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第11天

    她知道的,魏沈骏嘴里那个没说出来谁,指的就是石印松。

    体育馆里边儿人挺多的,大家都挑在晚饭后去锻炼,比白天看起来还热闹。篮球场上男生跑来跑去,吆喝着传球投篮。

    “我给你买奶茶了,喝点吗?”篮球队休息室里,一个女生给满头大汗的男生给了一瓶水,“这个口味挺好喝的。” WWw.8Yue.ORG

    男生又说了她几句这才停了下来,打眼儿瞧见石印松他们进来了,连忙露出笑脸招呼:“松哥,你来打球吗?”

    说罢,瞧见石印松边上的苍夏,好奇多打量了两眼。要知道平时石印松身边从来没异性的,他是出了名的自动绝缘体,不跟任何异性打交道。

    石印松说:“你可以挑着看,我已经看过了一遍,给你画了重点,做了几页笔记,你要是不想看全书,可以直接看我总结的重点,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完整地看一下书,有些东西还是自己总结出来比较有效果。”

    苍夏点点头:“好。”

    锁完柜门,石印松跟那两个学弟学妹告别。

    “我们先走了。”

    “好嘞松哥,下回要打球一起约啊。”

    “好。”

    等着他俩走了,那俩小情侣才又咬上了耳朵。

    女生八卦道:“刚刚那是石学长的女朋友吗?”

    男生说:“不知道,应该不是吧,那女生看起来挺普通的啊,不过也不好说,听他们说话,松哥是给她给书呢,还给她做了重点笔记,这一般关系能做到这样吗?再说了,我跟松哥打篮球这么久,都没见过他跟哪个女生用这种语气说过话过。”

    “哪种语气?”

    “就是……”男生想了想,跟女生勾勾指头,女生把头伸过去后,他刻意地压低声音,“宝贝儿,爱你哦。”

    “……”

    就算变了性,该骚的人还是一样骚。

    这头苍夏跟石印松出了体育馆,一路上石印松就跟她讲这些资料的来源以及使用方式。他说:“要是你看不懂,可以直接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我会回复你的。”

    苍夏想了想,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石印松的微信号。

    石印松像是看透了她在想什么,说:“你有我的微信号,大一的时候,在学生会……”

    “哦对对对,我有的。”苍夏大一的时候还干过两个月学生会,那时候石印松也是其中一员,曾经一个部门的,互相加过微信。

    石印松“嗯”了一声,回过头继续走,没再说话。

    也不知道是因为该说的话说完了,还是因为刚刚苍夏没想起来她有他的微信号在用沉默表达不满。

    天已经黑了,五月的夜晚不冷不热,很是舒服。

    昨天夜里刚下过一场短暂的蒙蒙雨,泥土里还留存着被冲下来的草木清香,在白天时喧嚣的空气里闻不到,而一到了晚上,夜空的宁静就将这味道衬托了出来。

    淡淡的,凉凉的,清清的。就像苍夏身旁的这个人。

    她觉得不说话有点尴尬,于是又找了些别的问题问石印松,多是关于就业还有那些资料的问题。她问上了,石印松没有不答的。

    就这样他们很快就到了宿舍楼区域。

    宿舍楼区前半部分是女生宿舍,后半部分是男生宿舍。要去男生宿舍,是必定要经过女生宿舍区的,而苍夏的寝室楼就刚好在靠马路边这里第一栋,二楼,相当于石印松是把她送到楼下的。

    但苍夏没真让石印松把她送到楼下,而是在路口停了下来。

    “好了我到了,谢谢你给我的书和资料,我会好好看一下的。”她客套道,“如果我能找到好的工作,到时候一定请你吃饭,好好感谢你。”

    石印松的回答很官方:“不客气,能对你有帮助就好。”

    苍夏笑道:“很有帮助,真的谢谢你,请你吃饭不是套话,等我下周期中考试结束,忙完了,就请你……”

    话说到一半,断了。

    她看到从石印松背后几米的昏暗的花坛台阶上下来了一个人,随着那人的走近,走到光线下,她看清了那人的脸。

    魏沈骏走到她面前,仰着下巴,瞥了眼石印松,又看了眼她,忽地嗤笑了一声:“挺快啊,都开始让人送你回寝了?”

