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混战

    “吉时已到,开门!”管事的奴仆高喊一声,大家自觉收了声音。

    凤仙楼大门缓缓敞开,一楼的大厅里乌扬扬挤进来许多人。包下二楼的雅间自觉上了楼,开着窗户,一览楼下搭建的华丽的台子。次等的坐在楼下四方桌上,三三两两或结伴或拼桌。剩下的看热闹的百姓全部挨着门在立在最后排。

    大家的耐心被磨灭到了极限,一听是鱼美人的表演,又提起了兴趣,掌声再度欢呼起来。

    “这位就是我们凤仙楼的新头牌——醉公子,想必大家一定很满意,那话不多说,今日醉公子.....” WWw.8Yue.ORG

    话还没说完,就听又听“啪”的一声脆想,凤婆子的话生生被这声想打断。凤婆子猛的被打断吓得跳起,还没弄清楚什么事情,就见人群中跃起几个劲装蒙面的汉子,朝相留醉直扑而去。

    丑妇踢开面前两个人,搂着相留醉朝门口掠去。她摸出一柄匕首,朝角落里躲着的锦衣华服的胖子丢去,那柄匕首直插后心扎去,利落准确,那人当场就断了气。相留醉的脸立刻就白了,浑身一个激灵。丑妇也不停留,轻功一提,抱着相留醉掠出去好远。

    “雕花楼的杀手十七!!刘老爷被暗杀了!快快报官!护院们给我追!”一个管家模样的朝人群大喊,几个灰衣服的汉子得了命令从四处涌了过来朝风烛飞走的地方追去。

    “不好!中计了!”那贵公子一拍桌子命令道,“不要恋战,给我追!!”

    风烛脚下不停,半搂半报着人疾驰五六里。他本就比自己重,饶是自己功夫高强也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不要搂那么紧,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丑妇轻笑一声,贴着他的脸面说。

    他松了松手,风烛跳下屋顶,将人放下拉着他在小巷里飞奔。相留醉那里这么跑过,一会就喘不上气来。风烛无奈一个打横抱起,拐进了另一条巷子。又几个起落,到了城门口。

    “风姑娘,别来无恙。让我找的好辛苦啊!”来人一杆长枪驻地,青巾飞舞,面容冷峻,竟然是凌羽。

    风烛暗骂一声,冤家路窄。前些日子她接了刺杀当地乡绅刘老爷的任务,又特意放了相留醉的消息给刘轩卿。本意想用刘轩卿搅乱拍卖现场,自己趁乱杀人并救人。却不曾想,多日不见的凌羽竟然成了拦路狗。

    凌羽身侧十几个彪形大汉排成一排,风烛向前向后都已经没了退路,凌羽大喊一声,“放下驸马爷!”

    风烛将相留醉放在地上,自然搂住了相留醉的腰,眼睛朝凌羽一眯。相留醉本就心甘情愿的站在她的一边,一只手也自然的抓住了她的胳膊。突然喉间一疼一紧,被人扣着脖子生生提了起来,他一口气提在喉间吞咽困难。低头一看,丑妇一只疤痕遍布的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呼一吸间还能感受到丑妇掌心疤痕的脉络。他就像一只乖巧的猫一样,被狠心的主人捏住了命门。他疑惑的看着风烛,而丑妇的满脸狰狞,杀气腾腾。

    “哼,想要人,来抢啊?不过你可以上前一步试试。“丑妇的手又收紧一分,相留醉难受到不行,眼角都渗出了泪水。疑云丛生,无处纾解。心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对她好感,迅速消失殆尽,心里凉了个透隐隐还发着疼。连他自己都不能判定是丑妇的掐的他喘不过气来,还是心疼的喘不过气。

    相留醉暗骂自己无用,只能愣愣的看着他们逼近。

    “来人啊,保护醉公子。”凤婆子尖叫一声,护卫们纷纷涌了进来。台下的客人一开始以为是什么戏码,直到打斗的血溅到自己身上方才醒悟,尖叫声四起,场面乱成一团。凤仙楼的护卫功夫不高,贵在人多,那几个汉子仗着武功高也缠斗的吃紧。

    一楼第一排的客人,一个面如冠玉身着黄衫贵气逼人的人稳坐,默默的喝着茶,安静祥和和周围的血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脚边还有散落了一地的白瓷碎片,那声脆响就是来自这个杯子。摔杯为号,打手洞出。他鄙夷的看了眼相留醉,指尖一弹,那手中盛满酒的小瓷杯蓄着内力破空而去,直指相留醉的胸口。

