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坐在我身边吃着饭,我却没有像平常一样狼吞虎咽,我在脑海中不断想象于爵发生的那些限制级画面,他以前吃饭的时候,会不会撸起袖子,大喝一声,“他妈的,有药没?来一颗!” WWw.8Yue.ORG

    刚刚那个女人是谁,贺晓娟吗?为什么于爵没有跟她对话呢,难道是,另有其人……

    “别碰我,讨厌的男人!”

    “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在你的后宫待得下去,并且一直活着的,女,人?”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什么也不懂。

    “干什么?”于爵看我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找第一个按键。

    “有事,找依依。”我说完之后,顿时失去了知觉。后来回忆起,想也是因为前几天工作太累的缘故,又没有依依给我提醒,依依大概也忘了,所以劳累过度,昏倒了。

    昏倒了,没关系,关键是与此同时,姨妈也来探门。

    事实证明,于爵这个小人太卑鄙。他并没有按照我的话去做,他非但没有打给依依,他连我妈妈也没有通知到。【其实如果我当时清醒,我也不会同意告诉妈妈。】

    昏倒的时候,我没看到今天天空的银河,也没看见小时候常常梦到的嫦娥仙子。

    “温笑笑,起床!起床!!起床!!!”在于爵字字咬牙切齿的“嚎叫”声中,我迎来了我们结婚的第六天。

    “你是猪吗?”他对我指指点点,“你缺心眼吗?你自己日子不会记着,还等着让我给你记啊,再说了你那之前能做那么多工作吗,你自己不会照顾自己,不会偷懒啊,你是傻子啊。”

    “别叫我傻子,女人才叫猪啊,傻子什么的。”我很刻意的把我和“女人”分开,我觉得于爵分明对我是恶意中伤,他处处针对我是女人这个残酷的事实,把我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男人气息打击的一滴不剩。

    “好吧,男人,来来来,过来,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于爵很无奈的把他工作需要穿的那件白衬衫递给我,我眼看着上面沾满了血,我低下了头。

    “关我什么事……”我的头低的很低很低了,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窘迫,不戳穿我。

    “哦,好吧,你以后昏倒的时候可不可以不那么强势,那个时候你居然还会自我保护,你能保护得了也行,把自己保护成那样。”我听着他的话,开始后怕,昨天我到底干了些什么?

    最好什么都没发生过。

    于爵还在喋喋不休的骂我,他告诉我,他给我请了假,让我彻底休息休息,当然他也顺便给自己请了假,我想起来,贺晓娟是他的情人,他请假应该很容易。

    我邪恶了。

    也许他牺牲了色相帮我请假喔。

    “什么时候你脑子里能装些正经的东西。”于爵给我端来一杯红糖水,滚烫滚烫的,“喝了吧,女人,谁让你是女人。”

    我极度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我不要喝那么做作的东西,还有你也不需要专门请假,我只需要唐依依,你把她叫过来,你一个大男人待在这里,顶什么用。”我发现最近我的话越来越多,我以为我和于爵没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

    我开始害怕,“于爵,你别做那种不切实际的梦,我们两个不会像言情小说里的那样,什么日久生情,你也少装腹黑妖孽,我不吃那一套,我不是你的傻逼女主角,我是我。”

    我还有唐依依。

    于爵咧了咧嘴,他显然被我屡屡骂人的行为给惊着。

    “你难保唐依依不会和她的男人日久生情,你也难保唐依依不会和你所以为的那些傻逼女主角一样,最终爱上她的那个老公。”于爵把被子掀开,自若的躺进来,“但是你不需要多心,我对你没感觉。”

    “那你这是做什么。”

    “我只是不希望你去打扰别人的生活,而我们俩明面上正好是夫妻,我不请假照顾你,在别人看来也不好看,虽然是隐婚,不代表身边没有监视的人,是么。”于爵指了指对面楼的房间。

    我突然想起,自从我们住到这里,那边的房间从未亮起过灯,按理说,这不应该的。

    难道是我们家的……

    “不只是你们家,我们家也不单纯,他们个个惦记着老头子的财产,而我则是最有可能继承的那个孙子。”于爵悠然的盯着窗帘,“为了站在我这边的人,最后都能活下来,我必须想尽办法做到最好。”

    现在他在那个破公司当个破经理,是为了之后的一鸣惊人?

    “你呢,温笑笑?”

