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醒来

    而就在许微然几要忍不住冲进去的时候,房门终于被打开了。

    瞬间,许微然目光就朝着里头看去,不等义老头抬脚走出来,许微然已然先冲了进去。

    僵住的脚此时在朝着他迈去的时候,却觉得无比的沉重……

    其他人原本是想一同进来的,可在看见许微然那颤抖着的身子,抬起的脚最终也没落下,目光紧皱着看着她的背影,最终化作一道叹息,给他们一个相处的时间。

    其余的医生在义老头出来后,随即也就出来了,临走前对许微然说了一句不能待太久,让病人好好休息的话,许微然垂着脑袋,轻声回了一句“好”。

    而没一会儿,许微然就出来了。

    御凌风目光紧盯着许微然,现她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看见他时,还抬脚朝他走了过来,倒也没有别的不对劲的地方。

    顿时他也抬脚上前了一步,抬手拉过了她的手臂,说道“你别想太多,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若是他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的话,那他还算什么男人?” WWw.8Yue.ORG

    许微然僵硬的扯了扯唇角,没有回答这话,好半响,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哥…我有点累了。”

    “吃点东西再睡吧。”

    一旁传来了御凌溯的声音。

    许微然目光朝着他看去,见他眼底难得的关心,顿时她扯了扯唇角,也没拒绝,只开口说了一声“好。”

    而老先生早就让厨房交代好许微然差不多会在这个时间醒来,早就备好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许微然没有食欲,但还是强迫自己多吃一点,直到再也吃不下了,才放下碗筷,抬脚朝着床的位置走去,缓缓的躺了下去。

    在躺下后,闭上眼时,眼眶的泪水再也忍受不住的流了下来……

    御凌风和御凌溯就在隔壁房间,过了好一会儿御凌风推门进来的时候,现许微然已经在床上躺着了,随即就又将房门给关上了。

    御凌溯就站在御凌风的身后,见此,不由小声问道“睡了?”

    御凌风关上门后就抬脚朝着他们的房间走去,想起刚刚看见桌上的那些食物,眉心心疼的紧皱着“不知道睡了没有,只吃了几口东西。”

    话音落下,御凌溯的眉心顿时紧紧的一皱,目光朝着许微然房间那关着的门望去,指尖缓缓的收紧着。

    突然他开口说“我查过了,裴焕之就在老宅的牢房里,不去见见吗?”

    御凌风还在走着的脚步顿时缓缓的停顿了下来,他眼底划过一抹杀意,开口说“当然要见……”

    夜晚,魏管家穿着单衣站在他的房门前,而他的面前正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

    突然,魏管家开口问说“他们已经去了?”

    眼前的男人正是他派人守在牢房里的人,他过来,怕是有人过去了。

    话音落下,顿时男人回道“是。要派人去阻止他们吗?”

    他没有说是谁,魏管家刚刚也说的是他们,怕是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话落,魏管家唇角却忽然勾起了一抹极细微的笑意,开口淡淡的说“适时阻止一下便好,只要不死……”

    后面那些话魏管家没再说下去,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却已然了然了,说了一声“是!”后,就退了下去。

    他的度极快,一瞬间也就消失在了夜色下。

    魏管家在男人走后,目光便投向了夜空中。

    仿佛刚刚没有人来打扰他看这夜色一般。

    目光在落在夜色上时,魏管家的眼眸变得极深。

    “快了……”

    …………

    靳连沅是在第二天的下午醒来的。

    许微然就在他旁边守着,原本还在给他擦药的手在看见靳连沅睁开的眼睛时,顿时狠狠的一抖,手中的棉签就落在了床上。

    “…靳……靳连沅?”

    许微然目光紧紧的盯着靳连沅的眼睛,生怕这只是她的幻觉。

    原本义老头是说靳连沅明天才会醒来的,此时提前醒来了,她反倒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指尖顿时紧紧的握紧着,抬手下意识的想碰他,却突然反应过来他身上的伤。

    就在许微然不知所措的时候,靳连沅忽然开口沙哑的说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然然…”

    话音落下,许微然眼底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猛然别开了脑袋去,不想让他看见她懦弱的样子。

    而放在床沿边的手背突然被缓缓的包裹住,许微然愣了一下,突然就听靳连沅继续说“这几天我做了很多的梦,梦见我们遇到之后所有的画面,在梦里我才现,每一个有你画面,都仿佛深深的刻在我的灵魂里。

    我却开始害怕,怕自己醒不过来……或是醒来后看不到你。

    还好……睁开眼的时候,你还在我眼里……”

    靳连沅每说一句话都轻轻的喘一口气,语气也十分虚弱。

    而许微然也在靳连沅握住她手,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转过脑袋看向他了。

    靳连沅说的每一个字,眼中的深情仿佛要融进她的身体里那般。

    许微然紧紧咬着唇“靳连沅,我爱你……”

    靳连沅笑了……

    这一刻,像是春日里突然明亮起来的阳光般,让许微然心口间的阴霾全都消散开去,也扯唇对着靳连沅笑了笑……

    随即,靳连沅又昏睡了过去。

    许微然却仍旧轻轻握着他的手,看着又昏睡过去的靳连沅,唇角的笑意微微的收了收,随即唇瓣落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一吻,开口说“靳连沅,我等你醒来,你要快点好起来……”

