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河与彼岸花

    “你们几个。”本来静悄悄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人声,倒是下了几人一跳。

    从旁边过来几个人,看起来和平常人无异,只是皮肤偏青,穿着一身类似捕快的的衣服。

    “我们只是过路人而已。”无心倒是淡定。

    为首的男子凑上前,小心翼翼的闻了闻几人:“活人!” WWw.8Yue.ORG

    “活人怎么能来这里!”

    “你小子,你难道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可是鬼城,全是鬼,就算你刚才打赢了,那之后呢?你想把这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吗?”萧瑟摇摇头。

    “他们不会想把我们也变成鬼吧?”雷无桀坐立难安的说,“我可不想死啊,我还没有成为剑仙呢!”

    “他们若是要把你变成鬼,刚才就动手了。”

    “为什么你们一副淡定的样子啊,你们不怕吗?”雷无桀看萧瑟靠着墙半躺着,而瑾仙和无心则闭目养神。

    “我行走江湖这么久,什么事情没见过,虽然这种事情是第一次,可也没什么好怕的。”瑾仙手指划过他的剑,慢悠悠的说着。

    “雷无桀,你现在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了,遇事还是应该淡定些,瞧你这慌慌张张的样子,还要当剑仙?”萧瑟说。

    “当剑仙和遇到鬼是两码事啊!”雷无桀搓了搓手臂,“我现在都在起鸡皮疙瘩。”

    “你们几个,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瑾仙问到。

    “因为雷无桀要去看猴子。”无心看了雷无桀一眼,“没想到居然跑到了这里。”

    “猴子?”

    “对,猴子,听说南诏有浑身都是金色的猴子,在阳光下还会闪闪发光呢!”雷无桀兴奋的说。

    “你们这几个小鬼倒是有趣,人家少年英雄都是鲜衣怒马把酒当歌,恩怨情仇战个痛快,你们居然要去看猴子。”瑾仙笑道。

    无心甩了甩白袍:“那公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要去平玉参加一个茶会。”

    “茶会?聚在一起喝茶?那有什么意思呀?”雷无桀歪着脑袋。

    “茶会是世间名仕,到绿郊山野,松风竹月,烹泉煮茗,吟诗作对,乃是文人之间的聚会,可不单单只是喝茶。”瑾仙语气温和的解释到。

    萧瑟叹口气,人家的活动就如此风雅,而雷无桀呢,如此接地气。

    “公公也要去平玉?那和我们一路可好?”

    瑾仙看了看无心:“也好,小无心,我们也是许久未见,我还是很怀念当初与你把酒言欢的日子。”

    “那出去以后,我们对酒当歌?”

    “甚好。”

    萧瑟瞥了两人一眼:“什么时候能出去都不知道,你们就先别幻想了。”

    “他们并没有为难我们,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无心说。

    正说着,就见之前那鬼差模样的人带着两人走了过来,冲他们抬了下下下巴:“城主要见你们。”

    守卫给他们开了门,看着他们从牢里出来:“走。”

    “萧瑟,他们是不是要把我们带去杀了啊?”雷无桀悄悄的在萧瑟耳边说,萧瑟烦的戳了他一下脑袋:“小夯货。”

    走出了普通的牢房,外面是一道长长的回廊,那柱子虽是涂满了红漆,仔细一看,竟然精雕细琢着精致的花纹,若不是那道路两旁轻轻晃着的绿色灯笼,倒真像现世达官贵人家的房子。

    走过长廊,面前是一条血黄色的大河,河水奔腾着向下流淌去,河边开满了大片大片的红色花朵。

    “忘川河?”

    “彼岸花。”

    瑾仙看了一眼一唱一和的萧瑟和无心,微微一笑。

    那河边码头停靠着一艘船,船夫正坐在船头吸着烟,听到脚步声往这边看了一眼,惊得烟杆都差点掉地上了。

    “樊老伯,别抽烟了,起来干活了!”为首的人走上去,那樊老伯哆哆嗦嗦的指着萧瑟他们说:“鬼……鬼差大人……他们可是活人吧?是活人啊!”

    “这还用你说,快快开船去。”鬼差头领先上了船。

    “大人呐,这……这活人可去不得那边啊……”

    “哪那么多废话,平时自然去不得,可城主要见他们。”

    樊老伯又看了几人一眼,然后走到船后面去了,鬼差冲几人摇摇手,示意他们上船。

    河水时不时有血腥味扑面而来,水中漂浮着残肢断臂,有些又是一整具的白骨。飘过船身时,还时不时有骨头撞上船然后碎掉的声音。

    雷无桀蹲在船边,出神的看着河水。萧瑟靠在船蓬上,用脚踢了踢他:“雷无桀,你小子想什么呢。”

    “萧瑟,你说我们死后是不是也像这些骨头一样,被河水冲得四处飘散啊?”