    石印松想解释什么,但被苍夏拦住了,她挡到石印松面前,跟魏沈骏直直地对视,也嗤笑了一声,冷冷道:“跟你有关系吗?”

    “没关系。”魏沈骏说,“分手了怎么会有关系?”

    “知道就好,欠你的钱我可都还清了,不够的话,再来问我要。”苍夏话一开口就很难听。

    魏沈骏被她一句噎得看着她看了整整十几秒没说出来话,好不容易开口了,却比苍夏的话更难听:“行,这是你说的,那你再给我一千,要看账本吗?”

    苍夏给气笑了:“魏沈骏你还要脸吗?”

    魏沈骏说:“我当然不要,反正在你心里,我也没有脸面这个东西不是吗?”

    不过吵了几句,就又有了愈演愈烈的爆发苗头,双方愤怒的情绪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苍夏不想跟他在这儿吵,还是当着石印松的面吵,这很不体面。

    她在内心劝了自己一百遍不要跟这种人计较,勉强忍下火气,尽量平静地说:“我不跟你在这儿说这些,钱我会还你的,到时候会打到你卡上的,你放心吧,我先跟我朋友走了。”

    说罢,她跟石印松说了句“我们走吧”,然后就拉着他往自己寝室楼下去了。

    魏沈骏在后面看着他们走开,也没去追,只是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攥紧了手。

    谁也没注意到,魏沈骏的手里紧紧握着一张银|行卡。那是苍夏的卡。

    他今天并不是来吵架的。

    石印松摇摇头:“我来取个东西,这是我朋友苍夏,英语系的学姐。”

    苍夏客气地打招呼。

    男生也给他们介绍他身边的女生:“这我女朋友。”

    打了招呼后,石印松就去开他的柜子了,把里边儿用袋子装好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苍夏。

    苍夏接过袋子看了一眼,看到里边儿有摞大概十几张的打印资料,还有一本很厚的书,感叹了一句:“这么多啊。”

    也许因为她总是这样那样地说他,魏沈骏有时候被惹火了跟她吵架的时候,就老会说:“我就这个样,你改变不了的,你要改改别人去啊,去找个完美的,去啊!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看不上当初干嘛要跟我好?你这么想要个完美的男朋友,你怎么不找……”

    每次说到这儿,魏沈骏就闭嘴了,跟个哑了火的打火机似的呼哧呼哧半天,接着气冲冲地离开,连着两三天不找她吃饭。

    曾经的魏沈骏,走路姿势比现在更难看,不仅晃荡,还驼背。要不是那张脸长得足够好,怕不是被人叫了无数回的叼丝二球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一章

    女生不服了:“你们男生还不是一样。”

    男生说:“能一样吗?到处都是男生天天喊减肥喊健身练腹肌,还收拾打扮的,有几个女生收拾了?一天天连个头都不知道洗的,我要不给你收拾打扮,你还不是跟别的女生一样土了吧唧的。”

    女生说不过男生,或者怕说着说着给吵起来了,自动熄了火,转移了话题。

    男生说:“你老给我买奶茶,我喝胖了,腹肌没了怎么办?”

    女生笑嘻嘻地说:“没了我也喜欢啊。”

    生理条件并没有成为这个世界女强男弱的决定性因素,也许有影响,但并不是根本原因。

    女生们依然喜欢看男生打球,依然喜欢高大帅气的男孩子,依然会为一个投篮鼓掌欢呼,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又有什么改变了。

    男生翻了个高兴的白眼,哼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场面话,你们女生,有几个不看脸不看身材的,都是些颜狗。”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苍夏没少因为这事儿念他,吵也吵了好言好语也说了,念了无数遍纠正了无数次,这才把魏沈骏的驼背毛病给改过来,走路虽然还是有点晃荡,但是却也没以前那么晃荡了。

    至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好好地注意自己的仪态,尽量不晃荡。

    世界虽然变性了,但男女的身体条件并没有什么变化。男生还是比女生高大,比女生有力,比女生更喜欢运动,更擅长某些行业和学科。

阅读全世界都变性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小可怜拯救手册[快穿]》《狼性总裁慢慢来》《种田的跟爷过吧[穿越]》《论圣父的垮掉[快穿]》《穿成影帝的隐婚前妻[穿书]》《这个唐僧很佛系》《世界赠我予你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95/7688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