    …………

    三个月后,靳连沅的身体几乎已经全恢复了。

    只是腿上中的一枪却是伤到了骨头,怕是今后走起来不会再那么快了。

    而他们还住在老宅里。

    原本许微然觉得一直打扰老先生会不会不太好。

    但靳连沅说,老先生和魏管家这十多年来一直都把他当亲人一样对待,就连他的身手也是他们教的。

    可以说是半个师父了。

    而他们的关系也是亦师亦父的,留在这里,却是他们一直期盼的,说是陪陪他们两个老人家也好。

    之后,许微然便没再说这个事了。

    不过,靳连沅难得这么坚持,她总觉得,靳连沅似乎还瞒着什么事……

    这天,靳连沅坐在床上,床上驾着一个床上书桌,他双腿交叠着,手中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着字,目光十分的专注。

    就连许微然走进来了他都没有现。

    许微然手中端着老先生嘱咐厨房给他们炖的补品,随手放在了房间内的桌上后,看着靳连沅这专注的模样,不由愣了愣,抬脚就朝着他走了过去。

    只是,而在许微然站在靳连沅身旁的时候,靳连沅忽然一点鼠标,许微然愣了一愣,目光下意识的朝着电脑上看去,却见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

    许微然顿时狠狠的一愣“这是……”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而靳连沅却笑了笑,说“当然眼熟了,这可是我们孩子的模样。”

    “我们的孩子?”

    许微然狠狠的一愣,眨了眨眼,随即目光在注视到屏幕上那几个大字……

    照片合成……

    顿时,许微然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靳连沅“你刚刚就是在忙这个?”

    话落,顿时靳连沅点了点头,随手将她落在了床边坐下“当然了,这可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老先生他们也挺着急的……”

    靳连沅说到这里的时候,许微然突然反应过来最近每天都在吃的那些补品,最近不由狠狠抽了抽,随即目光朝着不远处的桌面上看去,开口说“所以……这段时间吃的补品都是,备孕的?”

    许微然目光看向靳连沅,却见他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对。”

    许微然“……”

    …………

    三个月后,靳连沅的身体几乎已经全恢复了。

    只是腿上中的一枪却是伤到了骨头,怕是今后走起来不会再那么快了。

    而他们还住在老宅里。

    原本许微然觉得一直打扰老先生会不会不太好。

    但靳连沅说,老先生和魏管家这十多年来一直都把他当亲人一样对待,就连他的身手也是他们教的。

    可以说是半个师父了。

    而他们的关系也是亦师亦父的,留在这里,却是他们一直期盼的,说是陪陪他们两个老人家也好。

    之后,许微然便没再说这个事了。

    不过,靳连沅难得这么坚持,她总觉得,靳连沅似乎还瞒着什么事……

    这天,靳连沅坐在床上,床上驾着一个床上书桌,他双腿交叠着,手中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着字,目光十分的专注。

    就连许微然走进来了他都没有现。

    许微然手中端着老先生嘱咐厨房给他们炖的补品,随手放在了房间内的桌上后,看着靳连沅这专注的模样,不由愣了愣,抬脚就朝着他走了过去。

    只是,而在许微然站在靳连沅身旁的时候,靳连沅忽然一点鼠标,许微然愣了一愣,目光下意识的朝着电脑上看去,却见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

    许微然顿时狠狠的一愣“这是……”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而靳连沅却笑了笑,说“当然眼熟了,这可是我们孩子的模样。”

    “我们的孩子?”

    许微然狠狠的一愣,眨了眨眼,随即目光在注视到屏幕上那几个大字……

    照片合成……

    顿时,许微然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靳连沅“你刚刚就是在忙这个?”

    话落,顿时靳连沅点了点头,随手将她落在了床边坐下“当然了,这可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老先生他们也挺着急的……”

    靳连沅说到这里的时候,许微然突然反应过来最近每天都在吃的那些补品,最近不由狠狠抽了抽,随即目光朝着不远处的桌面上看去,开口说“所以……这段时间吃的补品都是,备孕的?”

    许微然目光看向靳连沅,却见他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对。”

    许微然“……”

    …………

    御凌风站在门口后,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以及一道强烈的杀意朝他而来。

    他浅浅垂下了眼眸,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不过他倒也没有因此而离开,怕许微然待会儿受不住昏倒,却是站在了门口的位置守着。

    而那道视线随即也消失了,其余的人随后也离开去处理后续的事情。

    原本齐樊是想留几个人守着的,但最后都被老先生给赶走了,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心口的痛意让她觉得每呼吸一口都觉得艰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期间,御凌风在随后赶来拉着许微然就在院子里坐下等待。

    齐樊见此忙又说道“不过没有性命危险,嫂子你也别太担心了。”

    你有多远,沧海多长第644章醒来果然,齐樊口中的这句话落下,许微然浑身顿时狠狠的一僵,面色也猛然间苍白了下去。

    “…对不起……靳连沅……对不起…”

    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可以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可为什么最终还是这样拖累他……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原本仅有几米远的距离,她忽然却觉得自己走了很久……

    蹲坐在床边的时候,许微然甚至都不知道该碰靳连沅哪里,他浑身都是伤,几乎没有一处好肉了。

    不仅如此,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泛正不正常的红色。

    许微然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这就是靳连沅,可在看见那唯一露出的那看了无数次的熟悉的嘴唇,以及鼻子,还有紧闭着的双眼时,许微然眼眶顿时狠狠的一涩,眼中隐忍了许久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许微然抬起的手,最终只是落在了床沿边,紧紧的咬着唇,大滴大滴的泪水不住的砸在了床边和地上。

    许微然嘴角僵硬的扯了扯“…是吗。”

    说即,她目光投向那扇紧闭着的房门,眼睛仿佛能透过那扇门看见里面的场面。

    里头,靳连沅的上半身还是光着的,全身都被绷带包裹着。

阅读你有多远,沧海多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103/8297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