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

    前些日子,二哥去了次上海,自上海回来后,他就变了,兄弟二人没有什么说不开的事,文辉觉得他不对劲,小心问起他,他苦笑摇摇头,告诉文辉:“唐曼生孩子了。” WWw.8Yue.ORG

    文辉很可怜二哥,知道她的情况还不如不让他知道,她已经嫁人了,生孩子是必然的,该死的是张启轩放不下。

    文辉吓的不轻,他开车?他今晚可是喝了不少酒的,酒后驾车?

    文辉告诉她:“你拨他的电话,我开车,务必要把他追回来。”

    张瑞恒打电话给文辉:“文辉,你二哥不接电话,你知道他在哪吗?”

    文辉一把抢过手机,冲着里面喊:“没出息的混蛋,你如果不要命了,现在停车,自己找个悬崖跳下去。”

    张启轩笑了,声音里有点醉意,“文辉,你怎么知道我在悬崖边,我现在在海边,能听见海浪声,还有风声,真舒服。”里面的歌声一直在唱,他也跟着在唱,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护她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张启轩在电话里一边唱一边笑。声音听起来很醉,很颠狂。

    文辉吼:“你在哪儿,在哪儿?”

    张启轩终于告诉了他地址,他在环海路,文辉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文辉开的快,他只希望能快一点撵上他。心里他不停的在骂。

    张启轩车速倒不快,他并非真的想杀身成仁,肝脑涂地,殉情自杀一了百了,他只是心里伤感,郁闷的厉害。

    心里愁肠百结,几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酒会,他当时做为商务部的部长,挨个桌去和员工敬酒,到唐曼所在的质检部时,随便客气的一句话,“唐曼,你应该是可以喝一点的吧?”

    唐曼连连摆手,他乐的逗她:“不要和她们一样虚伪,你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很洒脱自然的女孩子的。”

    没想到唐曼当时傻乎乎的就来了句:“真的吗?”他点头:“当然是真的。”

    那个傻妞紧接着就来了句,“为了你这句话,我全干了。”

    他悲从中来,一阵阵的发笑,笑着哭:“你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很洒脱自然的女孩子,”笑完了他骂:“唐曼你这个混蛋。”

    他的手机扔在一边,刚才忘了挂电话,文辉开了免提,里面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

    文辉骂:“他还没死,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张启轩闭上眼,手失去控制方向盘的力气了一样,车子开始走S型,好在这条路车并不多,但是他人开始发飘,车子也摇晃。

    张启轩流泪,心在颤抖,手也在抖,他没有方向,只是随着歌声在走。

    他现在走在环海路,路的右手边就是海,黝黑的海,海浪正在拍打着岸边的石崖。

    文辉远远的看见了张启轩的车,他正在路上开出之字形,沅清喊:“他在前面。”

    这时张启轩的车突然间失去控制,斜斜的从路边冲了过去,只听轰的一声,他的车一个提速,竟然冲破了路边的拦杆,一头向着海里扎了进去。

    文辉大叫:“二哥!”

    车子轰的冲到了海里,黑色的夜幕中,幽灵一样,重重的坠在水里。

    掉下去的那一瞬间,车子没有沉下去,因为车里还有空气,还浮在水面上有几秒钟,车落水里,海水灌进来,冰凉刺骨,一灌进车里,张启轩顿时清醒了。

    张文辉追了上来,他下车后不顾一切的跳到了水里。

    沅清也下了车,她在岸上急的跳脚,海水黑古隆冬,张启轩的车在沉,很快没了顶。

    好在在车沉没之前,张启轩从车里钻了出来,谢天谢地,他还有意识,还知道逃生。

    文辉奋力游过去,终于抓住了还有意识,在水里挣扎的张启轩。

    文辉苦苦的撑着,终于把他拖到了岸边,真该死,他真会找地方,这里要上岸都没有防波堤。

    沅清从上面拉,文辉从下面推,终于把张启轩拖上了岸。

    两人在岸边马路上大口喘气,冻的瑟瑟发抖。

    沅清心疼的先把羽绒服包在文辉身上,文辉气不打一处来,他抖落衣服,爬起来一脚踢过去。

    “想死?有一千一万个办法,死的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你这个没出息的男人。”

    张启轩牙关打战,他颤着声音说:“不,文辉,我只是想冲个凉”

    张文辉气的无语:“你他 妈 的黄汤灌饱了没事干,开着车去海里冲凉?”

