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不打算放过

    唯一对他有利的,是双方之间多少还有一些距离。距离是一个箭手的生命。

    戈登从背后抽出他的猎弓,然后从箭壶里拿出三支箭搭在弦上,只听见嗖嗖嗖三声轻响,三支箭就像闪电一样连环射出,像渐渐追近的骑士射去。

    戈登驱动巨狼,拼命的继续奔跑。他很清楚,弓箭的攻击只能暂时地阻挡追兵,迟早他还是会被追上的。不过好在他也不用跑多久。他的伙伴、还有他的父亲正在前面等他回去,他只要跑到那里,就可以得到援助。

    他大大地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也没力气做任何闪避的动作,只能看着沉重、锋利的骑枪飞近。

    但就在枪尖逼近他的时候,一个火球及时地飞过来,在枪尖处炸开。爆炸的气浪让骑枪的方向偏了一点,擦着戈登的身子飞过,深深地扎在草地上。气浪同时也把戈登掀到了一边去。他挣扎着、翻滚着向兽人同伴们接近。

    譬如,中阶法师的标志是在体内建立一个“魔核”,以此为法力运转的中心。有了魔核之后,施法的速度和威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中阶战士的标志,则是通过打通自己身体关键的窍穴,使得全身的肌肉、骨骼“魔兽化”。很大程度上,一个中阶以上的战士和正常的人类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了。

    在中阶战士凭借等级碾压低级战士的时候,技巧的意义都已经不大了。中阶战士仅仅凭借力量和敏捷上压倒的优势就可以一面倒的屠杀低阶战士。不论这个低阶战士是纯粹的菜鸟,还是有一定经验的老兵。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阶战士就可以无所顾忌。如果人数差距太大,大队训练有素的低级士兵还是可以给中阶战士造成一定麻烦的。

    但是现在人类骑士和兽人年轻猎手们的差距并不仅仅在绝对的实力上。

    从装备上来看,精锐的骑士全副武装,而猎人们连护甲都没有。从战斗意志上说,面对鲜血,骑士连眼睛都没有多眨,而年轻的兽人猎手大多已经被伙伴接连横死的惨状吓的胆寒,纷纷开始拨转巨狼掉头试图拉开距离。

    人类骑士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年轻、不成熟的对手。他随手挥舞了一下手里的骑枪,抖出一个枪花,从枪尖上甩出一串鲜血。然后催动独角兽准备追上去。

    但就在这时,一道烈焰腾空而起,在草地上燃起一道火墙阻挡住了他的去路。灼热的气浪让他感到自己的毛发和胡须一阵干枯。这个骑士面不改色,只是伸手一拉独角兽的缰绳。

    他的坐骑一声长嘶直立而起,在火墙前一步止住了脚步,然后敏捷地向旁边绕了过去。火墙的范围并不大,绕过去只花了骑士几秒的功夫。但是这已经足够兽人猎手们扶着包括戈登在内的受伤的伙伴们逃出一定的距离了。

    在他们的背后,碎石部落族长,中阶巫师拉比纳手拄魔杖站在原地不动,身上宽大的长袍在微风中不停地摇摆着。

    “族长!”有年轻的兽人猎人转过头焦急地大喊。

    拉比纳没有回头。他只是背对着年轻是兽人猎手们挥了挥手,用清晰而坚定的声音说,“不要多说了。快走吧,我的孩子们。” WWw.8Yue.ORG

    我说过很多次,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戈登在心里说。然后他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他忍不住大声嘶喊了一声,“小心些……父亲。”

    拉比纳仍然没有回头。但是戈登看见他的背影颤抖了一下。戈登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这个词称呼过他了。

    拉比纳再次挥了挥手。在他身后,他的儿子和部落的其他少年们正向部落的方向逃去。

    骑士并没有尝试越过拉比纳去追击兽人们。双方都是身经百战的中阶职业者,他知道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对峙片刻之后,骑士首先开始动作。他翻身跳下坐骑,扔掉骑士长枪,从背后抽出剑,慢慢地逼了上来。

    长枪攻击范围大,却不利于细微变化,适合战场杀敌。眼下是高手相争,用长剑更适应。独角兽虽然是中阶魔兽实力不凡,但毕竟是魔兽没有智慧。同样适合战场,而不适合直接参加这种对决。

    骑士沉默地步步紧逼,没有对地上的长枪和身后的打转的独角兽多看一眼。这的确是精锐的中阶战士才有的果决的气质。

    不过,拉比纳丝毫没有惧色。中阶和中阶之间,也是有差距的。经验丰富和经验丰富之间,也是有不同的。拉比纳当年在人族兽族的血腥战场上纵横的时候,眼前的骑士还是胡混的少年吧?

