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从入门到放弃

    没错,是呼吸。

    但是他不能,他唯一能做的是剧烈挣扎,因为他正泡在水里,肺部像要炸了似的,无比渴望空气。

    那就是溺死。

    这次轮到楚门懵逼了,这似乎……不是我的身体?

    但很快,强烈的求生欲和肺部传来的爆炸感就让他做出了反应,他以一种超然的冷静判断局势,然后伸出手指,用尽全力狠狠戳在对方腰间的软肉上。

    与此同时,他将两只手从对方勒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里穿过,双臂用力向外扩张,借着冲力猛的打开一个缺口,整个人灵巧地从中钻了出来!

    一瞬间,水泡剧烈升腾,湖水猛然变得浑浊起来,楚门就像条滑溜的泥鳅,眨眼间就摆脱了束缚,他连忙向上浮去,试图去水面喘一口气!

    然而,还没来得及等他享受半秒的劫后余生,就突然被人拽住了脚踝!

    说拽住恐怕不对,仿佛是被铁箍牢牢拷住了一样!

    对方也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完了,全tm完了……

    楚门心里一惊,这一股巨力蔓延过来,让他的心哇凉哇凉的……

    随即,他被捉小鸡似的拽了回去。

    如果说先前史蒂夫是漫不经心的话,那现在他已经十分愤怒了,他拽着楚门的脚踝往后使劲一拉,力道极大,水里瞬间窜起一团浑浊的水花,紧接着楚门就被重新拽回了他身边,以一个强人锁男的姿势牢牢抱在怀里。

    楚门深深地明白,自己已然坠入地狱。

    两人的体格差距之大,用成年人和小孩来形容都有些侮辱史蒂夫,这次史蒂夫只用一只手就牢牢扼住了楚门的脖子,不给他丝毫机会。

    没想到我也会被命运扼住喉咙……同时他也确认了,这的确是一个杀人犯。

    此刻他提不起一点挣扎的力气,刚才那一番差点就成功的挣扎似乎耗尽了这具躯体仅剩的一丁点精力,现在只能任由对方如此屈辱地拎着自己,像被鳄鱼狠狠叼在嘴里的羚羊。

    嗯……这么说似乎有些侮辱羚羊。

    或许是长时间缺氧让他神志不清,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他能感觉到四肢的温度正在被冰冷的湖水夺走,耳边的声音也渐渐渺远——气泡的咕嘟声,剧烈的心跳声,对方手臂上的肌肉收紧时发出的沉闷绞合声……

    一切都表明,他尚未开始的穿越之旅即将宣告结束,但楚门却出奇的冷静。

    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再也不复之前那样紧张……

    话说紧张有用吗?

    没有。所以他一点儿都不紧张。

    时间依旧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既没有加速也没有变缓,可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仿佛被无限拓宽了,以至于他能同时思考许多问题。

    比如……我是谁?

    楚门。

    衣冠楚楚的楚,门捷列夫的门,此名只是一个巧合,因为他出生那年某部电影还没上映。但正因1998年那部电影的上映和风靡,他清晰的记得,在自己的学生生涯,转入新班级总是第一个被老师点名。

    比如——

    “嗯……楚门,好名字!让我想起了一部很有名的电影……那么楚门同学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WWw.8Yue.ORG

    “嗯……楚门,好名字!让我想起了一部很有名的电影……那么楚门同学来回答这道问题吧!”

    “嗯……楚门,好名字!让我想起了一部很有名的电影……那么楚门同学来表演个节目吧!”

    ……

    至于具体身份,他只记得自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过着养猫遛狗撸游戏的幸福生活,再深入就想不起来了。仿佛过往是一个真切的梦,浮在水面上,又像月亮的倒影,一笔一划都那么精致,可当伸手去触碰,打算将它捞起来时,却一碰就碎。

    所以他猛的意识到,眼下这不是自己的生活!

    因为这压根就不是自己的身体!老子明明会游泳啊!

    它出现的那么突兀,那么激烈,毫无征兆,就像某天他起床时姿势不对,一不留神就打开了别人的“人生存档”!

    而且,这个倒霉蛋恰恰在boss战时保存了游戏,导致他压根没做好任何准备就直面绝境!

    这不是坑爹吗!

    楚门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无边的愤怒,换做谁在这种必死局面下都不会有好脾气吧!?

