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兔死狗烹:封官加爵是陷阱

    “有你这一句话……”明明是不算太大的事儿,肖腾还是忽然就被墨儿的一番话感动的又红了眼,但这次是真红了眼,“为夫就是真有一日非死不可……为夫也无怨……但求你善待……” WWw.8Yue.ORG

    “腾哥哥……这还什么事儿都没有呢?看你……”孙墨儿可听不得这话,“我们夫妻才好几天啊,就说生离死别的话来,多不吉利?腾哥哥,你就放一个万个心,这事既然我姑母难得一次主动揽在自己身上,就说明这事有救

    要知道皇太女暗杀怀王数次,虽未得手,但当今皇上都是心知肚明的,结果那一次不是不了了之?就连北堂皇后都只能佯作不知这些刺客真是西域报复北堂家杀敌太多,圣上瞒得天衣无缝,而没有采取任何防备

    墨儿是他救命稻草,也随时可能给肖家放下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肖腾拼命想留住这单薄的幸福,却又不得不面对朝野两派之争的诅咒。

    肖腾不愿意去想,却又不能不想,即使眼前的墨儿情真意切,但偏偏又因墨儿此刻的情真意切,让他的心在不舍之余,为保墨儿,去意更显弥坚。

    肖腾的心绪满满都是悲情,但……墨儿不懂!

    “腾哥哥你不信墨儿?”小墨儿看着肖腾的泪又一滴滴落下,不禁着急了起来。

    肖腾慌忙转身拭泪,他不要墨儿对他这么好,太好,会让他舍不得离开的,尤其他们的孩子又快要落地了,他真不想……真不想孩子还没看上一眼,自己就已经离开

    但看了,就会更离不开……

    肖腾苦自己满腹的话一个字都不能说,更恨自己为什么对此事,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墨儿,东宫没你……想得这么简单!”肖腾哽咽。好似别离已经在即。

    “墨儿知道啊,腾哥哥但咱们不能因为这样,就害怕,就去迎合对吗?”墨儿继续表白自己的心意,“腾哥哥,东宫既然这样做了,咱们不能因为害怕他们,就去拼命地迎合,附和

    人间正气何在呢?好人就只能白白等着被人诬陷、欺侮、栽赃嫁祸吗?”

    墨儿着急:

    “若是当官的成日里就只做这些,天下的老百姓不是更苦吗?无权无势的人不是就只能等着被欺负吗?我墨儿不懂这些官场里的是是非非,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但墨儿儿时常听姥姥姥爷说,这人无论当什么,都得把心摆正了!

    柳姐姐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墨儿虽然这辈子不得不入朝当官,但……墨儿一点也不想跟这些人一样,成日里只知尔虞我诈,今天你害我,明天我害你!

    墨儿宁愿占着茅坑不拉屎,也不要去跟着这样的人,去干伤天害理的事儿!

    所以……腾哥哥,我们惹不起,还是躲远远吧!

    我娘她要如何,是她的决定,咱们不能反对,但……咱们也别迎合,反正墨儿是不会去讨好那个人了,既然她和馨儿是一起的,那么指不定她也是和馨儿一样的人,墨儿,此生绝对不会伤害腾哥哥,以及与馨儿一伙的人坑瀣一气!

    腾哥哥,京城已经够乌烟瘴气了,少咱们两个,也不少什么?咱们就装傻充愣,先混一日是一日,混不下去了,再另作她想吧!”

    肖腾不经意红了大半的眼,看着近在咫尺,却已经被雾气氤氲得模糊不清的墨儿,刹那觉得这就是他此刻明明唾手可得,却偏偏已经远走了的“幸福”

    恨自己一开始,就没站对队伍?

    还是当年定下亲事时,娘就没想过肖孙两家殊途?

    过去哪知今日事?四年前的冲动,哪知今日的苦恼,当时他还想死了,一了百了,眼不见心不烦……

    若不可得,何不开始就不曾相见,相许,又相亲?

    肖腾心内一阵小感动,即使他和墨儿的夫妻的缘分注定只这一二年,但有墨儿这一句话,他也觉得自己十几年的等待与执着值了,他懂自己,若是大祸真的来临,就是墨儿执着地“坚守这份誓言”,他也不会连累墨儿

    他必选择身死,也要保墨儿和未来孩子一个周全。

    一个女人连自己的男人都保不住,还如何算得上一个女人?”

    “腾哥哥,她们除你,就是除我墨儿,你放心,就是上面,我娘非要墨儿做出一个丢军保帅的决定,墨儿也不会没有舍你而自己独活的道理,我们夫妻,要死要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说白了,就是为了保她尉迟家不成为下一个被烹饪的“狗”。

    肖腾始终铭记北堂傲的话,以前他总觉得北堂傲是宫里呆久了,总是疑神疑鬼,但等他历经数次营内变故,尤其他回京后这前前后后,接踵而来的事……今时今日,他彻底明白了北堂傲所有关于“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话

    因为出生入死了三四载的他,人人看见的是高官厚禄,阴及子孙,其实只有在内里的他才知道,所有的光环都是朝廷将烹饪“他”而设下华贵圈套,这御赐的将军府,一如金光闪闪的大锅,他,肖家都将在锅里等待熬煮。

    小小怀王,也始终“天真无邪”地追着皇太女一脸崇拜,奋力讨好,彰显她对姐姐的手足情……

    棋子永远是棋子,即使尉迟家,等皇太女除了北堂家,三朝元老的尉迟家也迟早要赴北堂家族之后,成为新帝登基后第二个被血祭的家族

    这天真的表情……

    肖腾真不知墨儿是真单纯,还是真得蠢得可以,傻子听那假胡伎的话都知道该如何“取舍”了,就她还天真的以为,她保一次脑袋,还能保一次脑袋,她姥姥姥爷多逆天似的

    尉迟瑾当年为什么屡次才位极人臣,就赶紧急流勇退,真是想闲云野鹤?试问天下文人,谁没有一番鸿鹄之志?谁不想权倾朝野,笑看九州?但尉迟瑾太清楚帝王心,所以她每每临危受命,但每次受命大功告成后,就赶紧辞官

    墨儿不大两小手紧紧地捏紧肖腾大大的手,用自己最大的力努力将肖腾的手紧紧地包裹住,两黑黑大眼睛直直地瞅进肖腾的眼:

    “腾哥哥,墨儿就是不要这前程了,一辈子为庶民,也断然不会干出这丢军保帅的事来。”

    再者,就是我姑母不行,我还有姥姥姥爷呢,上次墨儿抗旨不遵,小脑袋都没事!”

阅读妻主难为:刁蛮将军嫁进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沉迷暧昧》《玫瑰美人》《lol:请叫我混子!!!》《我能一键修炼》《炮灰女配不想死(穿书)》《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我有一座海洋馆》《邪王诱爱夜夜晚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95/8294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