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北上华城

    华城的交通繁忙拥堵,原本下午四点能到的却在路上多耗了一个半钟,可把宋仁杰担心坏了。他爱人尹妮也已下班,两口子一块在学校门口等候。

    十五年过去了,宋仁杰老了许多,头发已斑白,身子也消瘦不少,人却很精神。他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穿着一套橙黄色莲装,笔直的站在学校门口左侧的一株大槐树下等候,两眼不停的扫视着过往的车辆行人。

    宋仁杰说道:“孩子长大了,你就别总替她操心,要她自己去努力,我们管不了她一辈子。” WWw.8Yue.ORG

    尹妮待问宋溪道:“女儿呀,你说的那位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便是他吗?”

    宋溪得意的说道:“是的,你们好好看看他是谁。”

    宋溪大声说道:“是的,他就是梁狂平,如假包换。”

    宋仁杰激动得有些发颤,他两手抓住梁狂平的肩膀,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脸型确实有些像,十五年了,他也长大了,长得一副好身子,难怪都认不出来了!

    梁狂平说道:“十五年了,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可天不绝我,我幸运的活了下来。”

    宋仁杰大喜,紧紧的抓住梁狂平的肩膀,激动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老天保佑,真为你感到高兴! ”

    尹妮见他果真是梁狂平,心里也甚是喜欢,拉住梁狂平的手说道:“这便好,好人有好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宋溪见父母亲这般热情,把梁狂平给霸占了,不免有些生气。她拉回梁狂平,朝宋、尹二人说道:“爸、妈,我们先回家里再说吧,故事还长着呢。”

    宋、尹二人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当下领着她俩往家里走去。

    华大校园风光无限美好。一路上,梁狂平环望着四周,激动不已。儿时也曾有过上华大的梦想。怎料命运多舛,时光不复,已经没有那份痴劲。今后的路何去何从,他没有方向。白发老翁教自己宇宙能量是要自己多为人类做善事,若只是凭着那股蛮劲做善事,未免大材小用。这次能拜访宋教授,定要向他好好请教一番。

    四人进了屋,宋溪便大肆的吹捧梁狂平一番。英雄,超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云云。梁狂平听得两耳发麻,宋溪正说得起劲,没完没了。梁狂平不耐烦,找宋仁杰说话。

    宋仁杰带他进书房。虽然宋仁杰住的房子不算大,三室一厅,然他的书房却是最大的一间。书房门口依然挂着他之前书房的那幅对联。上联:博览群书开发智慧;下联:勤于实践增长功夫;横联:怡心斋。

    梁狂平跟着他进了书房。放眼看去,房间三面都摆放着书架,只剩下靠窗户那面空着。书架上放满了各类典籍名著,几乎与之前金林回龙镇上那间书房一般样。梁狂平深知宋仁杰学识渊博,喜好藏书。他的书房价值连城,堪比金库。

    然而,梁狂平此刻并没有心思看书。他不禁想起了在溶洞里白发老翁所教授的知识。诸如《易经》、《道德真经》、《论语》、《宇宙能量真经》、《金刚经》等经典著作,当中深奥的思想智慧仍不时的回荡在脑海里。虽然他学历不高,然这些年在白发老翁的悉心教导下,他进步不少,可谓文韬武略兼备。

    宋仁杰满心高兴,待问梁狂平这十五年来如何度过,怎么不早点来找他。梁狂平便如实的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宋仁杰听罢,感慨不已,梁狂平历经磨难,幸得圣人相救,可喜可贺!但不知那白发老翁是何方人物?

    梁狂平答应过白发老翁,不将他的事告知外人,因此并未多说。

    宋仁杰说道:“狂平,你即得圣人传授,当以所学救民于水火,轰轰烈烈的干一番事业。”

    梁狂平听罢浑身有劲,当即站起身来说道:“教授,我是有一番雄心壮志,却不知从何处做起,还请教授指点迷津。”

    宋仁杰沉思了会,说道:“要不你来华大工作,先做我助理,我向校长推荐你。”

    梁狂平摇了摇头道:“教书?恐怕我干不来。我初中都没有毕业,怎么能上得了讲台,更别说是华城大学,万万不可!”

    宋仁杰说道:“你与别人不同,你得圣人真传,满腹经纶,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国家正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

    梁狂平再三推却,再说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当老师。宋仁杰见他坚持不受,便不再强求,待沉思一会说道:“狂平,既如此,你且发挥自己的长处,为民解难,为国效力。”

    梁狂平认真想了会,教授说得有理,我应该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为国家和人民做些事情,不然辜负了白发老翁传授的一身本事!

    两人谈得正尽兴,宋溪急匆匆的跑进书房,大声叫着开饭喽。两人这才回过神来,一同走出客厅来吃饭。

    宋溪早已按耐不住问道:“爸爸,你们在书房谈些什么啊,饭都不记得吃了?”

    宋仁杰呵呵笑道:“好事!好事!”

    宋溪追问道:“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神秘!”

    尹妮也好奇起来,许久没有看见宋仁杰这么开心过,平日他总是捧着书本,少言寡语,两人虽住在一块,一天说不上几句话。今儿梁狂平来了,却是滔滔不绝,究竟梁狂平跟他说了些什么?她抬起头来瞧了会梁狂平,接着问道:“你们一老一壮,可谓意气相投,谈出个什么好事儿来?”

    梁狂平微微的笑道:“今个儿见到教授开心,便多聊了几句,也没什么事,便是叙叙旧,阿姨可别多想。”

    宋仁杰说道:“妮,你可不知道,狂平已不是当年的狂平了!这十五年来他历经磨难,又得高人相助,学得一身本领,当为国家民族做点事情,否则浪费人才了。”

    尹妮听得疑惑,适才听宋溪说起梁狂平的事迹她还当宋溪在讲故事,全然没在意,时下宋仁杰也说他的好,想必梁狂平真有才能,待问梁狂平道:“真如他们所说,你当真学得一身本事?”

