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4

    我觉得这要再说下去我就没脸继续坐下去了,我面前正好是一盘金银馒头我立即夹了一个塞他嘴里,他朝我呵呵呵的继续干笑。经过沈立那么一闹其他人也不那么执着的非让我喝酒,我就继续奋战拼命的吃,可能是吃得太投入没注意一片菠菜叶里夹住好多生辣椒,才一口就辣得我眼泪飙出来脸瞬间涨得通红,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虽然不太符合我现在的情况但是也差不多了,虽然是被辣着了可是我还是将嘴里的辣椒全吞了,我觉得这辣挺畅快的,至少因为这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掉眼泪还不用跟人解释于是我就吃更多的辣椒,我知道自虐不是什么好习惯可是我一时半会儿怕是改不了了。

    最先发现我不对劲的是墨阳,应该说他一直都知道我不对劲,每次我视线在锅里扫荡的时候总是能从余光里看到他担忧的眼神,沈立也一直挺关注我他坐我旁边都在底下阻止我好几次了最后被我一脚踩脚背上终于老实了,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他们是否注意到我,等小瑾发现我不对劲的时候我已经把一碟辣椒吃完叫服务员再来一碟了,就是我抬头叫服务员的时候他看见泪眼婆娑的我的。

    墨阳苦笑着摇头,他说你别把我想得太好,我扭过头不看他,如果我不是把他想得那么好我不会十年了还念念不忘,他如果不是那么好也不值得我十年来都还没能跳出来,他说依依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怪他,就连他进我公司都是我请求的。我有些惊讶有些不明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者该说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根本没有理由帮小瑾的。

    我不知道小瑾知不知道我打了他,这之后他就睡着了,墨阳将我们送到楼下还要送上去,我婉言谢绝后跟沈立一起合力将小瑾拖上楼,然后我又费尽力气终于给他换了衣服将他放平在床上,沈立仍旧睡客房里,我安顿好小瑾就窝书房里赶稿。看到书房桌上打印出来的策划书我没了昨天的激情,将策划书放一边我开始认真工作直到天亮。

    夏荣荣此时也过来帮腔,不过他是帮晓明的,她对我说林姐我这是第一次跟你吃饭,你不跟他喝总得跟我喝吧?我突然有些郁闷,我想着为嘛现在年轻人聚一起就非得喝酒呢,我不知道夏荣荣是什么心态,她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有时候我觉得她喜欢小瑾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不像,她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我正要妥协的时候沈立突然蹦出一句我姐大姨妈来了。

    这话不光我愣了,其他人也傻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瑾,他一巴掌拍沈立脑袋上说我都不知道的事你小子还清楚了哈。沈立有些不好意思的呵呵干笑两声,他瞅了瞅我然后吞了吞口水把话说明白了,他说哥啊你也知道我老板多懒,买东西都压榨我这个员工的,我就今天帮她采购看到有那么个东西,你懂的哈。

    我生气不是对墨阳只对小瑾,因为我知道我没资格生墨阳的气,今天我难受想要他陪在我身边他没有时间我不生气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和委屈,因为我知道他有自己的事要做我的情绪来的那么快他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随叫随到,谁又能要求谁为自己放弃一切呢?你都不能给对方一切就没资格要求对方一切不是吗?再说我跟小瑾还没到那种程度也不是谁没了谁就过不下去的,在他在墨阳公司上班这件事上我也不气,都是工作跟谁不是一样啊,何况他跟墨阳合作相比起来他比我更煎熬——前提是如果他有那么一点在意我的话,因为在公司里朝夕相处的是他们不是我,我看不见所以也没什么好气的,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瞒着我,难道他就以为我会为此跟他闹让他放弃这个大有前途有助于他事业发展的机会吗?我不是什么温柔贤惠大方识大体的女人但是我不笨不蠢,我不会矫情的说那个人是我爱了十年的人我不想自己的老公到他公司去上班,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又不是绑在一起什么都要干涉一下死都死一块,我没那么多精力去管这些只要他喜欢于我又无害就行,我之所以气是因为他不告诉我他的隐瞒以及有可能的不信任。

    我突然很生气,生气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很久之前我就说过我这人特难受特生气或者其他情绪特别鼎盛的时候反而歇菜,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想拔开小瑾放在我肩上的手,可是我这人有时候有很厚道,比如我从来不会让别人在众人面前难堪,即使吵架撒泼对着外人我都做不出来。

    回到大堂里小瑾他们还在喝不过都有些高了,小瑾今天看来是特别开心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是找不着北那种,其他晓明沈立也不清醒就赵欣然还好点,连夏荣荣都有点晕乎,我见他们还要上酒忙上前去阻止。小瑾见了我似乎更高兴了,他拽着我在自己身旁坐下然后搂着我说老婆我爱你,我想他一定是把我当冯月茹了看来他不是一般的喝高了这完全就是迷糊了。