    多年来拉比纳虽然卡在中阶法师与高阶法师的关口不能寸进,只能停留在中阶法师的水准上。但是中阶实力范围内的手段越发的炉火纯青,怎么会害怕一个晚辈。

    他打定主意,要凭借自己经验的优势,在这里先干掉这个骑士。中阶战士足够以一当十,在战场上充当突破的箭头威力极强,对一支军队意义重大,他们就是一支军队的军魂。

    而这样的灵魂,在一支军队里也绝对不会太多。中阶战士数量稀少,十分珍惜,一般都是高级军官。在这里干掉他,对解决部落的危机十分有利。

    人类骑士,打的也是类似的主意。

    相比于中阶战士对人类军队的意义,拉比纳对碎石部落的重要性只有更高。作为在人类兽人对抗前沿的兽人据点,碎石部落贫困但民风彪悍,战士是不缺的,几乎所有男性成员都是合格的低阶战士。

    但是施法者的紧缺则是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拉比纳一个人撑着的。好在他是中阶法师,实力不弱,知识广博,总算是一个人照顾了部落多种多样的需要。

    如果能在这里把他留下,对碎石部落将会是沉重的一击。施法者的作用,很多时候远在直接的战斗力之外。

    双方的主意打到了一起,也不多话,一齐准备开始出手。

    先动手的是拉比纳。虽然他身为中阶巫师,所有低阶法术都可瞬发,并不怎么惧怕近身战。但法师和武者对战,终究还是倾向拉开距离的。所以他抢先出手。

    这次还是火球术。拉比纳精擅元素类的法术。而具体使用哪种元素魔法,往往会依据环境而定。就像他灌溉部落的农田的时候,在河边施展法术,借助整条河水的水汽搬运水元素,就取得了事倍功半的效果。

    眼下正是秋天,大草原上天干物燥,正适合火系法术的施展。

    正在逼近的中阶骑士只觉得呼吸一窒,浑身的毛发都被灼的干枯弯曲,似乎要燃着了一样。一股腾腾的热浪迎面卷来,气势磅礴。

    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击倒,就地一滚,以避锋芒。火球擦着他的头发掠过,在远处炸开,轰的一声扬起一片烟尘。与此同时,他闪电一样迅速弹起,拉近和拉比纳之间的距离。转瞬间,就已经冲锋到了近前。

    拉比纳丝毫无惧,手一挥就是一连串的瞬发小火球,同时给自己加持多个防御术法,和对方猛烈地对攻起来。

    短短瞬间,拉比纳护身的三层空气护盾先后被击破,身上留下大小数道伤口,其中一道自胸口贯穿至腹部,再深一些就足够将整个人分成两半,状况凄惨。

    但是骑士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上下被烈焰烧的焦黑一片,头盔早被打飞到了不知哪里,胡须毛发都被火焰烧了个干净。最后被拉比纳生生地按在胸膛炸开了一个炎爆术,整个人被爆炸的冲击力掀飞到空中,倒飞出去。整个精钢半身胸甲被炸的四分五裂,里面血肉横飞,伤口惨不忍睹。

    高手相争,未必就要打很久。拉比纳迫于远方人类大队骑兵的逼近,必须和对方速战速决。人类骑士作为武者必须尽快接近对手也无意拖延,所以双方爆发了一场激烈而迅速的决战。

    在远处,碎石部落族长、中阶巫师拉比纳正保持着施法的姿势,吟诵起下一个咒语。

    其他的兽人们也没有闲着,纷纷大声咒骂着包围了上来。两个猎人去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戈登,其他的人挥舞着武器冲向了人类骑士。兽人猎手们占据着人数优势。但是这个人类骑士毫无惧色。他沉默地轻轻跃马上去,拔出了地上的长枪,孤身迎向了数倍的敌人。

