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丨3.6【修】

    在安家以及梨花女纸高中将近半年的日子里,闵枝慧变化很大,五官张开了以后变得很清纯,杏眼远山眉,完全不同于现下少女们的桃花眼和平眉,便显得她更加独特了。不过变化最大的还是她的性格,在外人眼里,她比半年前要更加温和,起码不会轻易因为一些事而生气和发怒,眼睛中多了些许平静。

    感触最深的还是闵母,她一直在担心女儿的性格会改不过来,没想到这半年,女儿真的把自己的性格给改了。

    闵枝慧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完全懵了,她没想到自己来到了首尔这么久了,居然还会和郑号锡有所牵连。

    过了五分钟,安贤赫从对面的一栋楼匆匆跑过来,他一边接过羽绒服穿上一边说:“抱歉,迟到了。你等了多久?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坐在里面等我。” WWw.8Yue.ORG

    “没多久,就五分钟。反正你也很快就下来了,我就不占着位子了。”闵枝慧浅浅地笑了笑,把咖啡递给他后整理了一下围巾,“今天去哪里?”

    不是好像,就是闵枝慧啊!

    郑号锡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形看到熟人,他维持了几秒的诧异让两位弟弟有些疑惑:“号锡哥,怎么了?”

    “没什么。”郑号锡回过神,拉着两位弟弟继续走,“只是碰到了高中同校的朋……同学罢了。”

    朋友?

    郑号锡在心里无奈一笑,他和闵枝慧哪里算是朋友啊,他只不过是帮了她一把,她也不愿意让他过多参与她的事,他们顶多是见过几次面的同校同学罢了。

    一边走的同时,郑号锡看到安贤赫伸手揉了揉闵枝慧头的那一瞬间,不着痕迹地僵硬了下脚步,没一秒就又反应过来继续往前走,两位弟弟毫无察觉。

    闵枝慧在安贤赫伸手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地想要挪开,但很快就按住了冲动,乖乖地让他揉了揉头。

    到现在这么久了,她还会很反感男生对她的接触,除了安父和安贤赫,也许就只有一个郑号锡能让她不反感接触了。

    前两者算是她的亲人,这半年来对她不错,她已经多多少少接纳了他们,而后者,是她的救命恩人,感谢都来不及,还怎么反感他?

    心里还在想这些事的闵枝慧一瞬间就看到了郑号锡的背影,她刚想仔细再看一眼,却被突然停在面前的公交车挡住了视线,她连忙刷卡上车坐在玻璃窗旁,想要透过玻璃窗继续看,却发现那一抹身影已经不见了。

    被闵枝慧一系列动作搞得一头雾水的安贤赫紧跟在她后面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奇怪不已:“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闵枝慧平静情绪,坐好,低垂着眼没说话。

    就在安贤赫以为闵枝慧不会再说话、自己昏昏欲睡的时候,她突然的一句话吓醒了他。

    “贤赫哥,你伴舞的那个防弹少年团里,是不是有个叫郑号锡的人?”

    “对呀。不过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我看你平时都不大关注娱乐圈的事呢。”

    “哦……”闵枝慧敷衍解释,“因为郑号锡和我原本和我一样是在光州国际高中读书的,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他是不是真的当爱豆了。”

    其实她早就知道郑号锡在防弹少年团,她现在问这个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刚才她见到的那个人是郑号锡的可能性。

    她自认为视力不错,极少认错人,现在她可以确认,那个人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郑号锡了。

    不过很显然,安贤赫跟闵枝慧的脑回路不是一体的,他听见“光州”两个字,就只联想到了她在光州的悲惨遭遇,以为是郑号锡唤醒了她不好的回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叹着气把手帕递给她:“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光州那段回忆很不好。可是你一直压抑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反弹生病的。”

    ……???

    闵枝慧奇怪地斜眼看他:“我不想哭啊。”

    安贤赫:“你就别在我面前逞强了,我现在好歹算是你哥哥,你的亲人,在亲人面前哭一点都不丢人。”

    闵枝慧:“……”

    安贤赫担忧的眼神让她又想笑又想生气,她在想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太过亲和了而让他们误会她是个脆弱、困扰在过去出不来的人了?她隐藏在深处的恶劣和冷淡在安贤赫不收回的担忧眼神中蠢蠢欲动,她几乎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爆发把安贤赫骂一顿了。

    深呼吸几口气,她转过头不再看他,避免自己越看越生气,而他递给她的手帕她也没有接。

    神经病,她又没有哭,拿什么手帕。

    她死死地压着眉目间的不耐,连话都懒得和安贤赫说了。

    安贤赫之前是知道闵枝慧性格的,然而这段时间的友好相处,让他一时间得意忘形,忘记了之前安父对他说过的话。

    【枝慧这孩子,自尊心很强,绝不轻易示弱。你不要对着她表露出任何同情和怜悯,这些情绪只会狠狠地刺痛到她。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平常心对待她,不特殊化也不过于亲近。等到她正式接纳了我们,她自然而然会接近我们的。】

