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钱可通神

    杨坚也笑将起来,叫道:“那是自然。咱们谈好价钱,我就出手。” WWw.8Yue.ORG

    尉迟万金疾退几步,高声道:“只是口头说定,你就不怕我事后反悔?”

    尉迟万金也似被吓了一跳,急道:“哪儿有人的性命能值千两黄金的?小兄弟,你压根儿不懂行情!你这哪里是谈生意,摆明了趁人之危。”说话间,动作稍慢,顿时被黑杀刀削下一截儿头发。

    杨坚见尉迟万金一边叫苦不停,一边又随口还价两百两,明知他还在耍滑,却实在磨不过他,也担心他若真有个闪失,被嗜斗魔着实劈上一刀就不美气了,只得叹道:“好了,当真怕了你!咱俩的命就一个价,八百两黄金,成交!”

    尉迟万金刚听到“成交”二字,眼前一晃,已被人拽着胳膊飞在半空,刚欲张口惊呼,就又落在半山一颗雪松上,同时听到杨坚“嘘”了一声。须臾,只见嗜斗魔提着大刀哇呀呀追来,转了几圈,才凶霸霸的去了。

    杨坚张大了嘴巴,惊到:“真是活该你发财!这么偏僻的地方你都知道?是去寻过宝么?”

    尉迟万金前所未见的凝重起来,背起双手,看着远方发了会儿呆,沉声道:“我好像给你说过,我出生在流民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被穷奇拖走。虽然我根本不记得父母的模样,但也常常会想,若他们不死,我少时或许不会那般可怜。”

    “长大之后,我有时到天虞山中采药,但凡遇到穷奇,必大开杀戒。十年前,我无意中发现,穷奇若捕到最好的猎物,通常并不会吃掉,反而带着猎物一直往山内飞去。我很是好奇,追踪千里,到了那个黑水湖,看见了湖心的怪岛。”

    “我见湖面黝黑,连一片树叶也浮不起,就舀了些湖水细察,发现其中含着能致人麻木、侵蚀性颇强的毒液。又见岛上雾霾弥漫,妖气冲天,显然暗藏凶恶之物,本决定走为上策。未料,那湖心孤岛上陡然射出炫目灿烂的光华,清楚可见光芒发自一颗巨大绝伦的宝石,照那岛的距离来判断,宝石实际上仿若一座小山般大。我是一名商人,见了这等宝物,哪里还能走的动?”

    杨坚也惊叹道:“山一般大的宝石?唉,那世上怕没几人能不动心。何况是你?”

    尉迟万金苦笑道:“我也知道,这笔外财绝不易得,可那宝石变幻着七彩,光华闪闪,实在勾人心魄。于是我咬牙花下大价钱,招募了不少五国的高手、死士,组成了一支百人的队伍,只说有宝藏可寻。我的钱全是血汗换来,每一文自然都要花在刀刃上,因此,这百人是我亲自甄选,个个都是江湖中刀头打滚、身经百战的人物,很多人的法力绝不亚于国中那些将军、勇士之流。而我向来以吝啬出名,突然间肯这么挥霍,他们也都认定我必是发现了重大宝藏,贪念将大家紧紧拧在一起。”

    “那天还算晴朗,一到湖边,大伙儿就都看到了光泽耀眼的巨大宝石,轰然大喜。一番商量后,众人都觉得岛上纵然有甚恶魔,也不过是靠穷奇养活,既不敢进入各国作恶,定然法力有限,不可能是我等的对手,因此谁也不肯在湖边蹲守,深恐误了分宝。大家各展神通,互相提携,从空中渐渐逼近湖心岛屿,看到那颗巨大宝石就在下方,隔着浓厚的雾霾望去,还是光华夺目,不禁个个心旌摇曳。蓦然,那宝石的光芒一闪,所有人顿时被凭空定住,浑身麻透,继而纷纷跌落。”

    杨坚“啊”的一声惊呼,叫道:“原来如此!今晨有三百个武士接近岛屿时,在一瞬间失踪,莫非也是被这光射到?只是他们在岸边时,却并未看见巨大的宝石。”

    尉迟万金声音颤抖着接道:“只要那邪光一照,再多人也会立时僵住,毫无反抗机会。那一天,我醒来时,兀自全身酸软,动弹不得,只见岛上一片灰暗,巨大的宝石已然不见。四周尽是穷奇的嘶叫声,腥气熏天。突然,有个声音从暗中传来,‘你叫尉迟万金,是个商人,这些人都是你雇来的?’这个声音明明说着人言,却绝不带一丝人气儿,我永远也忘记不了。”