    “这些都是孤魂野鬼,正常人应该是被引魂灯引路到奈何桥投胎转世的。”无心看着河水说。

    “你知道得倒是清楚。”鬼差看了几人一眼,“连引魂灯都知道。”

    “小生不才,在现世寒水寺习了十二年佛法,这些东西,还是了解一些的。”

    “寒水寺?你是忘忧大师的弟子?”鬼差惊讶到。

    “是的。”

    “和尚,你师父的名气不小啊,都传到阴间来了。”萧瑟找了个地方坐下。

    “忘忧大师对佛法的领悟和对众生的慈悲之心都是出了名的,这种人几百上千年才能有一位,本来我们老大是想在忘忧去世后邀请他来我们这里当官的,没想到被佛界的人抢先一步,拉去当佛了。”鬼差有些遗憾的说。

    四人对视了一眼,这里还能有挖墙脚这种说法?

    “这位大哥,你说的当官是?”萧瑟偏了偏头问到。

    “说细了你们也不懂,就是你们人间说的十殿阎王之类的吧。”鬼差摆摆手,不愿意细说。

    “我家老和尚,若当个十殿阎王,还真有点大材小用了。”无心一笑,这狂妄的话惊得萧瑟和瑾仙不自觉的看向他。

    鬼差冷笑一声:“你这个小和尚,说话未免太狂妄了,别忘了你们地藏王菩萨也在我们这里。”

    “每个人追求的不一样吧,我想我家老和尚,还是喜欢跟其他佛陀谈经论佛,而不是一天天对着这些阴森鬼魂。”

    “怎么说,你是瞧不起我们这里了?”鬼差愠怒。

    “不是瞧不起,而是不适合。”无心往旁边走了一步,“就像鬼差大哥你英俊潇洒,不怒自威,在这酆都当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非常能代表这里的形象。”

    鬼差被这么一夸,受用的没再说话。

    真是张嘴就来,萧瑟真服了无心这张嘴。

    “不过你这和尚,倒是看起来邪门得很啊,不似一般的和尚。”鬼差突然说。

    无心微微一笑:“在下早就还俗了,七情六欲没有断干净,怎不邪门。”

    说着无心看向萧瑟,萧瑟翻了一个炉火纯青的白眼不看他。

    “怪不得,小无心,这次我见到你,觉得你有些不一样,”瑾仙上下打量着无心,“原来是还俗了。”

    无心微微笑着并不搭话。

    瑾仙捋了捋头发:“只是不知道忘忧大师最爱的弟子居然还了俗,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我家老和尚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之人,俗话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只要心里有佛,出不出家,还不还俗,只是一句口号罢了。”

    “我要是忘忧大师,听见你这不正经的说法,肯定狠狠的拿戒尺抽你。”

    萧瑟一旁说着,却见无心妩媚一笑,低声道:“你舍得吗?”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无心~”天知道我听这句话听了多少遍

    瑾仙公公实在太美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与收藏!鞠躬!

    “怎么办……”

    为首的男子想了想:“先铐起来!我去禀报一下城主!”

    于是几人围了上来,雷无桀握了握拳头准备反抗,却被萧瑟拉住了:“别动手。”

    于是,四个人都被关在了牢里面,四周来来回回的有人不断的巡逻。

    “萧瑟,刚才为什么不能动手啊?看起来他们应该是打不过我们的。”

    “我们死了,也会来这里吗?”雷无桀突然感叹了一下。

    “如果你识路的话。”萧瑟笑了下,雷无桀愣了下,也跟着笑了起来。

    “有趣。”瑾仙捻着佛珠说到,“没想到真的是鬼城。”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只是这么热闹的市集,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真是让人渗得慌。

    “啊!死后?!我们没死啊!”

    雷无桀赶紧说,到把这几人吓了一跳,都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你们干什么……”雷无桀没想到鬼居然被他们吓到了。

    “引路牌呢?”来人手向几人一摊。

    “引路牌是什么?”

    为首的一名男子打量着几人:“你们是什么人?”

    “萧瑟,鬼过来了啊!你不是说他们看不见我们的吗?”雷无桀悄悄的在萧瑟耳边说,萧瑟也微皱了眉看向来人。

    “引路牌都不知道?”此人狐疑的说,“人死后会有引路小鬼给你们引路牌,这样才能到达我们这里,然后过奈何桥转世,我回头要去查查是谁接管你们,引路牌都不给……”

    “他们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见啊?”雷无桀好奇的往前探了探。

    “所谓阴阳相隔,我们听不到他们,他们也听不到我们。”萧瑟看着这个‘热闹’的市集。

    鬼差?萧瑟看了看来人。

阅读[少年歌行]萧然无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史上最强赘婿》《沈医生的控妻症》《完美人生[重生]》《LOL之杀人升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343/793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