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二十六章 张广灵的隐藏

    一个人缓缓的向镜缘走了过来,是子瞻,他走到镜缘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目光投在那符文制造的结界中,猛然说道:“你取胜陈硕,纯粹是幸运!可是张广灵却不同!你看,他在对阵李磊的时候并没有发挥出他真正的实力!” WWw.8Yue.ORG

    镜缘一惊,他本以为张广灵对阵李磊如此轻松,是发了全力,可依照子瞻所说,他并未发出全力!若是他真的对阵自己,用出全力一搏,自己又能有几分胜算?

    镜缘身上冒出一丝冷汗,他猛然想起了当年打扫镜玄屋内的场景,当时他刚刚学会《青莲经》,却无端的被画中吸引,几乎夺去他的魂魄,原来里面暗藏剑术,或许当时自己多看几眼也可领悟,只是那是在有《青莲经》的辅助之下,而张广灵没有任何的辅助,只凭借悟性便能从中领悟出剑术,他的天赋会是一个什么程度?

    子瞻笑着将两块木头塞在镜缘的手中,木头之上便是符文,镜缘正自怀疑,子瞻又说道:“这是两张被削减威力的木符,留作为你防身;木符本为结丹期以上之人才可使用,若是结丹期之下想用,必须由打造之人降低木符之上所带的符法,我已经将上面的符法降低了一些,你应该能够使用,只是这样一来木符的威力定是会被削减,不过也足够你防身用了!”

    镜缘感激的看了子瞻一样,忙行一礼。

    镜缘回身,正看到凝花语笑着看向自己,忙说道:“没!是我的师兄,子瞻!”

    “子瞻!这名字真让人难懂!一个‘子’有什么好‘瞻’的!”凝花语笑笑道。

    “这是他的名字,‘子’是他的辈分!而‘瞻’这个字”镜缘想了好久,却解释不上来,因为他也没怎么读过书。

    “瞻,是瞻前顾后?那他做事还是个谨慎周到之人啊!”凝花语笑笑道。

    镜缘感觉今日的凝花语奇怪了些,怎么突然问起子瞻的事情,他奇怪的看着凝花语,惹得凝花语好一阵发笑。

    “不和你开玩笑了!师父说那张广灵厉害,使你千万小心!”凝花语笑道。

    “哦!”镜缘自然知道张广灵厉害,这个又怎么需要幽兰若提醒呢。

    “‘哦’什么!难道我说的话还有假?”凝花语皱眉道。

    “没有!没有!”镜缘将头摇的像拨浪鼓,生怕得罪了这个难缠的人。

    “那还差不多!我带了师父这句话,顺便出来玩玩!你可不知道,那金台上的场景都跟结了冰一样,凝重的要死!我可受不了,所以就出来透透气!”凝花语嬉笑道。

    镜缘心中踏实了下来,她果然不是只为传话,这样反而让自己放心了,他转身,准备再入结界之中,等待着即将面对的对手,可谁知后背又被抓了一吧。

    “你这个人真无趣!我才来你就要走!”凝花语急道。

    “可是可是,我还要比试!”镜缘忙说。

    “还比试什么,比试的结果那金台上早就讨论好了!”凝花语笑道。

    “什么?”镜缘一惊,这可是公开的作弊,这在玄天宗是玩玩不允许的!难道掌门会犯这种错误,不可能!

    “看你那个傻样!”凝花语忍不住笑出了声。

    镜缘顿觉尴尬,头偏向金台上看了几眼,又将头转回到了凝花语身上。

    “实话和你说了吧!金台上有一大部分人是支持你的!我忘忧谷自然首当其冲,而道玄大师更是极力渲染你,几乎已经将你捧上了天!”凝花语笑道。

    道玄会支持自己,镜缘是没有想到的,他还想再问出什么,另一旁的结界已开,一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正是已经失败的李磊;镜缘忙弃了凝花语,向李磊奔去,身后是凝花语不甘的大呼小叫

    李磊看向奔来的镜缘,眼神之中欢喜之情大盛,可只片刻,他的眼神完全换了一副陌生的姿态,像是根本不认识镜缘一样,头脑中李凌的话再次出现,他闭目凝思,想使劲将这些话甩干净,可却发现如何都挥之不去!

    “李磊,我是为了你好!李执事已死,你必须寻个新的目标,切不可栓死在一棵树上!”李磊想着他的叔叔和他说的话。

    “你要那下这个诸峰论剑的魁首,这样我们才会有机会在玄天宗出人头地,我们这个从外宗而来之人才不会被别人看不起!”李凌的话再次浮现在李磊的脑际。

    “可镜缘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击败他!李执事给我的使命,就是及早脱身,帮助缘镜”李磊向着他的叔叔反驳,可却又被他的叔叔狠狠的打断。

    “李执事已经死了!死了,你懂吗?不会再活过来了!我们终究不是天姥宗的弟子,我们也必须另寻他途!而现在唯一的途径就是诸峰论剑,在诸峰论剑中拿得魁首,你才有在玄天宗说话的资格!”李凌狠狠的说。

