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万鑫欣的春天(下)

    电子门却没像往常一样直接开门让她进,里面的保姆出来告诉她别墅的主人已经换成了旁人,看得出来,这回老头铁了心的要跟万鑫欣一刀两断。

    万鑫欣火爆脾气上来了,随即又风风火火地去了老头公司,进了里面大声嚷嚷着要讨回个公道。

    没想到上个月几个人商量好了一般,突然不联系自己了,只好重新寻找新目标,可惜这几个目标对她的暗送秋泼不为所动。

    老头两个指头捏着嫌弃地看了看:“没有别的了吗?” WWw.8Yue.ORG

    万鑫欣摇头,老头只好皱着眉装进自己斜挎着的单肩兜里。

    “你、你这个丫头好没道理!”老头被气的胡子乱颤。

    任凭老头在身后发牢骚,万鑫欣理都不理拍着屁股往公交站走去,穷的连汽油都买不起了,小眼镜送的二手的破车还卖不出去,停在楼下像一堆废铁,这阵子天天只能坐公交回家。

    太阳照在她身后,影子投在了身前,她发现有个人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因为一路上双脚始终踩在那个人的影子上面。

    猛地一回头,李大壮赫然出现在身后,万鑫欣梗起脖子瞪了他一眼:“跟着我干嘛?”

    李大壮有些慌张,瑟缩着肩膀讪笑:“跟你顺路,呵呵呵。”

    万鑫欣脸上露出狐疑,旋即即转身继续走,李大壮继续尾随。

    来到了公交站,万鑫欣掏出钱包找零钱,尴尬地发现钱包里连一个钢镚都没有。

    早知道刚才不算卦好了,万鑫欣摸便了从里到外所有的口袋,终于激动万分地摸到了一张一元钱纸币,拿在眼前宝贝得不得了。

    手骤然一抖,纸币掉落在地上,李大壮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站在了她身边,不小心撞了她胳膊一下。

    “走路不长眼睛啊!”万鑫欣禁不住骂了他一句,弯腰去拾地上的一块钱。

    原本祥和的空气中突然刮起一阵急风,纸币瞬间被风卷到了空中,万鑫欣大惊失色:“我的钱——”

    万鑫欣甩开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开始一路狂奔,李大壮也跟在她后面跑,万鑫欣面部表情太夸张,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两口子在街上打架。

    眼瞧着纸币越飞越高,万鑫欣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它渐渐变成一个小点儿,最后消失不见。

    李大壮随后也面不改色地跑到她跟前,对着呆若木鸡的万鑫欣呲牙笑:“找回来了?”

    “找回你个头啊,影都没有!”万鑫欣一见他气不打一出来,“遇到你就没好事,你个扫把大星星。赔给我钱听见没,刚刚丢了一百块!”

    “俺看着好像是一块的呀?”李大壮盯着她挠头纳闷。

    “明明是一百的,你想耍赖是不是!”万鑫欣将皮包狠狠一下甩在他身上,高声嚷嚷。

    “好、好、好,俺陪你。”李大壮举手投降,马上从怀里掏出一张一百块的给了她。

    万鑫欣扯了钱在手里悻悻地直奔公交站,李大壮随即又跟在了她后面。

    那张一块钱在空中兜了一圈之后,随着风力减弱,飘飘忽忽又往下落,一下贴在了一个正在行路的盲人脸上。

    脸上忽然盖了一个东西,盲人忙伸手一抹,一张纸?皱巴巴的还不大,估计是谁丢的没用的废纸,毫不犹豫地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隔了好几天,林珍见李大壮一如既往地干活,没发现脸上有什么变化,按耐不住问他:“大壮哥,你跟万鑫欣怎么样了?”

