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犬 往事

    但是对父爱的向往与对父亲的倾慕,这种渴望镌刻在一个孩子的心里,无法纾解,无法表达。只有渴望自己越发优秀可以得到父亲的喜爱。

    他七岁书法已经成家。一手漂亮的廋金古花写的铁画银钩、风骨不凡。而且超越常人的武功造诣也是另他的师父古佛措真央赞不绝口。

    这种期待渐渐变成怨,这种怨渐渐变成了恨,这种恨渐渐变成对世间的清冷与漠视。

    风月与司空烈对视良久。不知他为何要将这样的话对自己述说。

    既然他的故事中没有一个真实名称,虽然风月全然知道这个是司空烈的故事。风月却不想面对司空烈剖白的内心,不想承担那份有故事男人沉重的情感。

    幸福这种遥不可及的东西,仿佛终于化成了一种可见的实物,伸手可触。

    司空烈缓缓伸出手,将手放进竹帘之内。

    里面淡淡的温暖与外面的冰冷鲜明相对。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司空烈闭上眼睛,暗暗发誓,这种幸福,一定要拥有!倾倒世界也要为自己抓住这份幸福……

    风月扶着月溪慢慢向前走着,不知为何,心中全是司空烈的浓浓的悲伤。这样的司空烈与脑中一个模糊的金色身影重合。一时,心情忽然那样哀伤。

    风月选择逃避。缓缓起身,挽着宽大的衣袍,向后转身“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我喜欢的故事,谢谢你的分享。”说着风月缓缓的向内走去。

    身后的司空烈恢复了浑身的邪魅,望着风月的背影笑的慑人“你已经进入了这个故事,无法逃避。” WWw.8Yue.ORG

    风月向更深的黑暗中走去,挥手示意月溪上前,伸手覆上月溪伸出相扶的手臂“还没有人可以用任何理由勉强我。最后看是我走进了你的故事,还是只是你点缀了我的故事。”

    司空烈不在言语,知道竹帘之后的风月不见。他收回目光,望向远处一颗红梅。梅香的凛冽勾起多少往事,不管是儿时的艰涩还是在秦岭之巅的岁月都曾那么苦涩。

    可是今天,为什么与她这样叙谈,往日的苦涩都似乎淡了许多?

    外族艺妓,还没等到一个名分就死去的女人。这样的母亲留下的一个孩子,并且被亲生父亲所怨怼。

    渐渐长大,却心生孤僻。

    氏族庶子的悲哀是他人无法理解。

    往事

    虽不语,却似述尽千言万语。

    不知为何,风月知道,这些事情司空烈是不会对除了她之外的任何一人述说。

    这个魔性的男人,在别人眼中也许是放诞不羁、远离世人的。但是,风月却能感到他的野心、他的孤傲、他的隐伤。

    极度的自卑演变成极度的自大。

    当司空烈越来越强,他的野心也变得日渐庞大。如果世间不能爱他,那他就要创造一个他爱的世界。

    他用尽全力让自己优秀,而用尽全力后得到是一次次的失望。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越是努力越是离父爱越远;越是优秀越是明白了更多的人生无奈。

    当司空烈笑着将这些讲完,然后笑着看着风月,只是闭唇凝视。

    ……

    尽管司空烈在给风月讲的故事没有提到任何人名。但是,风月知道这是司空烈自己的故事。

    如此文武双全。

阅读风月荼蘼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沈医生的控妻症》《史上最强赘婿》《完美人生[重生]》《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052/7930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