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徐伟躺在炕上在看小人书呢,也没在意她在弄啥。

    安青青拿着热水瓶出来后,四下看了看,缓缓蹲下了身。

    “晓玲,你拿着这个捂捂手捂捂脚,要是你奶奶出来或者是你太奶与爷爷回来,你就赶紧把它藏起来……。”安青青说这话时,心中有些忐忑。她怕徐晓玲把她卖了,那样只会给她自己找麻烦。

    “瞧你笑的,十里地都快能听见你的笑声了。” WWw.8Yue.ORG

    徐伟捧着一本小人书,翻了一页道:“你看着这图多有意思?我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

    “我教你识字吧!”

    徐伟不是没想过识字的问题,红日村大队也有扫盲室,可是每次他一听那些人教的内容他就犯困。一来二去,他也就不去扫盲室了。

    “青青,我与你说实话,我一听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我就犯困。”徐伟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选择说实话。

    安青青笑了,道;“那是他们教的不好。我与他们可不一样,你要是不信,咱们就试试呀?”

    “好。”

    安青青收起来小人书,下地在箱柜里翻了翻,找出来一个她从娘家带来的田字格大本子,拿着一支笔又回到了炕上。

    “我先教你写你的名字。”

    “好。”

    安青青把他名字写在了本子上,指着徐伟两个字与他说;“这两个字就是你的名字。徐是双人旁加个余字组成的……。”

    徐伟学得很认真,安青青给他讲解完了以后,就开始教他如何写自己的名字。

    渐渐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徐伟点上煤油灯,上炕又与安青青学起了识字。

    安青青不指望他成为才子,只是想为他们以后做打算。

    她有曾经那些记忆与阅历,就不信他们日子还会过得如曾经那么苦。

    她要抢占先机谋策未来,要让他们家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两人一个耐着性子教,一个态度认真的学习。还别说,徐伟在临睡觉时,居然能歪歪扭扭默写出十来个字了。

    安青青为了奖励他,亲自给他端的洗脚水,那家伙把徐伟乐呵坏了。在心中默默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识字,瞧见没,媳妇对待自己的态度。

    安青青是不是他的想法,要是知道了,定会哭笑不得。

    熄灭了灯,两人躺在一个被窝唠起了嗑。

    说了一会的话,徐伟就开始毛手毛脚的了。安青青拿他无奈,只能顺从了他。

    一夜好梦,次日安青青一大清早就起来了。

    她都把洗脸水烧好了,徐伟才醒。

    “媳妇,你咋起那么早呢?”

    “我打算回奶家吃早饭,所以就起得早。”

    徐伟精神了,光着膀子做起来穿衣服。

    安青青收拾的差不多了,徐伟也下了地。

    他洗完脸,东屋的人也都起来了。

    安青青没去东屋,让徐伟去拿的回门礼。

    虽然她没去,但也能想到孙淑荣那难看的脸色。

    徐伟在东屋待了十来分钟才提着东西回的西屋。

    安青青在他眼中看出了憋屈,她心中就很不是心思。但她什么都没问,因为有些事急不来,她会慢慢收拾他们的。

    “走吧!”安青青已等待多时,徐伟进屋她迎了上去。

    徐伟点头,提着礼品转了个身与安青青朝外走。

    他俩出来时,外屋地只有季雅杰徐晓玲母女二人。

    季雅杰与她点了点,一句话也没说算是打招呼了。安青青也懒得与季雅杰说话,两人都点了点头,他俩就出了屋。

    出了屋,站在徐伟身旁的安青青,听见他舒了口长气,显然是被压抑坏了。

    安青青心疼他,张了张嘴。心想;还是别说了。毕竟说什么也解决不了眼前的状况。

    两人出了徐家大门,一前一后往西而去。

    红日村很大,前后四趟杆,住了一千多户人家。

    徐家在村中间第二趟杆住,安青青奶奶家在村西头第一趟杆住。

    两家相隔了一里地的路程,快走的话,七八分钟就能到她家了。

    安青青想念她奶奶了,上了路,走得特别的快。

    转眼间他们来到安家大门前,安青青看着记忆中熟悉的地方,眼眶瞬间就红了。

    一间半的土坯房,房身早已矮趴趴的了。又矮又小的仓房耸立在房子西面。院中靠东面有个狗窝,狗窝上面放着四个鸡轱辘,小院虽然不大,但院中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板板整整的。

    安青青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推开她家大门,双脚如灌铅一般沉重朝院中走去。

    不等他们走到院中,安家外屋门被推开了。

    出来的人满头银发,脑后盘着一个疙瘩揪,疙瘩揪上面插着一个木簪子。她上身穿了一件灰色老式宽松大褂山,下身穿得是上宽下窄的小脚紧腿棉裤。她不是别人,正事安青青的奶奶,安老太太。

    老太太个子可不矮,六十多岁的年纪,个头还得有近一米七的身高。

    安老太太身体这些年都不太好,时常就出现头疼脑热上不来气的状况,她年纪大了,家里条件又不好,所以她一直也没去县医院检查过。

    每次身体哪儿不得劲了,她就忍着,生怕被自己孙女知晓在跟着她着急上火。

    也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在安青青十六岁,徐家托人来保媒,她怕自己日后时日无多,无法看到自己孙女出嫁,又知徐伟中意安青青,就这样答应了这门婚事。

    然,两年过去了,如今她这身体早已一天不如一天了,她知自己是看不到自己孙女的孩子了!

