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妙计

    会有今天的结果,自己是早已经料到的。如果自己当初对望舒回到自己身边有一丁点的信心,就不会跪在地上求长久。

    当初长久答应帮自己,并不是真的要帮自己,只是给自己一颗定心丸,能让自己安慰自己还有长久帮助自己,还有人站在她这边,自己还有机会重新得到望舒。

    方润给宿儒弄完腿脚,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大夫救了一整晚,岑宁在院子里面也做了一整晚。

    岑娟醒来以后,没有再说岑宁肚子里面孩子的事情,像是默认要留下他肚子里面的孩子一样。

    “下个月!” WWw.8Yue.ORG

    “唉!”,宿儒原本听到方润说自己可以下地走一走,眸光亮了亮。

    但是掐指头算了算时间,下个月!不是还有三十天才下个月!还早呢!

    方润又到小榻旁边给三斤把伤口包扎起来,三斤都已经朦朦胧胧的睡着,被方润喊醒的时候,都忘了自己现在在哪里,猛地起身,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又是好一顿龇牙咧嘴。

    “砰!”,房门被人直接推开,屋子里面的几个人都看向房门口。

    七两站在房门口,看着小榻上面没有穿伤身衣服的三斤,后背那处撒了白色药粉已经被红色血液染红的地方,格外刺眼。

    床铺和小榻是在一个方向,可七两的目光没有一点飘向床铺,她犹豫着要不要走到三斤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三斤有些惊讶,一时间都忘记了后背的疼痛。

    宿儒也对七两的出现有些诧异,他还以为是南历回来了,刚刚第一反应是三斤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被南历看去了……啧啧啧。

    “你先出去,正夫给我上药着呢。”

    三斤冲七两摆手,幸好宿儒公子现在已经穿上了裤子,不然被七两看到了身子,南历将军看在长久主子的面子上,可能不会手刃七两,但绝对会把七两的眼睛挖出来,他不想要一个双目失明的妻主啊!

    “嗯。”

    七两人下过去看看三斤后背的窗洞,走出了屋子,关上房门。

    门口没有拦住七两的仆人还心惊胆战的,他一直盯着七两,但是好长时间都没有见七两有进去的动作,就松懈了,没想到屋子里面发出一声痛呼,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七两就已经进了屋子里面。

    还好南历将军现在不在。

    方润给三斤包扎好了以后,李季从凳子上面起身,过来帮三斤把衣服穿好。

    方润去收拾他的医药箱。

    “我能跟你们回去吗?”

    床上坐着的宿儒可怜巴巴的呃开口说着。

    自己现在不能下地,不能去厨房里面做饭,每天吃南历府上做的饭菜,真的是很腻了。长久府上可就不一样了,那小皇子做的饭菜,吃一辈子都不会吃腻。

    “三斤伤了,抱不动你。”

    方润开口回答道。

    屋子里面的男子,只有三斤能抱动宿儒,可三斤现在后背受伤,根本没办法用力,他自己回府宅都还是问题。

    床上的宿儒哀怨的看了一眼方润。

    方润他们回了长久新府宅这边,回来的时候,长久已经在府宅里面了。

    她正在主院里面看李季养的花,听到管家说他们回来了,才往外面走去。

    “这是怎么了?”,长久看到七两肩膀上扛着的三斤,开口问道。

    “三斤陪我去花市的时候,遇到了疯马,后背被踢了一脚。”,李季开口解释道。

    “功夫退步这么严重?”,长久没有任何的关心,反而说了三斤的功夫。

    李季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他想要表示的意思是三斤救了自己,而且还制服了马匹。

    “无碍,反正都已经嫁给七两了。”

    “你先带他回屋子里面休息吧。”

    长久对七两开口说道。

    “是。”,七两扛着三斤往自己的屋子里面走去。

    她肩膀上面的三斤扁了扁嘴巴,自己刚才是被主子给嫌弃了吗?

