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虎穴龙潭

    “我认为是就行!”她看向封玉尘透着寒霜的背影,压抑着心中的愤恨补充道:“放心,我答应的会作数。” WWw.8Yue.ORG

    封玉尘没回答,抬步朝外走去。

    封玉尘的房中已经打好了一桶热水,两个娇俏的丫鬟站在木桶旁,一个端着毛巾一个端着皂角花瓣,身上的粉蓝色衣服把她们衬得像花朵一样可人。

    “弄疼你了?”封玉尘问。

    云遣梦笑的有些讽刺:“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你……”

    “我什么?”云遣梦指着自己的脸,一步一步朝他走近,“您是觉得这张脸难看下不去口了是吧?”

    “云遣梦!”这是封玉尘第一次唤她的名字。

    云遣梦收敛了她的怒火,垂下眸忍着欲滴的泪,她到底还是怕的,怕弟弟再一次因她丢了命。

    封玉尘弯腰将药膏捡起,涂抹在她的下巴上,看着她扇动的睫毛,心中五味陈杂。

    有多少官宦千金想挤进他将军府的大门,偏偏这个女人不屑一顾!

    想着,他陡然俯身覆上她嫣红的唇,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侵入属于他的领地。

    云遣梦垂在身下的手狠狠的掐着自己,她的初吻竟然是这样送出去的。、

    封玉尘将她的后脑扣住,一手揽着腰,深入的有些发狠,恨不得将她的心吞到自己的腹中。

    湿湿的泪顺着两人的脸颊落下,封玉尘终于停下,拇指用力的拭去那唇上的血珠,烦躁的问:“跟我……就这么令你委屈?”

    “疼了。”她现在哪有资格委屈,一切都不及弟弟的命重要。

    封玉尘看着她倔强的脸,锁住她的目光良久,才道:“你该知道,我是担着掉脑袋的危险把他留下的。”封玉尘撂下这句话便走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云遣梦一个人,封玉尘最后的那句话不断地激荡着她的心,她何德何能让他以命相护。

    这几天,封玉尘大概很忙,没有来干涉云遣梦与晏弘承相见,可惜他还在说着胡话。

    晏弘承捧着她的脸,视若珍宝的问:“俞妃,你来了,母后有没有为难你?”

    云遣梦忽然严肃起来,“你记住,我是姐姐,要叫姐姐,不许要俞妃知道了吗?”

    晏弘承被她绷着脸的样子吓得有些瑟缩,怯懦的点点头,“嗯,俞……姐姐。”那样子就像刚挨了家长训斥的小朋友。

    云遣梦抓起他的手,在脉搏上仔细摸着,寸脉迟涩,说明有血瘀之症,且瘀血在脑。

    她看过他的后脑的确有一块疤痕,当初伤的应该很重,只是他命大,竟然能活下来,如果汤药加以针灸,相信还是有康复的可能。

    想到这,忍不住鼻中一算,眼眶也跟着氤氲起来,她将他抱住:“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讥讽:“好一对姐弟情深啊。”

    云遣梦赶紧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去还以为是封玉尘来了,没想到竟然是莫展云。

    “是你?”云遣梦纳闷,她好像跟他没有仇怨吧,怎么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寻常的憎恶。

    莫展云摇着扇子一步步朝她走近,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可那双眸中却迸射出浓浓的厌恶:“我倒是纳闷呢,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把我师兄迷的神魂颠倒,他一心效忠朝廷,居然为了违背良心!”

    云遣梦觉得这人极度能隐藏,绝非善类,宁得罪封玉尘也不能得罪他。

    她本能的将晏弘承护在身后:“如果可能,我希望封将军能放我们走,没人稀罕做他的女人!”

    “这么说……你是想离开?”莫展云眸中的狠厉渐渐褪去,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澈淡薄。

    云遣梦心底一颤,这人变脸这么快,快的以为她刚才看错了人。

    “没错!”她点头,又问道:“你这么说莫非是想助我们逃脱?”

    “有何不可?”他说的风轻云淡。

    身后的晏弘承一双目光像受惊的小鹿似的,扯了扯云遣梦的衣服:“俞妃,逃跑会被太后杀了的。”

    云遣梦陡然厉喝:“叫姐姐!”

    “姐姐……”晏弘承瞧了瞧远处的男人把身子使劲的藏在云遣梦的后面。

    “好生厉害啊。”莫展云说着抬脚便要走。

    云遣梦顿时急了:“你不是说要救我们走吗?”

    莫展云竖起一根手指在唇上嘘了一声,又指了指外面,用口型说了句:“等我。”

    人走了后,她打算帮“弟弟”梳头,结果回头就看到晏弘承正委屈巴巴的盯着她,可怜的像个小狗狗。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她问。

    晏弘承的脑袋凑前一点,像是怕挨打似的快速吐了三个字:“你好凶!”

    云遣梦被他逗得有些想笑:“你要是听话我就不凶。”可转瞬间,心里却有些涩涩的发疼,小承只比她小一岁,却已拿下了博士学位,而现在……

    晏弘承似乎看出了她心情不好,乖乖的往前凑了凑,不知道从哪弄出来的草蚂蚱递给她:“给你。”

    “嗯,谢谢。”

    她为晏弘承梳好头便离开了,她怕封玉尘什么时候突然来找麻烦,每时每刻她都小心度过。

    果然,消失了几天的封玉尘忽然来到了她的房间,坐在椅子上许久都不出声。

    云遣梦将侍女手中的茶接过,为他倒了一杯,低眉顺目的将茶举到他面前。

    封玉尘看着她顺从的样子,心里越发沉闷,“今晚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早大军开拔。”

    “好。”云遣梦依旧没有抬眸。

    封玉尘猛地将杯撂在桌子上,洒了大半:“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将军打算放了我们姐弟俩?”