    “奶?”安青青看见曾经在她婚后半年因病离世的奶奶,眼泪刷的一下流淌了下来。

    她奶奶刚强了一辈子,累出了一身的毛病。她清楚记得,在她奶奶快不行时医生与她说得那些话。

    医生与她说,她奶要是早来医治,最少还能多活个十年八年。安青青得知真相后,失声痛哭道晕厥。也是因为她奶奶离世的关系,才导致她走上的复读之路。

    “咋还哭了呢?”安老太太来到了安青青身前,一把被搂住了,见她哭了,心疼的问道。

    安青青搂住了自己奶奶,心中悲伤不已。时隔十多年再次看见自己的亲奶奶,她的心情是他人无法理解的。

    “告诉奶奶,是不是小伟欺负你啦?”安老太太被安青青搂的死死的,老太太轻声细语问道。

    安青青摇了摇头,慢慢松开了她奶。

    “他没欺负我。是我想您了。”安青青擦了擦眼泪,与自己奶奶说道。

    “离家三天就想我了?你这丫头!”安老太太何尝不想她,只是她懂,不能让自己孙女知道自己想她。十八载的相依为命,安青青在安老太太心中就是她活到如今的动力。试问,她又怎么不会想自己孙女呢!

    安青青听了自己奶奶的话,心中想得是;对您来说咱们只是分别了三日,但对我而言,咱们已分开了十多年……。

    “快进屋吧!”安老太太慈爱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徐伟,拉着自己孙女的手转了身。

    徐伟提着礼品跟在她们奶孙身后进了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好基友的文《反派祖坟冒青烟【快穿】》by一面风情————不怕反派坏,就怕反派长得帅!

    一定要去看一定要去看!

    顺便可以帮她收一下她的预收文《前任们都想求复合【穿书】》

    安青青凑到他跟前,低头那么一看,瞬间就无语了。

    “你看的是图,也不看字。要是你看了底下的字,你就不会笑了。”她没有糟蹋自己老爷们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

    徐伟一只手挠了挠头,问道;“青青,这下面写得啥呀?”

    安青青把他手中的小人书拿了过去,指着下面的小字道;“这上面写的是,旭阳被人追杀,不得已跳崖,他被一个大树救下……,所以你看这上面不就画一个小人落在大树上了吗?”

    徐伟听完她的解释,盯着那一小行字看了看,道;“可惜我一个字也不认识。”

    安青青什么都没说,开门进了屋。

    回到西屋,她在箱柜旁装零散小筐里把空的点滴瓶找了出来。转身来到箱柜前,打开瓶盖,拿起水瓶往里倒了一些热水,放下水瓶,盖上点滴瓶的胶皮盖,她拿着热水瓶朝外去。

    心想;眼前的这一幕幕,曾经并未发生。如今的一切似乎脱离原本的轨道,徐晓玲受罚,她认为与自己脱不开干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安青青出来解手,见徐晓玲哭得好不伤心,她动了恻隐之心。

    “你自己小心点。”她说完这话,慢慢起身。心想;安青青呀安青青,你说你图啥?哎!

    不管咋说,她还是这么做了。

    安青青回了屋,徐伟看小人书笑得哈哈的。

    徐晓玲泪眼汪汪仰着小脸看了看安青青,孩子眼泪顷刻而下。

    安青青一看,之前的担忧被她抛到了脑海,把瓶子塞进了徐晓玲手里。

    她是恨徐家人不假,可她得说公道话,徐家小辈曾经并没有把他们两口子怎么地。

    大人之间的恩怨,凭良心讲,她做不到迁怒道下一代。

    徐晓玲拿着那个热乎乎的水瓶子,抿了抿嘴,冻得僵硬的双手抚在了瓶身上。

    她站在门口看了看,刚要说话,见季雅杰提着泔水桶回来了,她闭上嘴朝厕所而去。

    等她从厕所出来时,徐晓玲依旧跪在那里呢!

    徐晓玲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眼泡肿老高,嘴巴还有些干裂,看得安青青心中各种不是滋味。

阅读七零之虐你全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沈医生的控妻症》《史上最强赘婿》《完美人生[重生]》《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346/7935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