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江湖人得知此事,只缘自有一天一个山间草药男童登入了少林之门,在抖抖瑟瑟之间,喃喃道被交待之语:拜火教入江湖了。再问之下,这懵懂老实少年也只能眼神涣散的坐那里一言不发,因为在那仅仅遥遥看到的一片血色之中,他精神早已崩溃,只是本能的记得那个魔神一般的黑影让他来某地带的这句话。

    拜火教或像江湖人背后在四下无陌生人士时习惯称呼的魔教,就以这样浩大的声势的入江湖了。事实上,就像没有无端的示好一样,总也没有无端的杀戮,而威慑一定程度上,也是杀戮最好的理由。就这样,昆仑掌门至死没有想到的理由也成就了拜火教以最华美的身影遁入江湖,其后总部就光明正大的落于昆仑峰顶,逐步开始逐鹿中原,这或许就是所谓魔教的一贯发展手段。而往往只有诞生了魔教,才可以有正大光明的自称正派人士,四大家族这时就抛弃的了一切前嫌,第一时间的举着武林正道的旗号,向魔教开战了。

    在婚礼之上,来了一个特别的送礼人,送来了一份奇特的礼物。谁也没有想到,这送礼人竟是拜火教风雨雷电四大护法之首的风尘,看着他昂首挺胸如漫步自家后花园一般的坦然走入,众人却惶惶不安坐立只恨婚礼大堂未有携带兵器。慕容家主慕容然在一鄂之间会已恢复常态,感谢拜火教主的记挂并微笑收下礼物。

    道路的选择总不是无缘无故的,比如南宫,身处中原这片兵家必争之地,这就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在其它三家的眼红之中,逐步走向衰败,比如唐门,坐落蛮荒边陲,群山峻岭之中,本身使其较远离这片纷争。当然,主观意识已是大于客观条件的,而当远远大于时,这就是奋斗的果实。慕容虽远在边关,但他们从不会被自身的不利条件所打败,也从不安于边外那浩瀚的草原,总是不断克服一边不利条件,排除万难向中原挺进,其野心也从来公召于世,江湖戏称:慕容家,华天下。但这种华天下的谋心,正是对江湖之中一众心比天高,激情蓬勃的英雄少年最有吸引力,总以为身入谋天下的家族,自己也在谋天下了,所以,慕容家的勇士总是最容易招募,除了乐于江南温润的生活而投身平和的叶家之外的一众江湖有志少年,早在可能的范围内,力争成为慕容家一员。

    而江湖事,怎又可能局限于几个江湖大豪的内部纷争呢,拜火教的崛起便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其实,从没有人知道拜火教具体是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是什么人,怎么发展怎么来,只知道,在某一阳光明媚的大好日节,在光天白日之下,在毫无征兆之时,昆仑被血洗了,血洗,这的的确确的标标准准的血洗,从上到下,从男到女,从人到畜,没有了任何生的踪影,怕昆仑掌门何远之至死的那一刻,都丝毫没有意味到这有什么原因。

    老一点的江湖中人都记得天元十八年的那场大婚,也许寻常人家嫁女是自家之乐事,而对于叶家之嫁女,怕早已成为江湖之乐事,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来叶家也是典范。

    江湖逸录:天元十八年夏,慕容家与叶家联姻,叶家送亲千里,奏乐不息,慕容宴请宾三月,豪强不绝,史称“叶女大婚”。

    但是风尘送礼方式甚为特别,没有礼盒,没有包装,没有彩带,只是平平的递过一把十二骨纸扇,扇间笔峰浓淡寥寥勾勒的蒙蒙细雨间山青水秀之景跃然纸上,那瞬然而逝之间,仿佛有人看到,新郎在红衣的衬托之下,脸色略苍白。而更多的是,无限众人的感概,连拜火教之人亦遣人前来,江湖怕又有几年的平静生活了呀。

    每每讲到这场大婚,总有人会问:有人看到新娘的吗,新娘长的怎么样呢?问者或调笑,或好奇,只是这时,多年之后的茶楼说书先生就会比拟着当年看到的江湖人士那样,摸一下下腮的胡须,沉默数刻,长叹一声,低声言道:美,不可言喻呀。

    这也便有了多年之后茶楼酒馆谈论不已的那盛大婚礼,那一年春天,江湖人士都在头痛不已,因为他们要思考,送什么大礼才可以匹配上叶家独女,以及少年时便已威慑江湖名声远扬的慕容家少主;那一年的夏天,江湖人士都在奔波,因为他们的想方设法的可以参与此一盛宴,收到请柬的恨不得以供奉之心态高举奔往慕容家,欢天喜地之程度胜于自家娶亲,而没有请柬的也都在忙忙叨叨,或打探消息,或想方设法可以混进去与一众江湖名士混个脸熟,他们都在路上,或在准备上路;那一年的秋冬,江湖人士都在八卦,总在描述到大婚之景时,眼冒金光,口若悬河,以为可以向他人分享而为荣,若此时有谁言道:这是谁家嫁女呀。必会被一旁之人先以鄙夷的眼神瞅上数眼,再被亲切的拉到身边,口苦婆心的教导,而激情四射的分享,在这个过程里,大家都找到的最大的乐趣。

    大家都在期待,新娘新郎对拜或步入洞房的那瞬间*了,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前置了。

    多年之后,还有人在品味那么繁华若市的大婚,江南叶家以总管叶至明带队,携百人送亲专队,及逶迤十余里的陪嫁礼车越过江河大川,历经千里,将叶家独生女儿叶洛萱送至塞北边界的关外慕容家。那庞大的送亲队伍,高大威猛白衣紧身昂头挺胸的一众人马,那罕世大红鲛丝缠绕,金色璎珞迎风飘荡的十八抬大轿,那宽大整齐,包裹的密密实实,留下深深车轮痕迹的礼车,均可引得传世多年。那一路走来,无论城镇闹市,还是郊野乡下,无论晌午日头,还是傍晚黄昏,礼乐师三班轮换,奏乐不断,伴着欢快的鸣乐,是迎风撒下的点点花瓣,沿着鲜花铺就路上走过的是新婚大轿,偶尔微风吹起,隐约可以看到其间朦胧端坐的身影,引得一众围观百姓惊叹连连,遐想无限。

    事实上,叶家嫁女有的绝不仅仅是排场,更多的是武林豪侠们对未来江湖格局的无尽猜想,这种猜想已有多年,早在数百年前,四大家族就已在江湖这片从不安静的土壤上以更不安分的能力生根发芽壮大,逐步越过日益低落的少林、武当、昆仑等一众老牌门派,成为江湖的新一批领军人士,其间叶家依水傍江南,唐门坐落西南边陲,南宫身处中原,慕容远在边关,地理的遥远也给四大家族留下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间各自安稳壮大,而壮大的的后果,一定是伴随冲突,世事无久静,而冲突之后,总是更加努力的发展,或,长久的消沉,他们也是如此,各自选择不同的道路。

    为了表示最大的正道人士的决心,领军的慕容家与叶家早在幼子还是稚童之时,就迫不急待的定下联姻之亲,而随后当大家发现,在叶家名为洛萱的这位大小姐之后,再无子嗣时,这叶家独女的大亲似又显得更为重要了。

阅读采薇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LOL之杀人升级》《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lol:请叫我混子!!!》《教授,抑制剂要吗[ABO]》《盘龙之万界独行》《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穿书]》《八零糙汉的宠妻日常[穿书]》《特种兵之我有超级助手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057/7930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