    梁狂平微笑道:“阿姨可别听他们说,我依然是当年的我,只是大难不死捡回了一条命罢,没多少本事。”

    宋溪知道梁狂平是谦虚了,于是朝着尹妮说道:“妈妈,狂平哥哥向来谦虚,你和哥哥一样,总怀疑他,你若不信,待狂平哥哥施展本领给你瞧瞧。”

    尹妮越发好奇,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梁狂平怎么能把一河里江水推举起来救人,这怎么可能?这下便想亲眼见识一下,待问梁狂平道:“果真有其事?”

    还未等梁狂平开口,宋溪已抢在前头说道:“当然是真的,妈妈不信,你请看。”她从身后的提包里掏出一张《金林日报》,翻出那篇梁狂平里江上救人的报导。报导上刊有图片,恰是梁狂平推起水柱救人时的那幅场景。

    伊妮接过报纸,认真的看了一遍,果然是真的!梁狂平果真是超人,太不可思议了!她惊讶不已,待抬头细看梁狂平,眼前这年轻人也不过平平常常,怎么会有如此本事,真难以想象!

    宋溪夺过报纸来说道:“妈,这回你该相信了吧?狂平哥哥不是常人,是超人!是大英雄!”

    宋仁杰好奇的拿过宋溪手中的报纸,认真的看那篇报导,果真和宋溪说的无出一二。待看梁狂平。

    梁狂平满脸羞涩,不愿多言。

    宋仁杰满脸疑惑,此人是谁?难不成以前见过面,他没有印象,主动问道:“小伙子,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梁狂平见他们二人如此神情,不免有些失落。十几年过去了,他们都以为我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想到是我呢!他轻声说道:“教授,我们以前见过面。我记得您曾经还给我讲过国学知识,尤其是《道德真经》,我记忆很深刻。教授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宋仁杰仔细打量梁狂平,此人是有些眼熟,却是不知道是谁了!尹妮有些着急,待问宋溪道:“女儿呀,你就别为难我们了,他到底是谁?”

    宋溪见父母亲都没有认出梁狂平来,心里高兴极了,总算找回平衡感了,当初自己也没有把梁狂平认出来,现在他们也一样。她乐呵呵的说道:“他便是梁狂平,失踪了十五年,总算是回来了。”

    宋、尹二人听罢,顿感一惊,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小伙子便是当年失踪的梁狂平,当真难以置信!两人“啊…”的一惊,是不是听错了!

    宋仁杰自是满心的喜欢,但不知道女儿在给自己卖什么关子,难不成是她交了男朋友,把他带来让自己帮忙参考?女儿的心思他永远也猜不着。

    宋仁杰提前半个小时到学校门口等候,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女儿到底带个什么人物来。宋溪在电话里可没少向他老爸夸赞梁狂平一番,说他是里江上挺身营救蔷国驻莲国大使家人的大英雄。宋仁杰还真被她说的心动了,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女儿什么时候结交了这样的英雄人物,真不敢相信!因此他要亲自迎接,以免怠慢了贵人。

    梁狂平却不为所动,说道:“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不能因为救了几个人就要别人帮助我呀。我有手有脚,又还年轻,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怎么能随意要别人帮忙?”

    送走了史密斯?林和陈林等人,宋溪便等不及了,拉着梁狂平说道:“狂平哥哥,不是我说你呢。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打算了。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呢?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做个无名英雄吗?”

    宋仁杰、伊妮迎上前去,待看宋溪身边的这位男子,却不怎样,人长得倒是健壮,看来是乡下人家,宋溪怎么会看上这般人呢?

    宋溪嘻嘻笑道:“老爸,老妈,看我把谁带来了?”她两手拉着梁狂平,推到宋仁杰和尹妮跟前。

    宋仁杰、尹妮见此人十分陌生,但又似曾见过,却是想不起来是谁,要说是亲戚,应该认识,但眼前这男子还真没有印象了。

    前方公路上一辆出租车缓缓的开了过来,停在路边。

    宋仁杰、尹妮抬头一看,见出租车后座车门打开了,先后下来一男一女。那男子长得健硕雄壮,那女子长得婀娜多姿,活泼伶俐。女孩抬头环望,见宋仁杰和尹妮站在路边的大槐树下,这会儿她可得意了,拉着身边男子的手便往大槐树下走去。那女子便是宋溪了,和着她的男子正是梁狂平。

    宋仁杰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转回头来朝尹妮说道:“我看不会,我们的女儿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你就放心好了,等会儿见着她人就知道了。”

    尹妮轻叹了口气说道:“但愿不会吧,都怪我们平时太忙,没有多点时间陪陪她。”

    宋溪激动得远远大声叫道:“爸爸,妈妈,想死你们了。”

    宋溪说不过他,便不再辩解,这也好,是个真汉子!

    当天上午,梁狂平和宋溪别了宋泉后一道赶往华城。他俩乘坐高铁一路北上。宋溪出发前便给父亲宋仁杰打了电话,说要带个贵人去看望他,保准他见了会欣喜若狂。

    尹妮并未显老,虽年纪不小,却风韵十足,她打扮得很时尚,咋眼一看,仍是一美人儿。她手里拎着橘黄色的小包,边看着来往的路人边朝宋仁杰说道:“老头子,你说女儿到底想给咱们闹些什么,这孩子好好的老师不当,竟然请霸王假!前天回龙中学的校长张怀亮还打电话来说起这事,叫我们好好的做她的思想工作。可别是跟错人了,学坏了?”

阅读维和狂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26/8293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