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蓁今天是个柔弱的女孩子

    哭唧唧,好丢人啊,今早墨墨醒来还嘲笑了我一番,气的我都想把墨墨推倒,一振妻纲了!咦,不对,我跟墨墨还是没有任何的关系啊!哭唧唧。

    厉尘澜离开了清波殿,更是派更多的人守在清波殿门口,自己则是安心的回到了无恶殿处理事务去了,照顾阿蓁好些日子,门中事务都堆积如山了,尤其那个袁桀这些年来,一直没放弃要抓着他的把柄,好拉他下位。

    “来都来了,干嘛要掩掩藏藏的偷窥呢,为何不出来一见?” WWw.8Yue.ORG

    “卫长,我们是受门主的命令保护她,希望卫长不要为难我们!”

    “你!!”林子豫紧紧握紧手中的鞭子,紧的都可以让其他人听的‘咯咯咯’的声音,嘤嘤嘤,这个女人好可怕!

    厉尘澜一听,也不管林子豫,扔下一句话直接进去了,“自行去领罚!”

    “…”可恶的小妖精,把门主迷的神魂颠倒的!

    “阿蓁!”厉尘澜踏进清波殿,见我正在悠闲的喝茶,立马跑过去抱着我,紧张的问道:“可是哪里不适?”

    见他这般紧张我,我不由得笑骂道:“我没事啦,只是有些头晕而已。”

    “头晕,怎么会这样?”厉尘澜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不应该,不应该啊…”

    “怎么了墨墨??”

    “没事,”厉尘澜对我笑了笑,摸了摸我的脑袋,“今日你又顽皮了。”

    “哼,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惹出来的桃花!”淡淡的眉毛这么一轩,红红的嘴唇这么一撅。

    厉尘澜双眼满满都是对我的宠溺,脸渐渐靠近我,温声细语道:“我满心满眼都是阿蓁,心里也只装的下阿蓁一人。别人的喜欢与我何干?我只喜欢阿蓁一个人,永远不会变。”

    猝不及防的情话让我红了脸,我娇嗔的轻捶厉尘澜的胸膛:“好你个墨墨,说情话都说的一套一套的,可见你平时说了多少情话哄女孩子开心,哼!”

    “傻阿蓁,”厉尘澜好笑的刮了刮我的鼻子,轻轻一笑,“不知道为何,对于阿蓁,我总是有无数的情话可以说出口,只要你喜欢听,我每天都说情话给你听,说无数遍的情话,都不及阿蓁的开颜一笑,阿蓁的一颦一笑胜过这世间无数的金银财宝!”

    “墨墨真是个情话小能手…”情话说的我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欢喜,又是羞涩。

    “阿蓁…”厉尘澜低声唤道,我还没来得及应,他却忽然吻上了我的唇,温柔体贴,慢慢的他唇从我唇慢慢下移,嘴唇,下颚。甚至是脖颈,他轻轻又温柔的轻吻着我的锁骨,我极力忍着他给我带来异样的感觉,却又渴望他能继续下去…

    “墨墨…”我有些情迷意乱的喊着厉尘澜,厉尘澜又开始吻上了我的唇,我迷迷糊糊的将双臂攀上厉尘澜的脖子,微微仰头在厉尘澜一波又一波的温柔攻势下渐渐沉迷,厉尘澜极力的隐忍,额上都有一层薄薄的汗,他因情-欲而暗哑的声音询问道:“阿蓁,可以吗…?”

    “嗯…?啊~”我因为被厉尘澜撩拨的没听清他的话,原本是疑问的语气顿时被一阵疼痛而提高了语调。

    好疼…

    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厉尘澜心疼的吻了吻我的眼睛,停下了动作轻声安慰着我:“阿蓁不哭,你若是疼的话,我便不在继续。”说完,他便要抽身离开我的身体,可却被我给拉了回来。

    笑话,做都做了,哪有做一半就跑的?

    “我没事…”摔啊,明明就很疼啊!墨墨一点儿都不温柔!哼哼。

    “阿蓁…”厉尘澜心疼的喊道,他宁愿自己难受着也不愿让我这么疼,可是见我这般固执不肯放他走,他只好继续下去,厉尘澜等着我能适应了之后才继续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渐渐的,不知道是谁先沉沦了,在一波又一波的欢愉的感觉袭来,两人都觉得像是达到了世界的巅峰了…

    令人甘愿沉沦的温柔…

    难怪世人都甘愿沉沦这床笫之事。原来这是世间上最美好的事,尤其是和自己心爱的人翻云覆雨,是这个世上最为幸福的事…

    真好,真好,阿蓁她已经完完全全是属于我的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哭唧唧,阿蓁今天真的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

    林子豫:你这个小妖精,休想勾引我门主!

