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就打断腿

    此时此刻,俱乐部里有不少顾客,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正一边说笑,一边打台球。

    鹿婉婉刚走进俱乐部,陆锦熙就看到她了,笑着迎上来。

    “哥,我来了,”鹿婉婉笑嘻嘻地走到陆锦熙的面前,向陆锦熙介绍许肆、易思瞳等人,“这些是我的同学,这是我的同桌许肆,这是我的闺蜜易思瞳……” WWw.8Yue.ORG

    说完,陆锦熙就看向收银台的收银员:“黄娅,你把奶茶店的菜单拿过来。”

    黄娅是个二十岁出头的短发女生,听到陆锦熙的吩咐后,她立刻取来奶茶店的菜单,让众人过目。

    见男人来者不善,鹿婉婉吓了一跳,娇怯怯地问陆锦熙:“哥,他是谁啊?”

    “他是省运动会的台球冠军,袁钊。”陆锦熙神色复杂地向鹿婉婉解释。

    鹿婉婉一愣,顿时心惊肉跳,因为她曾听说起过有关袁钊的传闻——

    袁钊的外号叫“断枪”,他是锦市里赫赫有名的台球高手,也是锦市台球协会会长的儿子。

    “枪”是台球界的行话,对于台球手而言,枪是指台球杆。

    袁钊的外号之所以叫“断枪”,是因为但凡跟他打台球的人,一旦输了,就要折断自己的台球杆。

    据说断枪在锦市里所向披靡,一共打断了八百多根台球杆,让人谈虎色变。

    现在,断枪之所以来找陆锦熙的麻烦,不仅仅是因为想跟陆锦熙比试打台球的技术,还因为断枪开的“点将台台球俱乐部”,位于帝爵俱乐部的附近。

    最近帝爵俱乐部新店开张,抢走了点将台俱乐部的不少顾客,导致点将台的生意变得比较冷清。

    于是,断枪一怒之下,就来向陆锦熙宣战,想要狠狠地教训陆锦熙一顿,同时挽回点将台俱乐部的人气……

    想到这里,鹿婉婉有些害怕,望着袁钊,小声道:“你的赌注太大了,哪有输了就打断腿的?输了请吃饭还差不多!”

    听到鹿婉婉的话,断枪顿时哈哈大笑,对陆锦熙道:

    “陆锦熙,这是你妹吗?你要是不敢跟我赌一条腿,那我们就换个赌注,你要是输了,你就让你妹今晚陪我玩玩儿,怎么样?”

    说完,断枪就色眯眯地走向鹿婉婉,邪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今年多大了?”

    鹿婉婉吓得小脸惨白,就好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下意识地躲到陆锦熙的身后,用小手抓住他的衣角。

    见此情景,许肆脸色铁青,一个箭步上前,挡住断枪的路:“老子陪你玩儿,你要赌一条腿是吗?老子陪你赌!”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陆锦熙脸色一变,焦急地望着许肆:“许肆,你别跟断枪比试打台球,你打不过他的,他是省运会的台球冠军!别说锦市里了,全省没人能赢他!”

    断枪放声大笑,用轻蔑的眼神望着许肆:“小子,陆锦熙说得对,你根本打不过我,你连跟我比的资格都没有!”

    “是吗?”许肆冷笑一声,走到墙边的台球杆杆架前,取了一根台球杆,用巧克粉擦了擦台球杆的撞头,然后来到一张八球的蓝色台球桌前。

    紧接着,许肆俯下身,以非常标准的打台球姿势,迅速开球。

    眨眼间,他就进了一个蓝色的全色球,而他一言不发,继续打球——

    黄色球,紫色球,红色球,绿色球……

    一个又一个全色球,仿佛行云流水般,精准地被许肆击入球袋。

    当黑色的8号球进袋时,许肆直起身来,拿着球杆,懒洋洋地看着断枪:“现在我有资格跟你比打台球了吗?”

    话音一落,众人之中,仿佛被投入一颗深水鱼雷,许多人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啊啊啊啊,一杆清台!居然是传说中的一杆清台!”

    “牛逼啊牛逼!”

    “太可怕了,这是高手!”

    “肆哥,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断枪觉得很意外,想了想,勉为其难道:

    “好吧,我跟你赌球,但你要想清楚了,如果你输了,你就要打断自己的一条腿,不能耍赖,你要是耍赖,我就亲自打断你的腿!”

    许肆勾起嘴角,似笑非笑:“没问题,你要是输了,也别耍赖,千万不要输不起。”

    闻言,鹿婉婉心惊胆战,快步走到许肆的身旁,心急如焚地拽了拽他的胳膊:“许肆,你别跟断枪比这么大啊,你比不过他的!万一你输了,打断自己的腿,那你就变成残废了!”

