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ALL FOR ONE果然一如剧情所说被抓了,当然……黑雾也被抓了。她摸着下巴想着敌联盟最BUG的两个人都被抓,老巢则是被职业英雄彻底封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果然该开始思考一下怎么养活敌联盟一大家子以及她该退学的事情了。

    后者还好说东云洛神自己去学校办手续就行了,比较迫切的应该是赚钱养家这个问题。

    爆豪胜己早上被绿谷出久等五人送去了警局,一路上都非常安静,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做笔录的时候他非常冷静的陈述了一切被抓之后的事情,包括……东云洛神的事情,但他由始至终都隐瞒了关于她的个性的事。

    他一路出了自己家,又熟门熟路的拿出备用钥匙直接开了她家的房门,进入玄关之后客厅里也是黑漆漆的没有一点点的人气。爆豪胜己抬头望去,楼上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楼道上也有一些亮光微微亮起。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整个人冲了上去,撞开卧室的房门之后他站在门口愣了楞,似乎还不敢相信她是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爆豪胜己拉住她另一只手,“你给老子说话啊!” WWw.8Yue.ORG

    “我身上的伤总是愈合的很快,你知道的。”

    “老子知道个屁!我是问你这伤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爆豪胜己的眉头拧的越来越紧,脸色越来越差,“你那个性是不是被敌联盟发现了?还有哪里有伤?”

    东云洛神却这么看着他如临大敌的样子笑了起来,薄墨般的瞳孔里隐藏着浅浅疏离,早已经没有了那些因为知晓剧情而藏也藏不住的优越感,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笑,是爆豪胜己从未见过的姿态。

    ——她,笑得好像有点好看。

    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的感知到这个事实,爆豪胜己好像有点懂了为什么国中的时候好多人总是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说不清是哪里,但……她似乎变了,眼睛里没了那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也没了那种势在必得却又总在反复试探着什么的小心翼翼。

    “我从来没有感觉过有现在这样高兴的时候,咔酱。”东云洛神坐在金发少年近在咫尺的距离处,这样回复道。

    轰——

    爆豪胜己却好像误会了什么,明明窗外是凉风吹拂而来,他却莫名感觉耳朵有点烫,本来理直气壮握着她手腕的手也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无路赛!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他这么气冲冲的嘟囔了一句,转身就松开手去找药箱了,东云洛神看着他忙碌的背影指尖微微动弹了一下到底还是咽下了想说的话。

    “啧,你这个性,真是麻烦!”爆豪胜己低头给她包扎着伤口,一边这么吐槽了一句。

    东云洛神并不想深谈自己的个性,很自然的便转移了话题,“倒是你还好么,咔酱。”

    他手上的动作一顿,“哈?我能有什么事,别小看我啊!”

    她好笑的点点头,伸出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摸了摸他看似坚硬实则柔软的淡金色乱发,

    “是啊,我怎么小看你呢?我们咔酱可是要成为最棒的英雄超越欧尔麦特的啊。你现在所受的任何痛苦和挫折,日后都会化作你最坚实的力量。”

    爆豪胜己并不吭声,也没有如往常般炸毛,只是垂眸似乎非常认真的在为她包扎伤口。他看似不动声色,实际上究竟是风动还是其他的什么动了,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这是东云洛神在离开前所能为曾经的自己所留下的最后一点善意了,

    不管是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她曾放在心上这么多年的少年也只有眼前这个人了。所有的处心积虑不择手段都是为了这一个人,她不想最后还闹得不欢而散。

    爆豪胜己这个人……从她几天前再一次睁开眼睛起,便再也不归她管了。

    就像是强迫自己想遗忘真正属于东云洛神的记忆,身上属于志村家的血脉和责任,还有那场惨烈且永久缠绕在三岁的自己和兄长身上的梦魇一样,那抹异世亡灵为她塑造了一个美好的梦。

    梦里没有痛苦、没有家人惨死、没有活在黑暗中没有自由被禁锢的人生、也没有弔活生生死在自己眼前、更不存在那种宛如被诅咒似的个性。只有一个活在和平世界中,每天都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回到家就做一个快乐肥宅追着自己喜欢的角色和番剧,并且在新的世界里遇见了他而为之努力追求的鲜活生命。

    但现在,梦醒雾散,即便心动于那样简简单单的人生,她也不会再奢望梦里的一切能够开花结果了。

    三天后,荒郊野岭发现了一具尸体,经鉴定为服用安眠药后割脉自杀而亡,自杀者被确认为东京都一家医院的医生,父母双亡没有结婚孤家寡人一个,不久后便被安排火化了。

    十天后,雄英正式确认新学期实行寄宿制,普通科一年级东云洛神办理退学,从此不知所踪。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开始日更要断了,作者君只能说尽量码字尽量完结。

