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这是她暗恋顾墨璃以后,第一次拿起笔开始写和他相关的小黄文。

    其实暗恋什么的,是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青春时期一个简单的回眸都会成为暗恋的开始,而遇到喜欢男生时的那点小心思,也只凭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出来。

    她对着平日里十分严苛的黑脸教官软磨硬泡了好几分钟,才成功得到一个去超市买水的机会。

    直到他已经走出了很远,苏蔓还是忍不住回头看,除了他的背影,周遭的一切事物都被淡化,只剩下一个虚影形成的轮廓。

    回到队伍里,苏蔓从别人嘴里听到了顾墨璃三个字,当时并没有把顾墨璃和超市门口的人联系起来,直到军训结束的篝火晚会,同桌小渝附在她耳边,偷偷指了指对面那张她已经眼熟的脸:“这就是隔壁班的顾墨璃,长得好看吧。” WWw.8Yue.ORG

    那么干净,也那么美好。

    不过军训以后,两个人实在没什么交集了,虽然顾墨璃在苏蔓隔壁班,但其实一个学期下来也碰不到几次,偶尔几次在楼梯口撞到,苏蔓也低着头磨蹭着脚步,等顾墨璃走过去以后才敢悄悄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口。

    她内心深处从来没奢望沈澈能够注意到她,但每次相遇的时候又忍不住期待,见过这么多次,顾墨璃一定眼熟她了吧。

    苏蔓长得也挺好看的,但她的美并不是那种带有侵略性的,而是乍一看并不觉得很出彩过人,反而越久越耐看那种。

    但很显然顾墨璃是没有机会和她“久”的。

    为此苏蔓很沮丧,老天爷为什么不给她一副祸国殃民的面容啊!

    每日一丧感慨完,苏蔓就爬上了床,床头小台灯还在亮着,她倾身“啪”地关掉了。

    第二天早上起晚了简直是在意料之中,苏蔓叼着面包片拎着东西就跑出门,风很大呼呼地全都刮进了她的嘴里,小腹凉飕飕的感觉,天阴的像是被墨水洒了一样。

    她站在路边匆匆忙忙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摇下车窗,司机和她面面相觑,看着她大包小包的东西,“去哪?”

    她嘴里含糊不清:“一高。”

    “上来吧。”

    司机师傅不着急不着慌地打着转向灯,苏蔓狼吞虎咽地咽下了嘴里的东西,双手合十:“师傅能开快点吗?,我上课快迟到了。”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拿了副墨镜出来,戴上:“那你坐稳了吧。”

    苏蔓从出租车上下来,扭头看着学校门口来来往往返校的同学都一脸疲惫地拖着行李箱,于是很真诚地对司机师傅道了谢。

    回到寝室收拾东西,苏蔓疲惫地掐着腰,看着整齐干净的床铺,小心翼翼地生怕把被子弄乱,抬手把手表带转正,看了一眼,七点整。

    星期一不上早自习,苏蔓背着书包上楼,走到三楼,走廊里浓重的消毒水味儿还没散开,迎面走过来一道身影,那一瞬间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就见顾墨璃低着头正往下走。

    她很敏感地注意到了,苏蔓的目光向她这偏移了几秒。

    苏蔓紧张地攥住手心,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生怕哪个举动影响了自己的形象,脚底下更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轻。

    等顾墨璃走过去,她才吐了口气,小肚腩上的肉松弛下来,整个后背都放松了,余光忍不住向下瞥,正巧顾墨璃转弯,只能看到他的发丝,他的动作稍一停顿,苏蔓生怕他突然抬头赶紧溜了。

    其实只要能看到他,她这一天都心满意足了。

    走进教室,地面刚洒了水,空气中漂浮着灰尘的味道,苏蔓轻车熟路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小渝已经坐在那拿出语文书背古文。

    苏蔓拉开凳子,咯吱的声响引起了小渝的注意,她松开了堵住耳朵的手,“大侄子!你今天来的还挺早。”

    苏蔓冲着她翻了个白眼:“得感谢出租车司机,带着我狂飙过来,而且还一路绿灯。”

    由于昨天睡得太晚,今天起得太早,导致的结果就是苏蔓整个上午都在打瞌睡,还被点名了三四次,可是没办法,她还是站着都想睡觉。

    漫长的两节课终于过去了,课间苏蔓从抽屉里拿了瓶水,拧开喝了几口,这下人不困了腿脚也利索了。

    小渝在门口等她一起去上体育课,突然紧张地喊道:“大侄子,你快过来!快点别磨蹭!”

    苏蔓胳膊还很酸,见状走了过去:“怎么了?”

