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梦醒时分

    蓝溪表面很平静地听着陆彦廷的质问,内心却像是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样,鲜血淋漓。

    看吧,她在陆彦廷心里始终是这样的形象,从开始的时候他就认定了她是这种人。

    蓝溪咬着牙,强忍着自己的情绪,最后挤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

    蓝溪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是那种本能的眼泪,不是因为情绪波动产生的。

    陆彦廷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冷笑:“你还知道疼?” WWw.8Yue.ORG

    她每说一句话,陆彦廷内心的火气就会更旺盛一些。

    现在他只想堵上她的嘴,好让她不要再说这些惹他生气的话。

    陆彦廷松开她的头发,拽着她的胳膊,朝着角落的衣帽间走去。

    他走得很快,完全没照顾她的感受,所以蓝溪基本上是被陆彦廷拖着走的,一路上跌跌撞撞。

    来到衣帽间之后,陆彦廷直接将门关上,然后把她压在对面的墙面镜上,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在一起相处了有一年,他要做什么,蓝溪再清楚不过。

    她知道,陆彦廷现在肯定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可能就是为了报复她提出离婚吧。

    蓝溪的脸贴在冰凉的镜面上,皮肤表层的凉意让大脑无比清醒。

    她抬起头来,从镜子里看着陆彦廷:“做完这次就离婚吧,这样下去没意思。”

    蓝溪话音刚落,陆彦廷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动作很凶,像是要把她憋死一样。

    蓝溪当场就喘不过气了,还好他后来调整了一下位置,能让她露出鼻子来呼吸。

    但是,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身后的动作还在继续,虽然他只有一只手可以动,但是动作依然熟练无比。

    身上的衣服很快被脱光,更准确地说,是被撕扯下来。

    陆彦廷平时在这方面也会有粗暴的时候,但是像今天这样真的是第一次。

    蓝溪被他压在镜面上,心跳得很快,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

    今天这一场,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场折磨。

    没有浓情蜜意,没有温柔缱绻,有的只是粗暴和发泄。

    …………………………………………………………………………………………

    疼得不行。但是陆彦廷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

    到底是有过很多次,身体本能的反应无法控制,没多久,蓝溪就来了感觉。

    在被这样对待的时候还能产生感觉,她只觉得可耻。

    陆彦廷自然也感觉到了变化,他捂着她嘴巴的手略微松开。

    “离婚?嗯?”他的声音粗哑,还带着几分得意,“你确定你的身体离得开我?”

    伴随着他的话,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击。

    蓝溪完全说不出话。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反应竟然比平时还要剧烈。

    难不成她天生有受虐倾向?

    几次下来,蓝溪直接站不稳了,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板上。

    …………………………

    蓝溪猛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她想要退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

    这样的折磨持续了有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和他们平时欢爱的时间差不多,可是蓝溪却觉得格外地漫长,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她想要吐,可是陆彦廷捏着她的下巴不准她张嘴。

    蓝溪恶心得要死,红着眼眶仰头看着他。

    她眼底带着愤怒,质问,还有……委屈。

    陆彦廷觉得自己非常没出息,竟然被她这样的眼神打动了。

    不忍心,到底是不忍心。

    他本身就不是那种特别变态的人,怎么可能为难她做出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陆彦廷松开了她。

    “从明天开始你可以不用去上班了,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去。”

    他的口吻,很明显就是在通知她,而不是在和她商量。

    蓝溪现在只想去洗手间吐,所以也没太多时间思考陆彦廷的话。

    她扶着地面,强忍着大腿内侧的酸痛站了起来,然后加快速度走到了一楼的洗手间。

    进去之后,她就开始对着马桶呕吐。

    声音很大,陆彦廷听得一清二楚。

    听着她呕吐的声音,陆彦廷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她每次都挺享受的。

    现在目的达成了,连演戏都不屑演了是吗?

    这样看来,他还真是应该称赞一下她的演技。

    陪着他演了这么久,也是挺厉害的了。

    想到这里,陆彦廷自嘲地笑了笑。

    这个世界上愿意用真心待他的女人千千万,他偏偏却爱了一个根本不把他当回事儿的,你说贱不贱。

    听到卫生间的呕吐声停下来,陆彦廷才从衣帽间出去。

    他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蓝溪,蓝溪的眼眶还是红的,因为刚吐过,脸色也不好看。

    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他撕扯得不成形,一看就是刚刚被人蹂躏过的样子。

    看着她这个装束,某个地方又开始蠢蠢欲动。

    陆彦廷走上前拦住蓝溪。

    “刚才我的话听见了吗?”