    毕竟光为爱发电是真的艰辛,扑街如我能一直在JJ上存活至今真是奇迹。我时常自问是什么让我坚持码字这么久的,然后只能催眠自己看啊虽然没钱没签约没曝光但还有人等你更新呢,大概就这样才能倔强的活到现在。

    从这里开始原著剧情基本上被和谐了,也就意味着后面作者君要开始瞎几把写原创了,你们怕不怕:)我知道你们同人看多了,见过女主考雄英的,见过女主被雄英退学的,但见过我洛神这样清新脱俗自己干脆利落退学的么?

    女主这辈子有个十分朴素的愿望:她想赚钱养胖死柄木弔,治好他的干眼症和皮肤脱水症,以及爱屋及乌养活跟死柄木目前手下唯一的势力敌联盟。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迷恋银他妈无法自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迷恋银他妈无法自拔:) 14瓶;南枝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直到下一秒他一双赤瞳才往下看过去,脸色随着视线的下移越发的铁青了起来。

    爆豪胜己直接冲了上去抓起她的手腕,一双眼睛死死瞪着那上面斑斑驳驳早已经狰狞翻开的伤口,

    被周遭白皙细腻的肌肤一衬更是可怕,想想都能知道有多痛然而她的表情却漠然的像是那只是被针戳了一下云淡风轻,那争先恐后流下来的猩红的鲜血就像是流进了他的眼眶里似的。

    “怎么回事?”

    东云洛神只是沉默了一瞬便转身抓起手边的绷带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随意缠了几下手腕就站起来了。

    但问题是……这世界上有个脑子里已经不再有敌人以及职业英雄规划的人重生了,她甚至没想过自己无意中一个十分朴素的想法所最终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动荡。

    东云洛神早上打开电视看见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

    普通民众和ZF都太依赖于这个战无不胜的和平象征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神野之战在这一夜落下了帷幕,和平的象征被剥离了那风光无比的光环,即便在民众眼里欧尔麦特永远都是他们心目中最棒的英雄,但身体问题是最无法自欺欺人的,欧尔麦特的隐退无疑让这个社会越发动荡不安。

    为什么……她非得要频繁的跑进自己的脑海里,他明明已经够烦的了好么?!明明是这么惹人烦的家伙,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永远都是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身后的弱者。

    为什么……那晚要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爆豪胜己实在是烦躁的无法入睡,甚至倏然站了起来换了一身衣服开门直接下了楼,警方确实有交代别随便离开家,但那家伙的家就在他家隔壁问题也不是很大,他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等被警方送回家之后,也始终都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思绪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平静下来,爆豪胜己总是会无意识的把眼神停留在他卧室里的窗户上,对面……就是她家。

    他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脑海里闪现的,一会儿是欧尔麦特最后在屏幕里做出的那个动作,所有人都在欢呼唯有站在他身边的废久在哭,有些一直以来隐藏在迷雾里的答案他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一会儿是她那张惹人心烦的脸沉睡着窝在死柄木怀里被带走的样子,那睡着的样子乖巧温顺的就像个兔子似的。

    她在床头柜上找了找,终于找到手机按照记忆中的脉络按下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医生,请问你还记得我么?ALL FOR ONE被抓了,你该知道了吧?有兴趣谈谈么,关于……死柄木的事情。”下一刻,东云洛神在客厅被无数乌黑物质整个人吞噬了。

    为什么选择的是废久那家伙?为什么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他们忘记了欧尔麦特再强大也是血肉之躯,他受伤也会流血,没有拯救到所有人的时候也会沮丧,那原本总是自信的笑容下掩盖的是他伤痕累累的身体。而隐藏于暗处的敌人,更是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尤其是敌联盟的崛起无疑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剂。

    这个社会本该是逐渐秩序崩溃紊乱,直到另一个新的和平象征托起社会的脊梁骨。

    东云洛神已经无意于继续读书上学,她思考着所有剧情脉络,又结合了属于亡灵的所有馈赠。她垂眸笑了笑,赚钱养家是条长线,但现在她应该去拿回一些利息才是。

阅读「综」先崩为敬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她那么勾人》《特种兵之超神萌娃》《大唐平阳传》《夫人,少帅又吃醋了!》《地表最强尖兵》《七十年代炮灰甲[穿书]》《颠倒众生[快穿]》《虐文女主她跑了[穿书]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335/7935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