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夕瑶(番外二)

    吃饭的时候,县官把他的长女也叫来了。他倒是没注意这些,只是那姑娘倒是先出了声“你不就是今日早晨我撞到的那位公子嘛!”县官见状便道:“原来公子已与小女见过面了呀。”他才想了想,确实是见过这位姑娘。,便开口道:“嗯,是的。今日在街上与姑娘相撞了。姑娘既是县官大人之女,那想必便是县府的大小姐吧。”那大小姐确是没再怎么说话了,只点了点头,应酬完县官,在临走之前,县府大小姐却是对他说了句话“公子应当是来这儿办事的吧,公子要是在郡县里遇到什么麻烦了都可以来县府的,我爹爹会帮你的。公子可以多来县府坐坐。”他只权当是客套话罢了,草草答应了便回去客栈了。

    等县府办好这差事的这段时间,他倒也没有如大小姐所说去县府,只是比较清闲,便去县府大小姐的机率越来越频繁:卖冰糖葫芦的地方能遇到、在外面饭店吃饭时能遇到、路过这里教书先生的教坊也能遇到……他倒也没放在心上,更没细想过,只当这是恰巧偶遇罢了。直到有一日,那大小姐对他表明了爱慕之意,他才开始注意起了之前的偶遇。他定然是拒绝了的,那县府的大小姐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为什么呀……”他答道“我已有心仪之人了,她还在等我回去呢。”她停下了脚步,没再跟着他了,只对着他的背影暗想着一定会让他喜欢上自己的。此后好几日,县府大小姐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了。

    他终是违背了那诺言,与县府大小姐成了亲。

    他正在街道上行走张望,却不料被迎面跑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微微踉跄了一步。他稳住脚步,回首低眸看了一眼才发现是个姑娘不小心装着他了。那姑娘衣着秀美,长相清秀,她后面还有个侍女衣着的人在说着:“小姐,你慢点!”想必应当是哪家的小姐吧,姑娘见撞到人了,连忙退后两步,连连向他道歉,他倒也不恼,只是温润一笑,道了句“没关系的。下次小心点”便继续去办事了。

    道了要办事的县府,走进去,只见县官殷切地走来迎接。与县官客套了两句,他便讲了讲此次前来要办理的差事。差事讲的差不多了,县官让他留下来一起吃饭,他没答应,县官又说了一大堆让他留下的话。他见盛情难却,别人都这样说了,也不好拒绝,便留了下来。

    后来,他给她写信,说他不会回来了,不爱她了。短短几句话,却仿佛耗尽了一生的气力,不知墨浸了多少张信笺,不知泪水多少次撒落于纸,不知练习了多少次才把那封看似简短的书信写好,不知犹豫了多久才把这信寄给她。没写一遍,便痛得深一分,到最后,是刻骨铭心的痛啊,眼泪再也掉不下来了,可身子却在止不住地颤抖。这信,还是被寄出去了,不得不寄啊。

    那日他拥她入怀,许诺她时,便隐隐地心有不安。但他知道,她会等到他回来的,只是因为她爱他,仅此而已,便足以令他心安。

    时隔多年,曾经那间小屋再无人居住,尘埃铺满了屋子。只有那寺庙靠着的山上再添了一冢,山上的红梅开了一年又一年,愈发娇艳动人,只是树下再无当年人。

    那天,他与县府大小姐成亲,红妆十里。他走在最前面,在人群中一眼便望见了她。他没料到她会到这里来寻他,心中难免为止一震,难过漫上心头,只觉心中一阵苦涩。想喊她的名字,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出声。就这样默无声息地与她擦肩而过。风吹过,扰起万千思绪,曾经的许诺也随风携走。至此,形同陌路人。

    他见她一同跟进礼堂,他却对那身边的女子笑的更是温柔了,笑意盈满了眉眼。他看见她受伤的神情,虽于心不忍,却也无可奈何。多想把她再一次拥入怀中,但却再回不到过去了。

    原本准备回去的喜悦心情,在这一刻变得沉重起来,他愣住了。是啊,瑶儿如今弃了那大小姐的名讳与他奔走,与尚书府也是没了关系。家中只有夕瑶一人,若她真的派人去伤害夕瑶,他的瑶儿又怎么敌得过那些人呢……这县府大小姐调查得如此清楚,必是在京城那里有人帮她查。她若真是动手,也必定比他赶回去得快。他不想让这县府大小姐伤害夕瑶来证明他的真心,他只想保她平安,护她周全。那天,他没回去,他又在客栈住了几日,想了很久,不舍割舍掉挚爱却又不想让她被伤害。

    那县府大小姐在那日离开客栈是说给他三天的时间考虑。他最后还是拿笔给她写了信“别等我了,我不会回来了,我不爱你了”犹豫多时才把这信送出去。那天,夕阳正好,他却泪下沾襟。

    后来啊,他听闻她去做了道姑。心中还是放不下她,他便想去找她,只是不知她在哪一座道观里。他便踏破千山万水,去了一个个的道观里追寻她的踪迹。直至他终于找到了她所在的那座道观。他问那观里的人可否知晓她,那人便答“知晓,不过她已逝去”他追问她葬在何处,那人说“就葬在道观靠着的这座山上,很好认的,只立了一把长剑。”闻言,他便出了那观去那山上寻她。他不信她就这样逝去了。可是他在那座山上确实看见了那覆满霜雪的冢,冢前也确实只有一把长剑。他只看一眼便认了出来,那剑就是曾经他佩于身边的那把啊。他跌坐在地,面对着那冢,长剑前,不知是何物融化了那白雪。冢旁还有一株红梅,花香飘溢。那天他拥她入怀之景仿佛还历历在目,可如今却已天各一方,再也无法相见。

    他到达办差事的那个郡县时已是第四日晌午了,让车夫驱车去当地县府拜访后,他便去找了个客栈住下了。第二日清晨他就动身去办朝廷安排下来的差事了。

    虽是清晨,郡县里人却不少,真是好不热闹:裁衣卖布的、卖首饰的、卖糖梨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后来,差事也办好了,就在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县府大小姐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她一开口便说的是夕瑶,把夕瑶的身世说了一通,还报出了如今他们居住的地方。最后她威胁他说:“她现在离家出走,与尚书府脱了关系,再不是尚书府的大小姐了。你若想要护她周全,那便写信给她说,说你不爱她了,不会回去了。离开她,然后与我成亲,我便可不伤害她。若不这样,那我就只好命人杀了她,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人悄悄死在家里也不会有别人知道的。我若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WWw.8Yue.ORG

阅读慕雪辰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史上最强赘婿》《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223/7933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