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今年的风雪格外的大,比预想的形成晚了些,但初一定能赶到王城,到时候随殿下一同出发。” WWw.8Yue.ORG

    江冬景这边,力量也已经集结完毕,从江南调拨的军饷和人马已经抵达梁京,东北战线杜燕然在收到增兵三万之后,早就做好了反攻的准备,骊戎只能集结剩下所有人马,干脆让出了中间地带,全力在武,宁,庆,怀四州,以十万人的防线,固守待援,在兵力上已经不占优势,骊戎没有旭渊那种疯狂的搏命的想法,他们在等待西线的转机,国内的力量集结了起来,那是骊戎最后的本钱。至于和旭渊相持的战线上,梁国在揭阳城重整旗鼓,把所有的残军整顿,并入一部分地方军精锐,组成揭阳军五万人,在各处关口严加布防,在揭阳军身后,是严阵以待的十万大军。

    一碗热热的粉羹放在了他的面前,附带着的还有一道温柔的女声。

    没有人在意他们在说些什么悄悄话,来的人也没有等多久,张家兄弟,还有乐五音这个乐家掌门人,拓跋狸和他的护卫,吴家父子,这是寝宫旁边的一间暖阁。一切如常,唯一不同的是,张家兄弟,张子烨是身披战甲来的,精致的锁子甲,烨烨生辉。

    “都到了,请坐。”

    梁都终于响起了稀稀拉拉的爆竹声音,逐渐把这个城市暂时的回归到似乎是热闹的环境中,爆竹炸开后的火药味,在空气中弥漫,浓浓的和雪水的气息混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北方,有的人则是在兴奋中度过的一夜,同样是在天明的时候才暂时的入眠,这是双方都心照不宣的事情,没有如大多数人所料春暖之后再作战,冥冥之中,这一次的大战就是在这一天开始的。陕州边境上,这里和宥州和银州相近,旭渊的军队早就集结在此,在这一天,双方都绷紧了弦。陕州之外,西侧五十里的裕关,是这座城池唯一的屏障,自这里向东,数百里一马平川,直抵梁都。因此,六州之地集中的大半地方军三万人都放到了这里,城中也早已将各县各府的乡勇,捕快一切能够收集的力量收拢,此外他们的身后就是汝州的揭阳军。

    旭渊南下的路,似乎注定了会走这一条,守卫在城池上的梁军,一刻也不敢松懈。

    腊月三十日,一年的最后一天。半日已过,仍旧没有新的雪花落下,天地间放空了一般,能够看得很远很远,就像是这天睁开了眼睛,正在打量着人间的一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军队驻扎在这里?图纸上的没有错,难道有人捷足先登?”

    “我们要不要进去探一探?”

    “怎么进去?这么多的军营,人数至少数万人,就算是夜间,这里也如同白昼一般,根本无处藏身!”

    有人正在盯着眼前的奇景,远远地发出感叹,对着北方的寒冷之地。

    三十日午时,天地间空前的明净,澄澈,似乎还有些阳光,终于穿过了厚厚的云层,洒向大地。

    “将军,时辰已到!”

    “来吧,看看谁,是最后的赢家吧!按照计划,攻城!”

    裕关外,犹如雷响一般,轰隆隆的近了,压过来了,犹如无形的巨浪,天地之间的巨浪,就要把这的城关给震碎了!来了,来了!黑压压的墨色,从天边染了过来,整片天空,犹如墨色如水,迅速的铺开来,这世界一下子进入了黑暗一般,可那黑暗之上却带着闪闪发光的亮色,亮的晃人眼,亮的使人晕厥,那是什么?是什么?近一点,在近一点,弦绷紧了,绷紧了,眼看着,似乎要冲到跟前,要把自己撞到,把自己冲飞,要把自己吞噬了。

    “嗡,嗡嗡,,,”

    接连不断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但一开始就没了停止,“呲~”,尖锐的响声划过了晴空,仿佛是要撕裂谁,要把谁撕得粉碎,于是,天地间仿佛从黑色中脱胎出一道奇异的色彩,鲜红!