    结了帐赵欣然墨阳我们仨合力将这些酒鬼拽上车,赵欣然载着晓明和夏荣荣,墨阳载我小瑾和沈立,小瑾的车放饭店停车场里,我怕小瑾吐特意准备了几个塑料袋,这一路他倒是没吐就说胡话,他一会儿抱着我说他爱我一会儿又扒拉着墨阳的座位说感谢墨阳对他的帮助和支持,他对墨阳说谢谢你没把我老婆抢走的时候我恨不能掐死他,沈立虽然有点微醺但是没醉,他听了这话有些吃惊最后视线在我们三人之间转了一圈之后就埋头不说话,我掐着小瑾的脖子说你再多说一句我再也不理你,他平时跟我掐架掐习惯了这会儿听我这么说完全不理会,他以为我仍然是在跟他掐架叫板呢,他使劲的搂着我摇晃着手指脑袋说书上说了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动物遇这情况直接压墙上吻就对了,说完他把我压椅背上吻。

    混着火锅味和酒味的吻真TM奇特,更奇特的是这人当着我爱了十年至今还忘不了的人的面吻我,最奇特的是他根本就把我当成冯月茹,我一把推开他然后在他再次靠过来的时候一个耳光扇他脸上,他脸一偏半晌没动弹接下来世界清静了,我觉得我真不容易终于把一醉汉制服了。

    墨阳再次开口,他说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我有些无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说你不用为我做什么你不欠我什么还是该说这只是你自以为的为我做的事我不需要,最后我只是问既然不想让我知道今天你为什么还要来。他再次苦笑,他说我担心你,你这人什么都好对别人好对陌生人都很友善可你对自己不好,我不知道我要不来你会怎样折磨自己。

    再吃一会儿我就放下筷子看着晓明他们几个喝酒,小瑾跟墨阳喝好了几杯也说了许多感谢墨阳的话,墨阳只是笑着跟他一杯一杯的喝,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这样相处下去,反正我是看不下去。我借着上厕所的名目走开,出了饭店门口外面刚好有个小花园,我坐在长椅上想事情,具体想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有时候是小瑾有时候是墨阳有时候有是小琪,外面很冷刚好可以中和身上的热气,只是待久了就有点冷,可是我不想进去我抱着膝盖蜷着身子继续扮忧郁。

    墨阳什么时候坐我旁边的我不知道,我放开膝盖准备站起来时才看到他就坐我旁边而我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而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我将衣服还给他他不接我就放一边,我站起来说咱进去吧怪冷的。墨阳拾起衣服又披我肩上他说是我不让他告诉你的,我呆了一瞬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他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答应的。我看着他笑,我说我干嘛不答应,你又不是不付他工钱,我又不笨不蠢他搁你那儿上班就你跟我的交情你肯定能尽最大的力帮他,我只是想不到他会利用这一点而已。

    我再次笑,不过这次的笑容有点苦,我说我又不傻干嘛自虐啊,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傻的人,傻傻的等了我十年。我不想哭可是他残忍的再次逼出我的泪水,我抹了把脸头也不回的走开,我说我已经变聪明了不等了所以你别犯傻。

    墨阳来后人已经基本到齐,小瑾招呼服务员上菜,等菜上来了我冲服务员喊给我来碟辣椒酱要最辣的那种,服务员给我拿上来的除了一碗看起来很诱人的辣椒油外还有一碟生辣椒,我环顾四周问你们谁要不要来点,其他人看那辣椒就摇头,这里面就我一个人能吃辣像墨阳这种贵州土生土长的人口味也淡,记得高中时我们一伙人经常聚会他是唯一不要辣椒酱的人,为此我还故意为难他跟他比赛吃辣椒,结果他辣得眼泪都出来最后乖乖认输。

    见大家都不要我把生辣椒与辣椒油混一起然后往碗里夹菜,连招呼都不打开始奋战,其他人边吃边聊天就我一个人埋头吃。那辣椒确实挺辣的,我吃了两口就感觉嘴里火辣辣的难受脸也发热,可是越辣越觉得爽快好吃,我吃到视线都模糊也没停下来。晓明他们几个吃了一会儿后开始喝酒,晓明第一个找的就是我,这人自从那次输给我之后每次聚会必然要跟我拼酒,不过这次我不想喝所以我拒绝,他就说我明明很能喝不喝是不给他面子。这帽子扣下来我有些招架不住,正在跟一个硕大的牛肉丸抗争呢听了这话抬头看他,我说今天真不方便。

    服务员的辣椒上来之后小瑾抢过去不让我继续吃,他将辣椒放在我够不着的地方,我要去抢他就说我再吃晚上肚子疼又得难受了,我耸了耸肩说大不了吃完饭买盒药回去备着呗,这次他挺坚持的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就着其他蘸酱吃,所有的东西一下子就没了味道。

阅读只婚不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乱世繁华,为你倾尽》《炮灰女配不想死(穿书)》《八零年代活神仙》《宠妻为宝(重生)》《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我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超神学院之至尊红包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032/792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