    小渝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整张脸都紧绷地皱在一起,唇齿间依稀挤出了两个字:“顾墨璃。”

    苏蔓一下子激灵了,手指甲掐进了肖妍的手掌心:“哪呢?”

    她把整个走廊都搜索了一个遍,也没看到顾墨璃的人影。

    小渝掐的生疼,嗷了一声:“你掐死我了,刚才叫你过来的时候他刚到班级门口。”

    苏蔓潼闻言心里有点失落。

    和小渝走出教学楼,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刚下过雨的操场到处积攒着坑坑洼洼的水坑,篮球场更是一大滩。

    苏蔓小心翼翼地垫着脚避开,她今天穿的白鞋,不想弄脏了。

    坐在台阶上,风吹来一片凉意,苏蔓目光有一搭没一搭看着球场打球的男生,她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就喜欢看男生打打篮球,觉得特别阳光帅气,印象里她偶然看过一次顾墨璃打篮球,据渝她w当时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就在她还发呆想顾墨璃的时候,迎面一个球砸了过来,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小渝刺耳的尖叫声,顾墨璃下意识地尖叫,抬手抱住脑袋想要蹲下,篮球擦着她的耳边划过,火辣辣的。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苏蔓额头都冒了汗,脚下虚的不行,紧跟着篮球就砸进了旁边的污水沟,她被脏水崩了全身,从头到脚。

    小白鞋上蒙了一层灰褐色的水渍。

    苏蔓站在原地,连人带鞋都蒙了,小渝赶紧过来拉着她的手,“大侄子你没事吧?”

    看到她人没受伤就松了口气,几个男生也围了过来纷纷道歉,苏蔓此刻真是难受到想哭,浑身湿哒哒的,鼻子下面还有臭水沟的味。

    “叔叔......”

    她想换衣服。

    显然,小渝也注意到了她的需求,指着身后的方向:“学校超市那有卖短袖的,我陪你去买。”

    苏蔓被小渝拉走,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去买了短袖,本来小渝打算陪苏蔓去超市旁边最近的文体楼换衣服的,但是下课铃响了,大课间跑操苏蔓只能让小渝帮忙自己请假。

    “没事,我自己找间女厕所去换就行了。”苏蔓看着小渝一脸为难的神情,宽慰她道。

    小渝点点头:“那行,你换完就赶紧回教室吧,等中午回寝室再换裤子。”

    “好。”

    “那几个男生也真是瞎,看不见你在那啊。”

    临走前,小渝还愤愤不平地埋怨了两句。

    教室里很静,站在一楼走廊远远地能听到窗外吵吵嚷嚷的交谈声,苏蔓手里拎着刚从超市买的短袖,目光不停地在门牌上穿梭,她现在只想赶紧把衣服换掉,身上的味道已经散发着恶臭,十分刺鼻,每一次呼吸都若有若无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今天一天真的是诸事不顺,苏蔓低下头,零星还能看见枯枝烂叶的残渣挂在她的身上,正散发着恶意。

    她按着记忆摸索到了一楼拐角处,文体楼跟其他教学楼不一样,一楼都是储藏室,只有二楼才有女厕所。

    她前脚刚踏进楼梯间,就见一道铁栅栏挡在了她的面前,上面挂着一条很粗的铁链子,末端还被锁着。

    “不是吧,竟然这么倒霉。”

    苏蔓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场景,此时她手心里布满了汗十分滑腻,潮湿的内衣黏在身上,每走一步都刮着她的胸口,苏蔓伸手调整了一下内衣带子,走上前用力拽了一下,金属撞击后的哗啦声十分刺耳,铁门仍然纹丝不动。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难道真的要再赶回教学楼去换衣服?

    文体楼离教学楼还是挺远的,苏蔓不想忍受这么久。

    如果下节课上课之前不能赶回去,肯定又要被班主任点名批评了。

    外面广播的声音越来越小,苏蔓站在原地思考了两秒,果断选择去找一个空教室。

    还是先把这身衣服换下来再说吧,黏黏糊糊的套在身上太不舒服。

    苏蔓随手推开了一扇门,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满屋子的桌椅板凳胡乱地堆在角落里,阳光透过窗子还隐约可见空气中漂浮的灰尘颗粒,这里看起来很久没有打扫过了。

    被刺激的嗓子发痒,苏蔓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抬手在鼻下呼扇着,仰起脖子看了一圈,这里应该是没有摄像头的,搜查结束后她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像是做贼一样轻手轻脚地把门关好。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苏蔓动作利落的脱下了校服外套,她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穿着,倏地,一张折叠过的纸从口袋里掉了出来,苏蔓蹲下捡起来摊开看了一眼,随手放在了手边的窗台上。