    阿蓁:哭唧唧,小妖精实在说阿蓁嘛?谢谢夸奖,不过就是因为

    阿蓁是个小妖精,不然墨墨怎么会被我给勾走了呢?!

    阿蓁表示写的时候全程是脸红心跳的,自己看自己写的都好害羞…真香真刺激!

    次不刺激,喜不喜欢?没写的太露骨,不会被禁的吧?

    “哎呦…”我矫揉造作的故作头晕,身子一软,轻轻靠着门,“头好晕。那谁…”随便指了一个暗罗卫,“快去找墨墨,就说我头好晕,快要晕倒了。”

    见我真的有晕厥的迹象,那个暗罗卫立马撒开丫子冲着无恶殿的方向跑去,我不屑的撇了一眼恨我恨得牙痒痒的林子豫,柔弱的说道:“不好意思卫长,我今日身体不适,不能与你说话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转身进了清波殿,林子豫刚想上前,身边忽然刮来一阵风,定睛一看居然是厉尘澜,厉尘澜原本在无恶殿处理事务,自己派人保护阿蓁的暗罗卫过来通报说我身体不适,厉尘澜抛下手中的事务,使用瞬行术到了清波殿,见林子豫在这,他眉头紧锁,似乎很不耐:“你不去无恶殿当值,跑到这里做什么?!”

    “门主,我…”

    “墨墨是你吗?快进来,我头好晕啊!”我自然不会让这个觊觎自己男人的人跟墨墨说半句话的!

    啊喂墨墨,你这么惋惜的表情能不能不要做的这么明显啊?!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捂脸…

    想到昨晚,自己本想继续把墨墨吃干抹净的,墨墨被动转为主动,反亲了我,可惜自己昨晚刚醒,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却因为亲吻而晕厥过去的我,实在是想掀桌子啊(╯‵□′)╯︵┻━┻,那么香艳,刺激的场面自己居然被墨墨的亲的晕厥过去…

    厉尘澜闻言无奈的握住了我的小手,微凉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颊,轻声细语道:“阿蓁,你才刚醒,身体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还是在调养几日在出去玩吧,这几日顾晗光会帮你调养身子,你不许不听话,不许不喝药,也不许顽皮,把身子调养好了,你要去哪,我都依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自从我醒过来之后,墨墨就勒令我不能踏出清波殿半步,刚开始我一直在反抗道:“为什么?!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哼哼哼,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女人,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喜欢我家墨墨,不过你也别痴心妄想了,墨墨已经是我的人了,害羞( ·w· )

    “你?!!”林子豫气急,抽出鞭子就要抽我,却被厉尘澜派来保护我的暗罗卫给拦住了。

    看着他们拦着她,林子豫气道:“怎么,你们是要造反吗?!这个女子身份不明,谁知道她是不是宗门人派来的奸细?!让开!”

    那人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林子豫被我的话弄得满脸的羞恼,她手紧攥着鞭子,大气的走了出去。

    “你是何人,为何从门主的清波殿里走出来!?”林子豫最看不惯的是有别的女子勾引她的门主,尤其还是长得漂亮的小妖精,已经有了一个琴芷嫣勾搭门主了,如今却还有一个明目张胆的从门主的房里出来,这让林子豫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没等她多想,从清波殿里走出了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子,她看了顿时嫉妒不已!

    只见那人有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我啊,”我故作苦恼,装傻充愣道,“我也不清楚唉。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哭唧唧,你说我是不是已经清白不保了?”

    我越听越觉得回到自己的身体虽然可以跟墨墨亲亲抱抱举高高,可是一点儿都不自在,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一大帮暗罗卫跟着自己,哭唧唧,我现在莫名怀念做鬼的逍遥日子了!

    “可是墨墨…”我还想跟墨墨打商量,却被他的一句话给堵得说不出来,“难道你忘了你昨晚是怎么晕过去的嘛?”厉尘澜的话满满是对昨晚未完事的惋惜。

    厉尘澜离开没多久,暗罗卫卫长林子豫忽然出现在清波殿外,她本想来找门主的,可是却见门主面带喜悦之色去了无恶殿,似乎是在高兴着什么,林子豫心里好奇,便来到清波殿想要一探究竟,可是发现清波殿的暗罗卫增多了不少人看守,她心里暗暗想到:难道清波殿里有什么,门主居然让这么多人看守着?

阅读招摇之我是个病秧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是小公主呀》《(穿书)土系憨女》《六零之福运小狐狸》《二婚老公是师长》《开局一颗领域果实》《生于66年》《他的浪漫》《爱情公寓之盗墓系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80/380014/7689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