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章一脉同源

    尽管两个辈布下的杀阵让他感到有些摸不清来头,但有一点他看的出来,对方只不过是用自己的宝物作为布阵器具,这样一来的话,他以法宝相攻,相信破掉这个杀阵不是什么难事。法宝强大的攻击力可不是血器能顶的住的。

    “轰隆隆”一阵巨响后,血剑果然穿透熊熊火浪,精准的斩在了林俊和柳一凡的火魔刀上。不过,却并没有出现老者想要看到的一幕,使法阵破除,反而在剧烈的震荡下,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火海各个区域突然鱼跃龙门般的“跳”出不知多少道火焰光刃,一股脑向他斩了过来。

    心里暗自一惊的老者,看着一道道光刃接踵而至,尽管对自己构不成什么伤害,但脸色却越发阴沉了起来。

    “轰隆隆轰隆隆”的巨响约摸持续了半柱香的功夫,骤然停了下来。而这时候,魔刀法阵里面老者的脸色才真正难看到了极点。

    原本他对破掉这个杀阵还有不的信心,可是现在他才察觉到,自己的想法似乎是错误的。他的每一次攻击,除了引来一轮异常猛烈的反攻之外,法阵没有一点不支的迹象。本来他是打算把对方的宝物毁掉,可是尚未做到此点,反而自己却先一步支撑不住了。此刻在他身边左右负责防护的三面盾牌的其中两面,已经被对方火焰光刃劈成了粉碎。

    “不,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要马上脱离对方的围困。” WWw.8Yue.ORG

    感觉到死亡气息笼罩的老者心里这才有了一丝恐惧感。不过他却并没有乱了阵脚,再一琢磨后,目光中马上又现出了决然之色,猛一咬牙的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句话后,老者又放两面气势不是很强的盾牌,也是他储物袋中最后两件防御性宝物,配合之前的一面盾牌和两柄血剑在自己周身左右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保护圈,然后再不理会其他,双目一闭的就地打坐起来,同时双手掐诀,口中咒语声默涌而出,显然是要施展什么保命手段。

    而随着他掐诀念咒,身体表面开始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淡淡的血色烟雾,四下扩散而去。

    血雾并不浓密,看起来毫无着力点,只是漫无目的的四外扩散。但是这些血雾所到之处,原本魔刀法阵形成的熊熊烈焰立刻就弱了下来,血雾再往火海内一阵穿梭,竟然大有将烈火灭掉的势头。

    “不好,对方似乎要施展什么拼命的手段?”

    这时候,原本在外面眼看着老者的锐气被消磨了大半,林俊和柳一凡已经胸有成竹,解决掉对方也不过是早一刻晚一刻的事情,可是这诡异的血雾一出现,两人却不由都现出了吃惊之色,大感情况不妙。

    说出这话的是柳一凡,话语出口的同时,手中法决突然一变,缭绕在其周身的淡蓝色火焰猛然一卷的再次幻化成了一只火焰孔雀,双翅一扇,毫不犹豫的投身到了魔刀法阵形成的火海内。

    先天本命灵火向来被她视为终极杀手锏。眼下这个节骨眼儿,显然双方都已经到了紧咬牙关的时刻,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不过这时候,眼看老者释放出的血色烟雾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大,尽管暗暗吃惊,但是林俊却并没有做出任何相应措施,反而半人半妖的面孔皱起了眉头,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此刻老者施展的手段,竟然让他感到特别熟悉,似乎和他妖灵化甲里面某种秘术十分相似。只不过此刻对方尚在施术初期,他还无法判断两者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

    其实在对阵鹰钩鼻汉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察觉,对方的血道功法似乎和他的妖灵化甲有些相似,而现在来看,两者很可能真是有什么渊源。

    柳一凡的本命灵火投身到魔刀法阵之后立刻就融入了其中,使原本红彤彤的火海覆盖上了一层淡蓝色火苗。但是老者释放出的血色烟雾却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大伤害,只是稍一停滞,立刻又向外扩散了起来。

    “咦……!对方的修为……?”

    原本眼看着自己放出的灵火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柳一凡不由大感焦急,就要对林俊说些什么,可是就在这时,尚未开口,却先一步发现了一件让她感到更加吃惊的事情。

    随着体表的血色烟雾不断扩散,老者的修为竟然极速的下滑着。原本结丹初期顶峰就要进入结丹中期的修为,一转眼间,竟然下跌到了刚刚结丹的样子。

    这一发现的柳一凡,不由愣住了。同时也意识到,对方此刻所用的手段竟然是以修为下跌为代价。

    不过就此她也没有再催促林俊做什么,相信林俊不出手一定有所原因。只是观察着老者的变化,不知道会不会跌回筑基期。

    “化血遁形……!果然,果然是此种秘术!”