    “冲啊!”

    “放箭!”

    “噗!噗!噗”谁的眼中,留下的是自己最后所见的一抹嫣红?

    “杀!投石车,投石车,快,快!放!”雪地中艰难推上来的投石车,点燃装着火油的罐子,随着一道巨大的弧线划过,准确的撞碎在城墙上,砰!当然,也有落在人堆里的,巨大的力道就足以把人振飞,何况还有一团剧烈的火焰,也足以焚尽你的残躯。早已准备好的旭渊军队突然发起了进攻,身穿黑甲的士兵在雪地中让人看得异常清晰,可当那黑色如同洪流冲过来的时候,这座城关是否能够挡住这洪流,让人无比的怀疑,甚至恐惧。

    “放,还击!床子弩,放!”

    床子弩,一种巨大无比的弓箭,一根根如同手臂粗的箭支被拉起,在天空下如一条光滑的丝带,看着那么美丽,却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恐惧,一根箭支,足以穿透一身厚甲的士兵,这时候重甲就显得和纸片没有区别,不同于火油罐子在天空飘过时,那一条浓浓的黑烟,它不留下任何痕迹,却丝毫不少一点的让人留下生命。数百支硕大的箭支飞速的冲出,落下,然后终结掉同样多数量或者更多的人命,在这个时候,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最有用的东西,谁的生命多,谁就可能留到最后,

    关内的一些投石车也开始加入到放手的序列,尽管没有旭渊那样攻城所用的凶猛,可是那十几斤的石块,却是对付重甲兵的最好方式,普通的箭支,根本就无法穿透厚重的甲胄。

    “架云梯!快点!快点!”

    最前面带队的一些军官,此时正在声嘶力竭的招呼这自己几个几十个不等的补下,拼命地把云梯朝着城墙上架。先前的火油罐子,在城墙上的燃烧。已经将城墙上的冰层烧化,不过仍然有些湿滑,“稳住,上,上!”

    后方的投石机发了疯一般,更多的火罐子砸向了城关和城关之内,有些地方直接被人造成了火海。“弓箭退下,拔刀,准备!”

    这是最后的一轮商议,完成之后,每个人做每一个人的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至于张家为什么会加入到皇室这一边,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张子烨是作为梁国的西线元帅来的,敲定了最后的细节,他就要奔赴前线,而张子烨则会带着张家的力量转移到江南,拓跋狸也需要接收他的力量。

    暖阁中没有谈多久,最先走的是张子烨,身后除了一队张家的精锐护卫,之后就是两千禁军卫从护送,飞速赶往前线大营,说起来,也许是因为战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也戛然而止的那么及时,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其实当初正北雪岭突入的朔楚军,在正北方的麟,胜,丰,汝,陕,虢六州之地,就已经留下了一条穿行的道路,如果当初他们转而直接进攻梁都,最近的距离不过三州之地,骑兵快马两日就可抵达。这六州也是接下来,最有可能成为战场的州府,集结起来的梁国军队,大多也放在了这里。

    好在由于战事停顿了一段时间,能够转移的东西都已经转移到了梁都,甚至更远的江南,而在张子烨踏上了征途之后,同门的张子野也带着一部分张家人秘密的踏上了前往江南的路,大半都是产业的转移,战事一起,就算是再大的武林势力,也不得不避而远之,张家也不例外,乐家也不例外。

    二十九日的夜晚,梁都已经有些地方燃起了烟火,虽然不多,三三两两的升起在夜空中,东一处西一处的在这空旷寂寥的天地间绽放,留下一抹绚烂之后消失不见,可比起这天地的壮阔,几朵烟火留下的痕迹实在太太,偶尔有些空当的时间,没有了一点儿声响,似乎就不知道都干什么去了,本来应该热闹的梁都,现在的却将繁华藏起,犹如一个姑娘突然掩去了自己的芳容,留给人的是无限的遐想而已。城中走了不少的人,尤其是一些大家族,为了自保,必须要走,剩下的大多是走不脱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