    “我早就胆寒发竖,丧魂失魄,赶忙承认。那个声音又道,‘嗯,你一次就给我送了这么多好吃的,可比穷奇能干的多。不知还能不能再为我办一件事?’我一听,敢情这个恶魔把我带去的人都当作美味,顿时屎尿都吓了出来,忙说,‘我尉迟万金也算小有成就,能办的事情很多,绝对比再多的穷奇都顶用。您老人家若有吩咐,我万死不辞。’”

    “那个声音对我的回答还挺满意,说道,‘嗯,听你说话倒是蛮机灵,在这穷荒之地,也难得找到你这种伶俐人儿,吃了确实可惜。你可知道当年公孙轩辕有件叫做息壤的宝贝,如今落于何处?你若不能把息壤带来,就替我传个话儿给正主,只需借息壤给我一用,我能实现他所有的愿望。’”

    “我一听之下,十分惊讶,因为‘息壤’是息土国公孙家的传家之宝,几乎天下学法之人皆知,可暗处这恶魔却似并不知道。实难想象,这恶魔被困在岛上已有多少岁月?我赶紧回答,‘息壤早就落在息土国的皇族公孙家,如今应该是在国王公孙尽欢手中,他野心很大,渴盼统一人类五国,雄霸神州,世人皆知。我即刻就可以去息土国传话。’”

    “暗处那声音十分高兴,急切说道,‘你速去告诉公孙尽欢,让他快拿息壤来,我自然可以助他达成霸业,这对我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我赶紧满口答应,那声音又阴森森的说,‘你已中毒,身体一日比一日麻木,三个月内不返回这里,必成僵尸。放心,只要你用心办事,待我出了这个鬼地方,你就是我的第一功臣,神州的皇帝,再也不用辛苦经商。’”

    杨坚听到这里,不由大声道:“看来这个恶魔是被困住,有了‘息壤’就很可能脱困。万不能让这个吃人的恶魔出来,到时怕是全天下都要遭殃了。”

    尉迟万金叹道:“我又何尝不明白!但当时为了活命,只得什么都先答应。然后我忽觉被一种无可抵挡的力量吸住,往外一扔,莫名其妙地就到了湖边,可那岛离湖边足有近百里。离岛后,身上的酸麻感也即消失,我心中大喜,赶忙离开天虞山,直过了一个月,始终没有找到当时一起登岛的任何一人,才确信我是唯一生还者。这一个月里,我的身体果然一日比一日僵硬,我自己本就是当世最顶尖的解毒高手,却对此毒无计可施,只得去息土国,花了数不清的钱财,套了许多的关系,总算得到公孙尽欢召见,将此事告之。不料公孙尽欢十分狂傲,一听这个恶魔被困在一座孤岛上,就哈哈大笑,说这等自身难保的货色,又怎能助他雄霸天下?就此不再听我解释,直接送客了。”

    杨坚吁了口气,轻叹道:“幸亏公孙尽欢倒是把得住,没有救这邪魔,否则,这魔头不知道已吃了多少人。”

    尉迟万金苦笑道:“杨兄弟,公孙尽欢可不会像你这般仁善,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他只是觉得此魔既然被困多年而无法脱身,就不会有帮他实现霸业的法力。从这一点来说,他恰恰是因为自负而一时糊涂了。依我所见,此魔的法力绝非人类法术可比,若真出世,恐怕五国、魔域皆难以抵挡。”

    杨坚笑道:“那尉迟兄就应趁着良机,解救此怪,做个一怪之下、人魔之上的神州皇帝才是啊。”

    尉迟万金瞪眼道:“这样的皇帝有甚意思?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这怪物吃掉。这笔生意风险太大,输了就无法翻本,还是不做的好!”

    杨坚又奇道:“可是尉迟兄如今看来刚健的很,可不像是中毒的模样啊?”

    尉迟万金摸了摸那撇小胡子,笑道:“我这种好人,自是命不该绝,就应财运亨通。为了救命,我走遍天下,寻访解毒之方。那一日,到了冰雪魔后的孤寒宫附近,已是毒性扩展,面黄肌瘦,半身不遂,被冰雪魔后的侍女擒住,嫌我模样不好看,正要将我活活埋进雪里……”

    杨坚一愣,插口叫道:“嫌你不好看,就要把你活埋了?”