    七两把三斤送回屋子里面,长久和方润几个人去了小厅用晚饭。

    巫马思吉早已经在厨房准备好了晚饭,众人刚刚坐到餐桌上面的时候,南历抱着宿儒出现了。

    被南历抱在怀里的宿儒,没有以往看起来那么自立,带着一种属于男子的娇美。

    因为这一段时间用药引的缘故,宿儒是不能坐在轮椅上面的,膝盖能不用力最好还是不要用力,能不弯曲就不要弯曲。

    巫马思吉的饭菜做的挺多的,但是多出了两个不速之客,最后桌子上面的饭菜被众人吃的干干净净。

    吃饭的时候,宿儒都是被南历抱在怀里的。

    在南历怀里的宿儒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倒是方润和李季,巫马思吉都没有去看宿儒。

    吃完饭以后,方润回屋子里面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巫马思吉回屋子里躺着休息一下,李季去院子里面看自己种的花花草草。

    宿儒有些食困,让人安排屋子去休息了。

    长久和南历在书房里面,看着宗槐国的地图,面色阴沉。

    “没想到这次派出去的武将,倒是我们高估了。”

    南历抬手在地图上面指了一个地方,她和长久原本推算皇上派出去的那些人失守这座城池的时间是一月中旬,现在才不过十二月中旬,就已经隐隐有些保不住了。

    “皇上那边收到消息了吗?”

    长久没有说话,南历看向长久,长久眼眸低垂,不知道是在认真看地图,还是早已经神游。

    “具体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皇上应该有猜到一些。”

    长久开口回答道。

    皇上传送消息的渠道,被人拦了下来,但是这消息也瞒不了太长的时间。

    自己这边如果没有四围传回来的消息,怎么也想不到边境的情况已经很是凶险了。

    “他同意把孩子留下了?”

    长久看向南历。

    这一段时间,方润给宿儒治疗腿脚,再有两个月,腿脚就能完全好起来了。

    等腿脚完全好了,宿儒肚子里面的孩子……

    南历摇了摇头,她现在也不知道宿儒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长久挑了挑眉梢,不应该吧,南历每天都跟宿儒呆在一起,孩子的事情还没有商量好吗?

    “如果你去了战场,他还没有下决定,你准备怎么办?”

    按照方润给宿儒治疗腿脚的呃时间,等南历去战场的时候,宿儒的腿脚还没有完全好。

    “我都去战场了,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哪里还有心思管他肚子里面的孩子。”

    南历自嘲的开口说到。

    “你要是去了战场,说不准他就把肚子里面的孩子留下了。”

    长久开口道。

    这只是她的推测而已,宿儒是南历熊山上捡回来的,南历去边境凶多吉少,宿儒肯定回为南历留下一条血脉。

    “是吗?”

    南历听到长久说的这句话,心中莫名的疼了一下。

    自己去了战场,宿儒就会把肚子里面的孩子留下了吗?

    可若是自己在战场上面牺牲了呢?

    宿儒和他肚子里面的孩子怎么办?

    长久拿起桌子上面的一封信,递给了南历。

    南历疑惑的接过,刚才长久已经告诉了她很多不知道的消息,原本知道长久的消息渠道广阔,却没想到比皇上那边还要迅速。

    南历打开手中的信封,信奉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上面却写着一招制敌的妙计。

    “这?”,南历拿着信纸的手有些颤抖。

    长久现在不过是看着面前的地图,手中掌握着从千里之外传回来的消息,就已经给出了解决的办法。

    长久时百年难得一见的将才,懂进退,也知晓朝堂局势,只可惜长久的心不在开拓疆土伤,甚至连保家卫国也放下了。

    南历不知道长久时因为什么事情下定决心离开战场的,但是皇上愿意放长久离开朝堂,怎么看都是还没有发现长久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性。