    相留醉看着周围打得难解难分的两队人马,努力挣扎一阵,不是他不想逃只是因为先前坐的太久了脚麻了,根本站不起来。他往前爬了两步,脚上的麻立刻蔓延了整条腿。他想爬到角落避难,自然看不到那直飞过来的瓷杯。

    相留醉眼前寒光一闪,又听“铛”“铛”两声响,腰间一紧,接着他就腾空而起。一股难闻的药味随风入鼻。他心上一喜,双手已经扒紧了身边的人。那前一声响是飞刀撞开瓷杯的声音,后一声则是飞刀落地的声音。而来人不是丑妇,又是谁。

    相留醉昨夜睡的迟,又翻来覆去的没睡稳,所以也没多大精神。丫鬟引着他进了张灯结彩的凤仙楼的大厅,盛装打扮的姑娘小倌们花红柳绿的在二楼站了一排,他刚一脚刚踏入,姑娘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喧哗起来。

    他今日着了一身紫色长衫,用发带绑了个半高不高的马尾,鬓角的长发垂在身前,其余未绑起来的头发自然的披在背后,发与发之间露出精致的耳朵,冷绝高贵如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他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侧卧进特意为他布置幔帐后边,横卧下,撑起头,无聊又烦躁的打着哈欠。有风袭来,若隐若现的身影,引得人浮想联翩。

    今日的丹阳城比过年还要热闹,两排火红的灯笼从西门一直挂到了东门,东西的交汇处的中点正是凤仙楼的所在。这灯从五日前一直亮到今日。

    .. ,醉问情

    话音刚落幔帐跟着哗啦的一声掀起,幔帐重显露出一个轻纱负面,侧卧撑头的男子,未看脸光那姿态就显得风流绝代,如果揭了面纱不知惊艳多少。只见他眼波一转,就听台下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各个都显露出痴痴呆呆的模样。凤婆子喜上眉梢。又见那男子慵懒的撑起了身子,慢慢揭下了面纱。长睫忽闪,一双美目流转,焦点停在最前排的一个黄衫公子身上。台下人群又是一阵唏嘘,一时寂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每个人“咚咚”的心跳成了他解开面纱的伴奏。

    他是神赐的美,是匠人雕琢不出来的精致温情,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他的身上,所有人都不敢眨眼的看着他,生怕他突然飞升成仙,逃离红尘。面纱落地,那眉不过刀裁,那眼不过桃花,那鼻也不过高挺,那嘴略薄,可偏偏凑在他的脸上却精致异常,也不会显得女气,相反确是俊朗不凡。他的脖颈也比一般人的长,微微昂起略微俯视着所有人,有些桀骜难驯却又温和异常。他脖颈上一块红斑隐现,暧昧不明,让他身上有了些烟火气息。

    客人们各个如获至宝,捏着拳头,剑拔弩张的看着竞争对手们,都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鱼美人的声音温婉绵长,今日选的曲子凄美苍凉独树一帜,和那些嘈杂舞曲比起来,倒是涤荡了一下心灵。

    相留醉无心听曲,在人群中扫视,寻找那一抹黑漆漆的身影。人群里没有,抬头看了看高远的房梁,也没人。他有些焦灼。

    也不知这凤婆子卖的什么关子,一个多时辰都未开始。舞台上没闲着,一波一波花枝招展的姑娘们表演,一波又一波新姑娘的新挂牌拍卖,争奇斗艳也是难得一见,吊足了所有人胃口。茶水喝了三壶,相留醉都睡足了一觉,这凤婆子才姗姗来迟。

    “各位看官老爷,姑娘小姐们,让各位久等了。”那金钗绫罗的凤婆子扭着身子站在台子中间,“下面,有请我们凤仙楼的花魁娘子——鱼姑娘,为大家献唱一曲《伶人曲》做最后的助兴。稍后“醉公子”将压轴出场。”

    凤婆子在一片掌声中又了台,“多谢大家的耐心的等候,下边有请今晚的主角——醉公子亮相!”

    五更时分凤仙楼的小斯们就已经忙碌起来,清扫的清扫,擦洗的擦洗,搭台子的,准备糕点的,各处热闹。

    深秋十分,天亮的晚些。丹阳城的男男女女早早的聚集在凤仙楼前,此时凤仙楼此时大门紧闭,凤婆子站在二楼磕着瓜子看着人群,心里已经开始数钱了。并更加笃定,醉公子这摇钱树一定要抓紧了!

    幔帐垂在舞台的右边,呈半球形正好扣住相留醉,又正好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就连二楼的,也只能看到相留醉衣角。

阅读醉问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史上最强赘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371/7936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