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四、止(一)

    阮菁菁满脸是血,正将孔燕燕搂在怀里,边哭边叫。

    孔燕燕侧躺在她怀里,面色蜡黄,唇边带血,就连眼角与鼻端亦有鲜血渗出。可诡异的是,脸上的笑容仿佛凝固了一般,不见丝毫消退!

    任凯从阮菁菁手里接过女孩儿,嘴唇抖得早已经连话都无法出口。

    女孩儿咽了口唾沫,笑道,“我记得,那晚虽然我先走一步,可……。你腕上的牙印还在吗?” WWw.8Yue.ORG

    任凯没有想细思量女孩儿怎么会记得,却将左腕抬起,只见两个牙印大小不一,相应成趣。

    其余人亦是凄然以对。

    “呵呵,孩子问的时候,一定要避开囡囡,省的她难堪。”女孩儿艰难的抬起手,在男人脸上抚摸着,说道。

    任凯鼻子一酸,咬牙笑道,“囡囡不会难堪的,她……”

    话到一半儿,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傻子,你这是做什么?龙城江湖道上的黑师爷,心机深沉,计可破天,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女孩儿终究还是没说完,亦是嚎啕大哭。

    “不要紧,能哭就行。”金韬从身后闪出,一脸淡然。

    任凯急忙让开半个身子,将女孩的脸露出来。

    付楠也来了,半蹲在旁边,摸着女儿光秃秃的头皮,垂泪道,“燕燕,不能再耽误了。你爸爸正在申请航道,马上就走。”

    孔燕燕一听,止住悲声,望着任凯哽咽道,“好的。不过,能不能……”

    任凯截住话头,小声说道,“能不能让神医陪着……”

    众人一起望向金韬。

    金韬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让子默去吧。嗯……玫玫姑娘也去。”

    门口的郭建军听了,目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两个小时后,赵玫玫与任凯相对而坐。

    “为什么?”赵玫玫抚摸着小腹,淡淡的问道。

    任凯笑了笑,没有作声。

    “就因为有他?”赵玫玫对着小腹说道。

    “这次出去,就别回来了。”任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袁季平、陈功成之后,你就一直在布局我离开的事儿?”赵玫玫自顾自的问道。

    “还要再早一些。”任凯眯着眼睛说道。

    赵玫玫没有感到意外,点头说道,“不得不说,你这个时机选的极好。”

    任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是吗?”

    赵玫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听说,龙小年已经正式向上边举报,明书记早先的秘书刘小军借他之名大肆贪腐,为了公正起见,明书记已经申请回避,估摸着,回京也就是一两天的事儿了。”

    任凯低头望着茶杯里沉浮不定的茶沫,没有吭声。

    赵玫玫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几分钟前,有关省委常委寇思文未经审查,私自出境的消息已经在网上流传开了。你听说了吗?”

    任凯点了点头。

    赵玫玫吁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作为班长,华海天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以想象的到,他的仕途怕是要止步于此了……”

    任凯摆了摆手,笑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准备登机了。路上多听子默的话,不要再任性了。”

    赵玫玫呆呆的望着他,良久之后才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任凯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不止你说的这些,还有酒店门前的爆炸案,环路上的交通意外以及……无烟城计划。桩桩件件,虽说不是出自我手,可张恒这么搞,与我也大有关联。”

    赵玫玫轻捂胸口,满脸痛苦的说道,“为了一个侯家,你……真的连命都不要了?”

    任凯慢慢的放下杯子,说道,“佟北生与候奎之争,谁是谁非,确实跟我没关系。可他却打算从我这儿拽开口子。那只好手底下见真章了。”

    赵玫玫苦笑一声,说道,“那宝山集团呢?”

    任凯抬起眼望着她,郑重说道,“宝山集团的事儿比较复杂。不过,跟我关系不大。这一点,日后自会见分晓。”

    赵玫玫点点头,沉默良久,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爱过我吗?”

    任凯闻言,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张老照片,轻轻的放在桌上,起身推门离去。

    照片略微泛黄,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后排是十几个十七、八的男女,笑容青涩,举止张扬,众星拱月般的将赵玫玫围在正中。

    前排是几个成年人,最左边一个容貌清秀的男人,微仰着头,眼神忧郁,正是任凯。

    照片最底下印着一行字,景瑞助学留念。

    赵玫玫拿着照片,一脸微笑,小声说道,“再见,我的爱人。”

    另一间屋子。

    金子默一脸凝重,望着阮菁菁说道,“姐,这次他闯的祸可不小。即便侯家不肯弃子,只怕他也……”

    阮菁菁咬了咬下唇,点头说道,“我今晚……我待会儿就给吴家打电话。”

    金子默有些不忍,迟疑一下说道,“吴家未必肯管。你……为什么不劝他跟我们一起走?”