    尉迟万金点头道:“小兄弟,你法力虽高,却真是寡见少闻。冰雪魔后鼎鼎大名,一向如此啊!她只关心、在意美丽的东西。不管人、魔、兽,乃至花草树木、世间万物,只要模样入眼,她就喜欢。若是外形糟糕,有碍观瞻,在她看来,就如草芥一般,死则死耳。”吞了口吐沫,又笑道:

    “兄弟,你也看见了,我可不算模样丑陋之人,尤其十年之前,我还年轻,更比今日俊朗很多。只是当时身中剧毒,形容枯槁,更兼身体麻木,行动不便,才会让那些女孩子认为我妨碍了美景,应被埋入雪地之中,为梅花、雪松等美好之物添些肥料。”

    杨坚听到此等怪事,直惊的张大了嘴巴,也没空细想,面前这家伙的容貌究竟有没有差到需要被活埋起来的地步?却听尉迟万金续道:

    “天可怜见,危急时刻,我瞥见那些侍女摘的花草都是有益皮肤、气血的美容之物,慌忙告诉她们,还须再采何种药物,才可以配成顶级之方。那些女孩子像是正为了此等事烦恼,闻言大喜,急将我的方子禀报给冰雪魔后,魔后可是个大行家,立时吩咐我为她炼药,我这才将身中剧毒的事告之。没想到,冰雪魔后长期钻研养颜之术,对于解毒也有独特的造诣。她赐了我一瓶冰魄丹,当真是排毒圣品,十分对症,我每天服用,竟渐渐康复。”

    “冰雪魔后虽是魔族,可保养得宜,几百岁的年龄,看来犹如二十岁的少女一般,美艳无匹,全天下的女孩子其实没有不羡慕她的。我故意将为魔后炼制养颜丹药的消息泄漏出去,很快,五国的王公贵族、富商巨贾、名流雅士,甚至不少魔族的贵胄,都来寻我要货,我倒是因祸得福,从此将生意越做越大。”

    杨坚听的目瞪口呆,叹道:“看来要想发财,不止要如你这般努力,也要如你这般走运才行!你若非误打误撞到孤寒宫那里,早就呜呼哀哉。”

    尉迟万金嘻嘻笑道:“那是自然!很多人发财之后,只记得自己如何辛苦,误以为财富都是努力的成果,绝口不提运气的作用,当真是自大至极。世上聪明又努力之人太多,发大财的毕竟是少数,因此还是须清醒一些,心怀感恩才是。”话锋一转,郑重道:

    “小兄弟,依为兄所见,岛上那怪物的法力,并非人力所能敌,可是定有很多名利熏心之辈,会为了仁心箭不计一切。你若并非那种人,就最好莫去。若是为了别人的野心,枉送了自家的性命,这生意可就赔大了。”

    杨坚揉了揉鼻子,自嘲道:“实不相瞒,我今日正是为了别人而差点赔掉性命,幸亏遇到尉迟兄。此刻,那湖边有几千条性命危在顷刻,我还是想去看一看,或许能有机会救回几个无辜之人,也未可知。”

    尉迟万金精明的眼神里涌出大量暖意,问道:“小兄弟,你既有如此胸怀,那刚才若我坚持不肯给钱,你到底救我不救?”

    杨坚笑道:“实话说出来,怕你又要肉疼!你方才一文钱不出,我也自会救你,哈哈,真是可惜了你的八百两黄金。”

    尉迟万金居然并未后悔到跳脚,反而大笑道:“我料想也是如此!今日财运极背,真是一亏再亏!”忽又正色道:“我曾经无数次回想过岛上之事,若我所料不差,岛上那怪物耳目十分灵敏,心智亦高,湖边但有风吹草动,都立即被那怪知晓,更何况人言。故而它知道我叫尉迟万金,是那一百人的首领,且是个贪财的商人,最后独把我留下为其办事。而那个巨型宝石,想必是怪物的法宝,当那怪听到湖边有人时,就放出珠光宝气,诱人登岛。等人靠近,却又射出瞬间致人麻痹的魔光。湖边的武士在商量仁心箭之事时,想必早就被那怪物窃听去,它知道众武士必会登岛,故而并未用宝石引诱,怕反引起防备。在武士临近岛屿时,它忽地用魔光一射,即时得手。而湖边与岛屿隔着厚厚的雾霾,若魔光一闪即逝,湖边众人却很难看的清楚。”

    言罢,抱拳道:“杨兄弟,保重!”再不啰嗦,转身就走。杨坚目送尉迟万金疾奔而去,眨眼间就变成天地间一个黑点,蓦然见一样东西被遥遥扔了过来,急忙抄手接住,原来是个小药瓶,只听远远传来尉迟万金的大叫声:“免费的!……”

    杨坚定睛一看,药瓶中大约有十几粒还阳丹,不由笑道:“哇,刚才合同里写的是一百两金子一颗,这却至少有一千多两金子呢!”

    杨坚驾起木剑,再无耽搁,一路风驰电掣,崇山峻岭呼呼而过,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就见前面某处妖雾冲天,情势无比诡异,于是急往那边飞去。过不片刻,果见前下方有浩浩荡荡的好大一片黑水,水中央影影绰绰的隆起一团黑影,似是一座岛屿。心中一紧,知道到了。正打算居高临下的细察一番,早有一阵细细碎碎的铃声传来,一听之下,立有黯然魂销、萎靡不振之感。

    直到嗜斗魔走的没影儿,尉迟万金从树上一跃而下,捶胸顿足地大呼起来:“亏了,亏了,亏大发了!”

