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婚不如偷2

    可惜越溪沙识人不明,压根没有看出顾博延的意图。她甚至还愚蠢的以为,自己富家女的身份掩饰的很好!

    自从跟了顾博延在一起之后,无论是顾博延一大家子,还是顾博延自己,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从原来的工薪阶层,一越成为了豪门大家。

    直到,那小三上门哀求,说是顾博延要她打掉孩子,她不舍得,求越溪沙成全。

    “一夜都没有动静,电话也打不通,吱一声,告诉我你还活着。” WWw.8Yue.ORG

    当然,更爆炸的不是这个!

    越溪沙气氛不已,怒喝一声:“那我要你有何用?”

    系统装死不吭声了。

    越溪沙长叹了一口气,打算一切靠自己。

    她几乎在第一时间收拾好床单,丢进洗衣机。做完这一切之后,越溪沙尤嫌不足,更回到房间内开窗通风,喷了香水,遮盖昨夜荒唐的味道。

    系统:“嘻嘻,你做这些事情好熟练啊,是不是有经验?”

    越溪沙:“滚!”

    做好这一切之后,越溪沙凭借着记忆,换好了衣服,去车库里提车,换上一副饱满的精神状态,去上班。

    原主越溪沙,毕业之后一直在其父亲的公司工作,职位是策划部副部长,说是副部长,只不过是个虚衔。原主越溪沙也没什么能力,倒是喜欢诗词歌赋,平日里也就是给公司每个季度的宣传写个广告语什么的。

    巧了不是,穿过来的越溪沙,原来也是个做文案的。

    到了公司,一上午也没有越溪沙的工作,她有足够的时间调整一下她的心情。刚刚穿过来,一切都还需适应。

    越溪沙本想去见一下原主那个霸道总裁父亲,尽早解释一下她与顾博延现在的关系,婚是一定要离的,至于怎么离,如何能让顾博延净身出户,减少最大的损失,才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现在的越溪沙不是原主,自然没有原主那般悲痛,既然穿到了她的身上,就必须为她负责。

    只是,父亲还没有等到,先等到了小三……

    保安一脸歉意的看着越溪沙,无奈道:“越部长,这个女人就非要闯进来,说找你有要紧事,她大着肚子,我也不好拦她。”

    越溪沙一眼便认出这就是那个小三,她一脸憔悴,双眼浮肿,看起来,也是十分狼狈!

    越溪沙冲着保安摆了摆手,“没事,你先下去。”

    只是,越溪沙还未来得及开口,那个女人便哭哭啼啼的再一次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门口的人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进来,只能偷偷摸摸在外面嘁嘁喳喳的议论着什么。

    越溪沙轻抚着额头,累的不行,直觉告诉她,这个三儿不太好对付!

    “越小姐,我求求你,成全我和博延吧,我们才是真爱,我十六岁就跟他在一起了,你家财万贯,什么都不缺。可是我,我就只有博延了啊……”

    门外不少好事的,偷听的员工们,听到这一幕,都是吓白了一张脸,不敢再看热闹,四下散开了……

    如今的越溪沙早已经换了一个人,她站在这小三的面前,表现是十分冷静,仿佛一个旁观者一般高昂着头,一点也没有悲伤和退让的意思。

    那女人见到如此情景,大约是愣了一下,随后立马悲拗开口:“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的要求有些过分。我明知道你们在一起,我还是忍不住跟博延犯了这样的错。我不该求您离婚的,我不会破坏你的婚姻的,我只求你,能不能放过我的孩子?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能留下这个孩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撕心裂肺的哭着,震的越溪沙脑仁都疼。有那么一瞬间,越溪沙甚至恍惚的感觉,她才是那个罪人。

    越溪沙勉强压抑着即将爆发的脾气,尽量平缓的开口道:“你找我,没有任何用,去找你的顾总吧。搞大你肚子的,也不是我。我也没有派人逼着你打掉这个孩子,你要生就生,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女人愣住了,似在揣摩越溪沙这话的真实性,亦或者,在想着该如何出手。

    只消片刻儿的功夫,她依旧在那里哭闹着,抓住越溪沙的裤腿不停地摇晃着,越溪沙实在受不住这样的攻势,甩开她的手臂,不耐烦的开口道:“请你滚出我的地盘,若是顾博延答应净身出户,跟我离婚,我现在立刻马上就会签了离婚协议,所以你来求我,没有任何用处。”

    说完这话,越溪沙不等她哭闹,立马冲着外面喊道:“保安,送客。”

    她突然停止了哭声,抬起头愤恨的看着越溪沙,说话也不如刚刚那般柔弱哀怨,“你这么抓着顾博延不放真的好吗?他不爱你,他跟我说了,他甚至都不愿意碰你。你这样,有意思吗?”

