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秦”字牌

    即使眼前这只野兔还是生的,但那肥嫩的肉感已经让她口中的唾液开始分泌了。

    若不是理智在提醒她,她估计就生啃了......

    那丫头打到猎物了?!

    其实也不怪男人如此激动,这半月来他是真的吃怕了那酸到不行的果子粥。

    所以,他一直觉得舒芮其实是不会做饭的。

    这个年纪的小丫头难道不应该开始情窦初开吗?

    难道自己的脸还进不了她的脸?

    还是......她觉得他的年纪太大了?

    她不喜欢年纪比她大太多的男人?

    可是他才二十啊!

    正值风华正茂好吗?

    男人有些心塞,但很快他就被眼前的兔肉吸引了,把之前因为舒芮而造成的不愉快忘的一干二净。

    这可是兔肉啊!

    这是肉啊!

    男人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渴望肉,可见这半个月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

    男人只会一种烹饪方式,因此他很自然就架起了火架。

    .....

    舒芮回到屋里,拿出这半月来对男人的研究来看。

    资料已经密密麻麻写满了几十页纸,都是舒芮针对男人的恢复情况而作出的整理和假设。

    看着资料上的内容,舒芮瞬间就沉浸其中。

    也不知看了多久,舒芮被屋外传来的肉香味弄回神。

    她抬头看向屋外,心想那男人不会吃独食吧?那可是她用自己的血换来的肉,可不能被那家伙给吃完了。

    她起身往厨房走去,却在门外的时候被厨房冒出的黑烟给熏的连连退后了几步。

    怎么回事?

    舒芮愕然的看着厨房。

    那家伙烧厨房了?

    舒芮脸色一白,她的柴!

    舒芮冲进厨房,发现自己堆好的准备留着大雪封山时用的柴果然被点着了,正噗噗的冒着火。

    她环顾厨房,发现那男人已经晕倒在厨房内,而他的旁边,那只千辛万苦才弄来的野兔一边的肉已经烧焦了。

    混蛋!

    舒芮架起男人,快速将他弄出厨房。

    将男人扔到雪地上后,舒芮又冲进厨房抢救那只可怜的野兔。

    待确保人和肉都无事后,舒芮急冲冲的不停铲雪抢救那堆柴,也不知道弄了多长时间,舒芮手都酸的不行了,厨房的黑烟才幸运的停了下来。

    舒芮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呼哧呼哧的吐着气,心中窝火。

    这男人光吃不做就算了,竟然还烧她的厨房,今日若不是她,估计冬天还未过去,他们两人都得完!

    看着地上脸被熏黑的男人,舒芮爬到他面前,替他把脉,待知道他只是被烟熏晕了,身体其他并无大碍后,舒芮愤怒的站了起来。

    猛的一抬脚,舒芮狠狠的踹了男人一脚,谁知却踹到一个硬物,痛的她眼泪都飙出来了。

    “什么东西这么硬?”舒芮捂着脚坐在地上,从男人身上搜出了那个硬物,才发现原来是个类似玉佩的东西。

    碧绿色的牌身,中间刻了一个气势恢宏的“秦”字。

    这东西竟然吸收了她刚才脚踹的力量,那男人纹丝不动的躺在雪地上,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连位置都没有移动半分。

    好东西。

    舒芮看了牌子好几眼,最后还是将牌子塞回了男人腰间。

    不能贪心,已经搜集到这男人身体的很多秘密,不能再拿他东西了。

    舒芮站了起来,捡起了雪地上被烧焦的野兔,然后在大槐树下支了个火架。

    走进厨房串起四串冻蘑,和野兔一起在火架上烤着。

    ……

    男人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连串的香味,香的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循着肉味闻去,才看到坐在大槐树下烤肉的舒芮。

    好香。

    男人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又看向烧黑的厨房,最后才再次看向舒芮。

    她……又救了自己?

    男人有些尴尬,本来说他来做饭的,谁知道那些柴竟然怎么都点不着。

    要不是自己还没有学会火术,区区的火哪里需要用那几个石头。

    还是怎么都打不起火的怪石头。

    这丫头平时到底是怎么做饭的?

    男人感觉脸上的面子挂不住了,但野兔的香味实在太香了,最后他还是认输的走到舒芮旁边坐下。

    两旁脸颊黑中带红,十分精彩。

    舒芮没有看他,只是递过一串烤熟的冻蘑。

    男人皱了皱眉,这黑黑的东西能吃吗?

    但看到舒芮面无表情的脸,男人一咬牙,接过了冻蘑。

    舒芮也拿起一串冻蘑,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男人看着吃的很香的舒芮,皱眉看着面前的冻蘑,最终还是视死如归的咬了一口。

    而他虽然也不会,但出门在外,最基本的火烤野物他干过不少,反正味道肯定比舒芮做的好。

    舒芮仰视着男人,很是不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要求他来做饭,这半个月来,这大少爷可是连收碗都不肯干的。

    舒芮也没有问什么,她放下刀,沉默的走出了厨房。

    男人看着冷漠离开的舒芮,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第一次对自己的相貌产生了怀疑。

    虽然不至于倾国倾城,但应该也算英俊吧?

    舒芮忽略正在打动作的男人,提着野兔走到厨房里,决定今天开开荤。

    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吃过肉了。

    那样子就像是清晨公园里打太极的爷爷奶奶。

    当舒芮回到家里时,发现那个男人正在院子里做着奇怪的动作。

    舒芮一顿,回头疑惑的看着男人。

    半个月来,这男人和舒芮讲话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恰好舒芮也是不爱说话的主,因此虽然在同一屋檐下住了半个月,两人却几乎没有交流。

    而站在门外的男人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他干咳两声,负着手走进厨房,居高临下的站在舒芮面前,目光灼灼的看着舒芮手中的菜刀。

    不用再喝那酸到舌头打结的果子粥了?!

    男人疯了似的冲进厨房,刚好看到舒芮拿起刀......

    瞬间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

    血腥味?!

    “我来!” WWw.8Yue.ORG

    不过显然这男人并不是在打太极。

    半个月的时间,这男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好像他自己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毛病没有好。

    就在院子里吸取天地元气恢复灵力的男人鼻子一动。

阅读一本发疯的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荒野求生之荣耀之王》《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玄学风靡全星际[古穿未]》《药罐子[星际]》《反派那个渣女(穿书)》《七十年代炮灰甲[穿书]》《(穿书)土系憨女》《疼你入骨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115/7931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