    “……”蓝溪吞了吞口水,没说话。

    她现在还有点儿恶心,必须忍着。

    一旦开口说话,就可能会干呕出声。

    “从明天开始在家里呆着,哪里都不准去。”陆彦廷把自己先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蓝溪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强忍着开口:“凭什么?”

    她现在有自己的公司的有自己事业,凭什么要听他的,每天待在家里?

    她从来就不是那种当全职太太的性格。

    她问凭什么?陆彦廷再一次被蓝溪气笑了。

    他抬起手来捏住她的下巴,冷着一张脸提醒她:“别忘了你如今的一切是谁给的。”

    蓝溪:“……”

    “蓝溪,我能让你坐上今天的位置,就能再把你拽下来。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一试,嗯?”

    陆彦廷本来是不想威胁她的。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威胁她之外几乎别无他法。

    他知道她在乎东进,在乎白家的一切,所以就用这个威胁她。

    果不其然,听到他的话之后,蓝溪终于有了反应。

    她知道,自己基本上已经没得选择。

    蓝溪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公司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做。”

    陆彦廷轻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给你请职业经理人,他们的工作素养比你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蓝溪:“……”

    他果然是不痛快了,说出来的话也是伤人无比。

    蓝溪一直都知道自己管理公司没什么经验,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历练,她觉得自己多少还是有进步的。

    没想到,在陆彦廷这里,依然什么都不是。

    “哦,我知道了。”蓝溪应了一声,很冷淡。

    他们之间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不对,不是起点。

    准确地说,应该是比最初还要疏远。

    他们现在,就像是两个陌生人。

    “还有事吗?”蓝溪再次抬头看向陆彦廷。

    陆彦廷看着她的表情,摇了摇头。

    蓝溪“哦”了一声,然后就上楼了。

    留下了陆彦廷一个人站在原地。

    陆彦廷现在心情很暴躁。

    他并不是一个经常发脾气的人,可是蓝溪总是能很轻易地把他的脾气激起来,还有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暴虐……

    陆彦廷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对待她的全过程,自己想起来都觉得过分。

    可是,当下他就是控制不住。

    陆彦廷走到沙发前坐下来,抬起手来揉着眉心。

    蓝溪回到卧室之后就去洗澡了。

    脱下来的衣服全部都被她扔到了一边,这些衣服她没打算洗,也不打算再要了。

    洗澡的时候,蓝溪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痕迹。

    她敢肯定,如果这样子去警察局报案跟警察说她是被人强了,警察绝对是会相信的。

    陆彦廷刚才……是真的粗暴。

    想必是被她惹怒了吧。不过蓝溪真没想通他有什么可生气的,明明是他先跟顾静雯纠缠在一起。

    既然他们两个人到现在都放不下彼此,趁着这个机会和好不是挺好的么?

    她退位让贤,怎么还有问题了?

    蓝溪洗了二十多分钟,洗完澡之后又开始刷牙。

    想起来刚才的事儿,她刷牙的时候还是有些恶心。

    从浴室出来之后,蓝溪才想起来,陆彦廷刚才又没做措施。

    想到这里,她马上拉开旁边的抽屉,从里头拿了两粒事后药吞了下去。

    其实这种药只吃一粒就好,但是她每次都会多吃一粒,主要是怕不保险。

    现在很多人都说事后药伤害大,但是蓝溪想着,不管事后药有多大的伤害,总比打胎强。

    吃完药之后,蓝溪坐到了床边。

    外面还在下雨,听着雨滴的声音,蓝溪内心不免有些烦躁。

    她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象,有些恍惚。

    不知道过了多久,胳膊上突然很痒,是那种钻心的痒。

    蓝溪抬起手来挠了几下,胳膊上马上出现了红疹子和鼓起来的包,紧接着是脖子上……

    蓝溪是真的被吓到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

    她实在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但是都这样了,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想到这里,蓝溪披了一件长外套,穿着拖鞋下了楼。

    她没想到陆彦廷还在楼下坐着。

    陆彦廷听到脚步声之后习惯性地抬眼,一抬眼就看到了蓝溪披着外套从楼上走下来。

    他稍微缓和了一些的脸色又再次沉了下来:“你想做什么?”