    杨坚也跳到地上,笑道:“似你这种身家,八百两金子换得一命,你何亏之有?”

    尉迟万金哭丧着脸道:“我是说上一笔交易!早知道你身手如此了得,至少也该收你两千两黄金!以你的法力,几千两黄金,你迟早能还的上。”

    “啊?”杨坚哭笑不得,叹道:“多谢!多谢!我这穷惯了的人真希望能承你吉言!”说着,从怀中取出合同,一撕两半,嘻嘻笑道:“无债一身轻!虽然还是不名一文,我此刻真仿佛有了八百两黄金那般快活!”

    尉迟万金笑道:“你这小兄弟倒是有趣,这么有趣的人理应长命,切记一个月内要找我祛毒,免费!”正要离去,突然想起一事,变色道:“听你刚才所言,莫不是五国已然找到了穷奇的老窝?那里是个大湖,湖水漆黑,雾气弥漫中可隐约见到湖心有个岛屿,岛上尽是穷奇?”

    杨坚眼珠一转,高声道:“尉迟老兄,莫若我们再谈个生意。我帮你摆脱此魔,如何?”

    尉迟万金笑的活像只狐狸,答道:“小兄弟好大的口气!只是这生意却须先干活,后付钱。”

    尉迟万金百忙之中居然还能出声回应:“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先交上朋友,出个友情价方为上策!”说着,低头躲过一刀,果真诚诚恳恳地道:“嗜斗兄,天下没有做不了的生意,我们可否谈上一谈?”嗜斗魔却完全不听他啰嗦,趁他说话,忽忽猛砍几刀。

    杨坚见尉迟万金如此精明的人物偏偏遇到嗜斗魔,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大叫道:“喂,尉迟老兄,你忘了‘钱能通魔’么?却攀什么交情?快出个好价钱,看他会否放过你?”

    尉迟万金急忙叫道:“小兄弟,切莫冲动。好生意经常都得慢慢谈,价钱可以再商量。”

    杨坚却不理他,径直疾飞,眼看就要失去影踪,尉迟万金几乎要哭了出来,高叫道:“成交!成交了!好兄弟,快回来……”

    杨坚使劲儿忍住才没笑出声,板着脸飞转回来,见尉迟万金衣服又被划破了两处,咬牙切齿地道:“今日算我流年不利,遇到的都是怪物!也罢,成交!好兄弟,念在我刚救过你的份上,八百两黄金成交,如何?”

    杨坚冷笑道:“千两黄金只是起价,每过片刻还要涨价呢。不答应就罢了,此处荒山野岭,绝不会有人救你,我看你今日在劫难逃。”

    尉迟万金立时阴狠狠道:“小兄弟,莫要忘记,我若死了,就无人为你驱毒喽。”

    说话间,尉迟万金又被嗜斗魔连攻几刀,气喘吁吁地道:“小兄弟,算你有眼光!只要你助我脱身,我情愿付你百两黄金!”

    杨坚怒道:“你分明没有诚意!堂堂尉迟万金的性命,竟然只值我的八分之一?不行,至少千两黄金!”

    杨坚大笑道:“实不相瞒,我正要到什么‘穷奇止步,四面环水之地’寻找仁心箭,那里藏着无比厉害的恶魔,今晨还在一瞬间令三百个武士消失。我此去本就凶多吉少,你死了可就大大亏本。”说完,就御剑往山里飞去。

    杨坚观战片刻,见尉迟万金时而口吐烈火,时而驾驭巨石,时而鼓动疾风,忽然又不知从哪里扯出一柄剑来,一剑射向嗜斗魔,俨然正是绝尘剑……五国法术在他那里竟如儿戏一般,信手拈来。虽然每种法术他都不算绝顶好手,却也至少有个六七成火候,再加上运用灵活、不拘一格,威力当真不小。若是其他敌人,早就难免着了他的道儿。

    偏偏对面是打不死的嗜斗魔,此魔只想一刀了结对手,方才快活,任凭火烧剑刺,全不在意。尉迟万金郁闷之极,瞅个空隙,竟使起魔族的疾行术,想要溜之大吉,可嗜斗魔的疾行术比他高明很多,他却实在跑不过……

    杨坚一愣,迅即道:“不怕!我相信天下闻名的尉迟万金,断不会和我一个无名小子耍赖。”

阅读神州——风雨仁心箭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史上最强赘婿》《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91/391999/7929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