    门口的议论声再一次响起,越溪沙似乎并不在意,她只是笑了笑,给门口的保安递了个眼神。

    那保安连忙进来扶起了这女人,这女人还要赖着不走,越溪沙只好冷哼一声:“她如果实在要闹事不肯走,就报警抓人吧。”

    越溪沙甚至不愿意再多看她一眼,转身欲走,可是她突然狠狠的抓住了越溪沙,眼神灰败的开口:“越溪沙,你不要得意,顾博延心里的女人只有我一个,你算什么,你不过就是一个傀儡罢了,早晚有一天,我会取代你的。”

    如今的越溪沙,早已不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她的这番话,在越溪沙的内心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

    越溪沙嘴角轻动,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彼时,系统在脑海里播报了第一个任务,“压制住越氏公司内的流言,原主的父亲得了重病,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离婚的事情,你得自己一个人处理。”

    越溪沙去接水冲咖啡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越氏集团策划部的部长易泽宇,正一脸焦急的冲着她走来。

    她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男人,是原主的追求者。只可惜,原主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原主和顾博延结婚的时候,易泽宇甚至请了一周的假期缓和压抑的心情。而在原主的记忆里,他一直踏实敬业,经常加班加点,极少休息,是越氏集团内不可多得的人才。

    “你没事吧?我听说了刚才的事情……”易泽宇脸上的关切不像是作假,与那些看热闹的员工全然不同。

    有个朋友,也是好的。越溪沙这样想着。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冲着易泽宇盈盈一笑,“没事啊,我会有什么事情?”

    易泽宇算是一路见证了越溪沙的爱情,如今她这副“佯装”没事的样子,真的让人心疼。

    易泽宇眉目微蹙,想要开口劝说几句,却发觉似乎说什么话都不太合适。

    “不过,有个事情,我需要你帮忙。”越溪沙还是一脸郑重的看向了他。

    易泽宇闻言一喜,连忙开口:“你说,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帮你。”

    “今日的事情,你跟手底下的人都通好气,不准任何人泄露出去。我不希望父亲为我的事情操心,我和顾博延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越溪沙平静的开口。

    易泽宇怔了怔,连忙便应了句:“好!”

    也恰逢此时,越溪沙的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是顾博延发来的……

    “我大伯那个遗落在外的儿子顾博为回来了,父亲说今晚让我们回老家吃晚饭,你收拾一下,下了班我去接你。”

    越溪沙无意之间翻看了一眼原主与秦若怜的聊天记录,居然发现了一条消息,“溪沙,不好意思啦,给你找的□□的小哥临时有事来不了了,你别等了,早点睡,晚安。”

    我靠?

    越溪沙头皮发麻,甚至感觉连脚趾头都跟着颤抖起来。

    “系统系统,昨夜跟原主睡的那个,是谁?”

    系统:“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拿到记忆内存条好吗?”

    不出片刻儿的功夫,系统提示记忆读取完毕。

    越溪沙这才反应过来,她穿越过来的这个原主,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名字跟她一样,也叫越溪沙。这个原主越溪沙家产丰厚,只可惜膝下唯有这么一个独女,没有继承人。早在上大学的时候,顾博延就知道这一点,一直接近越溪沙。

    越溪沙只觉得头痛的厉害,浑身脱力跟虚脱了一般。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另外一个越溪沙随着这副身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换了一方天地。

    系统:“你自己判定,我不管这些。”

    越溪沙翻了个白眼!

    就在越溪沙思考要如何对付渣男老公的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了提示声,是秦若怜的信息。

    越溪沙这才明白,顾博延根本不爱她,从前的一切,不过都是顾博延的虚情假意罢了。

    所以,她才听了那个闺蜜秦若怜的话,叫起了登门服务!

    顾博延自然乐不可支,每次都以公司事务繁忙为由,拒绝与越溪沙亲近。

    起初,丈夫如此上进,越溪沙还是高兴的,慢慢的,似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记忆读取到这里的时候,越溪沙不禁冷笑了一声,“这个闺蜜秦若怜,看起来不像是好人啊?”

    她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周遭陌生的环境,又看了看周围这片狼藉,越溪沙再也忍不住怒吼道:“系统,你给我出来,我刚穿进来,怎么就好像跟人大战三百回合了似得?”

    “小点声!你心里想什么,我能听到,不用说出来。我正在给你导记忆存条,还得好一会儿,你先忍忍。”

    越溪沙和顾博延领证之后,越父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强势的女婿,却也答应先给他一个大公司管理着,还说以后他们只要是有了孩子,还会给更丰厚的东西。

阅读反派祖坟冒青烟[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贵妃她是美人鱼》《六零之福运小狐狸》《作者逼我谈恋爱》《LOL之劳资强无敌》《佛系锦鲤[穿书]》《火影之千手斩间》《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她身娇体软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80/380005/7689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