    “我不想爸爸妈妈再因为我而受尽指责,丢了脸面,我想让爱我的每个人都活的很好。”我莞尔一笑。

    “很好,我们的目的这次不冲突了,为了你的家庭,我的家产,你现在必须听我的,好好听话,做个合格的妻子,他日你有足够的实力,能够让所有人闭嘴的时候,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迎娶唐依依。”

    “哦,这样确实。”

    我想起于爵从前的劣迹,想起他和贺晓娟的种种,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怕。他是个阴险小人,而我不是。

    于爵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眼,“我并不想解释什么,你随便怎么想,温笑笑,我警告你不要试图去了解太多,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好。”

    他在威胁我?

    “温笑笑,现在退出,来不及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告诉你吧,这场婚姻,原本就是一场阴谋,设计好的阴谋。所有人都想利用我们的婚姻做文章,你自从环着我的胳臂那刻起,就再也回不去!”

    我没有说话,我想逃跑,和唐依依一起逃跑。

    “唐依依那边你不要想了,严重警告你,如果你再频繁的找她,她很可能因你而死,不信,你就试试看。”

    我一把抓住于爵的上衣扣子,我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着他,“你凭什么,凭什么威胁我?”

    “谁让你生在这个家庭,谁让你的家庭和我的家庭联合是我目前唯一的东山再起的选择,我必须牢牢的抓着这个机会!”于爵沉声说道。

    “为什么,”我说,“为什么,你可以和贺晓娟搞的乌烟瘴气,而我却不能喜欢我的唐依依?”

    “我有唐依依!”我满心甜蜜的说道,“唐依依和我每天都出去玩,我们从不用管家里的什么什么事情,所以家里的人们跟我都不怎么熟悉,怎么了,有问题?”

    “哦,这样啊,”于爵叹气,“怪不得,原来你们俩世外桃源去了,天下大同去了,那你们倒是继续啊,别搞什么昭君出塞,好像我强迫谁了似的,不是你当初同意结婚的?”

    “我只是想让我妈妈放心,你也知道,她那次发现之后,生病了。”我黯然神伤,我尝试着让自己说起这话的时候,不那么悲伤,不那么懊悔,可是那件事之后,我才发现,妈妈的地位有多么大,我有多么的不舍得,不舍得伤害她。

    “我不想我不想跟你结婚。”

    我本来还有话想说,可我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疼痛,想来是那个破日子到了。心里暗念一声糟糕,因为这么多年一来,我这些事,都是唐依依帮我的,我自己什么也不会。

    “温笑笑,该吃晚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于爵走到沙发边,裤腿搭上我脸部的一个边边,我能感觉到他弯下身子,推推我,“温笑笑,我做了晚饭,吃饭吧!”

    于爵果然跳过我,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爵,再见了,记得按时吃药。”一个仿佛听过的女人的声音,在门口晃晃悠悠的飘进来,我把头埋的越来越低,低到我觉得于爵肯定看不见我,也发现不了我曾经做过的所有事。

    “呵呵。”于爵假模假式的歪了半圈,又转了个个儿,继续缠着我,说三道四的。

    他男人的气息让我作呕。

    “喂,你怎么那么有男人味,能不能去味啊,你就不觉得羞耻吗,整天拿着你那点男人特质四处作恶,甚至连我也不放过!”我气恼的攻击他。

    我嫌恶的推开他。

    我就是讨厌男人的触碰,全天下我只喜欢抱着唐依依,她是那么的柔软,柔软的像一只小猫咪,她可以无限迷蒙的看着你,然后调皮的一吐舌头,对你说,傻瓜,我们还在一起啊。

    “我怎么了。”我嘴里含着饭粒,含混不清的应付着。

    “你,不怎么聪明,那现在我就好奇了,”他猛地掐住我的下巴,这时候他的力气居然会比我还大!“温笑笑,你这种超级大傻冒,怎么会在你们那个像大清后宫一样的家庭待得下去,还存活到现在的?”

    就是因为这个臭男人,我们就要分离,而我现在居然成了整日和一个男人一起堕落的女人!有时候我默认我自己是一个女人,但是他的出现,彻底把我打回了原形,我觉得我是被照妖镜震着了。

    不一会,他就出来了。开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我好像战争时期仅存的生还者,躺在充满死尸的人堆里,怕被敌人拿刀捅死,却又想象着自己能活下来,将会多么美好。

    好奇害死猫,我觉得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妙。

    于爵盯着我,突然笑了出来。“哎,温笑笑,你怎么这么有趣儿,要我说,人还是应该熟悉啊,熟悉之后,发现你和本来的你,真的很不同。”

阅读新婚燕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宠上瘾!》《飘飘欲仙》《公主病娇宠日常》《前任请自重》《本座恒山派掌门》《无双庶子》《末日之超神战车》《我在超神学院开宝箱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2/392018/7929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