    上身刚脱完,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意袭来,苏蔓感觉有点羞耻,她伸手刚碰到装短袖的袋子,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她心里一沉,想动作快点但是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短短的几秒钟,她额头的汗水顺着鬓角流了下来,情急之下,她钻进了身后的窗帘里。

    好在窗户外面是一大片空地,一个人影都没有,苏蔓松了口气。

    “吱”的一声。

    门被推开了。

    杂乱的脚步声踏了进来,似乎不止一个人。

    忽然声音停了下来,苏蔓咬着牙将双手护在胸前,虽然她还穿着bra,但也害怕对方发现她后拍照。

    外面沉默了好半天,就在她以为心惊胆战地以为自己是不是要交代在这的时候,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

    “主任叫我来这?”

    清冽的男声慵懒地响起,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很好听但也很......熟悉。

    苏蔓僵硬地挺直后背,手臂仍旧环绕在胸前,只是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的窗帘,眼睛瞪得发酸,她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这个声音,好像是顾墨璃。

    “顾墨璃,我,我有话想跟你说。”另一个女声响起,苏蔓听着也觉得耳熟,好像是她们班的温欣。

    苏蔓的心都跟着提起来了,两只手缩了缩,薄薄的一层布料下她的胸口噗通直跳。

    真的好羞耻啊!她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而且还被迫偷听人家讲话……

    “不是主任叫你来这的,是我......”

    温欣声音都发抖了,隔着一层厚厚的窗帘,苏蔓都听见了她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然而她刚鼓起勇气说的话就被对方打断了。

    顾墨璃嗤笑一声,停顿了片刻后才略微轻挑地开口说:“你该不会要说什么喜欢我之类的吧?”

    话音刚落,空气中安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只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透过走廊的窗子传了进来。

    苏蔓的认知里,顾墨璃一直是温和、清冷又高不可攀的。

    而现在,好像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从心底里破茧而出,搔挠着。

    她眸光黯淡下来,随即又紧抿着唇。

    心底里羞耻的感觉被一点点放大,暴露在空气中的地方都变得滚烫,虽然这话不是顾墨璃对她说的,但隐藏在暗处的秘密还是像被摊开到阳光下暴晒一样。

    如果她向顾墨璃告白,恐怕也会这样的结局吧。

    嘴里泛着苦涩,苏蔓敛了敛眼眸。

    隐隐约约听到了温欣的啜泣声,苏蔓的脚后跟发酸,已经快要站不住了,她屈膝并了并脚尖,过了会外面没了声音。

    他们走了吧?

    手指伸出去又缩了回来,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拉开窗帘,突然唰啦一声,眼前一片明亮。

    嗯......

    是真的很好看,令人心动的好看。

    “学习也超好,年级前十吧,好像是一高从别的学校挖过来的呢,给了一万块的奖学金呢。”

    小渝后面说的话,苏蔓都没怎么听进去,她的眼神里只有顾墨璃围坐在篝火旁,和身边男生有说有笑的模样。

    后来再有人提起顾墨璃,她脑海中第一反应过来的,就是这一幕。

    指针咔哒地跳向了下一格,“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蔓蔓啊,这么晚了快点睡觉,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呢。”

    “知道了,妈。”苏蔓喉咙发干,目光一顿,仔细地将纸折好,小心翼翼地塞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桌上的一盏小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左手边的小黄人陶瓷杯还冒着水汽,在灯光下氤氲成一片。

    苏蔓咬着笔盖,歪着脑袋在认真构思剧情,笔尖落到桌面的A4纸上停顿了很久,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一,但她一点都不困。

    两人交错而过的瞬间,目光就这么在空气中对视了几秒。

    这是苏蔓长这么大,度过最漫长而又最心悸的几秒。

    随后,擦肩而过。

    操场离超市不算远,她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见一个人从超市门口出来。

    他手里拿着水和军训帽子,额头覆着细微的一层薄汗,神情漠然,薄唇紧抿成一条线,零碎的发丝被风吹起,露出了干净的额头,修长的身形只在一瞬间就吸引了苏蔓的目光。

    干净俊秀,眉眼清隽,温润如玉。

    苏蔓遇到他的那天是高一军训的最后一天,天气热的要命,连一向流动的空气都仿佛成了固体。

    心跳慢了一拍,大概是她注视的动作太过直接,引得对方探究的眼神瞥了过来。

    吐出了笔盖,她嘴巴里干巴巴的,纸上工整的字迹像是在给谁写情书。

    但,其实只是她随手写的小黄文而已。

    尤其,顾墨璃恰巧就是女生们最爱的样子。

阅读原来你在暗恋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史上最强赘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127/7931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