    阮菁菁微微摇头,轻声说道,“他要肯走,怎么会等到现在?”

    金子默嘴动了动,满腔话语化为一声长叹。

    傍晚,翠府酒店某房间。

    “他们走了?”郭建军看了看站在窗前的任凯,说道。

    “你问的是哪一个?”任凯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

    “除了燕燕他们,还有旁人?”郭建军有意岔开他的悲伤,笑着问道。

    “第一个离开的是张景菲。”任凯转过身慢慢走到沙发旁,说道。

    “哦?”郭建军挑了挑眉。

    “然后是费胖子。”

    “他?”

    “叶落自然要归根。”

    “你又何必瞒我?他早不走晚不走……”郭建军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半儿,被任凯打断了。

    “麻四。还有丁权。”任凯摆了摆手。

    郭建军笑了笑,说道,“麻四没有走。他找纪清河自首去了。”

    任凯目光闪了闪,嘴角总算泛起些许笑意。

    “刘小军的死……”郭建军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任凯沉默半晌,淡淡的说道,“没有人出卖他。”

    郭建军默然。

    “嗡嗡嗡”任凯手机震动。

    看了看,没有接。

    “是宿开振。”任凯说道。

    “这一关,查德求算是勉强过了。”郭建军一脸讥讽,摇头说道。

    “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任凯看着手机,又说道,“我估摸着,你可能要挪地方了。”

    郭建军呵呵一笑,说道,“那也是年后的事情了。”

    任凯一惊,问道,“莫非已经找你谈过话了?”

    郭建军点点头,笑道,“容我卖个关子吧。”

    任凯恍然,禁不住微微一笑,说道,“翟克俭倒是挺看重你。”

    女孩儿又是一阵咳,将血溅的任凯满头满脸。

    任凯回头望向魏民文,魏民文知其意,转身狂奔。

    阮菁菁见了,顾不得自身,从桌上抽出湿纸巾就要在任凯脸上擦拭。

    任凯摇了摇头,接过纸巾,将怀里女孩的脸庞细细的擦拭干净,柔声笑道,“这牙印怕是要跟我一辈子了。等咱们的孩子大了,你说会不会问起这个?”

    阮菁菁见两人的狼狈模样,哪里还能忍得住,偏过头轻轻啜泣。

    任凯忍不住一笑,摆手说道,“酒极而乱,乐极生悲。才喝了多少,你们就胡言乱语了。袁季平急流勇退,意外身死。哪有什么陷害与倾轧?”

    郭建军刚准备反驳,耳听的阮菁菁尖叫一声,急忙转头看去。

    任凯又看了看表,心中大定,随意笑道,“单单只是喝水,如何能倒?老郭,你醉了。”

    “你真的以酒对水,将袁大头喝倒了?”郭建军面色酡红,醉眼惺忪。

    “对不住,都怨我……”任凯咬牙说道,伸手将女孩儿头上的假发拽下来,抛在一旁。

    “是我愿意的……你不要乱讲……。”女孩儿略显不安,四下看了看,接着说道,“我……这个样子……很丑吧。”

    任凯心中一痛,笑着说道,“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我曾经跟老于讲过,世间美貌,无出你右者。”

    “老公,谢谢你。”孔燕燕嘴唇动了动,小声笑道。

    “你别说话。金神医马上就来。”任凯把耳朵凑过去,柔声说道。

    “快请金韬过来。”郭建军勉强算是清醒,急忙对纪清河喊道。

    纪清河应了一声,小跑着去了。

    “呵呵,死不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总要将这身体里的血糟践完,才能……咳咳……”女孩儿一阵大咳,将头上的假发都震歪了。

    郭建军点点头,喟然叹道,“坊间传闻,袁青天是被人陷害,作了权力倾轧的牺牲品。如果龙城也有奸臣榜,只怕你我即便不是状元,也是榜眼、探花之流,日后少不得鼻子头上一点白。”

    魏民文在旁边笑了笑,摇头说道,“君子好名,小人好利。可名与利什么时候分过家?不错,袁季平的官声确实清廉,但欺人之念何曾少过?别的不说,菅长江好歹也算是一任主官,可每日战战兢兢,就怕袁大头哪天心血来潮拿他做伐。这难道也是青天该有的作为?”

    任凯大惊,急切之下,险些摔倒。好在一旁的魏民文伸手扶了一把。

阅读灰色临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超神萌娃》《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玄学大师是影后》《萌宝来袭:爹地请签收》《漫威之东皇太一》《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大唐之老子是李建成》《八十年代嫁恶霸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223/8296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