    “是啊,肆哥,你和断枪换个赌注吧,换个正常的赌注啊!”叶闪焦急地附和鹿婉婉的话。

    接下来,众人纷纷劝说许肆和断枪,让他们俩换个赌注。

    然而,不管众人怎么劝,断枪也不同意换赌注。

    许肆冷冷一笑,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断枪:“行,那就赌一条腿吧,你想怎么比?斯诺克、八球还是九球?”

    断枪刚毅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意:“你说的那些玩法太普通了,太没意思了,我们来比花式打法吧!三局两胜。”

    紧接着,断枪就滔滔不绝地说起花式打法的比试规则来。

    许肆眉头微皱,沉吟片刻,轻笑道:“好,那就按你说的玩法比试吧!你先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不行!许肆,你不能跟断枪比试打台球啊!”鹿婉婉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用力地摇了摇许肆的大手,“他是蛇精病,你不能跟着他一起发疯啊!哪有人用自己的腿当赌注的?这也太可怕了!”

    “放心,我不可能输,你就在旁边乖乖看戏吧!”许肆一边说,一边朝断枪扬了扬下巴,“你先开始吧!”

    “好。”断枪从台球杆的杆架上,选了一根崭新的台球杆,走到一张台球桌前,命令他的一个跟班帮他整理球桌。

    跟班的手脚很麻利,很快就拿走一些球,而台球桌上,目前还剩九个球——

    七个花色球,一个黑色8号球,以及一个白色的母球。

    “第一局的比赛规则是‘一杆清台’,”断枪气定神闲地望着许肆,“我们俩只能打一杆,不能打第二杆,不能像你刚才那样,一次性地连续打好几杆,你那样不算是标准的一杆清台。”

    “我知道了,你先给我做个示范吧!”许肆扯唇一笑。

    话音一落,四周打台球的那些顾客们,全都忍不住了,一窝蜂地围过来看热闹,对许肆和断枪指指点点。

    与此同时,奶茶店的一个女服务员,提着一大堆外卖饮料,走到众人的面前,将各种饮料分发给众人。

    鹿婉婉从女服务员手里接过一杯茉香奶绿,咬住吸管,慢慢地喝起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你们喜欢这个故事吗?喜欢的话冒个泡哦,我感觉留言的人好少呀!

    鹿婉婉看了看菜单,点了一杯茉香奶绿。

    紧接着,其他人也先后点了自己喜欢的饮料。

    就在这时,一群衣着前卫的痞气男青年,大摇大摆地走进台球俱乐部。

    为首的男人牛高马大,穿着灰色紧身背心,梳着脏辫,手臂上纹着杀气腾腾的猛虎。

    “陆锦熙,我听说你打台球打得很好,”男人走到陆锦熙的面前,用凶悍的眼神盯着他,“你敢跟我比台球吗?赌注是一条腿,谁如果输了,就要打断自己的一条腿!”

    帝豪台球俱乐部装修得很漂亮,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环境优雅,特别高大上。

    装修色调以金色、大红色和绿色为主,天花板上吊着精致的台球灯,许多台球桌整齐地摆放在大厅里,地上铺着淡金色的云纹地毯。

    许肆收到会员卡后,心情非常愉悦,邀请鹿婉婉、季哲之等人今晚去打台球。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鹿婉婉有些感动,同意了陆锦熙的要求,将那张会员卡送给许肆。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叶闪笑着附和,“我还以为婉婉的表哥是那种戴着眼镜的、很温柔的暖男,哪知道这么前卫,不仅染头发,竟然还戴耳钉!”

    陆锦熙勾唇一笑,妩媚的桃花眼中波光粼粼:“婉婉从小就跟我的画风差很多,她学习成绩很好,我学习成绩很差。”

    说到这里,陆锦熙笑意更盛:“你们想喝什么饮料?楼下有家奶茶店,我这里有菜单,你们点一些饮料喝吧,我请客,欢迎你们来我的俱乐部玩。”

    鹿婉婉巴拉巴拉地把好友们介绍完,然后向众人介绍陆锦熙:“这是我的表哥陆锦熙,我跟他关系特别好。”

    众人一听,纷纷向陆锦熙打招呼。

    他的头发染成酒红色,左耳上戴着一颗钻石耳钉。

    灯光下,钻石耳钉璀璨夺目,折射出绚烂的光芒。

    许肆用鹰一样锐利的眸子,上下扫视陆锦熙,然后勾起嘴角,玩味地笑起来:“熙哥,你跟鹿婉婉的画风差得有点多啊,你们俩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兄妹。”

    鹿婉婉想要帮陆锦熙的俱乐部增加人气,同意去打台球。

    于是,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众人一起来到帝豪台球俱乐部里。

    他面如冠玉,五官阴柔美丽,穿着黑白条纹T恤,身形修长。

阅读恶魔的宠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01/401439/8117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