    蓝溪舔了舔嘴唇,她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的情况告诉陆彦廷。

    “我出去买点儿吃的。”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说到这里,身上又开始痒了。

    蓝溪抬起手来狠狠地抓了两下脖子,这样的动作正好落在了陆彦廷的眼底。

    陆彦廷蹙眉,觉得她不太对劲儿。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她面前。

    刚才发生的事儿还是给蓝溪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所以,陆彦廷走上来的时候,蓝溪习惯性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她的后退并没有什么用,陆彦廷直接摁住了她的肩胛骨,将她固定在了原地。

    接着,他动手解开了她身上的外套。

    这一打开,就看到了蓝溪脖子上的红疹子,还有鼓起来的包。

    上面还有抓痕,应该是她自己抓的。

    一整片,红得触目惊心。

    陆彦廷的脸色比之前更加阴沉,松开蓝溪,走到鞋柜前换了鞋,然后拿起车钥匙。

    ………

    所以,最后还是陆彦廷带着蓝溪到医院的。

    挂了皮肤科的专家号,很快就排到了。

    检查完过敏源之后,医生苦口婆心地教训了蓝溪一番。

    “你这个情况是紧急避孕药过敏了,以后别乱吃了。”医生看了一下诊断书,得出了结论。

    蓝溪和医生交流的时候陆彦廷就坐在旁边,听到医生说出“紧急避孕药”五个字的时候,陆彦廷下意识地的捏紧了拳头。

    她又吃药了,呵。

    果然是不想要他的孩子,每一次都把措施做得这么周全。

    蓝溪真没想到自己会避孕药过敏,因为她之前吃的几次,都没什么反应。

    所以,蓝溪又和医生确认了一下:“确定是因为药吗?我之前吃的时候都没什么反应的。”

    “药物过敏是说不好的。”医生给蓝溪举例子,“有很多人一开始吃一种药的时候不过敏,但是吃到一定量就会过敏,之前我们也遇到过跟你一样情况的病人。”

    蓝溪:“……那以后还能吃吗?”

    她最关心的是这个。

    如果以后陆彦廷还是不做措施,她又不能吃药,万一真意外怀孕了,难不成要去做无痛人流?

    她虽然不太在意自己的健康,但是也没想过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

    医生一听蓝溪这么问,脸色更加难看:“吃什么吃,都已经过敏了还想着吃!你们要是不想要孩子,就男方来采取措施,或者你直接吃长效避孕药!”

    “……哦,长效避孕药不会过敏吗?”蓝溪虚心求教。

    医生摇头:“不一定,所以你现在的情况我就建议你们用安全套避孕,别再轻易吃药了。”

    蓝溪:“……”

    用不用安全套这事儿,也不是她能做主的。

    陆彦廷在旁边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如果不是因为在医生的办公室,他大概已经爆发了。

    医生把蓝溪教训了一通,然后就开始给蓝溪开药了。

    开药的时候,医生还不忘教训陆彦廷:“你也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知道心疼,怎么能让她一直吃这种药?”

    陆彦廷:“……”

    他不知道心疼她?

    呵,应该是她从来都不稀罕他的心疼吧?

    吃紧急避孕药这种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陆彦廷强忍着,没有去反驳医生。

    从诊室出来之后,蓝溪就下楼去取药了。

    陆彦廷全程都没有说话,但是蓝溪能感觉到,他是非常生气的。

    周身都散发着怒意。

    接下来,等待她的不知道是怎样的疾风骤雨。

    取药的时候排了十几分钟的队。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陆彦廷仍然是没有说话。

    一直到上车之后,他才开口。

    他一把捏住蓝溪的下巴,声音冰冷地质问她:“为什么吃药?”