    封玉尘气的没说话,起身向外走去,墨绿色的衣衫从门口消失。

    翌日,一大早,封玉尘便带领着大军,在新来的几名官员的护送下离开这座贫乏的饶城。

    云遣梦和晏弘承老早的就被他安排在一辆马车里。

    她透过车窗向外看去,恰好莫展云也在朝着他们看来,还递了个眼色,让云遣梦有些不解。

    封玉尘的马忽快忽慢,时不时的朝着身后的马车看去。

    “师兄,人在车里,又不能飞了,至于你这么惦念?”莫展云悠然的开着玩笑,马速与他相当。

    封玉尘抖了抖缰绳快上几步,问:“你何时离开?”

    莫展云幽怨的瞥了他一眼:“你还是这么没良心,我当是你变了呢,这么快就赶我走。”

    “没有,只是你非军中将士,难免受人非议。”

    “那你后面车里的就不受人非议了?”

    封玉尘不再说话,脸色却绷得紧紧的。

    “行了,你心疼心疼你那靳护卫吧,看把人家打的。”莫展云指了指后面骑着马艰难前行的靳衡,那二十板子也是挨得不轻。

    午时将近,大军在二十里后驻扎,纳凉进餐。

    云遣梦乘坐的马车被赶到一处树荫底下,正想下去方便一下,忽然马儿受惊,将车夫甩下,朝着一片荒凉的野地一顿狂奔。

    云遣梦险些被摔下去,幸亏抓的及时,可是马跑的太快了,她的头一下子磕在了木板上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火光,而身上像是被什么束缚了一样,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被绳子困得紧紧地。

    耳旁飘来一句话:“别挣了,那绳结会越挣越紧。”

    这声音十分眼熟,她陡然回头,发现莫展云正坐在篝火边,手里还烤着一只剥了皮的兔子。

    云遣梦心底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淡眉一挑:“救你啊。”

    “救我为什么要绑我?我弟呢?”她四周寻找着晏弘承的身影,却始终没有看到。

    “我只答应你逃离封玉尘,又没说放了你。”他将火中的兔子拿出,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真香啊。”

    云遣梦顿时火了:“我弟呢?”

    “马车里,我可不忍伤害他。”莫展云起身,把兔子肉拿到她身边:“要不要尝尝?”

    云遣梦看过了,四周根本没有马车的影子:“马车在哪?你把我弟弟弄哪去了?”

    “去他该去的地方。”

    云遣梦的脑袋哄的一下:“你是说……你把他杀了?”

    莫展云没有回答她的话,掰下一个兔子腿问:“要不要吃点?”

    “呸——”云遣梦猛地一口吐在了那兔肉上,却瞬间迎来了一个巴掌。

    莫展云吹了吹自己的手,冷冷一笑:“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封玉尘放下梳子,被她眼中的恨扎的心疼,“我们就不能像从前那样?”

    “从前?”云遣梦可笑的站起来,“您不怕我再使什么手段害的您饶城失守?”

    “我那是不清楚真相,所以才动刑,为了晏国的江山由不得半点马虎。”

    他从袖中取出药盒,想要为了她涂抹在下巴的鞭痕上,“别动,不然会留疤的。”

    云遣梦一把打掉:“留下更好,让我永远记住你的残忍!”

    即使是傻子,也知道谁好谁坏,这几天的相处,晏弘承对云遣梦依赖不轻,瑟瑟的身子抱住她不肯撒手,封玉尘觉得有些刺眼。

    封玉尘背过身,冷冷道:“他的废帝身份已属实,不论你是何种身份,他都不可能是你弟弟。”

    “你要是想他活命,就别动,若是旁人听去了他的胡言乱语暴露了身份,即便是本将也保不了他。”

    云遣梦要去拿晏弘承口中的布,却被封玉尘阻止。

    袅袅的水雾伴着一室花香,云遣梦从水中站起,毛巾适时的拭去她身上的水珠,齐胸的襦裙,广袖的罗衫依次上身,生平第一次体验有人伺候,却尤为讽刺。

    房门敞开,士兵进进出出的将木桶里的水倒掉,一名丫鬟正在为云遣梦梳头。

    忽然,云遣梦觉得背后梳头的力道变了,变得更轻更柔,她顺着镜中望去,发现身后的人竟然换成了封玉尘。

    无边的苦涩在云遣梦心头蔓延,从今以后,她的身子,她的尊严,在这个封建的年代里都不复存在了。

    她掐着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走上前,去解封玉尘的衣带。

    封玉尘脚步一顿,“本将自会命人做,你难道不来履行你的承诺吗?”

    “好。”

    一只宽厚的手掌将她的手按住,“把你自己洗干净。”话落,他径自出门。

    这话,云遣梦信,古代的皇权之争没有任何君主会为自己留下隐患,只可惜……小承以后就要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了。

    直到将小承带回她原来住的厢房时,才给他松了绑。

    云遣梦追上前两步:“我想打点水给他洗澡。”

阅读一品宠妾,将军请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54/829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