    整整一天,雪花都没有再一次降临,夜空中只有冷,极度的冷意,让裹着厚厚貂裘的人都不免的想打个冷战。翻过子时,就真的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了,江冬景一夜未眠,坐在窗前痴痴地等,等,不知道是在等谁,天边的亮色出现的时分,他还是没有离开窗前。直到整个世界归于亮色,才吃力的站起身,靠着椅子闭上了眼睛。

    拓跋狸很生气,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却又把手震得生疼,到底还是没有好利索,年底了,身体大致好全了,可是内力还没有恢复,要不然桌子就直接碎了,当初挨了苏雨霰那一掌,后果是这样的严重。

    “不过也正好到了敌国去,一下子全端掉,省了我的心!我们秘密武器到哪里了?”

    腊月二十八,旭渊王子已经在梁京呆了许久,仍然没有返程的迹象,此时旭渊的监国太子拓跋狐已经察觉到事情的不妙,整个旭渊国内那点单薄的过年氛围,已经被空前压抑的战争阴霾驱赶的干干净净,每一个城市都在尽可能的将兵源输送到前方,甚至一些大城之中,守卫城池的军队只剩下了不足五百人,除了王城还有十万人的后备军之外,全国上下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前线和边境。

    腊月的尽头,总归是要过年的,这一年过去的并不那么和顺,可对于大多数的百姓来说,年还是要过的,梁京的街头,红灯笼高高的挂起,所有的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年夜的到来。

    入宫之后,江冬景和乐天悦相处的时间并不很多,他们除了每日相拥入眠,所有的时间几乎都是分开的。生长在外面那些望族中的闺中佳丽,并不知道此刻的两人承受多大的压力。这种闲暇的时候,成了自新婚以来,两个人可以好好相处不受打扰的好时光。

    爱意也许并不需要一起经历什么,只是很多的时候,我们难免的成为了彼此都需要为对方遮风避雨的那个人。

    “一起吃一点吧,一会儿再出去,过完年,也许就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他们来了,你是要现在见,还是吃完再见。”

    “我从未想过,坐上这个位置,是这样的寒冷,现在我明白当初皇兄上位那比我艰难十倍的过程,是怎样的难熬,就像这外面已经冻封了的水池。”

    腊月二十九,年前的最后一天,梁京飘散的雪花少见的停了,街上三三两两的有些铲雪的人,相互道一声早年,也许是因为压的太狠了,一些大户人家的老太爷,老主子也拿上了家伙什上了街,他们都明白,这个年,终究是过不好的。朝廷这一段时间,是休朝的时间,江冬景此时正看着窗外的池塘,那一方御花园里的池塘,此刻已经被冻了一层厚厚的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所以起名冬景,就是因为他在这个时节降生。斗室萧萧日晏眠,疏狂惟与懒相便。每一个人都想要有这样一个慵懒的冬日,只是对于江冬景而言,这两年来的冬景,都不是那么的美妙。

    “在想什么?”

    “水池冻封了,却迟早会有解封的时候。只要我们还能到那个时候,你可愿与我一起看?”

    “失算了,我这个二弟,最终还是没有能拿下他,江顺诒可真是大胆,居然敢相信他!”

    “滇西莫慌,就算是他和梁国结盟,他也翻不起多大的浪来。”

    战事的阴霾越来越重,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江湖上更是如此,一些经营产业的江湖家族,此刻已经断了生意的道路,有了消长,自然就会有了趁势而起的人,一些地方的江湖霸主逐渐失去对其余势力的控制,江湖的变动也开始了,在战事开始前,一场剧烈的变动已经开始。

阅读苑柳尚息,剑挑落花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75/8292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