    李大壮唉叹了一声:“别提了,她根本不理俺。”

    “那你跟她表白了吗?”林珍又问。

    “她都不理俺怎么表白啊?”李大壮停下手里的活,耷了个脑袋无精打采地站着。

    林珍看他可怜兮兮的,不由得心生同情:“至少你也得让她知道你的心意吧?去告诉她你喜欢她,也许还能给你机会呢,你不说连机会可能都没有了。”

    李大壮沉默着点了下头,继续埋头干活。

    “你可别空着手表白哈,给人家送点花表示下诚意。”李大壮思想一根筋,林珍不放心地嘱咐道。

    李大壮再次点点头。

    他还真把林珍的话听进心里去了,他知道自己不是会说的人,专门去网吧学习了一下表白的情话,挑了几句好的记在本本上,回家以后死记硬背在心里,准备明天见到万鑫欣的时候大发放光彩,闪她一下。

    ——

    天还没亮林珍就被手机吵醒,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里面立刻传出来李大壮兴奋的嗓音:“俺准备好今天跟她表白了。”

    “挺好的呀?”林珍一只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你能不能早上陪俺一起在大门口等着她呀……俺有点紧张。”李大壮不好意思地请求。

    原来是为了这个,林珍爽快地答应:“没问题,你说几点到?”

    “比正常上班点早半小时就行。”李大壮在那边说。

    “好的,我知道了。”

    林珍挂了电话随即又给苏珊发过去:“哥们儿,今天大壮哥要跟万鑫欣表白了,他叫我陪他过去,你也过去给捧捧场不?”

    另一头苏珊满口答应着摘下眼罩,瞄了一眼桌上的闹钟,心里暗笑,这李大壮莫非兴奋地一宿没睡?一会儿去肯定有好戏看了。

    苏珊跟林珍手拉手来到夏华大门口,见院里站了一个身穿西服手里捧花的男人,走近了一瞧,竟然是李大壮!

    李大壮特意租了衣服,为了表白用的,想给万鑫欣一个好印象,明显尺码有点小了,穿在他身上感觉西服挺遭罪,紧绷在身上快要扯开一样。

    看向他手里捧的笑花,林珍她们两个都愣住了。

    这能行吗?还没等林珍问出这句话,苏珊急急打断了她:“万鑫欣来了,咱俩快躲起来。”

    林珍一回头,果然,远处万鑫欣晃晃悠悠地踱着方步,贴着墙根儿正往这边走,大懒蛋今天抽了哪股邪风了,怎么来这么早?

    林珍跟着苏珊一起进了门卫室,在里面偷偷露出半张脸朝外看。

    “你来了,嘿嘿嘿。”李大壮朝万鑫欣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万鑫欣来到近前愣了一下,端详起李大壮的这身打扮,感觉他今天怪怪的:“呃……你要结婚呐……怎么穿成这德行?”

    李大壮没搭话,郑重地把手里的“鲜花”硬塞到她怀里:“本来想送你花的,去花店看那玩意老贵了,不合算,这个多好,又能看又能吃。”

    万鑫欣低头看到怀里一大捧的猪蹄瞬间石化,雷得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还没结束,李大壮嘴里随后发出了几个怪声,清好了喉咙,开始朗诵起诗歌:

    “啊——”

    一下子忘词儿了,窘迫地又从兜里掏出本子打开照着念:“遇见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这——不是一个偶然,是上天安排好了俺俩的缘分,我爱你,一心一意。俺能像到最浪漫地事,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

    乌鸦呼啸着从两人中间飞过,李大壮念了有十几分钟,念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紧张地等着万鑫欣回话。

    苏珊在屋里憋着声笑得直不起腰,强忍着快要喷出来的笑声,对林珍小声说:“别说哈,你的大壮哥有两把刷子,还知道念情诗呢。”

    “别笑了,两人正关键的时候,你还有心思笑。”林珍神情专注地盯着他俩,为李大壮深深捏了一把汗。

    这时候上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都聚焦在李大壮和万鑫欣两个人的身上,四周很快围满了人,里面有几个是客服部的,见状开始鼓动:“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其他人随着节奏也跟着附和起来。

    李大壮顿时来了信心,鼓起勇气表白:“万鑫欣,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万鑫欣从没像此刻这样羞愤过,脸涨得像块烧红了的土豆,猛然间爆喝一声:“谁稀罕做你女朋友!”