    他一愣,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伤害到了闵枝慧,连忙收回手,假装没察觉到她的烦躁,笑道:“我突然忘了,这个手帕被我擦过汗了。”

    “……”

    闵枝慧没说话。

    安贤赫无声叹气,转过头不再纠缠她了。

    好在闵枝慧比以前要沉稳,她和安贤赫到达了目的地等着济州岛牛肉端上来时,就已经平稳了情绪,再加上安贤赫的调和,两个人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温和气氛,一边聊天一边烤肉。

    两个人吃到一半,就拜托别人拍了张他们肩并肩的照片发到安父的手机,没过十分钟就收到了安父的回复,无外乎一些欣慰和叮嘱的话语再加上一张他和闵母的合照。

    照片里的两个人笑得格外灿烂甜蜜,安贤赫抿唇笑了起来:“他们玩得还挺开心的,哪次等我们都有空了,再一起去旅游吧。”

    “好……”

    “闵枝慧?!”

    突然,从闵枝慧背后传来一声饱含不可置信语气的声音响起。

    闵枝慧愣了愣,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她看着面前猛地变了脸色的安贤赫,一种不安从心底油然而生。

    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啊……

    一切都像是放慢动作了般,她缓缓转过身,看清说话那人面目时,憋在胸口的那一口气终于短促而频繁地呼出。

    她没有猜错。

    是闵父。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每章最先找到BUG的小可爱都有红包啦~

    为了避免大家等,我先说一下我更文的日期。星期二因为课程很多,没时间更文,所以一个星期里就星期二不更文。

    安贤赫捂着咖啡,暖得差点要喟叹出声:“今天我们去吃烤肉,天气这么冷,就应该去吃烤肉的。”

    最近他拿到了工资,少不得请家人一顿,而父母都在国外旅游,只好带着妹妹去,顺便拍照给父母,让他们放心一点。

    郑号锡一左一右地搂着田柾国和朴智旻,一边说笑一边往停车场走,余光随意一撇,却看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他放慢脚步,定睛一看,有些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那个是他们防弹少年团的伴舞安贤赫XI吧?他身边站着的那个女孩子,好像……

    现在的他,要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防弹少年团上了。

    他的梦想,都在防弹少年团里,那里,不仅仅他一个人的梦想。

    毕业典礼结束准备离开时的他忍不住回身仔仔细细地把这个承载了他三年青春的校园重新看了一遍,仿佛要把它们都刻在心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郑号锡毕业了。

    对于这个受过虐待的妹妹,安贤赫照顾地很小心仔细,只要他在首尔一天,就会带着闵枝慧一起吃晚饭一天。

    今天正好是星期五,防弹少年团的行程在下午三点多就结束了,安贤赫通知了闵枝慧让她在大黑公司附近的某家咖啡店等他,顺便带一件羽绒服给他,他早上匆匆忙忙地离开,穿得有点少。

    闵枝慧得到通知,随便画了个素颜妆,抱着长款羽绒服出门,没多久就到了安贤赫所说的地方。她给自己和安贤赫买了两杯热咖啡,站在咖啡店门口等着安贤赫下来。

    不过这件事没有让闵枝慧苦恼太久,在安家生活的这半年,她想开了很多,很多事如果无法避免,那就不要避免,顺其自然就行了。

    放寒假的这段时间,闵母和安父过完春节就结伴出国旅游去了,剩下闵枝慧和安贤赫两个人待在家里。

    安父为此还特地安抚了闵枝慧。

    安贤赫比闵枝慧大三岁,他现在正读大二,在读书的同时,他还找了一个兼职——伴舞。现在的他在为大黑唯一的组合艺人防弹少年团工作。

    安贤赫是因为有工作无法走开,闵枝慧是不想去。

    这次离开,下一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而且他回来的身份也不再是光州国际高中的学生了。

    旁边的宋浩范催促着他,他深深地看了校园最后一眼,毫不留恋地转身随着宋浩范离开。

    与此同时,闵枝慧和安父、安贤赫的相处方式也越发像家人了,他们在参加安家聚会时会把闵枝慧带上,介绍给在场的每一位安家人。不过安父的妈妈即安奶奶对闵枝慧态度有些冷淡,因为她觉得闵枝慧嘴巴不甜不会叫人。

阅读[韩娱/BTS]奶盐栗子鸡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她那么软》《以朝朝,以暮暮》《离婚了解一下》《我,奥斯卡最佳反派》《贵妃娇宠(穿书)》《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天庭兵马大元帅》《他的浪漫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97/7688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