    沅清好好劝两人,把两人塞上了车。

    张启轩用文辉的手机给父亲打电话,怕父亲担心,他在电话咬着牙关扯谎:“我没事,车子忘拉手刹,结果冲到海里去了。我在文辉这里住。”

    文辉打开房间门,看见酒意和寒意侵袭上来,撑不住的张启轩,他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兄弟情深,再骂他,此刻文辉也心疼他,他把毯子盖在二哥的身上。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文辉把张启轩这段失败婚姻的前世今生讲给了沅清听,沅清听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文辉也没法不动情,“我原来不相信这世间有前世,有因果,现在我也相信了,我二哥说前世他和唐曼都是女人,在一个大户人家做佣人,他替唐曼顶罪偿命,所以唐曼今生来报恩,也救了他一命,可是老天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一起呢!”

    她搂着文辉的腰,很感慨:“原来给二哥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了二哥命的就是唐曼,换做是我,我也很难过,特别是当初他对她三心二意,带着一个不单纯的目的娶了她,当最后他真的爱上了她,想要和她好好生活时,却失去了她,让任何人摊上这种事,都没法开心。”

    文辉叹道:“我们有时骂他没出息,其实都是心疼他,他哪是没出息的男人,做事业,他比谁都认真敬业,对下属好,对工作负责,就是在感情上,他没法释怀。大家都明白,可是谁都没办法。”

    文辉看着熟睡中的二哥。

    旧的生活已经过去,新的生活要开始,车子报废了可以重新买,人的感情过去了,也无法挽回。

    文辉只希望,二哥以后,能真正的振作起来。

    情诗总是很伤感,有一首旧诗是这样,因你的离去,我早已容颜枯瘦,风华不在。在风起的叹息声中,如月色般迷离,沉醉了我那颗破碎的心,一次次的心酸过往,一次次的泪眼彷徨,后来才明白眼泪是苦涩的伤!

    缘来我们只在梦中相遇,却凄美了现实的别离!

    他终于关上了门。

    文辉不忍心大伯担心,他只好骗他:“没事,他去酒吧喝酒了,我现在去找他。”

    沅清一直拨电话,她也着了急:“他不接电话啊。”

    文辉急的心一直在往下沉,该死的,路上为什么这么多车,还有这么多红绿灯。

    “继续打,一定要让他接电话!”他几乎要吼了。

    张启轩终于接了电话,沅清急的喊:“二哥你在哪里?

    现在二哥去哪了?文辉纳闷,他喝了酒,会去哪里?

    他有些担心二哥,虽然二哥看起来非常好,他对所有人的态度一如从前,甚至脾气好,亲善的更甚从前,可是不对,文辉情愿他象从前那样脸上有点淡淡的忧郁,迷一样的,也不要他象现在这样,所有人面前的张启轩象是套了一个面具。

    二哥启轩去哪里了?文辉四下里找,他告诉沅清,“你在这里看一会儿,我去找下我二哥。”

    张文辉接到大伯的电话,“文辉,你看见你二哥没有?”

    “你要去哪里?”

    “我二哥疯了,他居然喝了那么多酒开车出去,我必须要把他追回来。”

    沅清不放心文辉,她马上也上了车。

    他吓的簌簌发抖,冲着电话大声喊:“二哥,你在哪里,马上停车。”

    张启轩挂了电话,文辉来不及细想,立即奔出酒店,他连外套都来不及拿,马上发动车子去找他。

    张启轩声音听起来倒还冷静,手机里还有音乐声,是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

    张启轩在电话里呵呵笑着说:“我开车出来清静一下。”

    沅清拿着他的外套追出来,在他的车前挡住。

    今天的大会,身为董事长的张瑞恒只是简短的讲了几段话,就把大部分的总结工作交给了张启轩,他准备交权,儿子启轩已经羽翼丰满,是该逐步让他接权了。

    文辉在台下看着主席台上的二哥,二哥英俊潇洒,妙语连珠,整个总结大会和晚宴,在他的主持下,气氛相当的好,而晚宴上,他兴致也很高,和一些高管频频举杯,喝了不少。

    他给张启轩打电话,“二哥,你在哪里?”

阅读藤蔓II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未来孕夫生子手册》《向往之全能大房东》《偏执占有》《黑心女主爱上我[快穿]》《我!女权世界的共夫》《向往的生活之我是食神》《黑莲花有点甜[重生]》《新家法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033/7929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