    武器交击的清脆响声和凄厉的惨呼连连响起,只是片刻的功夫,最先和这个骑士交手的兽人猎人就全部被击杀,没有一个能支持三个回合以上的。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这些兽人猎人,即使包括戈登这样的佼佼者,都只是低阶的战士,没有一个中阶以上的战士。

    不管你是施法者还是战士,由低阶到中阶都是越过一道质变的关卡。同样是低阶的战士也会技巧娴熟与否、战力高低的区别。但中阶战士、中阶法师却是发生了某种更为本质的转变。

    当然,偶尔也会有例外,比如拥有不能有等级衡量的特殊才能的人才,比如立下特别重大功劳的人。甚至也包括有关系、有门路的人。但这些总体来说还是少数。而现在追击戈登的骑士,更显然不是这一类的人。

    因此当看着那个骑士骑着独角兽一点点逼近过来的时候,戈登的心里冒出了一阵寒意。这基本也就意味着一个中阶战士,一个身经百战的精锐战士的逼近。他虽然也是部落的优秀战士,但是还是一名低阶战士,与一个中阶战士越级正面对抗,绝没有半分取胜机会。唯一可以让他对中阶战士产生威胁的狂化技能,他刚刚用过,已经无法再次使用。

    一般来说,对于近战职业,只有跨入中阶战士行列的好手才有机会受到册封。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在实力上,中阶是一道分水岭。强大的实力才能和优越的待遇互相匹配。

    当然,为此骑士要承担一些义务:对于高级贵族册封的守护骑士,义务自然是追随主人;对于国家册封的骑士,一般来说就是去军队服役,担任军官。

    因为看到人类骑士似乎并没有携带远程武器,戈登一直都没想到对方会反击。结果此时他为大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被击中的地方焦黑一片,冒出一阵烤肉的香气。

    更糟糕的是,他骑着的巨狼也遭受到了闪电的影响,脚下一软,栽倒在地,把他掀翻在路边。而此时他受到闪电的影响,全身麻痹,手脚无力,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人类骑士脱手将手中的骑枪飞掷过来。枪头的寒光在戈登的目光中越变越大。冰冷的恐惧抓住了他的心脏。

    几里的路并不算遥远。戈登边打边逃,虽然一路险象环生,但终究是挨了过来。远处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伙伴的身影了。他大声呼喊起来。那边正在打猎的兽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状,纷纷骑着向这边赶过来。

    戈登心中一松。但是马上又紧张起来。大概是看出他快要逃离出追捕,后面追逐的人类骑士中猛然催动坐骑加快了速度,一下追了上来。

    无奈之下,他只得一拨座下独角兽的缰绳;这只独角兽也是经历过战场考验的,对危险有很强的直觉,向旁边一跃轻松地躲开了这一箭。只是这样一来,它的速度不得不降了下来,距离又一次被拉开了。

    对中阶战士来说,弓弩等远程攻击的效果并不算好。因为中阶战士的反应远超常人,弓箭需要一个飞行的过程,给了他们一个反应的时间,要命中对手很困难。不过现在戈登并不奢求伤害对手,只求阻挡对方一下。弓箭此时倒是正好发挥了作用。

    戈登翻手抽出猎弓,又是三箭连环射出。对方果然无奈拨转独角兽的方向躲闪。然而没等他长出一口气,只见独角兽头上的尖角处耀眼的亮光一闪,一道闪电猛然劈了过来!

    施法者的册封相对宽松,因为同样实力的情况下,施法者比武者更稀少一些,而这些施法者普遍又不大愿意接受军队和国家的束缚,宁愿选择自己研究魔法知识。

    所以比较优秀的低阶施法者只要乐意为国家效力,有时混个骑士头衔并不困难。

    这个骑士身手十分敏捷,手中盾牌一挥,就格飞了两支箭。不过戈登的三支箭角度选的十分巧妙,骑士格飞两支之后,就已经来不及格挡第三支了。

阅读异界之我成了大魔熊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乱世繁华,为你倾尽》《火影之千手斩间》《海贼之狙击手》《妾本难为》《从LOL脚本服归来》《柔弱无骨》《NBA:从科比大礼包开始》《我是鸠摩智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119/8291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