,但事后一定会追问此事,自己的嫌疑实在太大,于是反其道而行,双脚跪地,道:“师……师父!人是我杀的!”

    何严西面色不对,形色匆匆,不知如何作答,白啸远感到不妙,一把抓起他的衣领,道:“既然都来了,不如一同前去。”

    赵大成见状,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白教主,还请你放开我徒儿,我答应你让他一同去罢了。”

    不过多久,众人便见到一人被捆绑着倒在地上,赵大成定睛一看,正是折花柳,长呼一气,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现在看来不管怎么样,江湖上的流言蜚语都可以就此而止了。

阅读清风侠雨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女配又娇又软(穿书)》《只为爱》《大秦:神级建造大师》《听说总裁暗恋我》《从古惑仔到教父》《太子妃娇宠日常》《男主弟媳不好当》《大秦神级炼丹师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37/8293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