    当然,长久现在做的事情,对于宗槐国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长久农庄当中雇佣的农人,不知道养活了多少的家庭。农庄当中产出的瓜果蔬菜,奇珍异果,已经不单单是供人裹腹那么简单,使节出访的时候甚至回从长久农庄当中挑选一些瓜果。

    “你看看就行了。”

    长久说完话,卡娘了桌子上面的烛火。

    意思很明显,南历手中的妙计,看完以后就要付之一炬。

    南历后退了半步,手中拿着的信纸有些烫手,长久这条妙计,送到战场伤,能保下多少将士的性命,同样……也会让那几个武将立下不小的功劳。

    “南历,你该明白的,这妙计,不是她们自己想出来的,送到边境,她们能发挥多大的力量,并不可控。”

    “她们不是你。”

    “说不定她们看到这妙计,还会怀疑真假。”

    “并不是只有朝堂上斗得风起云涌,战场上面的明争暗斗,你见过的。”

    长久说话的时候,南历手中的信纸已经被她重新拿了回去,放在烛火上面,慢慢的化成灰烬。

    这妙计,对于之前送回来的边境局势,可以扭转乾坤。

    可是,边境的局势,现在早已经不知道发展到什么样子了。

    边境距离都城实在是太远了,不是正应了那句天高皇帝远,不然那些人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但现在还拦着消息。

    这个国家,自己的母亲已经赔上了性命,自己不想再配上性命了。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战场……她是不会再去了,倒不是因为血腥,也不是因为人命,只是乏了。

    这宗槐国的能人义士不少,缺的是皇上的一双慧眼。

    这个国家,并不是缺少了她,就存活不下去。

    皇上心中清楚一开始派南历出去,之后的城池不会再失去一寸,可她还是派了那几个武将出去,皇上心中孰轻孰重,她自己有一杆秤,这是她的江山,她自己衡量便可。

    南历看着长久心中的信纸再烛火上变成灰烬,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既然姐姐都已经同意留下肚子里面的孩子了,岑宁自然是开心的。

    但是姐姐开始小心他肚子里面的孩子,就开始管制他的出行,不能每天在逐颜馆待很长的时间,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就连到南历府上尖宿儒都不能太长时间。

    “等下个月就可以下地走一走了。”

    方润也知道宿儒在床上这么躺了一个月,很难受。

    每天只有南历回来的时候,抱着他去院子里面走一走。

    方桃听到长久的话,心颤了颤。

    是啊!

    长久转身,注视床上侧躺的方桃:“今天的结果,你自己不是也早已经料到了吗?”。

    448妙计

    这一段时间,方润给自己用药引,一开始自己还新奇这药引怎么用,后来见识过怎么用,也觉得没什么,然后大脑中又开始情不自禁的想起在皇恩寺的时候,那个无慧师太跟自己说过的话。

    现在肚子已经有一点点显怀了,但也不是很明显,岑宁过来看过自己一次,岑宁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现在他已经不在逐颜馆里面住着了。

    被岑娟接回了家里面,岑宁说岑娟前一段时间生意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不在府宅里面待着,后来满身伤痕的被人送回府宅,苏瑢当下直接哭晕了过去。

    “我还不能下地吗?”,宿儒看方润给自己穿裤子,自己现在真的跟一个残疾人一样,连裤子都不能自己给自己穿。

    “暂时不能。”,方润帮宿儒系好腰间的带子。

    ……,南历府上,方润给三斤背上的伤口撒上药粉,然后回到床侧继续给宿儒捏骨。

    苦了在门口待着的七两。

    “唉,要发霉了!”,宿儒平躺在床上。

    长久说完话,转身离开了房间,还好心的帮方桃关上了房门。

    自己尴尬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方桃都没有开口说她和望舒的事情,也许她还没有整理好怎么说,也许她自己还没有想清楚要怎么而去面对,等她想好了,想说了,再来跟自己说,也不迟。

    屋子里面,方桃平躺在床上,原本身上就没有什么力气,现在更是瘫软。

阅读正侧侍君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120/8295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