    然后把手里的猪蹄使劲甩在地上,面红耳赤地冲出人群。

    “完了、完了。”苏珊看着外面一个劲直摇头,“没戏喽。”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林珍不满地看了她一眼,马上冲出来到李大壮身边喊了一声,“大壮哥……”

    除了这三个字,实在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李大壮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成功……”

    “都怪我不好,不应该让你跟她表白的。”林珍低头心里满是愧疚。

    “挺好的,至少俺知道她心里咋想得了,以后俺也能死心了。”李大壮笑容里掩盖不住失落,“俺去换衣服了,一会儿还有不少活等着俺干呢。”

    李大壮飞快转身,丢给林珍一个孤单的背影。

    林珍轻叹一声:“可怜的大壮哥……”

    “我最近好像桃花运势下降,你给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破解的办法。”万鑫欣蹲得累了,把皮包往地上一放,盘起腿一腚坐在上面。

    老头看了看她的手心,又盯着她的脸审视了半天,眯起眼捋了捋山羊胡:“你最近桃花运很旺啊,不用破。”

    万鑫欣冷嗤一声:“才不是呢,你算得一点也不准。”

    老头又重新看了一遍:“没错呀,你最近是要走桃花运,很有可能是你的姻缘呢。你过去桃花不少,不过都是些烂桃花,这个可不一样,是个好姻缘,我劝你呀,一定要好好把握。”

    万鑫欣不以为意地撇撇嘴,从屁股地下抽出包站起来:“你们这帮江湖骗子,为了挣点糊口的钱满嘴胡说八道,算了,就当五块钱给要饭的了。”

    相处以来只有自己挂他电话的份儿,头一次被小老头晾在一边,万鑫欣自尊心免不了受了点小伤害,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疯狂地骚扰小老头,在手机提示电量不足之后又拨出去一个,那边提示已经关机!

    老杂毛,睡完人没给钱就想拍拍屁股走人,门儿都没有!老娘不能白白便宜了你!万鑫欣心有不甘地驱车去了同老头经常约会的那座别墅。

    当然是除了刘飞燕谁也不放在眼里,上班想来就来,要么就突然玩消失,与新认识的“客户”一起出去洒快活,每次旷工少则三两天多则两个星期,让刘飞燕恨得牙根都痒痒。

    万鑫欣谈合同的手段是客服部公开的秘密,跟客户上床的事早就成了同事之间茶余饭后的笑柄,唯独万鑫欣自己还蒙在鼓里,做成了几个大单便飘飘然地以为自己是客服部的杰出人物,恃才傲物,谁都不放在眼里。

    万鑫欣满腹心事地踏腰蹲在他跟前问:“算一次多少钱呐?”

    “五元一次。”老头苍老的声音里含着一丝沙哑。

    倒是不贵,万鑫欣从屁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币递给了他。

    万鑫欣没了经济来源,没多久便陷入了窘境,本来想着老老实实上班混个全勤,月底勉强先把房租交上,刘飞燕今天突然又宣布要降低工资,这回万鑫欣傻眼了,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歪在了座椅里。

    一定是自己冲了什么!下班后,万鑫欣在街道上找了一个看相的,想让他帮自己算算。

    算你狠,呸,老娘就当被猪给拱了!万鑫欣没事儿人一样从地上站起来,拍掉裤子上的灰,临走随手捡起一个小石头恶狠狠地丢进大院里,小石头落地无奈地发了个响便没了动静。

    万鑫欣以前大手大脚惯了,挣来的钱没几天就被她挥霍一空,那时候蛮不在乎,有男人愿意养她,不愁没钱花,月月光成了常态。

    算卦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留着花白的山羊胡,端端正正地坐在小马扎上,面前的水泥地铺着块红布,毛笔写了几个字:“算卦预测,仙人指路。”

    最近万鑫欣变老实多了,不用说旷工,就连迟到早退也没有,原因是几个“老客户”突然之间不再找她了,那个痴迷她的小眼镜老头也不再给她打电话了。

    万鑫欣一时间蒙头转向,给小老头打电话想问明缘由,结果那边一见是她的号码立马给挂了,接都不肯接。

    闹了一会儿,出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一左一右架起她的胳膊,从屋里强硬拖到外面像垃圾一样给扔出了大门口,并且严正警告她,再敢闹事就送她进局子里呆两天。

阅读神秘房客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史上最强赘婿》《沈医生的控妻症》《完美人生[重生]》《LOL之杀人升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392/7937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