    李磊不语,李凌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上印出一片绯红。

    “你不止代表你自己,还有我!你难道想看我一辈子做玄天宗卑微的弟子吗?你难道想我看老态龙钟之时还停留在炼神期吗?我可是将你养大,传你修行之人,更是你的叔叔!”李凌愤怒的说道。

    李磊再不言语,手中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

    可即便他拼尽全力,他依旧是输了,输给了张广灵!他的内心一阵慌乱,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叔叔,更不知如何面对自己的朋友;他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就像根本没有看到奔过来的镜缘一样

    “记住,这只做防身只用,切勿随意伤人!不过在你遇到危险之时,也不可吝惜,保住自己的性命最为关键!”子瞻说道。

    镜缘感激子瞻的话极有深意,不过他对张广灵同样了解,为了取胜,他定是会不择手段的。

    “若遇谦谦君子,只可凭实力对决,胜负由天定,即便输了,太清殿也不会怪你;若遇卑劣小人,需小心提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必循规蹈矩!”子瞻生怕镜缘出现意外,忙仔细叮嘱。

    镜缘猛点头,他会小心的,他更不能让太清殿失望,子瞻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头,走开了。

    “喂,那位是谁啊!”一个人轻轻的踢在他的腿上,片刻又一笑。

    镜缘将头偏向一旁,他太了解张广灵了,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且偏偏天赋奇高,在玄天宗几乎没有人能超越!

    一个人紧张的看着结界内的比试,是拓跋金燕,她的神情紧张,似乎张广灵的胜败能决定什么,镜缘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如何牵扯在一起的,或许张广灵的目的已经不在玄天宗了,修行只是他的一部分,他或许更渴望权利,更渴望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因为他自小孤苦惯了,或许一个小小的玄天宗并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他不知道那面的比试是否已经出了结果,但这面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压抑,是因为陈硕的身份,还是因为火晶石那沉重的故事,亦或是因为他与方才陈硕的对决他说不清楚,吞了两颗丹药,他只感觉心乱如麻,再也没有心思调息,沿着透明的边界,他不知不觉走出了结界。

    镜缘不知道陈硕什么时候离开的结界,他很感激陈硕,因为在他看来这场胜利就是陈硕给他的,同时他心中也对陈硕有着无限的敬佩,他能在玄天宗隐忍十载,这恐怕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他心中已经暗暗下了决心,必须将陈硕的交代办到,他一定不会使陈硕这十年的努力白费的!

    “那我该怎么办?”镜缘问。

    子瞻难得一笑:“他既然肯用其他宗门的东西,你应该也可以用!别说你不会,你身上灵气的运行我可看得清清楚楚!”

    镜缘沉默,片刻异样的看着子瞻。

    “我再提醒你!张广灵不但有我玄天宗的东西,也能使出其他宗门的东西!譬如其他宗门的符箓,或是其他宗门的丹药!他这个人从来没有宗门之见,一切都是在为他自己服务!这样的人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甚至会用出些诡计!”子瞻说道。

    镜缘猛点头,这一点他是同意的,张广灵当年在他身上贴的符纸就是天师宗的,也曾给过他一些其他宗门的丹药,子瞻说的没错。

    镜缘认真的看着子瞻,他像是在提醒自己。

    “他还有一套剑术没有用!他取名为傲世诀!他当时说是从掌门屋内的画中领悟到的!使用起来孤傲于世,卓绝无比!甚至有取胜玄天宗四种剑术之意!你可千万千万小心!”子瞻说道。

    “可这些,你看他在对阵李磊的时候用了吗?别说是李磊了,就是他之前的对手他都没有用过!他会这些,可为什么要隐藏呢?因为他想出其不意!他的目的是诸峰论剑的魁首,他会将这一切都用在该用的地方,比如和你的比试!”子瞻说道。

    外面由符纸映射出的巨幅图案上正显示着另一边二人的争斗,李磊对战张广灵,同样没有什么悬念,李磊这个只有道术所长之人又如何是全面的张广灵的对手?尽管漫天青光飞舞,尽管李磊同样准备了充足的符箓和丹药,但张广灵或许也和刘仙芝一样,压制了境界,他对这次比试势在必得,他的道术同样不弱于李磊,何况他的灵气和剑术又远胜李磊!

    数招之下,李磊颓势明显,他的白猿剑根本不能近的张广灵的金剑范围之内,即便他身上那怪异的青光能不断的吸纳住张广灵袭来的道术,但镜缘知道他已经撑不了几个回合了,张广灵是个极聪明之人,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会为自己留有后手,他之所以没有如此迅速的击败李磊,是因为他还要为下一场准备,他不知道下一场要对阵的是谁,若是陈硕,他必须保存好足够的体力!

    “我曾和他交过一次手!当时的他,剑道合一已经接近完美,只是灵气尚且不足,所以我的‘天玄界’可以轻易的阻拦!依照现在的比试,他并没有发挥出那时的水平,显然他是在隐藏!而灵气显然也早已积攒无数,甚至有突破结丹期的可能,或许是因为要拿下这次诸峰论剑的魁首,所以他并没有选择进境!”子瞻说道。

阅读了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10/410035/8292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