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你只有一个

    不过就是担心我耽搁剧组进度,要是从前,估计早就把我换了,如今我和宋祁言结婚,又怀了孕,秦导这种市侩的人,自然不可能让自己冒险。

    他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今晚就好好休息,明天能拍就要开始拍了,颜娜早就来了,今天试了几个镜头都不错。”

    我累坏了,不想再纠结这些事,脱了外衣上床睡觉。

    她仰起头,“是我求哥不要陪我,他才不来的。” WWw.8Yue.ORG

    我呵了一声,“他只是走个程序而已,我是以死相逼我们宋宋才不来的。”

    “说吧。”我在桌前坐下。

    “秦永寿失踪了,是不是?”她开门见山。

    我倒茶的动作顿了一下,抬头,定定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还有,你为什么会关注他?”

    她在我对面坐下,不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东西,扔在我面前,“自己看。”

    又是信?

    我直觉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翻开的时候紧张无比。

    是范夫人写出去的信,也是泛黄的样子。

    ——他又去西北了,我无力阻止,那个女人也在那里。我讨厌她,但我更担心他,我不知道他是为了那个女人,还是为了那个东西。瑶瑶出生,他连电话都没打过,那个东西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他连家都不要了,我真恨,恨不得那个地方的人全都死绝……

    信很长,除了开头时候的担心,后面是长篇大论的怨恨之语。

    最后一段吸引了我的注意。

    ——秦永寿知道了秘密,我猜他应该活不久了,这倒是个好消息,那个女人一定很痛苦,最爱她的人就要消失了!

    我震惊,头皮发麻,抬头看范瑶,“这是哪来的?”

    “从我妈的保险柜里找出来的,她最近情绪不正常,医生说是重度抑郁症。”她皱着眉,有点烦躁,“信就这么一封,我还没拿给哥看,你少在哥面前说废话。”

    我白了她一眼,直接找了打火机,把信给烧了。

    “西北,邪恶的地方吗?”我单手敲着桌子,嗤笑一声,“误打误撞,我们竟然也来了。”

    “二十年前让老头子趋之若鹜的东西,除了钱和地位还有其他的东西?”范瑶靠在椅子上,忽然瞥了我一眼,“你妈到底是什么来头,坐台女不至于牵扯这么多吧?”

    “你可以滚了。”不会说话就闭嘴,欠抽。

    她嘁了一声,站起身,“找到那个老鬼吱一声儿,我妈的心病和这个秘密有关,别想一个人搞定。”

    “告诉你,你除了拖后腿还能干啥?”我一边吐槽,一边将她推出了门外。

    又听到她在外面骂我两句,周围才安静了,我看着地上那一堆灰烬,只觉得头大无比。

    爬上床稍微眯了一会儿,宋祁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小妖怪刚开完会就想我了,好评!

    “宋祁言,提前预告,你可能真的娶了个祸害回家。”

    他顿了一下,道:“祸害遗千年,不是什么坏事。”

    我意识到有事发生了,深吸一口气,坐起身,“是不是秦老鬼出事了?”

    他没瞒我,略微踌躇,“今天在汉桥地下发现了一具男尸。”

    “谁的?”我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儿,眼前都黑了一半。

    “是秦永寿身边的一个下属,还算心腹。”他赶紧解释。

    我松了口气,又紧张起来,“那警方岂不是要传唤秦老鬼,找到人了吗?”

    “我们找不到,他们也不敢得罪秦永寿,自然也不敢深入调查,只不过,有消息传过来,上面开始注意了。”

    我将刚才范瑶送信过来的事告诉他,有点担心,“我妈不让我来的地方应该就是西部,阴差阳错,我还是来了。”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半晌才道:“我明早就到你那边。”

    “不用。”我心里一暖,但也不放心他离开,“你忙你的,不至于这么邪乎,我拍个戏而已。”

    “范媛。”他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深吸一口气,“你知道你走这几个小时我有多紧张吗?”

    “你离开我的视线七个小时了,肚子里怀着我的种,身上还有那该死的病毒!”

    “你要我怎么放心?”

    我张了张口,又被他堵住,“事业垮多少次我都有信心重建,但是你只有一个,我赌不起。”

    “那你,不要着急,慢慢来。”我叹了口气,知道他紧张了。

    “睡一觉,我明早就到了。”

    “好。”

    挂了电话,我心里七上八下,怎么都睡不着。

    范老鬼的家产是从范时延父母那里抢回来的,后来又因为范夫人娘家陆家得以发展,顺利爬到今天的位置。

    这么一想,似乎太顺利了,尤其是当年范时延父母的车祸,后面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

    我背后发毛,脑海里窜出来范老鬼临终看范时延那个眼神,当时不觉得什么,现在越想越不对。

    睡不着了,直接坐在床头看剧本,等着宋祁言出现。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听到外面有动静,想着宋祁言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到。

    “范媛,开门。”

    嗯?

    我愣了一下,真的是宋祁言。

    小跑着过去开门,就看到穿着大衣一身寒气的宋祁言,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本能地上去抱他,却被他避开,他看了我一眼,“先进去,我身上寒气重,你受不了。”

    我鼻尖一酸,拉着他进房间,赶紧关上门。

    “不是说……唔……”

    骤然被吻住,我睁大了眼睛,确定是熟悉的温度,一直慌乱的心忽然就安定了。

    他松开我,下巴搭在我的肩上,长吁一口气,“幸好。”

    她:“你!”

    “行了,少说废话,我要休息,赶紧逼逼。”

    她哼哼两声,转身身去,竟然是关门。

    我瞬间警惕,“干嘛,还想趁我怀孕揍我?”

    她翻了翻白眼,“你戏怎么这么多?”

    西部的气压逼得人喘不过气来,我要靠吸氧才能缓过来,秦导一看我这个情况,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感觉还好吧?医生都在。”

    我吸了一口氧气,轻飘飘地道:“死不了,戏照拍。”

    同时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笼罩着我,或许我这些年都怨错了人,妈妈当年心中想的也未必是范老鬼。

    我登上去西北的飞机那天,秦老鬼的行踪依旧不定,从宋祁言的话中我就能感受到,情况不容乐观。

    丫的,范时延是怎么忍心委屈自己娶这种熊玩意儿的,还娶两回!

    我深吸一口气,耷拉着拖鞋下去开门,刚打开她就冲了进来,在我房间里张望一圈,双臂环胸,“宋祁言没跟着你来?”

    “范时延不也陪着你来?”

    肚子里的小凹凸曼最近都很安分,似乎是知道我很辛苦,一点负担都没给我增加。

    迷迷糊糊地睡着,恍惚之间有人重重地敲门,我头重脚轻地醒过来,就听到范瑶在外面大呼小叫。

    封天晴知道我懒得多说,走了两句场面话就送我去住所,环境还可以,只不过讨好地太刻意。

    一把岁数还没有自己的位置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一味市侩根本没有自己的东西,当然拍不出有个性的作品。

    “范媛!开门!”

    “马上就要下飞机了,你好歹休息一会儿。”封天晴提醒我,给我倒了一杯水,“他答应不陪着你来,是因为确实事情太多,你要是把自己折腾出什么病,倒霉的可是我这个随行的。”

    我笑了笑,接过热水,全都灌了下去,明明已经是春天了,然而我还是觉得很冷,飞机上温度很高,我的手脚却是冰凉的。

    我再内心翻白眼,要不是剧本不错,真不愿意和这种眼高手低的导演合作,浪费时间,和李导张译成这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阅读天后当年十八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74/8293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