    蓝溪:“……”

    印象中他好像已经问过不止一次这样的问题,她也给过他回答了。

    现在已经不想再重复。

    不过,陆彦廷也没有过多地为难她,见她没回答,便松了手。

    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有和谁说话,逼仄的空间内是无边的沉默蔓延,气压低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蓝溪转过头来看着,外面的雨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越下越大。

    她盯着车窗上的雨滴,大脑有些疲乏。

    好在医院距离观庭不是很远,十几分钟之后就到了。

    回到家里之后,蓝溪就带着药上楼了。

    至少现在,她是一点儿都不想和陆彦廷单独相处。

    不过,陆彦廷根本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没过几分钟就跟着她一块儿上来了。

    蓝溪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陆彦廷交流,他上来之后,蓝溪也只是扫了他一眼,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很僵。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一天的时间还没过去,就变成了这样。

    陆彦廷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蓝溪看着。

    看了很久,他摔门而去。

    关门的声音震天响,因为太过突然,蓝溪被弄得一个激灵。

    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她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之前那些温柔纵容,好像一场梦。

    现在,梦醒了。

    陆彦廷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开车去了公司。

    他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下班时间了,潘杨看到他之后都是一愣。

    “陆总?”

    不是说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来公司了么?

    陆彦廷看向潘杨:“你跟我来办公室。”

    潘杨点点头,迅速跟上去。

    进入办公室之后,陆彦廷对潘杨说:“三天的时间,去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接手蓝溪手上的工作。”

    潘杨:“……?”

    蓝溪不是刚刚当上董事长吗,怎么现在又不当了?

    潘杨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陆彦廷见潘杨露出疑惑的表情,反问他:“有问题?”

    语气有些冲。

    潘杨在陆彦廷身边跟了这么多年,一听就知道他是心情不好。

    而且一过来就是说蓝溪的事儿……难不成是两个人吵架了?

    每次陆彦廷跟蓝溪闹不愉快的时候都这样。

    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潘杨想了想,还是不要惹他了。

    “没问题,我研究生时的同学正好最近在想着跳槽,我可以去问一问。”潘杨点头答应下来。

    然后,他又问陆彦廷:“还有什么别的事儿吗?”

    陆彦廷:“没有了。”

    潘杨:“好,那我现在去联系他。”

    潘杨没多呆,事情说完就走了。

    等潘杨离开之后,陆彦廷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周瑾宴的电话。

    他现在心情不好,很想喝酒发泄。

    周瑾宴已经摸索到了陆彦廷给自己打电话的规律,基本上每次来电话,都是因为跟蓝溪吵架了。

    所以,接起电话之后,周瑾宴第一个问题就是:“又跟蓝溪吵架了?”

    蓝溪舔了舔嘴唇,“陆总这是要坐实家庭暴力吗?”

    “离婚你想都别想。”陆彦廷盯着她的眼睛,薄唇掀动,“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打发。”

    “蓝溪你给我记住,”他顿了顿,“一开始是你招惹我的,结束就由不得你来说。”

    “……”蓝溪无话可说。

    果然,男人都是这种爱面子的生物。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轻笑:“那要不这样,我对外说是你甩了我的,这样可以了吗?”

    尤其是她的那句“我不爱你”。

    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口不择言,正如此刻的他。

    陆彦廷是被蓝溪彻底激怒了,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事情。

    小÷说◎网】,♂小÷说◎网】,

    可是她没有,她就这样承认了。陆彦廷狠狠咬着牙,强忍住要把她掐死的冲动。

    这个女人,一直都知道怎么样把他惹怒。

    手再一次收紧,几乎要将她的头发拽下来。

    就好像完全不在乎他说的是什么一样。

    “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你知道呢。”

    现在看来是她想得天真了,她是真的蠢啊,陆彦廷稍微对她好点儿,她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结束了和沈问之的关系之后就不会再天真了,然而现实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如果她稍微解释一下,陆彦廷可能会消气。

    其实,自从婚礼之后,他一直都在各方面忍让她,不管她做什么事情,他都告诉自己要迁就着,毕竟是他先伤害她在先。

    刚才蓝溪说的那些话,已经足够把他这些日子压抑的火气全部挑出来。

    她以为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陆彦廷至少不会再持有这个观点了。

阅读你若是归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我能花钱成神》《听说总裁暗恋我》《我从鬼身上刷属性》《穿成女配嫁给男主他叔》《娱乐从王牌对王牌开始》《盘龙之万界独行》《糖心溺爱,少将心尖宠》《[快穿韩娱]她貌美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100/8292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