    而且至关重要的,既然他打开了别人的存档,那么他的存档呢?他那个虽然记不太清,但只要一想起来就有淡淡的温馨萦绕在心头,而且充满了安全感,远非眼下可比的存档呢?

    是和别人交换了,还是被他这次错误操作覆盖了?

    依旧是两种可能,都只有一种结局,那就是不管怎么想都很气!

    这个该死的现状……他正在逐渐狗带,却无能为力!开局连“喘息之机”都没有!难道穿越后的新生活是从成为幽灵开始?

    这样愤懑地想着,楚门在精神上也放弃了挣扎。

    反正都是无谓的,还不如勇敢点。

    就和所有起床气一样,他的愤怒也来自于离开舒适圈的不满。

    凭什么把我的存档换了?

    凭什么把我弄到这个世界?

    凭什么让我远离自己的家庭、事业、人际,离开没有撸完的游戏和没有补完的剧?

    都没了!这些美好的东西现在通通都没了!

    既然如此,凭什么不让我破罐子破摔?

    这也许是某个高于一切的意志的恶作剧,或是一项试验——将灾难突兀地降临到一个生命面前,观察他手忙脚乱的滑稽样子,等待他临死前的哭嚎与哀求,届时再大发慈悲地现身,给予怜悯与慰藉……

    呸!

    开什么玩笑,老子能让你如愿?

    做任务是要给签合同的,发委托是要给押金的,要让我表现的惊慌失措,小老弟你的诚意呢?

    什么都不给,那我就死给你看呗!

    反正我现在一穷二白,最豁的出去。

    无能狂怒无疑是个满含贬义的词语,与之相对的就是淡然处之。

    whatever.

    这样想着,楚门彻底放弃了抵抗,身体松弛,毫无生命迹象,以至于有那么一瞬史蒂夫都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但就在这时,楚门突然一个趔趄,仿佛梦里下楼梯时踩空般陡然惊醒,接着整个人眼前一黑,宛如穿过了一扇水幕!

    在这之后,紧贴着皮肤的冰冷触感消失了,沉重的水压不见了,来自那位兄贵的压迫也没了,他的双脚则稳稳当当触及了地面……

    最最最关键的是,他能呼吸了!

    贪婪地享受着新鲜空气,楚门像一条翻了面的咸鱼,瘫倒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

    “妈的,活着真好。”

    他自嘲地笑道。

    嘶——

    剧痛从指关节传来,一瞬间楚门疼的表情都扭曲了!那感觉,仿佛梦回高中体育课,用手指正对高速飞驰的篮球怼了上去,光是想都隐隐作痛……

    不过好在戳人软肋是有效果的,这个猪队友亦或是谋杀犯压根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竟然会扑腾,猝不及防之下张开嘴,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水,勒紧楚门的胳膊也稍微松开了一丝缝隙。

    就是现在!

    楚门抓住机会,立刻挣扎着调转方向,在水里背对对方,双腿屈膝蜷缩,接着踏在对方的小腹上,狠狠一蹬!以一个标准的兔子蹬鹰姿势发力!

    就像人永远不知道“醒来”和“明天”孰先孰后一样,他也是从混沌和迷茫中睁开眼的。

    睁眼之后第一件事是什么?

    -------------

    这是一个无比紧张,紧张到没给主角任何喘息之机的开头。——作者

    等等,为什么会‘似乎’?

    答案之所以模棱两可,是因为他并未对水产生恐惧,而是本能地萌生了踩水和上浮的意愿,这分明是会水的表现!但是,当这一指令下达到身体各处时,却无法被妥善执行……除了他暂时受限,更多的干扰是迟滞感。

    就仿佛,他是一个发号施令的将军,将命令传递给部下时却收获了无数懵逼脸和黑人问号???

    “我会水吗?”

    他下意识问自己,然后瞬间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看这架势,不是他在拯救落水者时被猪队友害死,就是有人想在水里直接摁死他……

    无论哪种可能,就眼下而言,只有一种结局。

    “似乎……会?”

    楚门醒了。

    准确说,应该叫恢复意识。

    可是,他脖子上好死不死缠着一只健壮的胳膊,都快赶上他的小腿粗细了!

阅读永夜之潮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史上最强赘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444/7937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