    老者体表散发血雾的速度越来越快,顷刻间,原本火魔刀形成的火海完全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色烟雾,使火势失去了威力。

    而这时候,老者的修为真的跌回到了筑基期,同时其身体竟然变的越来越模糊,几乎成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并且随着血雾蒸发,仍旧在虚化着身形,似乎最终会在原地消失一样。而看到这里,林俊也再没有什么怀疑,立刻就肯定对方此刻施展的手段正是妖灵化甲里面的一种叫做“化血遁形”的秘术。

    这一切隐约向他传递着一个信息,“似乎被困在这个阵法之内的那一刻开始,整个战局就已经被两个辈完全控制了,而他自己像是陷入了沼泽,不知不觉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这时候,此老才感觉到了情况不妙,稍有不慎,真的有可能葬身在两个筑基期辈手里。本来他就已经身受重伤,还没来得及的恢复,如今再经过这一翻折腾,他已经感觉到气血上逆,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直到此刻才看清眼下糟糕局势的老者,心底不由生出一股寒意,一股濒临死亡的阴寒之意。如果真的死在两个筑基期辈手里,这实在让他死都难以瞑目。毕竟自己是一位结丹期修士,而且马上就要进入结丹中期,怎么可能止步在两个筑基期辈之手呢!

    心里不甘的想着,但老者却又大感心有余而力不足,面对势头丝毫不减的光刃狂涌而至,只是一味防御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如果只是这样一味被动防守,恐怕不用多久自己真的就会葬身于此了!”

    结果,尽管火浪十分猛烈,但撞上老者的血色光幕后却根本无可奈何,半点伤不到他。

    老者撇了撇嘴,冷冷一笑,同时并指为剑的向半空中失去目标的血色飞剑飞快的比划了几下,后者则一个盘旋后猛然又向下斩了下来,威势十分惊人,目标正是火海最外围林俊和柳一凡的火魔刀,显然是要以硬碰硬的方式破掉这个阵法。

    被火焰巨环突然围在中心的老者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两个辈在进攻的过程中突然来这么一手。此刻他左右的景物在一个模糊下已经变了样。原本暗红礁石的岛不复存在,完全变成了一片火海,远处更有滔天气势的火浪排山倒海般狂涌了过来。

    “咦……!杀阵?”

    “轰隆隆,轰隆隆”的震天巨响又开始接连不断的传了出来,震耳欲聋,响彻天地。而随着每一声巨响,外面的林俊和柳一凡均都紧咬牙关,疯狂将灵力注入到各自的火魔刀中,使魔刀法阵一直保持着强猛的势头。

    此刻他们两个也不轻松,毕竟这次对付的是结丹期修士,这种人物一旦发起疯来,恐怕能爆发出移山倒海的力量。

    不过吃力归吃力,但他们还没有感觉到足以让他们吃不消的压力。老者的企图他们自然看的出来,想要以法宝的强大攻击力毁掉他们的火魔刀。可是魔刀法阵一旦布成,十几柄火魔刀看似分离,实则已融为一体,一生而具生,一灭二俱灭。再有法阵之力的加持下,想要一下毁掉十几柄火魔刀,绝不是对方想象的那么容易。即使一名全盛状态的结丹期修士被困在魔刀法阵内,想要脱困而出也绝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所以此刻两人对老者破阵的行为并不担心,反而希望他不要停下来,这样一来,即使耗不死对方也能使其元气大损。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的出来,此杀阵单凭火焰之力就已经相当了得了。这是对上了他这样一位结丹期修士,如果换成一个筑基期修士的话,恐怕在火海里打不了几个滚就得被化为灰烬。现在又突然爆发出如此密集的光刃,看来还真是不能掉以轻心。

    心里思虑着,但此老却并没有真的因此而感觉到太大的危险,只是谨慎了一些而已。他仍旧相信自己的判断,虽然一旦强行破阵会引起阵法的反噬,但只要顶过几轮攻击后相信最终会将法阵破除掉。

    这一下,老者才现出吃惊之色,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赶忙将血剑召回,配合盾牌在身边左右缓缓转动着形成了一道防护墙。

    而随着他血剑一斩之后,似乎捅了马蜂窝一般,火海内的光刃再没有停下来,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拿定主意,老者又放出了两面盾牌替下了血剑,而血剑则马上又化为两道血光斩向了火海最外围,再次发起了更为猛烈的破阵进攻。

    看到这一切,老者脸上不由现出一丝讶色。想不到自己竟遭了两个筑基期辈的算计。

    不过他却并没有真的为此感到有多么担心。四下稍一打量,先是抬手向头顶的血色圆珠点了一下,使其垂下的光幕更凝实了几分。而这时候,四周火浪也正好狂涌而至。

    火焰光刃快的出奇,一闪既至,而且十分杂乱,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毫无规律可言,结果这造成尽管老者感觉到情况不妙,立刻又放出一面盾牌,但是仍旧有大批光刃实实在在的斩在了他血色光幕上面,使其身形几个趔趄,一阵摇摇晃晃,颇显狼狈。

阅读真灵仙缘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给力!》《都市仙尊洛尘》《言先生,好久不见》《我从鬼身上刷属性》《六零年代选专业》《[综]无关个性的相爱》《穿成反派总裁小情人[娱乐圈]》《穿成渣了男主的绿茶配[穿书]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99/8293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